第78章 前奏 (第1/2页)

布达-佩斯。

普雷斯堡战役失败,亨利希·德梅战死。围攻皇室领地的计划破产,亚诺什·达莫扬尼奇下落不明。

克罗地亚战役失败,三万进攻部队被全歼。伏伊伏丁那战役失败,未能和奥斯曼帝国军队会师贝尔格莱德。

法国人退出战争,意大利人退出战争,英国地中海舰队全灭,俄国向奥斯曼帝国宣战,德意志联邦计划破产,法兰克福国民议会全灭.

噩耗接二连三地传来,这让科苏特感到疲惫不堪。

而他还不得不面对一个可怕的现实,匈牙利**内部反对的声音越来越大,贵族们则早就与他离心离德。

毕竟若是无法获得更大的权利,那么继续在匈牙利称王称霸也不错。或者说他们一开始就没想真的开战,不过是科苏特和民族主义者带偏了而已。

面对巨大的压力,常规的解压手段已经不再奏效,哪怕是在**中抽烟、喝酒也无法缓解半分。

好在他身边的一位幕僚带来了最新式的英国疗法,即皮下注射**。

由于战争和灾难比历史上更加密集,再加上弗兰茨对医学界的影响,尤其是医学期刊《霍尔格兰德》对世界的影响,让皮下注射方法提前问世。

(霍尔格兰德北欧神话中可以治愈一切的魔法泉的所在。)

历史上英国人对成瘾性药物依赖严重,只不过上流圈子中对东方人吸食**的方式十分鄙夷,作为英国绅士,他们有更加高效、高尚的方式,即皮下注射。

很多英国名人都十分喜爱这种方式,其中就包括大名鼎鼎的柯南·道尔、王尔德、儒默等英国文豪。

为什么只有文豪喜欢呢?其实远远不止他们,只不过由于历史久远,再加上后世风向转变,很多事实已经不存在了。

但是这些文豪的传世名篇却没法被完全删除,柯南·道尔笔下的福尔摩斯就是一个瘾君子,在早期版本中甚至详细介绍过如何注射**,以及**种类的优劣。

柯南·道尔和王尔德大多数人都知道,却对儒默这个名字有些陌生,能和这些文豪并列的人自然也是文豪。

在某神秘的东方大国提起萨克斯·儒默可能鲜有人知,但是提起他笔下的傅满洲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无人不恨得牙根痒痒。

傅满洲本身就是当时西方“黄祸论”的化身,尤其是在英美地区有着非常强的影响力,一方面迎合了美国的《**法案》,另一方面则是借了义和团运动的东风。

傅满洲的形象可不是《尚气》中的梁某人,而是眯眯眼、高颧骨、塌鼻梁、两根细长且下垂的八字胡,一身清朝官员打扮如同僵尸一般,某些人刻板印象中的东方人。

(顺带说一下《尚气》这部片子是真的烂,剧情、特效,再加上主角那个一眼韩国人的长相,实在让人无力吐槽。)

点到为止。

皮下注射**的方式大大缓解了科苏特的压力,只是他有时候会变得什么都不在乎,甚至包括自己的生命。

普雷斯堡战役失败,布达-佩斯门户大开,奥地利军几个星期时间就能完成对这里的包围。

在这个匈牙利最需要他的时刻,科苏特选择了沉默,既没有调回分散在各地的兵力,也没有号召民众武装起来保卫首都,甚至对城内那些试图推翻他,投降奥地利的反对派熟视无睹。

其实早已经有人为科苏特安排好了退路,无论是俄国,还是奥斯曼都有人会接应他。

科苏特的房门被敲响了,他的住所防御很严密,并且通常来说他晚上是不见客的,来人显然是极亲近之人,又或者有非常重要的事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在冷宫忙生存 | 我在海贼模拟世界 | 我在r轴上 | 我电视节我们在 | 我在集体的感受 | 我在大人国住了 | 我在___中得到快乐 | 莎头我在四 | 我在超市挑男人 | 我在哦播放木鱼 | 我在420除以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