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午夜“来访”

澈时,天就下大雨。乌云盖顶,硬生生的让这夜色又灰暗了几分。看出来,是一个图谋不轨的好日子。一声惊雷随着几道划破天穹的闪电盖向七星院,正处于修练中的夜寒初猛地睁开眼睛眼睛,一挥,褪尽房间内残余的灵气波动。灵师最低级。缓缓地地吐出一口浊气,夜寒初收了乌云盖顶,生生的让这夜色又阴暗了几分。。...

子夜时,天开始下雨。

乌云盖顶,生生的让这夜色又阴暗了几分。

看起来,是一个图谋不轨的好日子。

一声惊雷随着一道撕裂天穹的闪电盖向七星院,正处在修炼中的夜寒初猛然睁开眼睛,一挥手,褪去房间内残余的灵气波动。

灵师低级。

缓缓地吐出一口浊气,夜寒初收了势,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灵武大陆的灵气浓度和魔神大陆比起来真的可以说是一个是鱼塘一个算是大海了。但,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前世的自己的修炼速度都未曾达到如今的一半快。

夜寒初如今算是被自己惊讶了一把。

就在夜寒初在那里自然得意时,忽然,一道本不属于七星院的气息突然的出现在了七星院内。

夜寒初眉头一跳。

身为灵者,还也许是通星城内唯一的一位灵师级别的灵者,靠着灵气与元气的波动来分辨附近是否出现陌生人这样的能力,夜寒初还是有的。

不过,此时出现在七星院里的这位来访者,对于夜寒初来说,还真不算是“陌生人”了。

一位灵者。

一位灵士巅峰级别的灵者。

还真是一个大熟人呢。

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夜寒初挥手将卷起的帐幔放下,佯装已经睡熟了的模样。

她还真挺好奇,这个沈御戈又想搞什么鬼。大半夜的偷偷摸摸的顶着雷雨跑到蓝将军府、跑进我的七星院?沈御戈,你是觉得蓝将军府真的不敢和你撕破脸呢,还是觉得我——“蓝柒寒”,一个“废物”罢了,没有能力杀了你?

就在夜寒初思考第一百零一个杀掉沈御戈的理由的时候,“吱呀”一声轻响,屏风外传来了房门被打开的声音。

随着另一道房门关闭的声音响起,下一瞬,沈御戈的声音已经随着急促的脚步声朝着屏风这边传了过来,“蓝柒寒,你给本王出来!”

这么直接的?沈御戈还真不是一个好演员。你倒是继续开始你那拙劣的不堪入目的表演啊?你不是喜欢在“蓝柒寒”面前树立温柔大方的人设吗?怎么不继续了?这么快就揭开假面皮露出你那副令人恶心的嘴脸可不太行。

冷笑一声,夜寒初翻身而起,揭开帐幔的一角,坐在床沿上,“耀王——殿下,您日理万机,怎么有时间午夜‘来访’民女的闺房呢?”

夜寒初的话语间讽刺意味十足,沈御戈又不是傻子,怎么听不出来其中的嘲讽意味?但是今天他可不是来做那个采花贼的,自然也就不在意夜寒初再说些什么。

“蓝柒寒,你今天打了程茵芜?”

直入主题,毫不拖泥带水。这副气势汹汹地模样,明显是来为自家小美人打抱不平来的呀!

夜寒初听到这话,当时就乐了。

程茵芜这个名字她还是有点印象的,毕竟那女人自我介绍的实在是太过于铿锵有力,她就算不想记住她的名字,耳朵貌似也是不太允许。更何况,那女人逃跑时的模样,实在是令人过目难忘。

“耀王殿下说的程茵芜可是那位在贵府住了许久的客人程小姐?”感受到房间里的灵力波动,夜寒初意外的挑了下眉:是说,这位程小姐对于沈御戈来说还真的挺不一般啊?“民女的确打过一位程小姐,不过,却不是今天打的。今天才过一个时辰,民女可是连觉都还没睡好呢,门都没出,我怎么可能再打耀王殿下的那位程小姐?”

“蓝柒寒!”猛然拔高了嗓音,甚至人已经绕过屏风,闯进了夜寒初的卧寝,“你真以为你能在本王面前为所欲为了?居然连本王的人都敢动!”

对上沈御戈那双充满了愤怒的眼睛,夜寒初突然很想也给眼前这个混蛋一个大耳刮子。

一个脑子不太好使的神经病,还是一个卑鄙无耻的脑子有问题的神经病,真以为自己拿到了爹爹的半块虎符,又在军中安插了几个能帮他调兵遣将的家伙,自己就是天武国的皇帝了?还是觉得自己修炼成为了灵者就真的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了?

自信自傲都没有错,但是,没有那个自负的资本,就别做那个跳梁小丑好吗?很好笑,也很白痴。

“耀王殿下可是忘了,这几年您对民女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什么了?”打了个哈欠,夜寒初不能暴露自己的灵者身份,也就只能和沈御戈翻翻陈年老黄历,先和这个脑子不太好使的家伙划清界限先。

她可不希望以后沈御戈真的添个脸来用那些什么“以前的以前”来找她的麻烦。

不过,夜寒初突然的这一句话,的确也是将沈御戈给问懵了。他以前为了能接近蓝将军最宝贝的这个废物,实在是和她说了太多的好话,突然问他和“蓝柒寒”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什么,他还真想不到。“什么话?”

“耀王殿下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嘲讽的朝着沈御戈扯出一个笑容,夜寒初眸光一暗,两只藏在衣袖里的手一点一点的收紧。

邪妃依旧很天真最新章节

邪妃依旧很天真相关资讯

邪妃依旧很天真

作者:翦翳
类型:言情 状态:连载编辑:花前月下 在读:28724人
  前一世,她是魔神大陆万年不遇的绝世天才,一夜之间满门被灭,断崖一越再次穿越至近百年后,成了灵武大陆将军府的七小姐。重活一世,她本想乖乖的做她的蓝家七小姐,这一世,尽可守护着好自己的家人,可老天偏不给她如愿以偿。没办法,她没办法撩开面具:“很不错,我又回去了!这一次,城挡摧城!神挡……弑神!”倒是对夜寒初表现得格外的殷勤,貌似还有些懊恼的意味掩在话里头。。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