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王傲天

李诺被绑的像个粽子,七一脸的微笑,这更本也没什么难度。“吾劝尔但是很听话一些,给吾透明的勾玉,吾可留尔全尸,倘若不给,我便让尔尝一尝五马分尸的滋味,接着在从尔身上找勾“吾劝尔还是听话一些,给吾透明勾玉,吾可留尔全尸,若是不给,我便让尔尝尝五马分尸的滋味,然后在从尔身上找勾玉,哦!对了,尔的红颜也会陪尔一起。”九对李诺说道。。...

李诺被绑的像个粽子,九一脸的微笑,这根本没有什么难度。

“吾劝尔还是听话一些,给吾透明勾玉,吾可留尔全尸,若是不给,我便让尔尝尝五马分尸的滋味,然后在从尔身上找勾玉,哦!对了,尔的红颜也会陪尔一起。”九对李诺说道。

“大哥,我们话不能这么说是不是,你看啊,我也没有说不给,要不我给你勾玉,你放了我和妹子。”李诺眼中带着希翼,现在他要拖延时间。

“不,吾可以答应尔,放了尔的红颜,但尔必杀之。”

“为毛啊!”李诺不满意。

九冷着眸子,“因为勾玉的主人只有死了才能再认主,所以尔还是死吧。”

“好吧,我认命,你放开我,我给你拿勾玉。”李诺无奈的说道。

“尔不要滑头。”九说着便收回锁妖链,锁妖链犹如一条蛇一般钻进九的衣袖。

李诺从空中摔了下来,很疼,但顾不上,捡起地上的书来到高圆圆的旁边蹲下,高圆圆坐在地上,全身都在颤抖,俏脸更是惊恐无比。

“班长!”李诺安慰道:“别怕,我练习册先放你这里,总之对不起了。”说着他把手上的课本与练习册放在了高圆圆的大腿上。

李诺站起来,转过身,一脸笑容的看着九,右手伸进裤袋,“你别急啊,我就给你勾玉。”

“尔不愧是透明勾玉的主子,既然这样,吾答应尔,得到透明勾玉,不杀伊人,可为伊人洗去记忆。”

“呵呵呵,是吗!”李诺脸上笑着,心里念道:“天地正道,吾借天,阴阳两分,吾借阳,引之火,燃!”念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李诺把裤袋中的东西拿出来,扔向九。

自然是一张符箓,符箓燃烧起来,李诺没有想到的是,九抬手便抓起燃烧的符箓。

九不屑的甩着手,“这种符箓吾三岁便会了,尔真狡诈,可惜,尔的修为太低下了。”

李诺又从裤袋中拿出一张符箓,“天之正气,雷之凝聚……呃啊!”

口诀还没有念完,九抬起右手,衣袖的锁妖链出来就打在李诺的脸上,李诺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自己便摔倒在地。

“尔的师父没有教导过尔念符箓口诀时,应该在心中默念吗?”九冷冷的看着地上的李诺。

李诺用右手摸着自己的脸,脸上有一条红印子,嘴角溢出血丝来,李诺知道九没有用全力,不然凭自己的修为,头非爆不可。

“嘶~”李诺吸着气,脸实在是太疼了,好像发肿了,他发誓,比人抽耳光疼一百倍。

九见李诺不说话,不着急的走过去,蹲在他的旁边,拿起李诺手中的符箓,嗤笑,“区区低阶雷符而已。”

说完,九心中念咒,把雷符拍在自己的胸膛,顿时闪电呲呲,可是九依旧无伤大雅,只是贴雷符的衣服那里有些印子。

九斜睨一眼旁边的高圆圆,“尔没有诚信,那吾也无需客气,先从那伊人开始吧。”

话音刚落,九肩膀的长衫中伸出一条锁链,直接勒住高圆圆的白颈,提起高圆圆,高圆圆小脸恐惧,泪水流出,双脚蹬着。

“你放开她!”李诺有些急切。

高圆圆俏脸发红,哑着嗓子,“李诺……快……快跑!”

她叫我跑?李诺没有想到高圆圆自己命垂一线还叫自己跑,自己可真没用,心念电转,李诺站起来就朝九扑了过去。

九嗤笑,右手一伸,衣袖的锁链便捆住李诺。九把李诺提到自己面前,左手伸进李诺的裤袋,右边没有,左边。

“啊!”九缩回自己的手,裤袋中的勾玉护主,伤了他的手。

“吾都忘记了,没有主子的命令,擅自去接触勾玉,勾玉会护主的,放心,吾杀了尔就不会了。”九捻着自己左手的指头说道。

“锋——”

突然,一把飞刀飞了过来,划破九的脸,留下了一条血线。

“何人?”九目光森然。

“终于有你们的踪迹了。”一个淡然的声音出现,随着声音,一名二十岁的男子从天上落在九的前面。

他眼神孤傲,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偏发在风中摇曳,剑眉星目,目光凛然,穿着一套外校的校服,胸膛挺立,抬头高昂。

九放下李诺和高圆圆,高圆圆剧烈咳嗽,大口喘息,摸着发红的脖子,李诺连忙跑过去照看。

“汝是何人?”九开口问道。

“王!傲!天!”

“什么?”九大惊,“你是王小天。”

王傲天冷淡道:“以前叫做王小天,现在叫做王傲天,记住了。”

“原来是同僚胞弟,断罪很想汝。”九带着微笑说道。

“呵!呵呵呵!哈哈哈!”王傲天犹如听了笑话一样,笑个不停,不一会儿,他才收敛笑容,冷冷的看着九,“不要提他,他是我王家败类,不配做我哥哥,我会杀了他还有你们整个邪族。”

“是吗?”九问了一句说道:“听说汝有银色勾玉,劝汝还是不要自讨苦吃。”

“自投苦吃?”王傲天淡淡的不屑着,右手伸出,一把纯金属长枪在他手上凝结,银光颤颤,寒芒瑟瑟。

王傲天舞了一下手中的长枪,枪尖指地,目光凛然的看着九,“你觉得我打不过你?”

“断罪的胞弟,实力绝对在他之下,但也不高于吾,汝的名号,吾也有所耳闻,吾估摸,吾和汝战应为平手。”九缓缓说道,左肩上出现三条锁链,右肩出现四条锁链,两只衣袖中也各有两条锁链。

“簌——!”右肩一条锁链犹如一条蛇一般冲向王傲天。

王傲天举起手中的枪便打开这根链子,脚下生风,枪尖直指九的咽喉。

“哗啦啦!”九肩膀上的所有锁链都冲向王傲天,这些锁链犹如有生命一般很是灵活。

“锵——呲呲呲——!”王傲天手中的枪和一根锁链一接触,便带起一阵火星。

“锁!”九低声吐出一个字,距离王傲天最近的一根锁链,一下子便缠绕上了他手中的长枪。

锁链紧紧的缠绕,突然锁链猛的一拉,王傲天手上的长枪便飞出去好远,摔在地上,发出金属落地的声音。

李诺一见,顿时有些着急,正准备去给这位英雄捡枪,还没有站起来,就见王傲天又举起了手。

“龙戟!”王傲天说着,地上的长枪竟然以肉眼的速度分解,一会儿便分解成了金属元素,这些金属元素朝王傲天手中聚集,重组。

一杆长十尺八寸的画戟出现在了王傲天手上,戟身可以清楚的看见浮雕着一只缠绕的龙,篮球场上的光芒映射在画戟上,画戟发出寒芒。

“咦!”九惊疑一声说道:“王家的龙戟断了之后不是一直在断罪手上吗?怎会?”

“因为这不是真正的龙戟!”王傲天回答道,眼中的战意更胜。

九想到了什么,笑了一下说道:“哦!吾到忘了,汝有银色勾玉,银色勾玉可以控制金属。”

“喝!”回答他的是王傲天的戟刃,戟刃劈向九,九身上所有锁链都奔着戟刃。

“铿锵!呲呲!哗啦啦!”

九和王傲天各自退后几步,都被反震力震到了,王傲天更是虎口隐隐作痛。

“不愧是断罪的弟弟,年纪轻轻就有这般修为。”九说道。

王傲天嗤笑,“我的修为可和别人无关,而且我和王家的败类一点关系都没有。”

“断罪听汝这么说,他可是会心伤的。”

“呵!他心伤关我什么事?”王傲天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冷冷的说道:“一个王家的败类还没有资格让我去怜悯。”

九举起左手,衣袖中的锁链笔直的冲向李诺。

“噗!”锁链从李诺的脸庞擦过,生起一阵风,一朵血花随风绽放,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李诺有些不知所措。

“班长!”李诺反应过来,连忙叫了一声。

“嗖!”九收回高圆圆锁骨处的锁链,高圆圆肩膀一道大口子,哗哗的开始流血。

高圆圆疼的咬了一下嘴唇,脸色苍白,李诺想都没有想捂住高圆圆的伤口,给她止血。

九看了一眼王傲天,见王傲天漠视的很,笑了笑,“汝就不怕吾杀了他们两个?”

“他们两个的命与我何关?我只是来杀你的。”王傲天看都不看李诺。

“李诺!我好痛的!”高圆圆头有些晕乎乎的,脸色白的如宣纸,锁骨处的血从李诺的指缝中往外流。

李诺听了王傲天的话,虽然有些不舒服,但也觉得有些道理,命是自己的,不死别人的。

“唉!没事儿,班长,你别睡就行!”李诺安慰高圆圆,叫高圆圆别睡,因为他怕高圆圆一睡就不在醒。

高圆圆乖巧的点点头,李诺把她的手拿起来,放在她的伤口上,看着她的衣服被血染红了,心中也更加坚定了。

“别让血流出来了,脏了衣服就不好看了。”李诺说着站起来,看向九说道:“喂!你不是要透明勾玉吗?”

九斜睨了李诺一眼,不知道李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废物!”王傲天犹如一只高贵的龙,不屑的看了李诺一眼,声音冷淡。

“老子说话,你没听见啊!!”李诺对九呵斥一声,他一般是不骂人的,除非遇见实在忍不住的事情,比如打撸啊撸遇见小学生的时候。

九沉着脸对李诺说道:“难道尔还会把透明勾玉送来?”

李诺笑了一下,“呃……当然……不会,你以为你是谁啊?给你?你是不是有病?有病去三院懂吗?我就是要吊你胃口,透明勾玉我有啊,但就是不给你,你打我啊?”

九的脸上抽搐了一下,就连王傲天也没有想到李诺会说这么一句挑衅的话,他还以为李诺要把透明勾玉交出去,然后请求九放了高圆圆呢。

李诺继续说道:“怎么?你怎么不说话?你之乎也者啊,继续吾要怎么,尔要怎么,汝要怎么啊,我觉得你就是个精神病,精神病知道不喽?就是疯子加傻子。”

“吾去!”九咬牙切齿的吐出两个字,还没有人敢这般骂他,让他心里有些不舒服,废话,你被骂了,心里舒服吗?

“去你妈勒戈大西瓜。”李诺不饶人的说道,他现在一点都不怕。

“嗖——唰——!”九勃然大怒,没有了刚开始的客客气气,身上的九条锁妖链同时对准李诺。

李诺根本没有想躲的念头。

魔尊的传承最新章节

魔尊的传承相关资讯

魔尊的传承

作者:五月狐
类型:科幻 状态:连载中编辑:青梅佐酒 在读:16080人
  李诺拣到一颗透明的勾玉,是所以这个,他才明白自己是神血之人,也是所以这个,让他成了魔尊的徒弟,但是所以这个,让他走上了一条修佛之路。“啊切!”李诺走出网吧,打了个喷嚏,不满意的自言自语,“老大他们真是的,说好通宵不睡觉,奋战到天亮的,他们一个个睡的像猪一样,唉,看来只有我自己去吃东西了。”。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