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死要面子活受罪!

陈北双目轻轻一凝,嘴角钩起一抹他人难察的弧度。空气中隐隐有很微妙的变化会出现,而黎轻烟双臂抱胸,冷冷的看向邓伦,问着:“这是我们的家庭聚餐,你来干什么?”邓伦看了黎空气中隐隐有微妙的变化出现,而黎轻烟双臂抱胸,冷冷的看向邓伦,问道:“这是我们的家庭聚会,你来干什么?”。...

陈北双目微微一凝,嘴角勾起一抹他人难察的弧度。

空气中隐隐有微妙的变化出现,而黎轻烟双臂抱胸,冷冷的看向邓伦,问道:“这是我们的家庭聚会,你来干什么?”

邓伦看了黎阳一眼,说道:“黎叔邀请我来参加晚宴,说以后我们可以多交流,促进一下感情。”

邓伦瞥了一眼陈北,笑容多了几分讽刺。

“爸?”黎轻烟看向黎阳,神色多了几分不解。

黎阳哈哈一笑,开始打圆场:“邓伦最近刚升职,成为了星钻集团最年轻的总裁,前几天刚代表星钻集团和我们黎氏集团合作,谈下了一个项目,从此大家都可以互惠互利,争取合作成功圆满。”

黎轻烟俏脸依旧冰冷,脸色依旧不怎么好看。

邓伦虽然英俊潇洒, 但黎轻烟根本对他没有好感,曾经邓伦追求黎轻烟的时候,是无数狂蜂浪蝶之一。

只不过比起其他狂蜂浪蝶,邓伦因为邓家跟黎家关系很好,因为事业的关系,经常有机会接近黎轻烟。

但黎轻烟也是因为两家是世交,所以听说了许多消息。

邓伦英俊又年轻有为,所以私生活十分的放荡,骗了不知道多少女孩子的身体,搞大肚子的更是数都数不清!而且搞大肚子后邓伦都是一脚踢了,私生活要多乱有多乱!

这种人,黎轻烟怎么可能抱有好感,即使邓伦在她面前一副翩翩君子的模样,黎轻烟依旧觉得十分恶心。

不但如此,即使黎轻烟跟邓伦表明了自己的态度,邓伦依旧死缠烂打,甚至后面有一次还想将黎轻烟灌醉了带去酒店。

要不是那次黎轻烟在邓伦洗澡的时候醒了过来趁机逃了出来,说不定就已经被邓伦得逞了!

后面邓伦还用了好几次恶劣卑鄙的手段,让黎轻烟都难以启齿。

“既然人都到齐了,赶紧吃菜吃菜。”黎阳眉开眼笑,招呼道。

黎轻烟虽然用筷子夹着菜,但当她目光瞥到一旁大吃特吃的陈北时,突然内心一动,夹了一块牛排,放进了陈北的碗里。

陈北浑身一激灵,抬头看向黎轻烟。

这是他这几个月以来,黎轻烟第一次主动给他夹菜!

陈北不解疑惑的看向黎轻烟,黎轻烟此刻温柔的看着他,柔声道:“你在家不就喜欢吃牛排吗,快吃吧。”

陈北一愣,这三个月以来,他给黎轻烟每天做菜,从来就没做过牛排,黎轻烟,这是何意?

他老婆怎么变得如此反常?!

不过陈北来不及多想,这个米其林三星厨师团队做出来的菜肴中西合并,让他狂吞口水。

孰不知,这一幕被邓伦看在眼里,双目闪过一道阴狠,放在桌子下的双拳紧握,青筋暴涨!

他不明白,他当初苦苦追求了黎轻烟那么久,手段用尽,结果黎轻烟现在却找了这么一个土包子!

黎轻烟简直就是瞎了眼了,这个土包子也配做她老公?就是一个家庭妇男,就连吃相也跟地痞流氓别无两样!

“轻烟,最近你和你丈夫过得还好吗?”邓伦表面温柔的问道,笑容满面。

“当然好啊,我老婆可疼我了。”还没等黎轻烟说话,陈北就抢先一步说道,大手径直揽住黎轻烟的纤细柳腰。

黎轻烟娇躯顿时敏感的一颤,美眸扭了过去,狠狠地瞪了陈北一眼!

这个混蛋!居然趁机占自己便宜!!

她温软的娇躯变得僵硬无比,毫不犹豫抬起桌下的那双大长腿,踩在陈北的脚上!

陈北咬紧牙关,他没想到,黎轻烟下手居然这么狠辣!

陈北一咬牙,将黎轻烟搂的更紧了,一股如幽兰般迷人香气扑面而来,那是黎轻烟身上的体香,诱人馥郁。

“轻烟,我有些不懂,为什么你的眼光会如此奇特,难道你对家庭妇男,吃软饭的男人情有独钟吗?”邓伦笑容不减,多了一丝寒意。

邓伦就这么直直说出口,明显的在针对陈北!

“我和谁结婚在一起,好像不用外人评头论足吧?”黎轻烟冷冷回应。

邓伦微微一笑,对黎阳说道,“黎叔,我有一个朋友,刚从珐国回来的,我让他带了两瓶八二年的拉菲,不如今天就打开,让大家品尝一下。“

黎阳神色惊讶,“八二年的拉菲,小伦,这即使是有关系也弄不到啊,你从哪儿弄来的?”

邓伦瞥了一眼陈北,淡淡笑道:“我以前在珐国的时候正好认识拉菲庄园的老板,于是便有幸有一些库存,黎叔,你要的话,我可以给你弄一些。”

黎阳喜出望外,哈哈大笑,“好,好,小伦,黎叔小看你了,看来以后还需要多仰仗你才是。”

邓伦打了一个响指,很快,一瓶拉菲被一位随从的保镖端了上来。

经过一番醒酒之后,很快,犹如红宝石般晶莹剔透的酒液缓缓倒入杯中。

黎阳品了一口后,点了点头,“味道很醇正,只有八二年的拉菲才会形成这样的味道。”

“轻烟,你们都品一品,八二年的拉菲,即使我也没本事搞到。”黎阳说道。

黎轻烟双臂环胸,冰冷回应,语气中多了一丝怒气,“我不喜欢喝酒。”

邓伦笑着劝道:“轻烟,身处上流社会和商界,拉菲和香槟都要学会喝的,尤其是八二年的拉菲,一般人都没资格喝,除非是侥幸有机会蹭到。”

邓伦一边说着,一边瞥了一眼陈北,阴阳怪气,分明是在指桑骂魁。

黎轻烟自然听出了其中的含义,她面子很薄,看向邓伦脸色更加难看。

忽然,陈北伸手,当着众人的面,将拉菲大口大口的灌了下去,就像是喝水一样自然。

“还行,就是味道淡了点。”陈北咂咂嘴,冒出来了一句。

一旁的黎轻烟见到了,精致如琢的俏脸呆滞,而邓伦微微一愣后,哈哈大笑。

“红酒不是那种垃圾啤酒,红酒是需要小口品的,像你这么喝,就是在暴殄天物。”邓伦看向陈北,神色倨傲,嘲讽开口,“陈北,如果没喝过拉菲,以后我可以慢慢教你,只是如果你没有文化,连这些基础常识都不知道,就不要舔着脸不懂装懂了。”

陈北抬头看了一眼邓伦,若有所思,而一旁的黎轻烟,忿忿看向陈北,内心暗道,这个家伙简直是在给他丢脸!

“红酒中的帝皇,八二年的拉菲,土包子是喝不出名堂的,我们喝的不是酒,喝的是修养。”邓伦缓缓品了一口,轻轻放下了酒杯,动作优雅,充满了绅士应有的风度和修养。

一旁的黎轻烟,冷冷的盯着陈北,她现在肠子都快悔青了,要是早知道今晚会有这种情况发生,自己绝不会带他出家门半步!

邓伦看向陈北,“不要穿上了西装就以为自己是绅士,下等人还是下等人,红酒,只有上等人才能品出名堂。”

邓伦说完,随即看向黎轻烟,温柔说道:“轻烟,我看你老公老是待在家里也不是事儿……最近我们集团正缺人手,正需要像他这样的人才。”

未等黎轻烟说话,邓伦打量着神色平静的陈北,说道:“他身体这么好,一看就年轻力壮,最适合当保安。”

“这样,看在轻烟的面子上,我给你一个月两万块,怎么样?”

“不用了。”黎轻烟冷冷拒绝。

“轻烟,你不懂,人是需要学习的,越是土包子,越要学会包装,像刚才他那样子,简直就是在侮辱八二年拉菲的名声!”邓伦缓缓开口,“在我看来,以他的修养和气质,都不配坐在这里,应该站在豪宅门口的保安亭中,那才是他该站着的位置。”

“你……”黎轻烟怒了,精致绝美的俏脸冰冷如覆盖寒霜,美眸眼底怒火燃烧。

她气的一颤一颤,纤纤玉手握紧,邓伦不但是在羞辱陈北,更是在羞辱她!

邓伦的意思分明嘲讽她眼光太差,找了一个土包子,下等人当老公!

就在黎轻烟刚要反驳时,突然,许久没有出声的陈北蓦然开口,“八二年的拉菲和九三年的拉菲你都搞不清楚,到底谁才是土包子?”

瞬间,晚宴上一片寂静,陈北的话掷地有声,让晚宴四方惊骇!

邓伦一愣,看向陈北,脸上的嘲讽更浓,“呵,不懂装懂也就算了,现在还死要面子。”

陈北看向邓伦,神色淡然,“连酒龄都搞不清楚,也不知道谁才是下等人。”

“你懂酒?你觉得在座的各位,哪个比起懂酒,会比你差?”邓伦不屑的嗤笑。

一旁黎阳也开口道,“陈北,以后可以让轻烟慢慢教你关于红酒的知识,八二年的拉菲与其他年份的拉菲口感根本不一样,我虽然不是鉴酒大师,但是这我还是分的出来的。”

陈北并没有理会黎阳,平静的看着邓伦,“身为上等人,以次充好这种烂事也干的出来,你也配待在这里?”

邓伦冷笑,“死要面子活受罪,好,我还挺好奇,你是准备怎么将黑的说成白的,这要不是八二年的拉菲,从此我不踏进黎家豪宅半步!”

神级狂龙最新章节

神级狂龙相关资讯

神级狂龙

作者:皮卡丘
类型:科幻 状态:连载中编辑:来路生云烟 在读:18820人
  他的称号,曾彻底颠覆西方幽暗世界,颤动了海外,但却让她嗤之以鼻,不屑一顾。他是世间的禁忌,无数人谈之色变的不存在。却成了了她的登门女婿,卑贱如尘埃,憋屈如废物,放佛所在一处高档小区中,一幢五百平米的豪宅成为小区中最显眼的风景。。
  • &放在柔

    陈北将黎轻烟放在柔软的席梦思上后,脸上浮现一抹宠溺的笑容。

    2021-05-11 11:51:52详情点赞(0)回复(0)
  • 个角落&,不放

    随后,陈北在豪宅内走动,双目仔细地扫过别墅的每一处每一个角落,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2021-05-10 01:01:10详情点赞(0)回复(0)
  • 烟很安&细微的

    陈北仔细的为黎轻烟按摩着,黎轻烟很安静的睡着,发出平缓细微的呼吸声,两条大长腿无意间微微张开,陈陈北眼神微微一瞥,就看到那诱人的一抹深邃黑色,与那牛乳般的腻白肌肤,形成鲜明的对比。

    2021-05-10 11:59:03详情点赞(0)回复(0)
  • 些事我&邃的目

    “孙主管,有些事我想请教一下。”陈北淡淡开口,深邃的目光看向孙梦,让孙梦浑身都很不自在,仿佛要被看透了一般。

    2021-05-11 04:58:31详情点赞(0)回复(0)
  • 待黑色&肤胜雪

    待黑色丝袜全部褪去,精致的玉足呈现在眼前,在灯光下散发着熠熠光泽。这双精致的玉足,肌肤胜雪,没有一丝老茧。

    2021-05-10 06:11:49详情点赞(0)回复(0)
  • 小妞,&年。

    “怎么了老大,是要去喝两杯吗?我今晚约了欧洲皇室的一个小妞,要不叫上她一起?”电话那头响起一道声音,正是今天下午的那位青年。

    2021-05-10 12:01:26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大手&恶了。

    这双如洁白宝玉般的玉足在陈北的掌中玩弄,陈北粗糙的大手在黎轻烟细腻嫩滑的脚底摩擦,一丝丝酥麻和瘙痒让黎轻烟皱眉,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让黎轻烟对面前给自己按摩脚的陈北更加厌恶了。

    2021-05-11 04:18:10详情点赞(0)回复(0)
  • 摄像头&光,显

    黎轻烟的电脑摄像头闪烁着微弱红光,显然被黑客侵入控制。

    2021-05-10 04:59:53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