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迟早有一天

楚修有点儿出乎意料,这王恺居然这么愚不可及。第一次的暗杀了一次失败了,第二次但是用这样简单的粗鲁的办法,还搭上了一个自己的堂弟,这种人也不是蠢又是什么?!也怪不得被林紫玩的团团转第一次的暗杀已经失败了,第二次还是用这样简单粗暴的办法,还搭上了一个自己的堂弟,这种人不是蠢又是什么?!也难怪被林紫玩的团团转,一个劲的当枪使。。...

楚修有点意外,这王恺竟然这么愚蠢。

第一次的暗杀已经失败了,第二次还是用这样简单粗暴的办法,还搭上了一个自己的堂弟,这种人不是蠢又是什么?!也难怪被林紫玩的团团转,一个劲的当枪使。

“林紫、王恺,你可知道我为什么不杀你们。因为我要让你们公开承认当年的罪恶,洗刷我们楚家的冤屈,让林雪也能打开心结。”

楚修神色平静,心说道。

“我要让你们负债累累,身败名裂,举世唾骂。迟早有一天,你会跪在我面前,求我杀了你,我在设计这一天的到来。”

包厢内,除了躺在地上的练家子发出的哎哟声,和小姐们的轻声哭泣,一切都平静了下来。屋外的刀手们见势不妙,也都一哄而散。他们眼中不可战胜的拳皇杨,刚挡不住一招飞了出来,这些只会打打顺风仗的乌合之众哪敢更多停留。

带着白灵,没有受到任何阻挡,出了金碧辉煌夜总会后。

“阿修,刚才…”

白灵很是担心,忍不住出声问道,她说的就是被楚修杀了的王康。

“嫂子你放心,都会处理好。”

楚修笑着回道,一个王康不是什么大人物,省城家族的支脉弃子,这种无名小卒的死还影响不到自己,完全可以抹除的不留丝毫痕迹。

“对了,楚岚她现在怎么样了?你回来了应该见到她了吧。”

白灵开口说道,她这一年来都被禁锢人身自由,楚河膝下无子,她最担心的就是楚岚这个性格咋咋呼呼的小妹妹。

“见到了,她现在正在准备高考,尽量不去打扰她。”

白灵点了点头。

“铁狼,住处安排好了吗?”

楚修转过头,看了眼旁边站着的铁狼。

“龙帅放心,一切都安排好了。从这一刻起,夫人不会再有半点危险,如有差池,属下提头来见!”

白灵听着这话怔了怔,她看得出来铁狼对楚修是何等的尊敬,这绝对不是装的,而是真心实意的追随钦佩。她同样也看的出来,铁狼不是普通人!

她的眼中有着激动,泪光闪烁的看着楚修:“阿修,你长大了。要是你大哥能看到现在的你,该有多好…”

她没有去问楚修现在是什么身份,也没有去问来历背景。她已经知道,曾经那个调皮捣蛋,被楚河提着鞭子满大街追着打的楚家二少爷,已经成了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楚修也决定在实力恢复七八成前,暂时不把“龙神”身份告诉给这些至亲,一是避免他们担心,二是有时候不知道反而更安全一些。

…………

林家别墅。

房间里的林雪,嗓子已经喊得有点发哑。

可是不管她再怎么喊,依旧都是没有半点声音的回应。她现在很着急,她清楚的明白自己不能再继续待在这里,不仅仅是因为嫁不嫁的问题。

而是熙熙生下来就有天生哮喘,平时她会放一个哮喘喷雾在熙熙身上,熙熙虽然年纪小,但是早就学会了怎么用喷雾。每次发病的时候,自己也能够用喷雾缓解。

就在今天上午见到熙熙,她发现熙熙身上随身带的喷雾已经用完了,应该是昨晚发病用光了。如果自己不赶回去,一旦熙熙今晚哮喘病又犯了,没有哮喘喷雾。对于哮喘病人来说,没有得到紧急的药物治疗,后果…

林雪根本不敢去想这个后果,在这个时候,她能够想到的人只有楚修。她想打电话给楚修,但是却发现整个房间都被切断了信号,别说打电话了,就连一条普通的短信都是发不出去。

“我知道你想找谁。”

就在林雪着急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从门外有着一个声音传来。

是林紫!

一听到林紫的声音,林雪连忙是出声,她只能寄希望在林紫身上,哪怕这个希望极度渺茫…

“姐,我求求你,求求你放我出去,熙熙她有先天哮喘,我那边已经没有药了,我不能不回去,如果熙熙哮喘发作…”

“你给我闭嘴!”

林紫厉声大喝,声音中充满着狠毒。

“你还有脸跟我提那个贱种!”

“要不是你,要不是你那个贱种,要不是楚修那个废物,我现在会是这个样子?!我告诉你,我不好过,你们也别想好过。”

狠毒的女人,永远不会从自身找问题,而是会把所有的不如意强加在别人的身上。

“至于楚修那废物,你想也别想了,他活不过今晚。”

“这也刚好,如果你那贱种也犯病死了,那就让他们父女两个黄泉路上作个伴,也算不错。”

一听到林紫说楚修活不过今晚,又想起和楚修分别的时候,楚修那突然变化的表情,心里不由的担心了起来,心里更加着急了起来。

“你就屋子里好好待者,把自己洗干净。”

“明天的婚礼,你的姐姐我,林家的家主,会亲自把你送进王家。让你好好去王家,享福!”

血战霸途最新章节

血战霸途相关资讯

血战霸途

作者:烟雨青风
类型:都市 状态:连载中编辑:愁蝶未知 在读:27087人
  黄沙身经百战穿金甲,王图霸业笑谈中。封号龙神,荣耀归来时,却因奸人荼毒,失去记忆流落异乡都市。兄长被杀,妻女被辱,一夕觉醒之后,定叫日月换新天!巷口,靠墙坐着一个身着残破迷彩服的流浪汉,目光空洞,看着前方的空荡街道......。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