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化

墨北的脑海就像要炸了通常。“砰”的一声,墨北脑海像镜子般从中间崩裂开去,密密麻麻  的碎片到处分散开来,他意识却也没散去,反倒变的更为非常清晰。  “开...荒之力...老朽体会道问着者的气息!”几道沧桑的声音从天地间传来。  “..离了..传墨北仰头发出一声咆哮,浑身宛若火烧一般痛苦,全身衣服霎时变成红色,一头红发疯狂延伸,垂直地面。一股令人心悸的波动从他身上散发。...

  韩青山退出宫殿,大袖一挥整座宫殿霎时被封印起来。他双眼凝重在外侧盘膝而坐,眼下他能做的只是静静等待。

  墨北仰头发出一声咆哮,浑身宛若火烧一般痛苦,全身衣服霎时变成红色,一头红发疯狂延伸,垂直地面。一股令人心悸的波动从他身上散发

  出来,与此同时墨北的右眼猛地睁开,他的左眼紧闭,右眼没有瞳孔,似乎不存在一般,黑色的眼睛,宛若一滴墨水般看起来诡异无比。

  丹田的十二个光团彼此不断撞击产生的剧痛那墨北的脑海就像要炸了一般。“砰”的一声,墨北脑海像镜子般从中间碎裂开来,密密麻麻

  的碎片四处散开,他意识却没有消散,反而变得更加清晰。

  “开...荒之力...老朽感受道问道者的气息!”一道沧桑的声音从天地间传来。

  “..不远了..传承..是他的气息!要不了多久我就能出来了,哈哈哈!”一声巨大的声音响彻虚空,画面徒然一转,墨北看到一高达

  数十万丈的巨人,以致与眼前的星球与他相比如同小孩子的玩偶一般!他不断奔跑,每一步都让星空抖动,虚空破碎,墨北看的心惊。

  与此同时那四处散开的碎片如同时光倒流般以极快的速度重新组成一面镜子,画面到此结束。

  “我的传承者,赐汝五代月神传承!”一道威严的声音在他脑中响起,“凝星空之漩!”一个漩涡在墨北眉心处凝聚,化作波纹隐去。

  与此同时原先那九个光团中又有一个在此刻蓦然破裂!一道灰光刹那间以极快的速度一下子莫入那团青光内,“砰”的一声

  这原本要到结丹才会破裂的此时诡异的碎了,一篇口诀直接印在墨北脑海中

  “月缺!”

  以月神之名,开有缺月,咒残缺之人永镇禁地!

  短短十八个字却发出滔天光芒显露在天地间,使得虚空不稳轻微颤抖起来,殿外的韩青山猛地站起来,一双眼睛露出精芒

  “竟然提前获得月缺传承!我还是小看了此子,能让传承提前到来...他的历必然极大!!”在他的震惊中原本要消散的十八个字却再一次发出

  更强烈的红光,这红光染了整个虚空,宛若要滴血一般。

  “这...是”韩青山呼吸急促,以他的身份第一次露出不可思议,与此同时一声威严的声音再度传来,与原先不同的是,先前声音只是

  在墨北脑海中出现,而此刻却是在天地间传来,如万千奔雷滚滚而来。

  “传荒古之术!极月缺!”

  韩青山睁大了双眼“这是..荒古之术!”“三代曾对于我言,我韩家传承还有荒古之术,此事代代相传,但此术除了玉简记载中一代老祖有获得过,

  便再也没人能获得此术!这墨北....到底是什么来历!!他明明不是我韩家血脉竟然能获得我韩家最终传承荒古之术!!”

  他心神震动,第一次对于墨北有了一丝畏惧,这畏惧不是墨北的实力,而是墨北的来历身份。

  这一刻,墨北双眼猛地睁开,他的左眼赫然有个淡淡的月影,右眼宛若墨水般黑的令人心悸。一股邪魅诡异的气息从他身上散发,眉心上

  漩涡缓缓转动,每转动一下都产生强烈的波动,

  他的灵泉内赫然多了一轮紫月!这紫月散发一丝丝光芒飘落下来,使得灵泉和六角筑基台多了些紫意!

  韩青山见传承结束,身形一晃已出现在墨北前面,仔细打量着墨北眼中笑意渐多不禁哈哈大笑“星空之漩,暗瞳之眼,另外还获得荒古之术

  哈哈,好小子!!”墨北的强大就意味着他韩家的崛起!他自然高兴

  墨北整个人变得更加凝练,身形修长,看起来极为不凡。“多谢老祖!”墨北诚恳道,若没有韩青山他不会获得此番造化,他清晰的感受到

  自己所能爆发的力量比之前增多了几倍!尤其是那变成紫色的灵泉所蕴含的力量更多。

  “你本就是我韩家五代月神传承!何须说谢”韩青山纠正道,墨北不傻他明白韩青山这是在暗示他莫要忘了自身韩家五代月神的身份,二来

  则是拉近两人的关系!他自然不是忘恩负义之辈眼下笑道“倒是墨北矫情了哈哈”

  韩青山眼神一亮对于墨北的回应相当满意,“我韩家自从一代以后逐渐变得衰落,眼下到老夫这一代整个韩家只有两人,除了老夫外

  还有一人为韩三。”

  墨北神色露出疑惑,在他看来韩家强大无比能与大宗抗衡,怎么却只有两人。似乎是看穿墨北所想,韩青山接着说道“虽是两人但凭老夫

  一人在就能保住韩家长存,但老夫寿元有限,若是没有找到韩家下一代月神传承者韩家便会由此没落

  所以孩子你是第五代传承者,更是获得荒古之术!你未来定能带领韩家走得更远”

  “荒古之术?老祖说的是极月缺?”墨北问道,他知道他能提前获得月缺之术是因为那团灰光导致的,可后来那极月缺就连他自己也

  没想明白。

  “不错,荒古之术传闻分为三个派系!老夫所知道的也就是一个极,另外两个却一点也不知晓,这荒古之术强大无比,你虽然

  获得但凭你修为若施展必死无疑”韩青山凝重道。

  “此番传承此时也结束了,老夫也要再一次闭关,明日我让韩三带你前去参加秘藏,这块令牌是进入秘藏的凭证你且收好!”韩青山

  叮嘱道,递给墨北一块令牌。这令牌漆黑如墨,看起来极为普通,可就是这样一块令牌在墨北看清上面刻着的图案后内心却犹如惊天骇浪!!

  令牌上面赫然画着一只蝙蝠!这蝙蝠嘴森然的笑着与墨北之前获得那一块玉佩上的图案一般无二!若非韩青山在此他怕是一下子要把那

  玉佩拿出来比较。墨北神色不动接过令牌收进储物戒内,对于明日的秘藏十分期待!

  过不了多久我必将在北地崛起!墨北深吸口气,待韩青山走后他才拿出令牌与玉佩,两个此时摆在墨北眼前,除了外观不一样,

  就连摸起来的感觉都是一般,丝凉凉的。“这秘藏与这玉佩定然有什么联系,更或者与易连山有关,莫非这秘藏是易连山所留不成?”墨北脑中一直思索,“不对,既然在赤漠之地已有传承,那么这秘藏应该不会是他的了,不管是谁的我猜与易连山定有联系!明日或许就能找到答案!"

  想完这些后,墨北又在大殿内挑选了三个法宝,其中一个黑白两色棋盘,另外的一个红色长鞭,最后则是一杆经幡,做完这些后,墨北

  端坐蒲团之上,静静等待明日的到来!

  神行宗,此宗向来以神秘著称,其宗派身法天衍九步施展起来如鬼影一般,非核心弟子不能学,此刻在宗门前聚集着五人,为首的

  是一名鹤发老者,双眼明亮且锐利!此人正是内宗刑罚长老孟雷炎,乃是元婴中期的强者!在他面前恭敬的站在四人,最左侧的少年名为高天,长的

  一副白净模样,一席白衣长褂看上去就像书院里的书生一般,在的旁边的则是离火,一个较为黝黑之人,在过去则是隐庆生,此人长得倒是

  普通,但是背后长年背着一副画卷甚是惹眼!最后就是柳青柯,朱雀宗第一女弟子!这四人赫然都是筑基后期的内门天骄!

  就在此时,一道声影如鬼魅般从宗门内处飘来,也不见有其他动作,只见三晃两步原本还在百丈之外此时霎时便已经来到了四人面前

  他的到来就放佛是原本平静的湖面刹那掉落一块石头一样,在四人心中激起骇浪!

  不敢有丝毫怠慢,四人拱手称道“见过长河师兄!”那到来的青年露出一抹笑容,从四人身上扫过后便落在孟雷炎身上,随后躬身道“

  师伯”

  孟雷炎眼中精光一闪,开口道“看来此番你没白白闭关,你苦苦压制修为不踏入结丹期,此次青城秘藏你若能获得造化,厚积薄发之下一举踏入

  结丹中期并不是难事!”“长河必然不负师伯期望!”那名名叫长河的青年傲然道。

  “好了,走吧!”孟雷炎手指一捻,一条虚幻白绸裹着四人一闪之下已然离开了神行宗千丈之外,速度之快犹如雷霆!

  与此同时在九阳宗上方一艘船上一共坐着六人,坐在前面的是一老妪,身上的彩色袍子咧咧作响,原本正在打坐的她蓦然睁开了眼睛,

  望着另一个方向嘴角露出一丝嗤笑“粗鲁之人便是粗鲁,有飞行法宝不乘,莫非是仗着自己宗派身法厉害不成?”这老妪正是九阳宗的丹主

  自称丹霞老人!而在他面前坐着的五人,皆是宗派的天骄,其中一个肥胖少年,虽然看起来稚嫩修为却已经是筑起后期,除了他之外还有一名

  少年此刻依旧闭目着,那么老妪看着他露出一丝笑意,随后似乎想到什么一般马上肃穆道“青山,此番青城秘藏凶险难定,你..万万不可大意

  记住!..活着就好!”那名闭目少年听到这句后一脸凝重道“青山知晓了,会有分寸”虽然不知丹主为何这样说,怕是担心我的安危,但以我

  此番修为除非是碰到结丹期,否则无碍,但秘藏结丹期无法进入,所以...我自然无须畏惧!少年内心暗自想道,对于丹老的话显然没放在

  心里,另外四人听完后刚开始都是一脸震惊,不过他们似乎打成一个共识,那就是只要跟着眼前的少年就不会有生命危险!

  想道这四人一个提着的心顿时落了下来,“无梦,琴潇,若离,你们三人都是我九阳宗天骄圣女,本座不希望看到你们尸骨无存!”

  丹霞老人冷冰冰的一句话让那三女瞳孔一缩,隐约间擦觉到什么,那名唤作青山的少年也收起笑容,一脸凝重望着前方。

  青城,此时已然响午,刺眼的阳光烘烤着大地,整个玄京客栈早已没有了房间,恐怕整个青城所有酒楼都没空房了,即便如此还是容不下

  那些从外面赶来的一些宗派和散修,墨北坐在玄京客栈的酒桌上,在他面前是一名儒雅中年,“墨北,这五人便是青城徐家”这名儒雅中年

  正是韩家另一人韩三!墨北顺着他的目光望去,“那老头名为是邱云,是徐家长老元婴初期,其他四人便是徐家的天骄”那名邱云身

  穿紫色长袍,一张脸黝黑泛着红色,墨北仔细看了眼便收回了目光“师叔,这次秘藏会有多少人进入”墨北问道

  “持令牌才能进入,这令牌总共一百块,所以这人数最多也就百人,或许会有什么变故,但是只少不会多!”韩三开口道,

  “不知我这玉佩能不能再带一人进去“墨北内心暗自思量道,眼光略微撇了一眼外面一人,此时在大街上,有一人毫不起眼的盘坐在一侧对

  周围的事物没有任何兴趣,原本已经在此处闭目一个时辰的他此刻蓦然睁开了双眼看向墨北,此人正是赵易!

  而在另一处的酒桌上,坐着三道人影,他们的身上散发着奇异的香味,这三人赫然是那三个花奴,“诶,大人交代的事我等至今还未办妥”“我有种预感,此番进入秘藏会碰到主人!”

  这三个花奴身上赫然也有令牌!

仙之最新章节

仙之相关资讯

类型:仙侠 状态:连载中编辑:长青诗 在读:7101人
  水若无心,为何孜孜不倦?人若无心,为何善恶难分?天若无情地,为何百愚世人?仙若有情,为何遁世孤存?《仙之》 仙之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炎阳炙肤,至人气烦心燥。巧于六月,已然这般灼热难耐。倘若至于七八月份之后,那还了得?这般炎热,常人见其择避,街道行人甚少,谁也不愿暴晒户外。唯独身负要紧之事,才会无奈出门。想也只有天性贪玩的孩童,才会不顾日晒,玩耍于户外吧。。
  • 头一望&,闻正

      正欲爬向师父,却被闻正文双手拉住左边肩膀,回头一望,闻正文摇头道“师父毒渗肌肤骨髓,不能碰了……”

    2021-04-16 11:45:05详情点赞(0)回复(0)
  •   上&了啊?

      上前了几步,弯腰抚摸着周峰的脑袋瓜,轻声道“小弟弟,你怎了啊?你说谁要死了?”

    2021-04-15 12:21:41详情点赞(0)回复(0)
  • &”

      思绪于此,听得无念师父,沉声“青凡,把他抱于为师面前……”

    2021-04-16 12:46:17详情点赞(0)回复(0)
  • 童声细&“娘,

      “娘……”赵天清醒了许多,虽是不明白究竟要原谅什么,但也童声细言,道“娘,你原谅老爷爷吧……”

    2021-04-15 04:25:17详情点赞(0)回复(0)
  • 起身眺&,“赵

      远处忽闻马蹄疾奔,周峰连忙起身眺望过去,满心希望是那闻玉空归来。翘眉大眼,望了片刻,未认出是谁,却听见了叫喊声,“赵天!!我来了!!”

    2021-04-16 06:07:47详情点赞(0)回复(0)
  • 了口气&撑,立

      听此,无念淡淡笑了,心石已放,松了口气。不料这身子一松懈,猛起一阵晕眩,无念不住倾斜身子,险些躺倒!好在单手一撑,立住了上半身。

    2021-04-16 09:38:52详情点赞(0)回复(0)
  • 般秀美&他是月

      青凡闻见“月荷”二字,连道“月荷师姐!?”说罢,低头看了这孩童一眼,面容清秀俊俏,确是随月荷师姐那般秀美,两人倒有几分相像。顺声问道“他是月荷师姐之子?”

    2021-04-15 05:35:52详情点赞(0)回复(0)
  • 念不知&便是知

      无念不知弟子从何得知,见旁边弱弱站着的周峰,便是知道一二,只是点头不语。转头望了一眼赵天,见其昏迷不醒,心下不禁焦急担心起来。示意青凡过去看看。

    2021-04-16 10:17:2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