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钱就是任性

哪种层次的法宝?”女子笑吟吟张口问着。法宝可分天地玄黄,最烂的自然而然是黄级法宝。“自然而然是要好一点儿的”墨北语气轻松道。“那好,公子请随我下楼”女子在前面领路,边详细介绍道“我们天宝阁的东西自然而然是青城最好是的,一层的法宝怕是入不了公子的眼,这二楼的“易公子,你没事吧?”墨北只感到眼前一花,映入眼帘的正是舞姬那一脸急切的模样。“没事没事,我之前怎么了?”墨北试探的问了一句。“呵”舞姬掩嘴一笑“公子在看到此枪时整个人顿时便呆住了,起初妾身还以为公子是被吓到,后来见公子久久没清醒过来怕是以为公子出了什么事”墨北内心送了一口气,看来她并没有看到那一幕,“让舞姬姑娘见笑了”墨北讪笑道。伸手握住此枪,便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就彷佛像是戴那面具一般。“面具与这枪之间必有联系!此枪必然不是幻境中我看到那杆红色的枪,但想来也有些关联,此物怕不止玄级”墨北脑中暗自推测。“对了,舞姬姑娘我能否问一件事?”墨北笑道,“公子尽管开口问便是”“不知贵店能否透露下此枪的来历?”“这个我知道的也不多,据说此枪是本店的一前辈偶然从一洞府中获得,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但此枪除了煞气惊人外便没有其他什么效果,这也是本店只卖一百四十万的原因。”舞姬开口道。墨北点点头,看来与我猜测差不多,此枪来历绝不简单。“公子这个东西还请收下”舞姬姑娘掏出一块紫色的令牌,上面刻着【天宝】二字。“能拿到此令牌的界皆是本店贵宾,下次公子前来可以便宜许多,还有此令牌也可传音之用,若是公子有什么需要的东西都可用这令牌联系妾身”墨北接过来,令牌不大,握入手掌刚好大小,摸起来十分温润,墨北拿起来嗅了下发现却是和那桌旁的那截树干的味道一样。墨北道了声谢,收其此物离开了天宝阁。。...

  “天宝阁”墨北在一家店铺门口停了下来,这天宝阁正是他在黄老仙给他玉简内排行第一的店铺。整个店铺看起来极为恢弘。共五层,只不过第五层有些不同,呈塔型,看起来似乎只能容纳两个人。“果然气派!”墨北内心暗道一声,抬起脚走了进去,刚一进去一名你妙龄女子便迎了上来“公子需要何物?”女子开口问道。声音干净空灵,让人听了好不舒服。“本公子需要法宝”墨北晃着扇子尽量装作一副贵家子弟的模样。“呵呵,不知公子需要哪种层次的法宝?”女子笑吟吟开口问道。法宝分为天地玄黄,最差的自然是黄级法宝。“自然是要好一点的”墨北语气轻松道。“那好,公子请随我上楼”女子在前面带路,一边介绍道“我们天宝阁的东西自然是青城最好的,一层的法宝怕是入不了公子的眼,这二楼的法宝最差的也是玄级的..”女子顿了下,挽了丝头发接着说道“便是地级法宝若是公子有足够的灵石本店也能提供”墨北点点头,内心对于天宝阁又高看了许多,毕竟连地级法宝都能拿出来贩卖本身就是一种实力的表现。二楼并不是墨北想象中那样布满了法宝,相反的,墨北在踏入二楼那一眼看去,整个二楼显得十分简单,只有正中间摆了张桌子,在桌子旁边还有半截树干,上面飘着些烟雾,散发着清香。“公子请坐”女子做了个请的手势,“妾身舞姬”。墨北坐了下来淡淡开口道“易北”“易公子先尝一下这茶”女子端起茶壶往墨北茶杯添了一杯,茶水透露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倒在茶杯刚好七分不多也不少,手法极为讲究。墨北仔细嗅了下,抿了一小口,彷佛一阵狂风沿着喉咙呼啸而去,霎时贯穿全身,浑身上下只觉得说不出的舒坦。“好茶!”墨北诚恳道,“此茶根源产自天山,平日并不多见,公子也是好运气恰逢此茶昨日刚到此处这才能喝下一杯,此茶我家主人称之为疾风,喻以此茶入吼宛若疾风骤雨般”舞姬淡笑解释道。“这是本店的玄级法宝,公子可先看看有没有想要的”舞姬掏出一个玉简在桌子铺展开来,上面罗列了数十种法宝。墨北凝神看去,“碧螺角,乃是有罕见的千年碧螺死后幻化而成,恰巧又凝聚了一丝碧螺的神智,属于飞行法宝,售价十五万灵石”墨北看了第一个不禁暗自咂舌还有自己之前获得两名老怪的储物袋不然恐怕连这第一个法宝都买不起。“鬼魂幡,可凝聚死去生灵魂魄,属于可进阶法宝,售价二十五灵石”“镇邪剑,由佛家大能加持,剑身刻有梵文,属于抵御鬼修邪魅法宝,售价三十万灵石”“感觉有些鸡肋了”墨北叹了一口气,显然对于这前面三个都不满意,“咦,挪移盒?”墨北仔细看去“属于一次性法宝可用三次,能瞬间挪移到事先标记的地方,售价六十万灵石”“公子对此物感兴趣吗?这挪移盒本店也就只有两个,之前卖出去一个如今倒也只剩这最后一个,若要保命此物可谓本店的上选之物”舞姬笑道,随即拍了下手,立即便有人捧着个盒子过来,“公子请看”墨北接过盒子,此盒看似不大却十分沉重,盒子上面刻着密密麻麻的符文,显得神秘非凡。“她说的没错,若能保命,六十万灵石确实不算什么,毕竟人死了一切东西也无用。况且与我身上的灵石相比这价格倒也不心痛”墨北脑中一转心中已有了答案,从怀中摸出一个储物袋放在桌子上,“里面有两百万灵石,除了这个挪移盒,我还需要攻击性的法宝,还请舞姬姑娘替我挑选”墨北尽量表现的淡定,但内心早已在不停的滴血“两百万灵石啊,这我要接多少宗门任务才能赚到“墨北内心大吼,虽然发了一笔横财但是墨北还是觉得这花灵石花的无比心痛。相对于他此时那舞姬在墨北说完话之后也是一惊,她万万没想到眼前这样一个白脸小生看起来还稚嫩的少年竟然能毫不犹豫的拿出两百万灵石,“此人绝对是那些大家族的天骄,看他一副不放在心上的表情,或许是那些老怪的子嗣也不一定,这种人按道理不可能缺少法宝,但不管是哪种原因都不是我该管的,也不是我可招惹的”舞姬平复了下内心,又把脚翘在另一腿上,使其露出白皙的大腿,上身略微前倾,胸前两团显得若隐若现,看起来媚性十足。“公子不妨先看下这葬月枪!此枪凝聚了无数的冤魂,本身带有强烈的煞气,公子若用此枪还需谨慎免得被控制了心神”舞姬一脸凝重道,敲了下桌旁的那截树干,那树干随即从中间裂开了一条缝,一股惊人的煞气霎时从内散发出来,墨北脸上顿时变得惨白,眼睛瞬间失去生机变得灰白,彷佛被人操控了心神。他看到天地间到处一片血红,整个大地散落着无数的断臂残肢,一杆巨大的红枪插在大地上散发着无尽的威压,又有巨大的吼声似要震破耳膜!就在此时他储物袋毫无预兆的抖动起来,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内挣脱出来,下一息一个红色的东西猛地挣破储物袋飞了出来,赫然是那个红色的面具!此面具刚一出现,那远处插在大地的红枪发出一声嗡鸣!此嗡鸣惊天动地,整个大地霎时寸寸破裂,虚空齐齐瓦解。无数生灵嚎叫,血流不止!那面具盘旋了几息后下一瞬直接朝墨北而来,戴在了墨北脸上,与此同时那红枪拔地而起,化作正常大小直奔墨北而来,墨北此时已恢复了清醒,看着眼前这一幕内心震撼无比,尤其是这红枪,墨北竟感动亲切,手不由自主伸了过去,下一瞬便要狠狠握住此枪。

  “易公子,你没事吧?”墨北只感到眼前一花,映入眼帘的正是舞姬那一脸急切的模样。“没事没事,我之前怎么了?”墨北试探的问了一句。“呵”舞姬掩嘴一笑“公子在看到此枪时整个人顿时便呆住了,起初妾身还以为公子是被吓到,后来见公子久久没清醒过来怕是以为公子出了什么事”墨北内心送了一口气,看来她并没有看到那一幕,“让舞姬姑娘见笑了”墨北讪笑道。伸手握住此枪,便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就彷佛像是戴那面具一般。“面具与这枪之间必有联系!此枪必然不是幻境中我看到那杆红色的枪,但想来也有些关联,此物怕不止玄级”墨北脑中暗自推测。“对了,舞姬姑娘我能否问一件事?”墨北笑道,“公子尽管开口问便是”“不知贵店能否透露下此枪的来历?”“这个我知道的也不多,据说此枪是本店的一前辈偶然从一洞府中获得,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但此枪除了煞气惊人外便没有其他什么效果,这也是本店只卖一百四十万的原因。”舞姬开口道。墨北点点头,看来与我猜测差不多,此枪来历绝不简单。“公子这个东西还请收下”舞姬姑娘掏出一块紫色的令牌,上面刻着【天宝】二字。“能拿到此令牌的界皆是本店贵宾,下次公子前来可以便宜许多,还有此令牌也可传音之用,若是公子有什么需要的东西都可用这令牌联系妾身”墨北接过来,令牌不大,握入手掌刚好大小,摸起来十分温润,墨北拿起来嗅了下发现却是和那桌旁的那截树干的味道一样。墨北道了声谢,收其此物离开了天宝阁。

  两个时辰后墨北一脸满足的回到玄京客栈,在这两个时辰期间墨北又先后去了七八家出售法宝的店铺,大肆横扫了一堆黄级法宝,和一大推符咒。又有两件玄级法宝,其中一件便是内甲,此内甲能抵挡结丹修士一击之力!倒是一件不错的防御型法宝,墨北颇为喜欢,但是价格不菲,花费了三十万灵石,而另外一个则是储物戒!这储物戒的空间比墨北身上所有的储物袋加起来还要大。墨北一屁股坐在床上,把身上所有储物袋的东西一股脑的到了出来,光是灵石就堆成一人高,另外还有无数的瓶瓶罐罐的一眼看去密密麻麻,足有数千瓶。还有散落在一旁的十来个玉简。剩下的便是墨北之前所买的法宝,墨北把储物戒戴在右手食指上,戒指漆白色,在阳光下显得熠熠生辉。墨北满意的笑,把那堆灵石收进了储物袋“这花钱的速度也太快了,倒是要节约点,还剩下一千八百多万灵石了,诶”墨北嘀咕道。又把玩了下那杆红枪后才扔进储物戒,然后小心翼翼的收起那个挪移盒“此物用的好,足以、救我三次!”墨北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还有这么多丹药,怕是够我用很久了。”墨北储物戒一晃又把丹药收了进去,”这套衣服我越看越喜欢,哈哈不错不错,穿上去试试”墨北从那堆法宝中拿出一套衣服,这花费了他五万灵石,整套衣服都是黄级法宝,可谓奢侈至极。尤其是那紫色镶金的靴子,穿上去整个人的速度顿时爆增了许多,还有那象牙白的腰带,属于防御性法宝,身上的衣服有禁忌烙印,可阻挡其他修士的神识窥伺。墨北把玄级内甲穿在里面,又换上这套黄级法宝的衣服,站在铜镜面前仔细的打量着,“唔..不得不说我这一打扮一下还真帅。”墨北一脸得意“有钱真好,哈哈”最后墨北从那剩余的几十件法宝中挑选了一把宽刃的大刀用一个黄级的剑套装起来,然后用蛟龙绳绑在后面。“咦,这是什么?”墨北拿起一个黑色盒子疑惑道,“不是我之前买的,难道是先前就在我储物袋内?”在墨北打开盒子那一刹那,一股令人心悸肉跳的气息从内飘出,仅仅一丝墨北却一股鲜血喷了出来,整个人受到一股大力“砰”的一声撞在了墙上。“啪”的一声那盒子又闭合了起来。“此物到底是什么!仅仅散发出一丝气息竟显些让我丧命,”墨北擦了下嘴角的鲜血,对于方才那一幕还心有余悸,衣服内的内甲已出现了裂纹,若非是这件内甲帮墨北抵挡了大部分伤害方才墨北必死无疑!“此物应该是那两名元婴的东西,只是不知谁的。”墨北小心翼翼的收其这个盒子,脑中却突然闪过一道灵光“此物若用的好,可以杀人!”

仙之最新章节

仙之相关资讯

类型:仙侠 状态:连载中编辑:长青诗 在读:7101人
  水若无心,为何孜孜不倦?人若无心,为何善恶难分?天若无情地,为何百愚世人?仙若有情,为何遁世孤存?《仙之》 仙之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炎阳炙肤,至人气烦心燥。巧于六月,已然这般灼热难耐。倘若至于七八月份之后,那还了得?这般炎热,常人见其择避,街道行人甚少,谁也不愿暴晒户外。唯独身负要紧之事,才会无奈出门。想也只有天性贪玩的孩童,才会不顾日晒,玩耍于户外吧。。
  • 入了天&意……

      时已黄昏,夕阳垂落,悄然躲入了天边。河岸哭声连连,参差不齐。尽显悲伤绝别之意……

    2021-04-17 09:12:14详情点赞(0)回复(0)
  • 愣眼之&气低声

      无念听此,神色尤显复杂难懂,皱眉愣眼之余,叹气低声自语“我欠月荷的太多了……”

    2021-04-19 06:51:06详情点赞(0)回复(0)
  • &缓升起

      片刻,河岸边缓缓升起一股青蓝光芒,淡淡晃动,飘转无序,浅照亮了赵天痛楚的面容。

    2021-04-17 09:50:42详情点赞(0)回复(0)
  • &娃娃,

      无念低头望着赵天,道“这小娃娃,是月荷的骨肉,我绝不能让他死!”

    2021-04-18 07:59:28详情点赞(0)回复(0)
  • 是要将&”

      无念已经决定为赵天解毒,便是要将赵天体内剧毒转移到自己身上。青凡不是傻子,当然是听出了意思。焦急如焚之余,紧道“师父,万万不可!”

    2021-04-18 03:01:28详情点赞(0)回复(0)
  • 念凝神&”

      无念凝神闭眼,得知身前有人,微睁眼,见得那青年道士,无念自语“青凡?”

    2021-04-17 07:27:1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