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想哭

我爷爷,你.你你再叫我前辈我就抽你,你信不信?”说着摆了个恶狠狠的姿势瞪了眼墨北,“我明白你想问什么,这祭坛啊是老夫所重新布置的传承之地,此处星空呢,是我以大神通幻化成而出,我们现在的是在这生命碎片里面,但是这些离你还远着呢,你现在的尽可叫我爷爷易连山”老者手一挥,整片星空处处瓦解破裂,墨北身子不由自足倒退,隐约看到一个萧瑟的背影,声音哀伤说道“纵马轻狂何为家,三生飘摇魂难画。苍生一局天下棋,世间红尘半指沙”。...

  “此术威力如何?”老者转过脸笑问道,墨北此时已说不出话,只觉得喉咙发干,半响才咽下唾沫回过神来。老者得意的说“除了此术,老夫还有三式神通,你可想学?”说完抬起下巴摆出一副睥睨天下的感觉,“诶,寂寞啊寂寞,人生真真是寂寞如雪”老者双手背在身后咂吧咂吧嘴说道。怎么感觉此人...墨北觉得这老者竟有些不靠谱,心性彷佛孩童一般。“咳咳,前辈..这”墨北抱拳道,却被老者硬生生打断“什么前辈啊,都跟你说了叫我爷爷,你.你你再叫我前辈我就抽你,你信不信?”说完摆了个恶狠狠的姿势瞪了眼墨北,“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这祭台啊是老夫所布置的传承之地,此处星空呢,是我以大神通幻化而出,我们现在就是在这生命碎片里面,不过这些离你还远着呢,你现在只管叫我爷爷就行”老者一脸不耐烦道,墨北内心一惊,此人竟可以看出我内心想法!“爷爷,爷爷”墨北连忙一脸笑道,以这老头的实力若要杀了自己怕是不费吹灰之力,看来此番对我而言确实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墨北内心暗道,笑嘻嘻的看着这老头。“对啊,你小子看来也不傻嘛,若我要杀你你早死了,还有啊,这何止千载难逢啊,能当老夫的孙子简直就是亿万年都难逢啊”老者开头道神色充满了自豪。“.......”墨北感到一阵无语,“我说爷爷啊,你能不能不要偷窥我内心的想法啊,这样聊天有意思吗!!”墨北嘀咕道,“唔,你说的..有那么一点道理,我前面也说了嘛,这高手啊那都是寂寞之人,尤其是我这种那更是寂寞得不行不行的了”老者神色露出一丝感慨,连他都不知道,这一刻的他看上去有一种孤寂,与先前看过去判若两人,这孤寂慢慢散开,整个星空的星辰似乎都黯淡下来,墨北感到脸上一湿,抬手拭去,竟是片雪花,这雪花落得飞快,眨眼落满了老者与墨北的身上。“下雪了?”墨北疑惑道。“雪”老者喃喃道,木然的伸出手接住一片雪花,这雪花落在他的手里却变成了灰色,连带着整个星空的雪花都瞬间变成了灰色,墨北神色露出不可思议,眼前这老者身上竟散发出一股浓郁的死气,这死气霎时钻进墨北的体内,墨北感觉到自己的生机正在快速的消散,看着自己的双手神色露出恐惧,这是一双满是褶皱干枯的手,墨北想要呼喊,却喊不出来。只能呆呆的看着老者,整片星空突兀一震,那些星辰竟纷纷坠落下来,拉扯成一道长长的流星,四周开始渐渐暗淡下来,他已看不清老者的模样,胡子从他的下巴长了出来,就像那老者般白白的长长的,两道眉毛也变成了白色与两鬓连在一起,此时若有人能看到这一幕,定会发现这一刻的墨北和这老者竟惊人的相似!怎么回事,突然好想哭的感觉,墨北觉得鼻头酸酸的,内心什分难受,似乎是什么最心爱的东西失去了般,恍惚间他看到一做山峰,“素萱,你看着颗星辰美不?要不我去把他摘下来送你可好”一名身穿白衣的青年笑着开口道,宠溺的看着依偎在他怀里的女子。“不要了啦,你这个月都摘了多少个了”女子嗔道,看着这青年神色露出无奈。随后缓缓的站起身来,身着了一件紫罗兰色彩绘芙蓉拖尾拽地对襟收腰振袖的长裙,眼神清澈的如同冰下的溪水,不染一丝世间的尘垢,睫毛纤长而浓密,如蒲扇一般微微翘起,一双柔荑纤长白皙,袖口处绣着的淡雅的兰花更是衬出如削葱的十指,粉嫩的嘴唇泛着晶莹的颜色,轻弯出很好看的弧度,围着青年缓缓的舞动身姿。“素萱,我爱你”男子叫到,手一挥,一张桌子凭空出现,男子端起上面的酒杯一饮而尽,“你呀,活了这么久的岁月还是那么不正经”素萱掩口笑道,玉手一指“这里还有外人呢”男子望着那星辰正欲出手时,那星辰猛地暗淡下来眨眼消失不见,“倒也机灵”男子淡笑道。画面徒然一转那女子不见了踪影,只有男子一人,在他的周围有无数的人,男子擦去嘴角的血迹仰天大笑道“就凭你们这些宵小之辈也想杀我”,“独臂!”一只巨大的手霎时出现,五指瞬间覆盖住所有人,在大家还没反应过来时便猛然一握,所有声音刹时没了踪影,等手指消失了整处星空再没有一人存在。男子神色露出坚定,在他的背后背着一口棺,棺里面静静的躺着一位女子,”快了素萱,我会将你复活的。”男子喃喃道,脚下一迈消失不见。墨北的眼角一滴泪落了下来,此时四周已完全黑了下来,不见一颗星辰,他的模样恢复了过来,雪也停了,整片星空黑的看不清自己的手但是他能感觉到那老者还在前面,“你..都看到了?”声音从面前传来带着苦涩。“恩”墨北低声道,他知道那男子正是老者年轻的时候。“素萱”墨北以自己能闻的声音说道,一丝苦涩之意涌上心头,他的头发在这一刻变成了灰色,“我们还果真有缘,你走吧”老者默然道,“爷爷,那你...”墨北开口道,此刻的他面对这老者说不出的亲切,“这只是我残留的元神,剩不了多少时间了,我想和她再呆一会儿”墨北知道她是谁,素萱。墨北点点头,“走完那台阶,接受我传承,记住老夫名号,

  易连山”老者手一挥,整片星空处处瓦解破裂,墨北身子不由自足倒退,隐约看到一个萧瑟的背影,声音哀伤说道“纵马轻狂何为家,三生飘摇魂难画。苍生一局天下棋,世间红尘半指沙”

  。墨北轻叹一声,此时他正站在那台阶上,“易连山”墨北低语道“不管怎样我认你这爷爷了”说罢露出一抹笑容,一连踏过五级台阶来到这祭台处,“果然每踏过一级台阶便有两道乌光落入我体内,”墨北眼中露出一丝精芒,看着丹田上方悬浮的十二团光团“我虽不知是何物,但想来不会是坏事,此时且不管”墨北回过头来看向祭台,不假思索一步踏了上去,那六盏灯应声而灭,六股磅礴的灵力刹时出现涌向墨北.“啊!”墨北低喝一声,只感到整个丹田一下子充满了灵力,彷佛要被挤破一样,再这样下去我丹田必爆,不行得想个办法,墨北强忍住,嘴角不断溢出鲜血。对了,突破!这个念头刚一出现墨北便盘膝坐下,运气朱雀宗的心法引导灵气冲击丹田,“砰!”的一声,练气境十一层!,还没结束,随着墨北的突破,原本的丹田又扩大了一倍,那些灵力似乎找到了地方宣泄再一次涌了进来。“砰!”又是一声,练气境十二层!墨北双眼蓦然开阖,灰色的头发无风自动,两条血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就在此时那丹田上方十二团中有一团猛然破裂,一个红色的面具霎时飞了出来瞬间戴在了墨北脸上,一根根红线宛若蜘蛛丝般从面具中伸出来,不断分裂,眨眼变密密麻麻的覆盖这墨北全身,一头灰发也疯狂生长垂在了地上,此刻的墨北浑身散发出一股邪气,说不出的妖异!

仙之最新章节

仙之相关资讯

类型:仙侠 状态:连载中编辑:长青诗 在读:7101人
  水若无心,为何孜孜不倦?人若无心,为何善恶难分?天若无情地,为何百愚世人?仙若有情,为何遁世孤存?《仙之》 仙之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炎阳炙肤,至人气烦心燥。巧于六月,已然这般灼热难耐。倘若至于七八月份之后,那还了得?这般炎热,常人见其择避,街道行人甚少,谁也不愿暴晒户外。唯独身负要紧之事,才会无奈出门。想也只有天性贪玩的孩童,才会不顾日晒,玩耍于户外吧。。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