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不对劲

楚煜无可奈何地摆了摆袖子,“嗨,我是被人拉回来的,平时里也没什么赏花观景的机会,昨天来是图个很新鲜。”杨初柔用帕子遮挡住嘴角笑了一下,这楚煜将军果然是京城里数一数二的标致人物。军功他身,成绩斐然,却也也没沾染到官场上那些污秽俗不可耐的坏习惯。“对了,姑娘你杨初柔用帕子遮住嘴角笑了一下,这楚煜将军果真是京城里数一数二的标致人物。。...

楚煜无奈地摆了摆袖子,“嗨,我是被人拉过来的,平日里也没什么赏花的机会,今天来就是图个新鲜。”

杨初柔用帕子遮住嘴角笑了一下,这楚煜将军果真是京城里数一数二的标致人物。

军功在身,成绩斐然,却也没有沾染官场上那些污浊庸俗的坏习惯。

“对了,姑娘你有一个东西忘记在我这儿了。”楚煜从怀中掏出了一方叠得整齐的帕子,“上一次姑娘你走的匆忙,落在我这儿了,这次正好遇见,也算是了却了我的一桩心事。”

杨初柔失神的望着帕子,上一次是故意留在楚煜那里的,结果竟然又送回来。

杨初柔摇了摇头,将楚煜的手往回推了推,“不必了,将军。只是一方帕子而已,何必这么兴师动众的,我府上还有很多呢。那日,将军帮了小女,就当是微博的谢礼吧。”

楚煜见杨初柔羞答答地低着头,根本不敢抬起头正视自己,还轻轻咬着嘴唇,这显然是相思中的女儿家的神态。

楚煜强硬地将帕子塞进了杨初柔的手心里,“姑娘,楚某只是随手帮的一个忙而已,你的心意我领了,不过你这份谢礼我实在是不能收。”

杨初柔梗着脖子,手里紧紧攥着帕子,眼眶红润又转湿润。

只是一方帕子而已,竟然这个机会也不给,好不容易促成的关系,如今又灰飞烟灭了。

“真的就连一个帕子也不能收吗?”杨初柔颤颤巍巍地问着,不知道是在问楚煜还是在问自己。

眼瞧着杨初柔马上就要哭出来了,楚煜心里反而如针刺般痛苦。

要是杨初柔当众哭了起来,到时候楚煜怕是怎么解释也没法子。

楚煜积极解释道:“杨姑娘,你不必介怀,楚某做的只是一件事微不足道而已。况且,这帕子乃是你的贴身之物,你还未出嫁,若是以后被人看见了,怕是又多了一番闲言碎语,对你的名声实在是无益。楚某不敢因一个无心之过而毁了姑娘的清白,还望初柔姑娘三思啊。”

此话一出,杨初柔立刻转悲为喜。

本来以为楚煜只是一个不谙世事的武将,没想到竟然还是一个顶天立地的正人君子,如此细腻的心思,就连杨初柔都有些意外。

“没想到原来将军是这样的意思,”杨初柔也不宜再驳将军的意思,“当真是为我考虑周全,倒是我初柔今天有些小肚鸡肠了。”

楚煜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姑娘明白就好,我俩已攀谈许久,楚某告辞了。”

直到楚煜走远了,杨初柔还不舍地巴巴地望着。

慕观樾望着杨初柔与慕愿欢未来的夫婿说了这许多,心里有些五味杂陈,事情未明了之前,这些事情只能暂时烂在肚子里。

“初柔妹妹,你去哪里了?怎么现在才回来啊,我们都等好一会儿了。”

杨初柔急急忙忙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我,我的簪子不见了,刚才去寻了好一会儿,这才回来晚了。”

“哟,初柔妹妹,你去找簪子,怎么脸蛋那么红,比今天节上的胭脂还红,怕不是去找哪个小情郎了吧。”众人打趣道。

杨初柔羞地摸着自己的双颊,都有些发烫了,“哪里有这种事情,你们休要取笑我了。”

慕愿欢瞧着杨初柔的神态举止,确实有几分犯相思的模样,近日也没有听说初柔又谈起过她的小情郎。

慕愿欢心里越发觉得不对劲,又想起前几日慕轩淳提醒过她的话。

如果这些猜想不是虚假的话,那么就是说杨初柔明知道楚煜很有可能是未来的驸马,却背着慕愿欢偷偷地与楚煜私会。

*

德政殿鎏金篆刻的牌匾高高地悬挂在房檐上,殿内皇上庄严肃立,俯瞰着下面站立的一众群臣。

“各位大臣,可还有什么要禀告的奏则,如若没有那么今天的早朝就到这里。”

皇上抿了一口茶水,终于能够湿润一下咽喉了,一上午只觉得口干舌燥,想早早退朝休憩片刻。

就在皇上以为无人参奏,准备退朝的时候,角落里忽然发出一阵声音来。

“回禀陛下,臣有本启奏。”发声的正是当朝元老胡凌大人,主管京城警备秩序。

胡老清了清嗓子,娓娓道来,“陛下,三日前,在城西坊市中,一伙人当众闹事,打伤十余人。其中有三人,在今天早上,因为伤势太过严重,已经医治无效离世了。”

皇上捏紧了手中的茶杯,对这件案子是惊诧又愤怒。

“到底是何人,竟然敢在天子脚下犯下如此严重的罪行,眼里还有王法吗?如此这般,以后京城的秩序该如何维护?”皇上一响闷拳重重地捶在龙椅上,“说,到底是何人,竟然敢如此放肆?”

天子震怒,岂是小事,众人群臣纷纷跪下,高喊道:“请陛下息怒,请陛下息怒啊。”

胡老不惧圣怒,又继续禀告,“陛下,这一次犯事的人叫张龙,乃是骠骑大将军楚煜的手下。坊市的衙役说,张龙这人嚣张至极,凶神恶煞,又仗着楚煜将军的庇护,所以衙门暂时不敢将他捉拿归案。大臣看这件事虽小,却牵连甚大,所以特向皇帝陛下禀告。”

其余人一听到楚煜的名字,如同炸开了锅似的,纷纷陷入了讨论之中。

“竟然是楚煜将军的手下,这可怎么办。现在楚将军可是当红的大将军,要是他护短的话,那么这件案子还能不能审理下去都是一件未知之事啊。”

皇上沉默了一会儿,半晌都没有说法。

自视过高,结党营私,这在朝堂上可是打忌。刚刚亲封的骠骑大将军竟然在这个时候惹是生非,这明显就是在打皇帝的脸。

就算犯事之人并不是楚煜,那楚煜也有治下不严的罪过。

如果这一次不重重处罚了楚煜,挫一挫他的锐气,那么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情,岂不是会上行下效,沆瀣一气,败坏朝纲。

胡老又压低了声音,补充道,“陛下,自从楚煜将军得胜归来,坊间就一直有传闻,百姓信奉他是战神,安邦定国的支柱。”

玉叶金枝最新章节

玉叶金枝相关资讯

玉叶金枝

作者:愿愿欢
类型:都市 状态:连载编辑:长青诗 在读:17174人
  作为被捧在手心的公主,慕愿欢的人生顺风顺水。但老天却不给她如愿以偿,一夕出乎意料,她丧失公主身份,从高高的枝头坠下。所有人都我以为,她会被碾入泥中。可明明,有人将这朵花捡起,放到怀中,细心细心呵护。当他雄踞天下,只立她一人为后。“欢儿,他们欠你的,我会让他们千倍百倍所欠。”长乐宫内。。
  • 车驶出&初柔表

    待到马车驶出宫门,慕愿欢才凑到车窗处:“派人去找初柔表妹,说本宫在飞华楼等她。”

    2022-05-14 02:50:49详情点赞(0)回复(0)
  • 名号就&算了,

    她可是当今圣上嫡亲公主,要是让人知道她急冲冲出宫就为了看看她那未婚夫长什么模样,那她这永安公主的名号就干脆丢到城外算了,也太有损形象了。

    2022-05-13 02:12:24详情点赞(0)回复(0)
  • &音带着

    “今日怎的没有玫瑰露?”银铃般清脆悦耳的声音带着一丝软糯的倦意轻轻响起。

    2022-05-13 04:13:19详情点赞(0)回复(0)
  • ,连语&易察觉

    “嗯,好,那十三叔自便吧,若是喜欢这些翠竹也可着人移一些到十三叔宫里,就不必知会欢儿了。”慕愿欢像是松了口气,连语气都不易察觉的变轻快了些。

    2022-05-13 09:42:32详情点赞(0)回复(0)
  • 可爱,&日里,

    眼前的慕愿欢,乖巧可爱,小白兔一样,可她平日里,分明娇俏明艳,如同太阳一般……

    2022-05-14 11:42:0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