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浮屠天崩

”释娴画扶起已危在旦夕的易水流,心里寻思着如何脱离险境,当然对方是从七十六层下去的,实力但是十个易水流也敌但是的。  “这小子是个奇才,老夫也不想杀他,只要你他肯选择放弃心中那斩妖降魔这编造的修仙之道,直接加入我们组织,我就给你们在这一层生活。要明白迟千钧一发,一直静静躺在地上的琉光剑飞起救主,替易水流挡下了这劈头盖脑致命的一击。。...

  青龙偃月刀对着易水流当头劈下,易水流只能闭眼等死。

  千钧一发,一直静静躺在地上的琉光剑飞起救主,替易水流挡下了这劈头盖脑致命的一击。

  琉光剑变回释娴画,张开双手挡在易水流面前,厉声道:“不许你伤害流蛋。”

  “原来是剑灵,真是罕见。”那人好奇的望着释娴画。

  “你又是个什么东西。”释娴画愤愤的道。

  “老夫复姓九百九方,单名韧,从七十六层下来就是为了收拾这小子。”

  “你要怎样才肯放过他。”释娴画扶起已危在旦夕的易水流,心里盘算着如何脱险,毕竟对方是从七十六层下来的,实力可是十个易水流也敌不过的。

  “这小子是个奇才,老夫也不想杀他,只要他肯放弃心中那斩妖伏魔这虚假的修仙之道,加入我们组织,我就让你们在这一层生活。要知道迟早有一天我们的妖王是会带领我们走出这浮屠塔,出去告诉那满口正义的人族,妖族才是天下正道。”九百九方韧将偃月刀杵在地上,自信满满的说着。

  释娴画还在犹豫要不要听他的,却没想到已奄奄一息的易水流会先开口道:“呸,自古以来便注定了人族才是修仙正道,而你们妖族修炼的不过是邪魔外道,斩妖伏魔更是我仙界子弟毕生的职责,我怎么会放弃。”

  易水流的声音虽然有气无力,但他目光如炬,坚毅的盯着九百九方韧,表示自己绝不投降。

  “好小子,没想到你伤成这样嘴还这么硬,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没话可说了。”九百九方韧紧紧握着偃月刀,刀锋似乎感到了主人心中的怒火,发出赤红的火焰。

  易水流紧紧的握着释娴画的手,道:“花花,对不住了,连累你了。”

  花花淡淡一笑:“没关系,他伤害不了我的。”

  “那便试试。”九百九方韧单手抡刀看来。

  “想要伤害我,没门,这里是我的领地。”花花手握兰花指置于胸前,从塔的四面八方飞来一道道的光束形成防护罩挡在花花面前。

  青龙偃月刀气势如虹,狠狠的劈在防护罩上面,却无法击破防护罩。

  九百九方韧十分诧异,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这防护罩,“这,这是不夜避妖珠的法力,你怎么能控制,你究竟是谁。”

  就在这时,整层突然发生了剧烈的震动,防护罩竟自己碎掉了,释娴画大吃一惊,连连握决,却不见一点作用。

  九百九方韧见势,举刀来劈,可剧烈的震动让他无法站稳,连退几步,浮上空中。

  “怎么回事?”释娴画和九百九方韧几乎异口同声说出来,因为看对方的样子都不像是对方搞的鬼。

  “糟糕,不好了。”释娴画心中猜到了发生了什么事,大呼不好。

  而九百九方韧伸出手掌,法力化作千百道光束去感受这塔发生了什么。

  片刻,九百九方韧难掩惊喜之色,道:“小子,算你好运。”

  只见九百九方韧躬身双手持刀蓄力,青龙偃月刀刀锋变得巨长,散发出耀眼的红光,“你要干什么?”释娴画慌张的问他。

  九百九方韧不理会她,得意的一笑,“啊”大喝一声,将那超长的青龙偃月刀插入墙里,奋力挥舞一圈,释娴画急忙拉着易水流蹲下,以免被那超长的刀锋伤到。

  青龙偃月刀旋转一圈,发出千万光束打在墙上,随后一些石裂木折的声音随之而来。

  释娴画抬头一看,可不得了,瞬间惊呆了,整座塔被他直接分成两半了,三十二层以上的四十九层正向一边倾倒。

  很快,三十二层便再没屋顶了,强烈的阳光照射进来,一种重见天日的感觉油然而生。

  “哈哈哈哈,老夫终于自由了。”九百九方韧横刀指天,开怀大笑。

  此时,浮屠塔上半部分重重的倒在了地上,又引起了一阵地震,揭起弥天风沙,遮天蔽日。

  释娴画惊得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九百九方韧看了她和易水流一眼,睥睨的道:“还不快走,想等天泽寺的和尚们来抓你吗?老夫就不奉陪了。臭小子,你的斩妖伏魔等下次见到我时再说吧,哈哈哈哈。”九百九方韧大笑着乘风扬长而去了。

  看到他走了,易水流再也忍不住周身的疼痛了,捂着伤口坐在地上,疼得呲牙咧嘴。

  许许多多的光束从塔里飞出,看得出来是塔里大大小小的妖怪们,他们也逃出生天了。而有些弱小的妖怪则被赶过来的天泽寺弟子们抓到了。

  “花花,你快逃走吧,不用管我。”易水流的声音若有若无,他的人已经十分的虚弱了。

  “流蛋,我们现在不能走,你放心,我会找人给你疗伤的。”看着遍体鳞伤的易水流,释娴画很是心疼。

  这时,一个满身灰尘的书生从下面飞了上来,他一惊一乍的道:“你们俩个是谁,还不快走。在这等死吗?”

  “你又是什么人,你管得着我们么。”释娴画并不给他好脸色看。

  “我是好人啊,来来来,这位兄弟受了这么重的伤,没法走路,我背你,我们一起逃吧。”那书生伸手想拉易水流。

  易水流嫌弃的甩开他的手,对释娴画道:“花花,我们真的不走吗?”

  “流蛋,你傻啊,你不是说你是被冤枉的吗?那你走什么,我们直接去见寿佛那老小子说清楚,问他为什么要关你进塔里。”花花说完又走向墙边,对着塔下正在忙碌的和尚们大喊道:“快来人啊,这里有个妖怪啊。”

  “你。”那书生气的张口结舌,又对易水流道:“兄弟,我们有缘再见啊。”说完急忙从另一边跳了下去。

  不一会,一身材魁梧的僧人从释娴画那边飞起,他奇怪的看着眼前这二人,道:“你们是人是妖。”

  “我们当然是人啦,你快带我们去见寿佛。”释娴画焦急的对他道。

  “二位施主身份奇怪,恕小僧不能带你们去见师祖。”僧人慢悠悠的打量着释娴画道。

  “你这小和尚怎么那么麻烦啊,你师傅是谁,带我去见你师傅总行了吧。”因为担心易水流的伤势,释娴画此时已经十分的不耐烦了。

  “小僧的师傅是海智大师。”

  “行行行,快带我们去见海智大师,你没看见这位施主快要死了吗?”

  “好的,两位请随小僧走。”

  “那个能不能拜托你背一下他。”花花尴尬的指了指满身是血的易水流。

  “这个自然。”僧人一把背起易水流,但他的大手大脚的,易水流被他一折腾,马上受不住,晕过去了。

长生亦梦最新章节

长生亦梦相关资讯

长生亦梦

作者:风停挽
类型:仙侠 状态:连载中编辑:愁蝶未知 在读:12372人
  想要窥视长生的人,却被长生斩尽;想与你白首的人,终能永眠你怀。  修真乃夺天地造化,改生死轮回,乱阴阳变化,毁众生达到平衡之举,然吾夜国之女神将惩诫一切修真之人,完全恢复人间秩序。 长生亦梦不倒峰,峰高直入云天,山势险恶,陡峭异常,不会御剑飞天者难徒步登上山顶,登不倒峰难,难于上青天。山顶之上,无论黑夜白昼,一道彩虹长挂,即便是雷雨交加,银河倒泻,也没有乌云敢来遮住那道彩虹。山顶仙光万丈,金光闪闪,而这些光芒都是由一个金碧辉煌的宫殿发出来的,便是仙界南天四派之一,所有剑客都向往的“迁虹剑门”的仙府。。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