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七虹剑使

化为的灵妖,因为不死不灭,也没知觉,更无情感,与天剑门同龄,世代守护着着天剑门。  “雪妖即入大陆,必死毫无疑问,还敢来我天剑门寻事。”红袍的赤虹以及使用嘶哑的声音道。  “我们雪妖原本生活……在神魔大陆,全是你们人族不讲情占据了这大陆,大陆风光,凭什么我就韩江雪带着易水流虽远远的逃离了不倒峰,但却未能逃脱仙界的追杀,很快剑门的人便追上他们了。。...

  天际七道流光划过,如流星。

  韩江雪带着易水流虽远远的逃离了不倒峰,但却未能逃脱仙界的追杀,很快剑门的人便追上他们了。

  七道流光落在易水流面前,仔细一看,原来是七把飞剑,颜色各异。

  这七把飞剑突然从天而降挡住去路,正好奇之际,这七把飞剑忽散发白烟,白烟散去,竟变成了七个人。

  这七人是剑门的七位圣剑使,他们披着不同颜色的斗篷,将面貌遮了去,不知长相如何,但传闻他们并非血肉之躯,而是七把宝剑化成的灵妖,所以不死不灭,没有知觉,更无情感,与剑门同龄,世代守护着剑门。

  “雪妖即入大陆,必死无疑,还敢来我剑门寻事。”红袍的赤虹使用沙哑的声音道。

  “我们雪妖本来生活在神魔大陆,全是你们人族不讲理霸占了这大陆,大陆风光,凭什么我就不能来了。”韩江雪不忿道。

  “不必多言,妖魔必诛。”青虹使道。

  七剑使一齐以指作剑冲向韩江雪,速度之快,如同闪电。

  见势不对,易水流拔剑挡在韩江雪面前迎接他们的攻击,而韩江雪则在身后射箭支援。

  那剑使速度太快,纵使易水流剑术很好,但没有法力,始终还是伤不到他们,只得招架他们的攻击,不过韩江雪的射击却射到了他们,只是看样子根本伤不到他们。

  “你们的攻击太弱了,是伤不到我们的,还不束手就擒。”

  “是吗?那就尝尝这招吧。”韩江雪道

  “啊,凤凰浴火。”

  一道金光被韩江雪满弓发出,破空声如同鸟鸣,瞬时间,金光化作两道,变成两只火鸟,一凤一凰,袭向七剑使,产生爆炸,化作熊熊大火淹没七剑使。

  这看起来威力无比,可等大火消去,七剑使却丝毫无损,只有紫剑使双手结印支撑一个紫光盾挡在了七剑使的面前,看来烈焰根本烧不到他们。

  “哼。”七剑使冷笑一声,双手结印,胸前出现一光环,无尽的剑气从光环里飞出,源源不断的,都朝韩江雪斩去。

  如雨点般的剑气,劈头盖脸的打下了,韩江雪根本躲不掉,也不知中了几剑,全身几乎都是伤,鲜血染红了白裙。

  易水流挥剑帮她抵挡着,回头看到她被伤的遍体鳞伤,顿时感觉怒火中烧,道:“雪儿,你躲我身后别动。你输点妖力给我用一下。”

  既然剑魔输的法力都可以让我使用,那么雪儿的妖力也一定可以。

  韩江雪也明白他的意思,便一掌打在他背上,将自己的妖气输给他。

  只是他感觉韩江雪的法力一进到他的身体,便好像干柴遇到火苗一般,体内在燃烧,顿时充满力量但同时也疼痛无比。

  强忍着剧烈的疼痛,易水流双手握剑,剑刃上发出七彩光芒,随着他高高举起,用力一劈,一道圆弧形剑气斩出,就像彩虹,似开路般,将七剑使的剑气全部冲开,斩向七剑使。

  “飞虹开山”传说这是纯钧子劈开不倒峰和落英山的招数。

  “这是迁虹剑法!”七剑使异口同声道,看来十分的吃惊,紫剑使再次撑起防护盾挡下了攻击。

  不给他们反击的时间,易水流快速的挥剑,连续发出数十道剑气,全部打在防护盾上,如同连绵不绝的轰炸,七剑使一齐撑起防护盾才挡下了这炮弹般的轰炸。

  还没完,易水流一跃跃到他们面前,祭出七彩长剑,如幻如电,化作七把光剑漂浮着,同时攻击七位剑使。

  后面的韩江雪继续输法力给他,两人之间一缕白光牵扯着。

  以一敌七,他不曾躲闪,从来都是只攻不守,纵使身上已被七剑使伤得伤痕累累,他还是拼尽全力只去攻击,不回剑抵挡。

  这样拼命的打法,才使得他和七剑使处于平手,不落下风。

  “他不怕死的吗?”看着他身上满满的剑伤,青虹使好奇道。

  “纵然是粉身碎骨,我也要让你们为伤害了雪儿付出代价。”他狠狠的道,双手结印置于胸前,七把光剑立于面前,流光闪烁,他大喝一声“破”,双手一推,七把光剑同时飞出,七剑使不及闪躲,皆被刺中。

  七剑使纷纷倒地,身冒白烟,是被打回原形了吗?

  而易水流满身的伤痕,还有接收了韩江雪妖力所带来的痛苦,使他再也撑不住了,也半跪于地,道:“雪儿,趁他们倒下。你快走。”

  “敢于剑门为敌,一个也别想走。”白烟散去,七剑使现出原形了,七把飞剑浮在空中。

  “那就试试吧。雪儿继续。”

  韩江雪从输妖力给易水流开始便感觉他的体内一直在排斥自己的妖力,这一刻更为明显,直接反弹将她弹开,“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我感觉身体被你的妖力点燃了,有一股力量在蠕动,很难受。”易水流拿长剑撑着不让自己倒下。

  “受死吧,妖魔。”七把飞剑一同袭向易水流,已不见剑形,如同七道光线,漫天飞舞。

  没有了韩江雪的妖力加上浑身的伤痛缠绕,易水流已无力躲闪,直接被光线击上空中。

  这时,七道光线一齐落下,如彩虹贯日,直接从他的身体穿过,穿肠破肚。

  易水流重重的摔在地上,艰难的站起来,而七剑使没有停下来,再次来袭。

  刚刚是穿肠破肚,这次怕是要七剑穿心啊。韩江雪忙射箭去帮他抵挡。

  就在剑与箭靠近的这一瞬间,易水流感觉身体要爆炸了,有什么要破体而出了,“啊”一声,一股能量爆发出来,以他为中心形成一个黑色圆圈迅速的扩大。

  黑圈所到之处,花草枯萎,土石迸裂,一碰到七剑使,就将他们击飞出好几丈,当然,后面的韩江雪也不能幸免,一样被击飞。

  黑圈只持续一会,随着易水流的倒下而消失了。

  这黑圈虽然恐怖,但对七剑使的伤害并不大,七剑使又浮起来,发一出一个声音,“好强的妖力,今日不杀他,恐为后患。”

  就在这时,一赤红色的流星从天而降,难道是陨石?

  陨石重重的落在七剑使面前,强大的气浪再次将他们击飞,等烟尘散去才看清,不是陨石,而是:

  一人半跪于地,赤红头发,右手长矛指天,左手长弓按地,背上一双巨大翅膀,鲜红色的羽翼仿佛快要滴出血了。

  只见他长矛入地,直接拉弓射出七道红光,红光一出,化作七头饿狼扑在七剑使身上,缠绕着他们。

  看着来人走过去抱起雪儿,易水流很是紧张,奋力冲过去,弯腰一拳。

  那人一手轻轻的就将易水流的拳头给握住了,紧接着,看他眉头一蹙,易水流脚下的土地竟往下一沉,变得碎裂,裂痕发出红光,而易水流竟双脚无力跪了下来,吐出一口鲜血,这发生了什么事?

  “哥,我不许你伤害他。”韩江雪说话了,声音十分的微弱,样子十分的虚弱,看起来伤的不轻啊,应该是刚刚那黑圈伤的。

  “你的气息有点熟悉?你快走吧,趁我的饿狼缠住他们。”来人说话了,声音低沉有力,他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易水流。

  那是她哥,易水流的心放下了,整个人倒在地上,看着来人抱着韩江雪飞走。

  望着韩江雪远去的身影,忽然听到她的一声,“等你以后修炼变强了,你一定要来雪城找我啊!”

  这声音响亮有力,不像刚刚那般娇小微弱,这是韩江雪拼尽全力去喊出来的,这是她内心最渴望的。

  “我一定会去的”易水流的心中答应一声,便眼前一黑,不省人事了。

  在睡梦中,一片黑暗,只有韩江雪的声音。

  “我等你来打败我哥,等我去私奔,我们不管人族妖族的纠纷,我们远走天涯海角。”

  “好,等我替师傅报仇了,替老王八羔子平冤了,我就去找你,等我两年好吗?”

长生亦梦最新章节

长生亦梦相关资讯

长生亦梦

作者:风停挽
类型:仙侠 状态:连载中编辑:愁蝶未知 在读:12372人
  想要窥视长生的人,却被长生斩尽;想与你白首的人,终能永眠你怀。  修真乃夺天地造化,改生死轮回,乱阴阳变化,毁众生达到平衡之举,然吾夜国之女神将惩诫一切修真之人,完全恢复人间秩序。 长生亦梦不倒峰,峰高直入云天,山势险恶,陡峭异常,不会御剑飞天者难徒步登上山顶,登不倒峰难,难于上青天。山顶之上,无论黑夜白昼,一道彩虹长挂,即便是雷雨交加,银河倒泻,也没有乌云敢来遮住那道彩虹。山顶仙光万丈,金光闪闪,而这些光芒都是由一个金碧辉煌的宫殿发出来的,便是仙界南天四派之一,所有剑客都向往的“迁虹剑门”的仙府。。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