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虎子受伤

唉!司墨寒也不明白自己是第几次叹口气了。自从亭子里回去后,自己便躺在床上烙饼,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脑子里不断地地回放着昨天所突然发生的所有事情。倒也不是后悔当初自己泄漏了自己生在大漠。是会觉得自己真的是太笨了。居然连话都也没听得懂。明川会会被人嫌弃自己呢?他不自从亭子里回来后,自己便躺在床上烙饼,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唉!

司墨寒也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叹气了。

自从亭子里回来后,自己便躺在床上烙饼,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脑子里不断地回放着今天所发生的所有事情。

倒不是后悔自己泄露了自己生在大漠。就是觉得自己实在是太笨了。

竟然连话都没有听懂。

明川会不会嫌弃自己呢?

他不自觉地抬手摸了摸脸上的那道疤痕,肯定会的。

哪个女孩子会喜欢一个满脸疤痕的大叔呢?

唉!

他再次叹气。

当初他戴上这面具有多欣喜,如今心里便有多懊悔。

自己原本的脸虽然不一定会博得明川的欢心,可至少还是可以入眼的。

························

左铭堂推开窗户,雨后的新鲜空气扑鼻而来,让人顿时心旷神怡。

他的嘴角不自觉地扬起,脸上露出一抹会心的微笑。

抬眼看着水洗过的夜幕,“今晚的星星格外得亮。”

阿秋站在身后,憨里憨气地说道:“是公子的心情好。”

他就没看出来那几颗星星有什么不同的。

左铭堂长舒一口气,暗中试探了这么久,终于有结果了。

呵呵!

血蜻蜓就是想破了脑袋也不会想到,最后给他做了嫁衣。

安然居占地面积不大,跟江湖上那些大门派相比,更是不值得一提。

可是,这里生意兴隆,出入的更是各门各派,各行各业的人。

所以,这将是一个很好的收集情报的场所。

再者,他虽然身为大家子弟,可月钱都是固定的。更何况,家里还有那个贱人生的贱种。

平时应酬时,还真是捉襟见肘的。

但为了维持大家子弟的风范,又不得不挥金如土,一掷千金。

有时候,他还真的觉得这身份是个累赘。

若是没有··········

可惜这个世上没有如果。

不过,他很快便不用再因为银子而发愁了。

呼!

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心情十分舒畅。

随手关上窗户,“睡了!”

阿秋心说早就该睡了,再不睡天都要亮了。

·······················

第一缕阳光冲破天际,天边的薄雾缓缓地消散。

安然居的大门缓缓地打开,这代表新的一天开始了。

“救命啊!”开门的人刚转身,便听到一声尖锐的喊声。

那个人吓了一跳,还没有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便有一个身影从他的身边飘过。

“嗳,你是什么人?!”守门人大声喊道。

可惜对方根本没有因为他的喊声而停下脚步。

“竟然对安然居如此熟悉?!”看着对方熟门熟路地在安然居里左转右拐,守门人越追心里越是没有底。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那个身影怎么有些眼熟呢?

守门人心里嘀嘀咕咕的,可脚下的步伐丝毫不慢。

“救命啊,春草救命啊!”戚嫂子凄厉的喊声宛如一声惊雷,将整个安然居都炸醒了。

“出什么事了?”洛明川一激灵从床上坐起来,一边穿衣服,一边对匆匆赶过来的夏露问道,“春草呢?她可在屋子里?”

夏露摇头,“我急着朝姑娘这边赶来,没有去她的房间。”

沉吟了一下,继续说道:“按照她平常的习惯,这个时候应该已经起床了,在后院的竹林里练剑呢!”

洛明川三下两下将衣服穿好,“先不管那么多,过去看看。”

两个人急匆匆赶到大堂里,那边已经围了很多人。

“怎么回事?”洛明川和夏露两人挤进去时,便看到戚嫂子扯着春草的衣袖哭喊着。

春草看着洛明川,满眼为难地说道:“我也是刚过来。”

姑娘有多看重戚家她心里是清楚的,这要是被姑娘误会自己欺负了戚嫂子,自己以后可没有什么好日子过了。

“都围在这里做什么,都没事做了吗?”田管事将人全部打发走了。

对跪在地上的戚嫂子说道:“有什么事情起来说清楚了。”

这哭哭啼啼的样子,让别人看了像什么样子?!

戚嫂子哪里听得进去?!

她不住地哀求着春草,“求求你了,春草,救救我的孩子。”

“虎子怎么样了?!”戚婆婆闯进来,着急忙慌地问道。

洛明川转头,只见戚婆婆头发凌乱,衣服也系错了扣子,红通通的眼睛上甚至还糊着眼屎。

在她的记忆里,戚婆婆一直都是干净利落,从来没有如此邋遢过。

看来,无论是什么人,只要涉及到自己在乎的人和事,便会乱了阵脚。

虎子出事了?

洛明川这才看到旁边的桌子上躺着一个孩子,正是戚婆婆的孙子········虎子。

此刻,小家伙双眼紧闭,粉嫩的嘴唇微嘟着,一幅熟睡的样子,十分可爱。

她走过去,抬手抚了抚他的额头,心里一惊,连忙将手撤了回来:怎么会如此凉?!

洛明川抬手掀开盖在他身上的小被子,扒开衣服,果然在他的胸口上,看到一个手掌印。

玄阴掌?!

洛明川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玄阴掌是一种十分阴毒,却十分适合刺杀的功法。

说其阴毒,那是因为中了此掌的人,虽然处于昏迷状态,可意识却十分清楚。

他可以感知周遭的一切,并且能够清楚的感受到那种如坠冰窟的感觉。

更会感觉到自己的生命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一点点地流失。

而说它适合刺杀,那是因为修习此功法的人,若是达到一定的境界,可以收放自如。

不仅可以控制发作的时间,更是可以随意改变手掌印的大小、形状,让人无从查起。

再者,中了玄阴掌的人,便如同睡着了一般。

若是不细看,根本发现不了对方已经中招儿了。

有的人甚至已经死了,身边的人都还没有发现。

虎子不过是个孩子,到底是谁如此狠心呢?

即便是跟他的长辈有仇,也不应该这样对待一个孩子!

洛明川的脑子里突然出现一个人。

她知道,这个人多年前就修习这门功法。

而这个人现在恰好便在苏州府。

洛明川抱起虎子,边走边说道:“行了,都别吵了。”

她的声音很轻,却成功地让大堂里陷入了一片宁静。

大家不由得将目光放在了那扇紧闭的房门上。

安然居最新章节

安然居相关资讯

类型:灵异 状态:连载编辑:山川赋 在读:9311人
  九死一生的洛明川只想缩进安然居这个“壳”里,安然渡过一生。只可惜,天人愿人愿!有人是见严禁她清静,将其拉入了波涛汹涌澎湃的江湖之中。豆大的雨滴从天空中洒落下来,很快便连成了一道道银线。。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