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刺杀

刘氏心下一惊,“你的意思是说········”刘妈妈轻轻地地点了点头,很有可能会。“呵呵·······”沉吟片刻了一会儿,刘氏便笑了,“就算母女父子相认了,那又如何呢?而如今沐远是左公子身边的人,沐风也在衙门里办差。那云夫人即使是明白了真相,也得捏着鼻子“呵呵·······”沉吟了一会儿,刘氏便笑了,“就算是母女相认了,那又如何呢?。...

刘氏心下一惊,“你的意思是说········”

刘妈妈轻轻地点点头,很有可能。

“呵呵·······”沉吟了一会儿,刘氏便笑了,“就算是母女相认了,那又如何呢?

如今沐远是左公子身边的人,沐风也在衙门里当差。

那云夫人即便是知道了真相,也得捏着鼻子忍着。”

虽然说江湖和朝堂互不干涉,可像茶庄这样的江湖势力,还是希望有朝廷势力的扶持的。

就像上次闹的要退婚一样,还不是不了了之了?!

刘妈妈语气淡淡地说道:“杜家是不敢跟秦家撕破脸,可若是有了亲闺女········”

她后面的话没有说,可两个人心里都明白。

对那个不是自己的孩子,还会如先前那般好么?

刘氏心里有些慌了,到了嘴边的肥肉,怎么能让给别人呢?!

主仆两人缓缓地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

“你做这些,到底为了什么?”红衣泡在洒满桃花瓣儿加牛乳的浴池里,随手捞起一片花瓣儿,好奇地问道。

坐在她对面的洛明川勾了勾嘴角,不以为意地说道:“不想她们过得太自在而已。”

即便是不能将以前加注在自己身上痛全数还回去,至少让她们心里不舒服。

红衣不赞同地看着她,“可是,你这样岂不是暴露了自己?

秦沐远那个人如何,你心里是清楚的。”

洛明川不屑地勾了勾唇角,“你觉得我会怕他?!”

再说了,当初理亏的人又不是她。

红衣不由得认真地看着她,“你到底有何打算?”

洛明川不是一个没有成算的人。

几个不值当的人,便让她露了底牌,这可不是她的行事作风。

洛明川从盘子里摘下一颗晶莹剔透的葡萄放进嘴里,贝齿轻咬,一股清甜的汁水顿时充斥着整个口腔。

一颗葡萄吞下去后,她又捏了一颗放在手里把玩着,“具体怎么做我还没有想好。

先出口气吧!如若不然,我这些年的苦岂不是白吃了?!”

“话虽如此,可还是太冒险了。”红衣还是有些不放心。

“红衣!”洛明川认真地说道,“我咽不下这口气。”

“唉!”红衣无奈地叹了口气,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臂,“有什么事情只管开口。”

洛明川笑容轻松地说道:“放心吧,不会跟你客气的。”

红衣还是觉得不放心,“明川,我知道,你一直都喜欢偏安一隅,闷声发大财。

趁事情还没有闹开之前,还是罢手吧!”

“已经来不及了。”洛明川笑着说道。

“什么意思?!”红衣一下子坐了起来,“事情脱离你的掌控了?!”

洛明川慵懒地说道:“没有的事儿!”

我压根儿都没有什么计划,怎么会脱离掌控呢?

“明川········”红衣轻声唤道,“我知道,你意难平。可是,这些牵扯的太多了。”

洛明川:“红衣,我们努力活着,到底为了什么?”

红衣也沉默了!

是啊,我们努力活着,不就是不让人欺侮吗?

那些曾经将痛苦加注在自己身上的人,就让他们逍遥于世吗?

如今既然有了能力,又怎么如先前那般忍气吞声呢?

红衣叹了口气,语气坚定地说道:“你放心,无论什么事情,我都会全力支持你的。”

洛明川笑了,贼兮兮地说道:“若是没有你,我也不敢如此放手放脚地去做。”

虽然被人算计了,可红衣却没有生气。

这种被人信任被人依赖的感觉真好!

红衣:“对了,今天过来的时候,红姑姑找过我。

她跟我说,原家的后台很神秘,一时查不到什么结果。所以,让你还是小心一些。”

“原家啊?!”洛明川又吃了一粒葡萄,“你不说,我都差点忘记了。

他们家最近挺安分的。”

红衣觉得洛明川是因为最近遇到秦家人才会乱了方寸。

没有心思去注意原家。

也罢,她既然没有时间,那就由她来代劳吧。

她们姐妹二人联手,能将苏州府搅一个底儿朝天,区区一个原家算个球啊?!

洛明川抿了抿嘴角,嘴上没说,心里却觉得好笑。

这丫头恐怕是忘了原家背后还有人。

·················

戚嫂子跟田管事交代完一天的工作后,便笑着说道:“管事,若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田管事将手里的纸一张张看完,笑着点头,“你的工作做得很细,比我想得要好。”

戚嫂子不好意思地笑了,“多谢管事夸奖,您不嫌弃就好。”

田管事:“我这个人向来奖罚分明,这包红枣糕拿回去给家人尝尝吧。”

李记的红枣糕?!

戚嫂子眼睛一亮,这可是有钱都很难买到的东西啊!

她心里清楚,这包糕点是送给婆婆的。

可婆婆从来不是一个小气的人,尤其是对两个孩子。

当然了,她心里也十分清楚,以后会继续收到这种糕点,还是会被辞退回家,那就要看自己是否能拎得清了。

她笑着道谢:“多谢田管事,替家里人谢谢您了。”

她顿了一下,说道:“若是管事没有其他事的话,那我便回去了。”

自家婆婆惦记明川姑娘的事情,到底是没有说出口。

她也是有些傲气的人,可不想田管事因为明川姑娘才对自己高看一眼。

田管事笑着点头,“嗯,早些回去,别让家里人等急了。”

戚嫂子的心里一颤,总觉得田管事的这句话里别有深意。

可又好笑地摇摇头,自己真是想多了,不过是平常的一句话,怎么会另有深意呢?

戚嫂子出了安然居后,便想去集市上去买点核桃酥。

可脑子里莫名地冒出了田管事的那句话。

她迟疑了一下,便继续向家里走去。

反正有红枣糕可以吃,核桃酥明天再买也没有关系。

她一边向前走,一边想着心事,没有注意到身后一个挎着篮子的花衣女子眼睛里闪过一丝狠色。

掀开盖在篮子上的花布,赫然露出里面锋锐的匕首。

安然居最新章节

安然居相关资讯

类型:灵异 状态:连载编辑:山川赋 在读:9311人
  九死一生的洛明川只想缩进安然居这个“壳”里,安然渡过一生。只可惜,天人愿人愿!有人是见严禁她清静,将其拉入了波涛汹涌澎湃的江湖之中。豆大的雨滴从天空中洒落下来,很快便连成了一道道银线。。
  • 色襦衫&长裙,

    “要你们长眼?!”燕寻话虽如此说,可青山开口了,这面子却不得不给,“喏,就是那个,穿着翠绿色襦衫,白色长裙,梳着双马尾,额头间坠着一颗蓝宝石,眼睛亮晶晶的那个。”

    2021-10-21 08:40:20详情点赞(0)回复(0)
  • 挤到了&窗口。

    “谁啊,到底长什么样子?”其余三人看着燕寻的样子,也都一脸兴奋地也挤到了窗口。

    2021-10-18 10:27:05详情点赞(0)回复(0)
  • 玄色衣&”

    “护卫?!”玄色衣袍男子惊叫一声,“燕寻,你这品味什么时候降得这么低了?”

    2021-10-18 02:19:15详情点赞(0)回复(0)
  • 半假地&我的,

    “滚,滚,滚,都滚一边儿去!”燕寻不乐意地嚷嚷着,半真半假地说道,“她是我的,你们谁都别想抢。”

    2021-10-19 10:29:00详情点赞(0)回复(0)
  • 情深地&想到,

    看了一会儿,忍不住抿着嘴唇笑了,一往情深地说道:“没有想到,她不穿巡逻护卫的衣服,竟然如此明艳动人。”

    2021-10-20 07:48:57详情点赞(0)回复(0)
  • &护卫,

    银灰色衣袍男子跟着起哄,“这你就不懂啦!这护卫,自然有护卫的滋味儿。”

    2021-10-19 12:56:28详情点赞(0)回复(0)
  • 到底怎&?”

    银灰色长袍男子也跟着起哄,“对啊,你说说看,我们到底怎么样了?”

    2021-10-20 05:09:20详情点赞(0)回复(0)
  • 川那漫&的武功

    看着明川那漫不经心的样子,春草用勺子搅了搅碗里的馄饨,沉吟了一下,低声说道:“这个人表面上看起来放荡不羁,可江湖传闻,燕寻其实是一个机关高手。而且,他的武功怎么说也有八品了。”

    2021-10-20 11:10:47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