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还是将她的主子请出来吧

灰头土脸?!黑衣人不解地抬脸,“有······有吗?”话虽如此,可眼睛里但是透着一丝不不服气。若也不是主子你让人回来搅合,我定是会将那几个死丫头打得落花流水!黑袍人也没去看他的那个蠢样子,“若也不是有诸多犯忌,再再加洛明川没那么好干掉,我早已将若不是主子你让人过来搅和,我定然会将那几个死丫头打得落花流水!。...

灰头土脸?!

黑衣人疑惑地抬起脸,“有······有吗?”

话虽如此,可眼睛里还是透着一丝不服气。

若不是主子你让人过来搅和,我定然会将那几个死丫头打得落花流水!

黑袍人没有去看他的那个蠢样子,“若不是有诸多忌讳,再加上洛明川没那么好对付,我早就将安然居收入囊中了。”

黑衣人更加不解了,“那您为何阻止小人?”

见黑袍人面色不虞,他连忙解释一句,“即便是不能做什么,试探一番也是好的。”

黑袍人轻哼一声,“已经试探过了。”

“啊,什么时候?”黑衣人一脸懵圈,“就刚才比划那两下?”

那能看出个屁啊!

黑袍人实在是懒得跟他掰扯,“我在苏州府蛰伏多年,别因为你的愚蠢一切前功尽弃!”

话音落下后,一甩袖子,便转身离去。

刚才将黑衣拉回来的两个人也默默地跟在身后。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黑衣人一个跪在那里风中凌乱。

跟在黑袍人身后的其中一个人沉吟了一下,又默默地退了回来。

站在黑衣人旁边,压低声音道:“你知道你输在什么地方吗?”

“输在什么地方?”黑衣人下意识地问道。

可话出口后,又觉得不对,“我什么时候输了?!”

明明是被你们给搅和了好吧?

真是蠢得无可救药了。

那个人也懒得跟他分辨,只是将想要说的话说出来,“最一开始。

我是说当你刚闯进去,就被人发现了。而且,三个人在不惊动其他人的情况下,将你堵住,并赶了出来。

从这应变上,你就输了。再者,她们之所以语气缓和,那是因为察觉到主子就在附近。

也是因为对主子的防备,才会让夏露动手,而洛明川和春草看似随意,却十分戒备地站在一旁。”

黑衣人听得一愣一愣的,“你的意思说,我刚到安然居的时候,你们和主子便在了?”

这事儿我怎么不知道?

那个人看着黑衣人犯蠢的样子,也懒得给他解释。

按照自己的思路,继续说道:“从发现你,到将你堵了出来,再到和你缠斗。

三人都是不慌不忙,配合默契。显然,这个洛明川是个心里有成算的。”

黑衣人:“你这话说的像是我心里没有成算似的。”

我也是计划好了,才夜闯安然居的,好吗?

那个人连白眼儿都懒得翻了。

沉吟了一下,叹气道:“还是听主子的吧!”

黑衣人梗着脖子想要辩解,就听那个人又轻飘飘地来了一句,“若是坏了主子的大事,后果是什么,无需我多提醒。”

黑衣人顿时蔫了,是啊,依主子的脾气,别说是坏了了她的大事,就是刚有点苗头,他就会被赶走的。

再者,主子这些年吃了太多的苦,他也不舍得让主子所有的努力付之东流。

唉!

他重重地叹了口气。

心里有些后悔,可却不想承认自己真的做错了。

··························

看着黑衣人被拉走,夏露走到洛明川身边,心有不甘地问道:“姑娘,就这样放他们走了?”

洛明川看着三人离开的方向,幽幽地说道:“反正也没有什么损失,我们也不好主动去敲碎人家的龟壳不是?”

春草不由得诧异,“姑娘知道他们是谁?”

洛明川直言道:“心里有点猜测,还不确定。”

春草和夏露对视一眼,聪明地没有继续问下去。

夏露低声问道:“姑娘,我们是回去还是·········”

“既然出来了,就继续走走吧!”洛明川随口说道。

春草和夏露自然跟在后面。

与刚才不同的是,两个人紧跟在她的身后。

“站住,什么人?”

前面一个纤细的身影猫着腰,低头四下看着,像是在躲着什么人,也像是在找东西。

洛明川身子一纵便蹿了过去,同时手中的剑已出鞘,直接搭在对方的肩上,离那纤细的脖子只有寸许。

“啊········”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秦沐雪吓得尖叫一声,整个便瘫坐在地上。

感觉到近在咫尺的寒意,整个人都吓傻了。

同时吓呆地还有夏露和春草。

她们从来没有见过洛明川出手如此快,也从来没有见过她身上那如实质般的杀意。

不好!

两人暗叫一声便一左一右站在洛明川的身边。

洛明川静静地看着坐在地上,恍若吓傻了的人。

多年不见,还是那么废物!

“我又不是男人,你做出这样一幅我见犹怜的样子给谁看?”她勾了勾嘴角,满面讥讽地看着对方。

听到远处的脚步声,夏露知道,被这个人刚才的尖叫声惊动的人,都在向这边赶来呢!

这里是安然居,若是姑娘无缘无故杀了人,肯定会带来无尽的麻烦的。

眼睛一转,她面无表情地问道:“你是什么人?鬼鬼祟祟在这里干什么?”

“我没有!”秦沐雪定定地看着洛明川,感觉她眉眼间有些熟悉,可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还有,她看自己的眼神,让人心里发堵。

听到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夏露故意拔高声音道:“没有?刚才你分明躲躲闪闪的,像是在干什么坏事。”

“我没有!”秦沐雪依然瞪着洛明川,“我的帕子不见了,我是出来找帕子的。”

“狡辩!”春草也明白了夏露的用意,出声帮腔儿,“这边可是男子所住的客院了!”

你是来找帕子,还是来勾引男人的?

“你血口喷人!”秦沐雪终于将目光从洛明川的脸上移开,对着春草大声呵斥道。

洛明川的目光从她不住起伏的胸口移到了气鼓鼓的脸上。

讥讽地挑了挑眉头,“姑娘还真是会倒打一耙啊!

你一路过来的时候,就没有看到‘女眷止步’的牌子吗?”

一句话将秦沐雪的“我是今天第一次来这里”的话给堵了回去。

洛明川勾了勾唇角,对赶过来的王管事道:“王管事,还是将她的主子请出来吧!”

安然居最新章节

安然居相关资讯

类型:灵异 状态:连载编辑:山川赋 在读:9311人
  九死一生的洛明川只想缩进安然居这个“壳”里,安然渡过一生。只可惜,天人愿人愿!有人是见严禁她清静,将其拉入了波涛汹涌澎湃的江湖之中。豆大的雨滴从天空中洒落下来,很快便连成了一道道银线。。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