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碰巧遇到

洛明川短暂休息够了,便换了衣服去当值。“明川!”子秀看见洛明川,便欢笑地跑了回来。在洛明川扭过头时,对着洛明川挤眉弄眼的。那意思很较为明显“待会,我们一同三人组队哈”。洛明川笑了笑,算答应下来了。“现在的也没旁人了,有什么话你就说吧。”待三人远离它其他人时“明川!”子秀见到洛明川,便欢乐地跑了过来。在洛明川转过头时,对着洛明川挤眉弄眼的。。...

洛明川休息够了,便换上衣服去当值。

“明川!”子秀见到洛明川,便欢乐地跑了过来。在洛明川转过头时,对着洛明川挤眉弄眼的。

那意思很明显“待会儿,我们一起组队哈”。

洛明川笑了笑,算是答应了。

“现在没有旁人了,有什么话你就说吧。”待三人远离其他人时,春草不耐烦地问道。

“啊,你什么意思?你怎么知道我有话要说?”子秀惊诧地瞪大眼睛。

春草像是看傻子一般看着她,“你刚才那表情那么明显,瞎子都看出来了。”

子秀转头看向洛明川,眼睛里闪过一丝慌乱,“有········有吗?”那是不是其他人也看出来了。

洛明川认真地想了想,十分诚恳地说道:“也不是那么明显。若不是你······”她冲她眨眨眼睛,“这么样一下,我都没有看出来。”

“哦,那还好!”子秀如释重负般点点头,嘴里嘟囔着,“咱俩儿离得那么近,你都好不容易才看出来的。其他人应该是都没有看出来。”

“其实·········”春草刚要说话,洛明川淡淡地扫了她一眼,便乖乖地闭上嘴巴。

洛明川嗔怪地瞪了春草一眼:你吓唬她做什么?

春草斜了子秀一眼,嫌弃地撇撇嘴。

我最是看不惯她这种唯唯诺诺,摇摆不定的样子。

明明想要讨好你,可偏偏又瞻前顾后,前怕狼后怕虎,顾虑重重的!

洛明川只是淡淡地笑了笑。

子秀的父母都是地里刨食的庄稼人,手头也不富裕。

她作为家长的老大,不仅要帮助父母养家,更是要照顾好自己的弟弟妹妹们的。

她很珍惜眼下这份工作。

洛明川也理解她想有个好人缘的想法儿。

当然了,最重要的是,她不在乎。

她记得师傅当初和师伯闲话时说过,“别看这丫头每天笑嘻嘻的,对谁都很热情,那都是表面上的。

实则她的心比谁都冷,比谁都硬。”

师伯无奈地叹息道:“谁说不是呢?要想走进这个孩子的心里,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师傅嗤笑一声,“那丫头的心湖就像是一滩死水,想要激起个涟漪都不容易,还想走近她的心里?”

师姐,你想什么呢?!

唉!

师伯无奈地叹了口气,“也是个苦命的!”

苦吗?

洛明川曾经不止一次地扪心自问过。

可自己也没能找到答案,只是觉得还好。

以后也肯定会更好的。

洛明川一边想着心事,一边听子秀叽叽喳喳地说着。

原来,上次她将自己的松子糖带回去后,自己的弟弟妹妹们都十分喜欢。

她的父母也十分高兴。

可又觉得这样总是占洛明川的便宜有些不好,便想着请洛明川去家里做客。

春草突然问道:“你父母知道明川是谁?”

换句话说,你父母不会知道了洛明川是田管事的亲戚这一层关系,才想着邀请人上门做客的吧?

子秀被突然打断,愣怔了一下,随即点头,“自然是知道的。”

对上春草似笑非笑的表情,她面色僵硬地解释道:“这边的事情,我回家后,都会跟我父母说的。

所以,他们知道,明川是我的好朋友。”

虽然转得有些生硬,可这话听起来还蛮合情合理的。

春草不满地嘟囔着,“既然是朋友,干嘛还遮遮掩掩的?你看我,从来都不避嫌。”

“我·······”子秀着急地看向明川,可张了张嘴,一时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洛明川倒是没有难为她,笑着说道:“你刚才说的那些真有趣,我长这么大,都没有戴过花环。”

子秀一听洛明川这样说,眼睛里也多了些神采,“你若是喜欢的话,待去了我家,我们一起去山上采花编花环。”

“好啊!”洛明川笑着点头,兴致勃勃地追问道,“还有什么好玩的?可以抓兔子,捡野鸡蛋吗?”

“可以,可以的!”子秀兴奋地点头,“若是运气好的话,我们还能捉到野鸡呢!”

洛明川笑着说道:“那可是太好了!对了,不如也叫声夏露吧,人多热闹。”

春草点头,“当然好了!”

你也会去?!

子秀忍了忍,终于将冲动嘴边的话硬生生地给咽了下去。

当然了,冲着洛明川的面子,虽然她不想有其他人去,可也不能真的开口拒绝。

不过,她还是挺羡慕夏露和春草的,她们两个跟洛明川交好,时常走在一起的。

捕捉到子秀眼睛里那一闪而逝的复杂后,春草真想给她一个大大的白眼儿。

你当我愿意去啊?!

若不是姑娘对你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感兴趣,我才懒得搭理你呢!

洛明川笑了笑,便跟她们聊起了别的了。

一抬头,恰好看到秦沐远和杜景明两人并肩走了过来。

看他们来的方向,应该是安然居前院里的大堂。

洛明川眼睛转了转,随即恢复了平静。

该来的,总会来的。

春草顺着洛明川的目光看去,忍不住小声嘟囔着,“他们两个怎么凑到一起了?”

其实,他们两个凑到一起也是正常的。

以前,洛明川很疑惑,他们两个人为何不避嫌。

可转念一想,便是自己着相了。

秦沐雪已经跟杜景明定亲了,秦沐远又是秦沐雪的哥哥。

有了这层关系,两人一起出入也是十分正常的。

不过,回头得跟田姨说一声,以后凡是来安然居的客人,登记时,都必须出示路引。

也就是说,不允许那些人用假名字混进来。

看到洛明川后,杜景明不由得愣了一下。

待秦沐远的目光转过来时,他轻轻地摇了摇头。

经过洛明川三人的身边走远后,秦沐远轻声问道:“刚才怎么了?”

“没事!”杜景明随口说道。可这个答案显然是无法将秦沐远打发了。

他沉吟了一下,便搬出了燕寻,将燕寻看上洛明川的事情说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秦沐远淡淡地点点头。也不知道对杜景明的话信还是不信。

杜景明盯着秦沐远的侧脸微微愣神:这个大哥,他有些看不透。

安然居最新章节

安然居相关资讯

类型:灵异 状态:连载编辑:山川赋 在读:9311人
  九死一生的洛明川只想缩进安然居这个“壳”里,安然渡过一生。只可惜,天人愿人愿!有人是见严禁她清静,将其拉入了波涛汹涌澎湃的江湖之中。豆大的雨滴从天空中洒落下来,很快便连成了一道道银线。。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