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秦沐远

阿秋回去转了一圈儿后,回去时兴奋地一脸通红,“公子,真的也没想起,这件事情竟然真的除了后续。”左铭堂坐在藤椅上,悠闲自在地摇晃着手里的茶杯,“先说看,都听见了什么?”阿秋兴奋地地说:“该从哪儿说到呢?但是先说钱夫人吧,所以事情出在安然居,田总管左铭堂坐在藤椅上,悠闲地晃动着手里的茶杯,“说说看,都听到了什么?”。...

阿秋出去转了一圈儿后,回来时兴奋地满脸通红,“公子,真的没有想到,这件事情居然真的还有后续。”

左铭堂坐在藤椅上,悠闲地晃动着手里的茶杯,“说说看,都听到了什么?”

阿秋激动地说道:“该从哪儿说起呢?还是先说钱夫人吧,因为事情出在安然居,田管事十分歉意。

她决定免去钱夫人这段时间的所有费用。说来也巧,钱夫人这几天的消费是十八两多,差不多要二十两了。

还有,田管事带着厚礼,亲自去了原家,说是亲自向原老爷赔罪。”

说完,顿了一下,感慨道:“哎呀,不得不说,这原老爷在苏州府是真有地位。”

看安然居的态度便可以知晓了。

左铭堂似是而非地点了点头,“其他的呢?”

阿秋想了想,继续说道:“乔领队被安然居开除了,连这个月的工钱都没有给。

不仅如此,凡是走乔领队的关系进安然居的人,全部被赶了出去。不同的是,那些人发了当月的工钱。

当然了,结局也不是都十分悲惨的。那个戚嫂子就因祸得福。

不仅她被升为领队,连她的婆婆看病的药费,也全部都由安然居负责了。

照这个架势,都有可能给那老太太养老。”

左铭堂放下手里的茶盏,整个身子都靠在椅背儿上,“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我?”阿秋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这个我哪说得好啊?!

“那个······”他支支吾吾地半天没有没有说出一个字来,另外一个声音突然在屋子里响起。

“属下以为,这件事情,起最关键作用的是戚婆婆。”

话音落下后,从屏风后面走出一个人。

此人一身藏蓝色长袍,身形修长,体貌端正,眉宇间有着不符合年龄的沉稳。

阿秋眉心一跳,屋里有人,他竟然没有察觉?!

是秦大人的武功又精进了,还是他疏忽了呢?

仔细一琢磨,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一些。

京都守备的公子,放在京师算不得什么,可在这小小的苏州府,那可是相当了不起的大人物了。

他不觉得有什么人敢冒犯他家公子的。

唉,自己还真是托大了!

他抬了抬手,算是跟对方行礼打招呼了。

没错,此人正是秦沐远。那个年轻的武进士,京师争着抢着要收在身边的人。

左铭堂点头,“具体说说。”

“是。”秦沐远躬身答应道,“天下做生意的地方,最忌讳的便是用了手脚不干净的人。

可钱夫人和乔领队的偏偏闹出了这样的事情来。

安然居的人心里生气,所以,便将事情搬到了跨院的大堂审理。

当然了,这样做也不全是赌气。将事情明明白白地展现在众人的眼前,也免得让人诟病。

只是,事情审理清楚便可以结束了。可偏偏冒出两个小丫头来,实实在在地打了钱夫人主仆的脸。

再者,与其说安然居上门去给原老爷赔罪,不如说安然居去原老爷那边告状的。

从此以后,钱夫人会彻底被原家遗弃了。所以说,她虽然占了安然居二十两银子的便宜,却失去了原家这个大靠山。”

“这可是因小失大,得不偿失啊!”阿秋惊呼一声。

更何况,安然居也不会损失二十两银子。因为,原家定然不会占这二十两的便宜的,丢不起那个脸。

他沉吟了一下,好奇地问道:“那为何说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戚婆婆?”

秦沐远微笑着说道:“因为那两个小丫头,以及事情后面的发展,都是从戚婆婆被救醒以后发生的。”

“哦,是这样啊!”阿秋恍然般点点头。可是,这是为什么呀?

那田管事的明明一直坐在大堂里,根本就没有离开过呀!

秦沐远面色平静,左铭堂却是勾了勾嘴角,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看来,公子对这安然居是势在必得了!

秦沐远面色平静,可心里却是已经盘算开了。

他眼睛转了转,忍不住问道:“大人心里可是已经有所打算了?”

左铭堂的嘴角微不可查地勾了勾,再怎么少年老成,也是有好奇心的。

他看了秦沐远一眼,笑容真诚地说道:“沐远就是懂我的心思!我的心里是有一些盘算,不过,时机还不成熟,现在还不好说。”这话说得既含蓄又亲切。

难不成这是想要将安然居收入他的麾下?!

秦沐远心思飞转,面上却丝毫不显。

他远面带喜色,眼有笑意,“全凭大人栽培,沐远感激不尽!”

按理说,两人年纪相差不大,本可以称兄道弟的,只是身份相差悬殊,秦沐远在左铭堂的面前,只有恭敬有加的份儿。

···············

洛明川站在拐角处,语气冰冷地呵斥道:“出来吧!”

过了一会儿,燕寻嬉皮笑脸地探出头,“嘿嘿,被你发现啦?!”

不顾洛明川的冷脸,如螃蟹一般晃到了明川的近前,“不错哟,够敏锐的。怎么,谁惹你?你告诉,我·········喂,喂,喂,怎么动手了呢?我没有别的意思,真的没有!”

看着横在自己面前的剑,燕寻连忙举起双手,做出一副十分害怕的样子。

微风轻拂,女孩子的发丝轻扬,衣袖飘扬。

可手中的剑却沉稳无比。

她目光平静地看着对方,“不要跟着我!”

淡淡的语气中,透着刺骨的寒意。

燕寻心里一凛,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随即,心里又是一喜:这丫头不错,够劲儿!

他笑容真诚,语气认真地说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见你一个人闷闷不乐的,想·······”

“不用!”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洛明川冷冷地打断了。

你只要离我远一些便好了。

“其实我·······”

燕寻刚开口想说点什么,就见洛明川收回手里的剑,转身离开了。

“哎,你听我说!”燕寻抻着脖子,对洛明川决绝的背影喊道“我没有恶意的,真的没有的,你别走,听我说······”

脚下也不自觉地追了上去。

安然居最新章节

安然居相关资讯

类型:灵异 状态:连载编辑:山川赋 在读:9311人
  九死一生的洛明川只想缩进安然居这个“壳”里,安然渡过一生。只可惜,天人愿人愿!有人是见严禁她清静,将其拉入了波涛汹涌澎湃的江湖之中。豆大的雨滴从天空中洒落下来,很快便连成了一道道银线。。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