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使其丢脸

钱夫人无话可说,田总管却滔滔不绝。她对着乔领队劈头盖脸地一顿狠骂,“乔领队,你也也不是一个孩子,说话的怎么这么不不靠谱呢?一个没影儿的事,你明明说得有鼻子有眼的!不但耽搁了你自己的事情,还耽搁了我们大家的时间。你知不明白,钱夫人是我们的贵客,你她对着乔领队劈头盖脸地一顿臭骂,“乔领队,你也不是一个孩子,说话怎么这么不靠谱呢?。...

钱夫人无话可说,田管事却是滔滔不绝。

她对着乔领队劈头盖脸地一顿臭骂,“乔领队,你也不是一个孩子,说话怎么这么不靠谱呢?

一个没影儿的事,你偏偏说得有鼻子有眼的!不仅耽误了你自己的事情,还耽误了我们大家的时间。

你知不知道,钱夫人是我们的贵客,你作为安然居的一员,就应该守好本分,做好分内之事。

无事生非,乱嚼口舌,你这是想要干什么?是想要破坏我们安然居和原老爷之间的关系不成?!”

听着田管事噼里啪啦地说个不停,乔领队的脸火辣辣的,整个人的血液都凝固了。

脑子里一片空白,只能跪在那里低垂着头,任由人骂着。

钱夫人脸上也是一阵青一阵白的,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了,总觉得田管事的话含沙射影。

总有那么一句两句会影射在自己的身上。

“田管事。”夏露拨开人群走了进来,“戚婆婆已经醒了,若是戚嫂子这边没什么事儿的话,就让她过去看看吧。”

田管事点头,“行,你过去看看吧!其他的事情,咱们稍后再说。”

戚嫂子感激涕零地对着田管事躬身一礼,“多谢田管事。”

转身,便向人群外跑去。

田管事看着站在没动的夏露,眼睛转了转,不动声色地问道:“怎么了,还有事?”

夏露笑着说道:“今天的事情,我在来的路上听到有人议论,只是听了那么一耳朵,也没有听明白。

索性,我将两个人带过来了,想必管事能问清楚。”

什么意思?

田管事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头,一时没有弄明白夏露的意图。

当然了,这却不妨碍她对夏露的配合,“哦,人在什么地方,赶快叫过来。”

“你们两个过来。”夏露转过身,对两个小十来岁的小丫头喊道。

两个小丫头你推我,我推你,扭扭捏捏地走了过来,矮身行礼道:“见过田管事,见过夫人。”

田管事沉着脸问道:“你们刚才在议论什么?”

个子稍高的小丫头红着脸说道:“我哥哥捡到了一个荷包,里面有二十两银子。

我刚才和小红就是讨论这个,被夏露姐姐听到了。”

二十两银子?

钱夫人的眉心一跳,还真是够巧的!

她不动声色地看了眼身后的管事妈妈。

管事妈妈也是一个伶俐的,扫了一眼被小丫头攥在手里的暗紫色的荷包。

从手指的缝隙中可以隐隐地看到一朵粉色的荷花,心里顿时有数了。

她嘴角勾起一抹浅笑,声音和蔼地问道:“你所捡到的可是一个暗紫色,上面绣着一朵荷花的荷包?”

两个小丫头同时惊奇地瞪大眼睛,其中一个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的?”

管事妈妈眼睛里闪过一抹得意,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了,“这正好是我们丢失的荷包。”

“真的吗?”田管事也觉得这事实在是太巧了,眼睛里一片惊喜,“这可是太好了!”

钱夫人用帕子挡着嘴角儿,笑容矜持地点点头,“原来,这只是一场误会。”

可那小丫头却有些迟疑,“钱夫人,这位管事妈妈,你们······确定这荷包正是你们丢失的?”

说话间,小丫头伸开手,将荷包摊在手掌上。

管事妈妈笑着嗔了她一眼,“可不就是这个吗?跟我刚才所说的一样。”

钱夫人也点头,“确实是。这个荷包虽然不算是什么珍贵的物件儿,可也是我用惯了的。”

“这个·······”她们越说,小丫头的面色越是古怪。

管事妈妈不乐意了,“怎么,这是不想还了?”这句话当然是冲着田管事说的。

田管事板着脸,训斥道:“支支吾吾的做什么?有什么话不能说?!”

小丫头红着脸,十分为难地说道:“可这个荷包,是哥哥在东边的茅房里捡到的。

他没有时间交给那边的管事的,便让我交给前面的柜台上。”

“轰!”管事妈妈和钱夫人听到小丫头的话后,感觉从头到脚,浑身上下跟着了火一般,连心肝肺都要跟着烧着了。

尤其是听到周围那些人毫不掩饰的笑声后,两个人的脸色便更加难看了,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姑娘真是够狠的!

田管事嘴角抽了抽,强压下笑意,板着脸,故作生气地对两个小丫头呵斥道:“还杵在这里干什么,赶紧下去!”

“是!”两个小丫头垂着后,如释重负一般转身离开了。

田管事看着那两个小丫头的背影,心里对钱夫人有些同情。

转过头时,满脸歉意地看着两个人,可说出的话却意味不明,“没有想到是这样子的。”

·············

“哈哈哈·········”

大堂里的事情没有刻意背着人,于是,整个安然居里,顷刻之间便传遍了。

茶楼里的人听过之后,更是引起了哄堂大笑。

司墨寒坐在角落里,嘴角微翘,无奈地摇摇头:这丫头还真是一个不肯吃亏的主儿。

不过,这样倒是蛮好的。

说不出为何,心里十分愉悦。

阿秋站在左铭堂的身边磨墨,将这件事情当成趣事说了出来。

最后总结道:“公子,真是没有想到,最后竟然闹出一个这么大的误会来。”

左铭堂手里的狼毫在上好的宣纸上沙沙地游走着,头也不抬地说道:“你真的觉得,这只是一个误会?”

“不然的?”阿秋笑着反问道,“总不至于这是安然居挖得一个坑,引得钱夫人主仆二人往里跳吧?”

左铭堂趁着沾墨的空档看了他一眼,便继续写着手里的字。

“还真是一个坑!”阿秋大叫一声,“这安然居未免也太不地道了吧?

这钱夫人跟原老爷沾亲带故的。正所谓不看僧面看佛面嘛!”

左铭堂将手里的狼毫放在旁边的白玉笔架上,淡淡地说道:“苍蝇不叮无缝蛋!”

什么意思?

阿秋挠挠头,表示自己没有听明白。

左铭堂将刚写完的纸张拿起来,轻轻地甩了甩,“你别在这里站着了,还是去打听一下,这件事情的后续发展吧。”

后续?!

阿秋心里迟疑,却不敢出言反驳。

安然居最新章节

安然居相关资讯

类型:灵异 状态:连载编辑:山川赋 在读:9311人
  九死一生的洛明川只想缩进安然居这个“壳”里,安然渡过一生。只可惜,天人愿人愿!有人是见严禁她清静,将其拉入了波涛汹涌澎湃的江湖之中。豆大的雨滴从天空中洒落下来,很快便连成了一道道银线。。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