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救人

夏露和洛明川边往大堂走,边轻声问着:“姑娘,这样最合适吗?当然大堂里那么多人。”洛明川呵笑一声,“田总管究竟留了面子,倘若我,便搬去夜市广场上来审讯。”到时候,不只是女眷,连男客人也都明白这件事情。这样未免太太狠了了吧?夏露惊异地瞪大眼睛,半洛明川呵笑一声,“田管事到底留了面子,若是我,便搬到夜市广场上来审问。”。...

夏露和洛明川一边往大堂走,一边低声问道:“姑娘,这样合适吗?毕竟大堂里那么多人。”

洛明川呵笑一声,“田管事到底留了面子,若是我,便搬到夜市广场上来审问。”

到时候,不止是女眷,连男客人也都知道这件事情。

这样未免太狠了吧?

夏露惊诧地瞪大眼睛,半天没有说话。

洛明川淡笑着说道:“此风不可长!一旦大家觉得安然居无法保障他们钱财上的安全,那谁还敢来我们安然居?

再者,安然居里做事的人,无论是签了身契的,还是做帮工,最不能让人容忍的,便是手脚不干净。”她决不允许安然居的风气被这些眼皮子浅的人给毁了。

姑娘这是要杀鸡儆猴,给那些人一个震慑!

夏露了然地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我儿媳妇是被冤枉的······”

两人经过西门口时,突然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用尽全力地喊叫着。

这个声音········

洛明川脚步一顿,缓缓地转过头,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

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婆婆,身上的衣服已经洗的发白了。

也许是赶得太急了,头发有些散落,脸上带着不正常的潮红。

说完一句话,便站在那里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她眼巴巴地对着巡逻队的王管事解释着,“我没有撒谎,真的没有。”

王管事本来就是一个不善于言辞的人,面对这个突然扑到自己身前的老婆婆,有些手足无措,“你别着急,别着急,有话慢慢说。”

“我不着急,不着急。”那位老婆婆不知道是真的被安慰到了,还是觉得这样抓着别人很不礼貌。

她深吸一口气,缓缓地站直了身子,本想退开一步的。

可刚松开王管事的胳膊,整个身子便向后倒去。

“哎·······”王管事吓了一跳,本能地伸手将人托住。

“赶快抬到屋子里去!”在老婆婆闭着眼睛倒下的那一刻,洛明川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怎么回事,这个人是谁呀?”夏露转头问急匆匆赶过来的春草。

春草说道:“她是戚嫂子的婆婆,人们都叫她戚婆婆。乔领队的说,戚嫂子偷了钱夫人的银子。”

“原来是这样?!”夏露恍然,随即又觉得不对,“这件事情不是刚发生吗?”

事情在整个安然居还没有传开呢,戚嫂子的婆婆怎么就来了呢?!

“姑娘·····”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洛明川脸色凝重地打断了,“别说这些了,先救人要紧。”

“是,姑娘!”夏露和春草也明白,这个时候,戚嫂子的婆婆是绝对不能出事的。

否则,不管到时候审理出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安然居都会有麻烦的。

进到屋子里后,洛明川洗过手之后,便走到床边伸手替戚婆婆诊脉。

夏露和春草对视一眼后,很快进入了状态。

春草过来给明川打下手,夏露便将门窗关上,也顺便将那些好奇的目光关到外面。

在外人面前,洛明川一直都是保持着一个除了有点身手,其他方面一无是处的人设。

虽然她的这个决定让身边这些人很不理解,可却没有人提出质疑。

明川诊过脉后,心里便有数了。

她从随身的荷包里拿出一包银针,仔细净过之后,便开始给戚婆婆针灸。

看着她认真而专注的样子,春草和夏露又忍不住对视一眼。

似乎从来没有在姑娘的脸上看到过如此凝重。

两个人也不由自主地更加谨慎起来。

随着洛明川的指尖一捻,双目紧闭的戚婆婆突然猛咳一声,脖子一歪,一口带着血丝的黄痰吐了出来。

春草看着手帕上的黄痰,长舒一口气,“这下便没事了。”

待洛明川将银针一根一根拔除后,戚婆婆的呼吸渐渐地恢复均匀。

脸色虽然还是煞白,可相对比刚开始的青紫色已经好多了。

洛明川缓缓地站直身子,眼睛一直没有从戚婆婆的脸上离开。

接过夏露递过来的湿帕子擦过手之后,对春草吩咐道:“你去我的私库里抓些药过来。”

私库?!

春草不由得愣怔了一下,那里的药材可都是上好的。

见洛明川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低声答应一声,便转身出去了。

夏露手脚麻利地将银针净好,收进了荷包。

见洛明川面色凝重,忍不住低声问道:“姑娘,这个人可是有什么问题?”

“没有。”洛明川轻轻地摇摇头,“我只是想起了一些往事。”

················

大堂内,田管事冷眼扫过去,那个人嘴唇哆哆嗦嗦的,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田管事的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容,转过头对乔领队继续催促道:“快些说,别磨蹭!”

还说啊!

都出这样的事情了,怎么还说呢?!

乔领队眼睛里的疑惑一闪而逝,在田管事的目光逼视下,终于缓缓地垂下头。

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那个·······”

“照实说!”田管事的余光都没有送给一脸焦急的戚嫂子,她认真地看着乔领队,“一切有我给你做主!”

乔领队只觉得遍体生寒,双腿一软,“噗通”一声便跪在地上,“田管事,你就饶了我吧!”

“你这叫什么话?!”田管事双眼竖起,顿时就不乐意了,“我不过是要你将跟钱夫人说的话,跟我说一遍而已,怎么就成了为难你了呢?”

乔领队嘴巴哆嗦着说道:“我什么都没有跟钱夫人说,让我跟你说什么呀?”

田管事不解地蹙起眉头,“你这是什么意思?!竟然临时改变说辞?!”

她转过头,对面色难看的钱夫人一脸歉意地说道:“夫人,是我用人不当,给您添乱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钱夫人脸上的神色有些复杂,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只剩下一句,“田管事哪里话,都是我的不是。”

话出口后,又隐隐觉得不对,怎么就成了自己的不是了呢?

想说几句话找补一下,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安然居最新章节

安然居相关资讯

类型:灵异 状态:连载编辑:山川赋 在读:9311人
  九死一生的洛明川只想缩进安然居这个“壳”里,安然渡过一生。只可惜,天人愿人愿!有人是见严禁她清静,将其拉入了波涛汹涌澎湃的江湖之中。豆大的雨滴从天空中洒落下来,很快便连成了一道道银线。。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