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以前与现在

“老大,跟你说的那个女的,昨天早上第三节晚上自习下了找你。”有人给陈化发了消息。陈化看了几眼手机,继而抬眸,再次写题。徐凌看见了她的手机屏幕还亮着,在便捷贴上面写了句话:“学校不给带手机,你收着点。”陈化:“你管我?”“没,但我是纪检部的,有陈放看了一眼手机,而后抬眸,继续写题。徐凌看到了她的手机屏幕还亮着,在便利贴上面写了句话:“学校不让带手机,你收着点。”。...

“老大,跟你说的那个女的,今天晚上第三节晚自习下了找你。”有人给陈放发了消息。

陈放看了一眼手机,而后抬眸,继续写题。徐凌看到了她的手机屏幕还亮着,在便利贴上面写了句话:“学校不让带手机,你收着点。”

陈放:“你管我?”

“没,但我是纪检部的,有必要说一下。”徐凌又写。

“木鱼脑袋,你好大的“官威”啊!”陈放回。

徐凌满脑问号,木鱼脑袋?说他?他没再回话,继续写数学卷子。

陈放把那张便利贴装到了牛仔裤里面,手机也收了起来,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做,算了,她做什么不需要理由。

陈放一直都不喜欢穿校服,如果没有必要的大检查,她一般都穿自己的衣服。她身形出挑,在一众穿着校服扎堆的女生中很是显眼。

下课铃一响,陈放就去了走廊,她给那个“搭线人”发消息:“我先去上个厕所,待会儿你把她带到厕所来吧。”

等她洗完手出来,听见有人喊她,是那个搭线女同学的声音。

陈放不紧不慢地说了句:“来了,人呢?”她和搭线人接洽完,那女生就先离开了。

“我……我在这儿……”说话的是一个声音很小的女孩,她叫王云。

“是你?”两个女生打上照面的那一刻,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陈放眼里的那种苦涩和痛苦一闪而过,她就这样盯着王云,目光好像刺穿了王云的身体,透过缝隙,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看到了,那个软弱,瘦小,又无力的自己。

“陈放……你还好吗?”王云万万没有想到,有一天她要来巴结的人,居然是陈放。

陈放语气冰冷:“你说我?怎么样才算不好呢?”

王云:“你确实变化很大,完全不像从前的那个陈放了。”

“我要你在这儿说?你有什么资格提起我的从前和评价我的现在?”陈放并没有很善意。

“对不起……陈放,当时我和那群女生都太小了,是我们不懂事,我替我和她们跟你道歉,对不起。”

陈放的手插在牛仔裤的裤兜,没有情绪地说:“王云,你和她们都欠十四岁的陈放一句对不起。而对于现在的她,都比你们更好,没必要了,明白吗?”

王云:“那你现在混这么好,可以保护我吗?好在我们是同学一场啊!我真的,我真的快要被班上的有些人折磨疯了,她们没有初中的同学那么傻,不好对付。”

“你这是承认你那时候拉帮结派,整天搞无辜的人吗?就因为我那时很矮,瘦弱,看着好欺负?”陈放自己说着都想笑。

“不是,不是……你说是那就是吧,你看我现在也被霸凌了,你不觉得解气吗?嗯?”

王云要去拉陈放的胳膊,陈放一脸厌烦地甩开。

她走了几步,停在洗手台那里,说:“我只不过长高了,我以为你认不出来我了呢?王云你不是一直都很神气的吗?怎么现在搞成这个样子?看到了吗?那远处的那栋楼都是我爸捐的。以前,以前你们怎么说的?”

陈放捏起王云的下巴,迫使王云抬头仰视她。

陈放继续说:“你们说的是,瞧陈放那穷酸样,衣服都还是名牌呢!不会是出去卖,然后攒钱买来穿的吧?

“呵呵呵,哈哈哈哈,你们快看她要哭了,哈哈哈哈……”

“就是,我也觉得是,我上次看到一个中年男子接她上了一辆豪车呢!没准就是包养她的。陈放真是恶心透了。咦,我都不敢往后面想。”

“你看她营养不良似的,就是一个病秧子。就这样的人,还有不少人喜欢她呢!真不知道那些人的眼光怎么回事。”

“陈放,你没有妈啊?我们都没有看到过你妈妈哎。”

“……”

“还要我说下去吗?”

王云眼泪都出来了,她疼哭了,因为陈放捏她下巴的劲儿很大。陈放看到她哭了,松开了手,扔了一张纸给她:

“哭你妈?是有人死了,你哭丧完要赶着去吃席?”

王云抓住那张掉落了的纸巾,抽泣着擦完鼻涕。

陈放:“行了,搞得我欺负你一样。我不是一个爱计较的人。要不是你们那时候整我,也不会有现在的我。而且你,本质不坏,只是太容易被别人煽动情绪。”

“因为我明白,弱的人,没有太多话语权,只能被随便欺负,连自证清白都很困难。我就一张嘴,但曾经的我,百口莫辩。”

王云平复心情,说:“我只记得,那时候你转了学,我以为我们都不会再见面了。其实后来,我感到了愧疚,但我知道无法弥补了,因为我也是施暴者。我也不应该把年纪小当借口,初中的我和她们,就是一群小太妹,明明都该有完整的心性和思考能力了,但是却做了一些伤害别人的事,猎奇心理支配了我们,爱闹不嫌事大!”

陈放点了烟,吞云吐雾中,她诧异王云居然会有这样的觉悟,她在安静地听着。

王云没再说话了,她觉得烟味有点呛,其实她虽然在初中混过,但是早就没抽烟了。

陈放重新点了一根烟,递到王云面前,开口:“你把这根烟抽了,以前的事儿就一笔勾销,我也可以帮你。但你最好对以前的事守口如瓶,其实你说了也没人信,不然我弄你很容易。”

王云一点也没有犹豫,接过陈放点的烟,抽了起来。她的脸只有巴掌般大,是我见犹怜的模样。

王云回:“我以前也是混过的,知道规矩。”但她没换好气,呛了一下,说话声音都变调了。

陈放被逗笑了,她拍了拍王云的背。

王云的眼泪又出来了,手背贴在她自己的嘴唇前,泪滴掉在了上面。

陈放又想起什么似的,说:“我记得我刚进初中学校,第一个认识的人就是你吧。如果没有那些破事儿,我们到现在应该都是朋友。”

“你如果想,我们还可以是。”王云止住泪水,说。

陈放明面上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其实心里已经默认了。她走在前面:“回寝室吧,不然熄灯了我们都还在外面晃。”

王云说了句“好嘞”,就跟着陈放一起回宿舍了。

陈放在经过足球场时,还看到了几个熟悉的背影。吴静莱,钟因奚,和两个高大的男生一起跑步?

阿莱,阿莱最新章节

阿莱,阿莱相关资讯

阿莱,阿莱

作者:钟棽
类型:都市 状态:连载编辑:花前月下 在读:27267人
  是一个人和另一个人的错过了与沿续,是在山城的热恋,是在成都的缠绵缱绻,是飞走,是回旋。格罗啊格罗啊,段铭梵对于你来说,到底是怎样的不存在呢?吴静莱从成都来到这里的一所重点高中上学,人生地不熟的,心里有着不易察觉的惶恐和担忧,她会在这座让她憧憬和向往的城市发生怎样的故事呢?。
  • 得上,&这会儿

    段铭梵哪儿顾得上,这会儿骑着自行车的他快杀到学校了,他对于高中生活期待不已,还想着聂淮生那小子死哪儿去了,于是赶紧扶着自行车找个地方停好,马上给那货发消息:“你爪子切了,半天没个人影。”

    2022-06-06 12:00:08详情点赞(0)回复(0)
  • 和我一&个班就

    “啊,好高啊,鼻子也好挺拔,声音也好听死了,要是和我一个班就好啦!”

    2022-06-04 10:14:03详情点赞(0)回复(0)
  • 她好像&。

    她好像看到了她的光,那光是聂淮生散发出来的,仿佛不会熄灭,永远环绕。

    2022-06-05 04:33:04详情点赞(0)回复(0)
  • 着不易&惶恐和

    吴静莱从成都来到这里的一所重点高中上学,人生地不熟的,心里有着不易察觉的惶恐和担忧,她会在这座让她憧憬和向往的城市发生怎样的故事呢?

    2022-06-03 10:32:16详情点赞(0)回复(0)
  • 没了踪&来的她

    就在上楼梯的拐角处,差点撞到一幺妹儿,他说完请让一下就没了踪影,那幺妹儿是钟因奚,火气儿上来的她想骂人的,但看清他侧脸和背影,犯起了花痴:

    2022-06-04 02:03:23详情点赞(0)回复(0)
  • 炎热,&年与姑

    山城的秋天还未褪去炎热,无数少年与姑娘在这座城市,发生着相同或者独属于他们的故事。

    2022-06-05 04:26:47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面,&要迟到

    同时间线的另一面,段铭梵慌慌张张地抓起书包和餐桌上的早餐就跑,少年音落下:“妈,今天我第一天去学校报到,先走了嘞,要迟到了啊!”他妈妈温柔地说:“哎,你慢点跑,水杯没拿上,这孩子。”

    2022-06-05 11:40:39详情点赞(0)回复(0)
  • 和挥霍&太一样

    他们逐渐适应高中生活,并且享受和挥霍着自己的青春,是该用功的时候就用功,该放松的时候就放松。他们的性格迥异,擅长和专注的方面不太一样,但不妨碍他们能在一块儿玩得很好。

    2022-06-05 11:16:4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