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白与黑

段铭梵提着聂淮生走了好一会儿,聂爸终于等到司机开车回来看见他们了。“大麻烦你了啊,铭梵,回家去就拾掇这小子!”聂爸下了车,递过来醉得不省人事的聂淮生,把他塞到了车里。“下车,铭梵,送你回家去,要不然你爸可得找我要儿子了。”聂爸看了几眼还站着的小段。“明白咯,“麻烦你了啊,铭梵,回去就收拾这小子!”聂爸下了车,接过醉得不省人事的聂淮生,把他塞进了车里。。...

段铭梵背着聂淮生走了好一会儿,聂爸终于开车过来看到他们了。

“麻烦你了啊,铭梵,回去就收拾这小子!”聂爸下了车,接过醉得不省人事的聂淮生,把他塞进了车里。

“上车,铭梵,送你回去,不然你爸可得找我要儿子了。”聂爸看了一眼还站着的小段。

“知道咯,聂叔叔。”小段说完就坐进了副驾驶。

小段靠在座位上面,曾经的画面飞快地闪过。

*

小学三年级的段铭梵很胖,脾气温和,看起来就是又呆又好欺负的样子,他爱干净也很礼貌,女同学都喜欢围在他身边转。班上的几个爱惹事的人看着有这么一个白白胖胖的人,还这么受欢迎,就老是去捉弄他。

“你个哈(傻)胖子长得这么胖,以后没有幺妹儿喜欢你!”

“你长得这么肥大,我要看看你的鸟是不是也这么大!”

“你为什么有这么多的好吃的和崭新的文具?我也要。”

“......”

伴随着这些声音,是小段他的文具和零食被偷,是他被堵在男厕所里面要被扒裤子。

那时候的小段不会还手,也不哭,也没有喊人,任由着比他矮小不少的人欺负。

“你们住手,哪有这样欺负同学的安?”说话的是和小段一个班的聂淮生,这小子从小就好管闲事,又喜欢用拳头说话,谁惹到他了,他就会还回去,大家都害怕这个“小霸王”。

聂淮生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随手拿了把厕所的扫把,就往几个小屁孩儿身上劈过去,边打边喊:

“警察叔叔,快来啊!快来啊!这里有偷东西和欺负同学的坏小孩儿啊!”

惹事的几个人,作鸟兽散,仓皇地跑掉了。

聂淮生颇有“黑帮老大”的气势,走到小段旁边,拍拍他的肩膀,奶凶奶凶地说:

“他们都被我吓跑了,你别怕,以后我保护你!”

“谢谢你。这个,送给你,他们都想要这个玩具……”小小段从兜里掏出了他最喜欢的最新版的奥特曼。

“哇!是迪迦奥特曼,我们都可以像他一样厉害!”小聂淮生一边举着奥特曼飞,一边围着小小段转圈圈。

小小段站起来,比聂淮生壮不少。聂淮生斜他一眼:

“虽然段铭梵你是胖娃儿,又邦(很)重,但是我还是大哥,你是小弟,晓得不嘛?”

小小段点点头,捏了捏自己身上的肉肉。从此在聂淮生的保护下,再也没有人敢欺负段铭梵。而小段是养成系的,是很大的潜力股。

小学毕业的那个暑假,小段有了厌食症,怎么都不愿意进食,体重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减了下来。连聂淮生再见到他都差点没认出来,瘦下来的小小段不就是妥妥的小帅哥吗?

上了初一的小段不再爱吃膨化食品,就没有再发胖过,认识他的人都不会想到他以前是一个小胖墩。但是因为他节食和厌食的缘故,偶尔体力撑不住,会直接昏倒在地。聂淮生吓得一激灵,哪管得了那么多,连忙帮他扛在背上,学校到家的路,聂淮生硬是把他背回家了。

摇摇晃晃中,小段被聂淮生的肩胛骨硌得难受,但他知道,聂淮生一直都在他身边。

“段铭梵,你可得撑住啊,我最喜欢你的玩具了,你要挂了,你的玩具就都是我的了……”聂淮生一路念叨,他是真怕兄弟出事。

小段不会忘记,他扶着脑袋,一遍又一遍地想。他也不觉得那是一段灰暗的经历,恰恰是因为这样,让他交到了一个这么铁的好哥们儿。

他看了一眼睡得像头猪一样的聂淮生,释怀地笑了。

兄弟呢,就是打抱不平,两肋插刀的存在啊!

*

这两天,徐凌在外婆家歇着,看看书,或者逗逗附近的野猫,悠闲快活。看着外婆提着篮子出门,他也跟着去了。

菜市场人很多,各种蔬菜都很新鲜。外婆挑选,徐凌帮着提东西。时不时有摊主问外婆:

“哎呀!梁婆婆,好久没看到你外孙来帮你买菜了安?”

“就是啊,就是啊,他放暑假了,来看看我这个老婆子。”外婆一边捡西红柿一边说。徐凌提着菜,有人看他,就礼貌性地笑笑。

徐凌今天压着一顶黑鸭舌帽,挂着件白背心,随便套了条灰裤子,踩着人字拖就出门了。

外婆买菜买得差不多了,徐凌拿过篮子,单手拎着走。外婆在他后面时不时拍拍他的背,咧着嘴笑,牙齿都已经掉落了几颗了。

徐凌和外婆走回家的时候,路过了一家酒店,徐凌本来没在意,但是他看到了停车位上的那辆慕尚——他爸徐白的车。随即徐白扶着一个大学生模样的女的下了车,徐凌就在他们的后面,看着他爸的手在那个女的身上游走,那女的紧紧靠在他怀里,真是狼狈为奸!

徐白,你对着那个女的笑得这么开心的时候,你可曾想过我妈?

徐凌的内心防线轰然崩塌,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屈辱和愤慨,手中的拳头捏得越来越紧。外婆还没发现,正要随着徐凌的目光看过去,徐凌往那个位置遮了遮,说:

“外婆,我饿了,您先回去做饭吧。家里没盐了,我去买。”

等到外婆走远,徐凌抄起了垃圾桶旁边被人丢弃的钢管。

他握住钢管,毫不犹豫地对着那辆慕尚,猛然砸下去,全是挡风玻璃碎掉的声音,他捡起碎玻璃,发了疯地往车身上面划。徐白的司机正说去买包烟,听到动静回来看,

“哎呦喂!徐凌,你这是闹哪一出?”

徐凌突然狂笑起来,对着他说:

“你给那个渣人打电话,让他赶紧滚出来!”

司机手抖着赶快摸出手机,给老板打电话:

“老板,您的车……被……被……您的儿子给划了……”

徐白正准备和女朋友上楼梯,被这一出给扰了兴致,让女朋友先上去,他沉着脸走出酒店。

徐白走近,看到徐凌眼里的猩红都快要溢了出来,他到嘴的话“徐凌,我跟你妈早就离……”还没说完,

徐凌一拳头就揍了上去,一字一句地说:

“徐白,你真是烂透了!你对不起我妈,你不配做我父亲,从此你也没有我这个儿子!”

徐白一个踉跄,司机赶紧扶住他,徐白用一只手捂住自己鼻子,血止不住地往外流,另一只手的手指颤抖地指着他:

“畜牲……畜牲……你个没良心的狗东西!”

徐凌重重地摔了钢管,司机和徐白跟着“胆战心惊”。

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徐凌想起还得买盐,他进了孙奶奶的小卖部。

“孙奶奶,买一包盐,再给我来几罐啤酒吧,谢谢了。”徐凌摘下了鸭舌帽。

“徐凌啊,是发生什么事了吗?好端端地怎么要喝酒?”孙奶奶一脸担心地看他。

“莫得事(没事),今天外婆要烧好菜,我高兴得很!喝点儿。”

方方把烟和酒装好,递给了徐凌。徐凌没再说话,走出了小卖部。

他找了个附近没人的角落,靠着梯子,易拉罐一拉,一罐酒便下了肚。

白与黑,罪恶与惩罚同在。

徐凌突然觉得很好笑,他爸妈都离婚了,而他现在才知道。他就那样躺着,天色逐渐暗了,连星星都躲了起来。

徐凌还是很清醒,想酩酊大醉一场,都不行。他很懊恼,酒精侵蚀着他的神经,胃也在灼烧,有一种亲情磨灭后的疼痛感。喝空了的瓶罐,七歪八倒地被扔在地上。

他很久没有哭一场了。

“啊!谁啊?吓我一跳。”静莱从舅舅店出来倒垃圾,差点被伸出来的腿绊倒。

“是我……”徐凌晃了晃脑袋,站了起来,酒气扑了静莱一脸。

阿莱,阿莱最新章节

阿莱,阿莱相关资讯

阿莱,阿莱

作者:钟棽
类型:都市 状态:连载编辑:花前月下 在读:27267人
  是一个人和另一个人的错过了与沿续,是在山城的热恋,是在成都的缠绵缱绻,是飞走,是回旋。格罗啊格罗啊,段铭梵对于你来说,到底是怎样的不存在呢?吴静莱从成都来到这里的一所重点高中上学,人生地不熟的,心里有着不易察觉的惶恐和担忧,她会在这座让她憧憬和向往的城市发生怎样的故事呢?。
  • 的青春&。他们

    他们逐渐适应高中生活,并且享受和挥霍着自己的青春,是该用功的时候就用功,该放松的时候就放松。他们的性格迥异,擅长和专注的方面不太一样,但不妨碍他们能在一块儿玩得很好。

    2022-07-01 12:03:47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长腿&,向新

    他回得挺快:“新教室在博文楼401,速来!”段铭梵赶忙迈开他的长腿,向新教室冲去。

    2022-06-30 07:13:19详情点赞(0)回复(0)
  • ,少年&要迟到

    同时间线的另一面,段铭梵慌慌张张地抓起书包和餐桌上的早餐就跑,少年音落下:“妈,今天我第一天去学校报到,先走了嘞,要迟到了啊!”他妈妈温柔地说:“哎,你慢点跑,水杯没拿上,这孩子。”

    2022-07-03 04:13:19详情点赞(0)回复(0)
  • 像是重&因是想

    静莱性子不算温顺,终于有机会跑来了重庆,有种解脱和自由的感觉。她来这儿的一个原因是因为她喜欢了多年的偶像是重庆人,一个原因是想冲破父母铸造的牢笼。

    2022-07-02 05:11:13详情点赞(0)回复(0)
  • 这座让&她憧憬

    吴静莱从成都来到这里的一所重点高中上学,人生地不熟的,心里有着不易察觉的惶恐和担忧,她会在这座让她憧憬和向往的城市发生怎样的故事呢?

    2022-07-01 07:51:59详情点赞(0)回复(0)
  • &像不会

    相似的是,他们都处在16岁的年纪,在2015年的九月开始续写他们共同的青春故事。对立的是,吴静莱和段铭梵,就像不会相交的两条线各自航行,谁也无法预料结局。时间不急不缓地划过,同学们都熟络起来了。

    2022-06-30 11:31:13详情点赞(0)回复(0)
  • 想事成&是她的

    钟因奚万万没想到心想事成,那帅哥真和她是一班的,但是她随即瞥到了他旁边的那个男生——运动系男孩!钟因奚瞬间芳心四溢,这才是她的理想型!

    2022-07-02 01:26:48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