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9章 吕老兵的小心思

“对了吕大兄,刚才管家跟咱说过,那头的坡下住着僚人。你说,那冯郎君叫咱住这边,会不会是存了让我们看住那些僚人的心思?”这时有人提出了这么一个问题。刀疤脸老兵没有立刻回答,估计是正在考虑,过了好一会才说道:“说不准。那头的僚人看起来是熟僚,进这时有人提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对了吕大兄,刚才管家跟咱说过,那头的坡下住着僚人。你说,那冯郎君叫咱住这边,会不会是存了让我们看住那些僚人的心思?”

这时有人提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刀疤脸老兵没有立刻回答,估计是正在考虑,过了好一会才说道:“说不准。那头的僚人看起来是熟僚,进庄的时候还看到跟着下地呢。估摸着是这主家买下来的奴仆,不过既然是僚人,咱们先注意看着点总没错。”

虽然已经进入了秋季,可是蜀中的秋老虎的余威仍在,刀疤脸老兵一行洗净身子出来,虽然只穿着冯庄专门给他们送来的四角裤,却不用担心受凉。这地方又是在庄后,庄上的人都在地里忙着,就算是几人光着身子,倒也不用担心有庄外的人过来看到。至于那些用柳枝水泡过的衣物,放在日头下晒半天,到了黄昏时,差不多也能干了,不用担心明日没有衣服穿。

“这玩意倒是新奇,”有人拉了拉那四角裤,“这锦城不愧是大汉的都城,连犊裤都比别处凉快些。”

“你披个蓑衣,下边透风,不也一样凉快?”旁边便有人取笑道。

众人便都哈哈大笑起来,看起来心情都不错。虽然刚才大伙儿又是要洗净身子,又是要把所有的东西全部用柳枝水泡上,连头发都得全部打散了仔细洗干净,但没人有什么不满。因为越是这样折腾,越是可以看出庄上的主家有多看重他们。都是从生死之间打滚过来的老人,这点眼力价还有有的。看来落户到锦城边上的这家庄子,倒是有了几分把握,心下就自然就高兴了起来。

“只是从昨日赶路到现在,早食就啃了点野菜团子,这会儿又渴又饿的,这庄上也不说给咱送点水过来。”有人小小地抱怨了一句。

那刀疤脸老兵一眼就瞪过去,喝骂道:“吃吃吃!就晓得吃!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那模样,有一天吃三食的命吗?贵人才一日三食呢!你一个穷要饭的能不饿死就要谢过老天爷了。渴了就去田头那边灌两口水,一路上忍了这般久了,如今到了地头,还差这半天功夫?”

这边正说着话,忽然听到庄子那边“当当当”敲起了钟声,远处地里的农人便起了一阵小小的喧哗,然后纷纷放下手里的活,齐齐起身往庄子里面赶去。

“这又是做甚?”

几人都惊疑不定地伸长了脖子看向庄子响起钟声的地方,可是却又看不出什么端倪,心下不禁有些焦虑起来,这可是他们未来要依靠的庄子啊,可别自己刚到地头,就出了什么事。到时候即便是与他们几个无关,但要被看作是自己等人从死人堆里带来了晦气引起的,那也是不美。

“要不,我们去看看?说不定能帮上什么忙?”

有心急地就说出了这话。

“不急。”刀疤脸老头倒是能沉得住气,“看那农人走路的架势,没有着急的模样,应该不是什么大事。如若真要我等出手,庄上自然会派人来说。别忘了,刚进庄的时候,把冯郎君挡在身后的那两个娃子,若论沙场上拼命,那肯定拼不过咱们,但若只论身手,只怕比咱高了去了。”

其实带头的刀疤老兵心里还有更深一层的心思,那就算是真有急事,让人家上门求自己,比自己主动去帮人家,落的人情可不一样。人情落得越大,日后也能让自己这些外来户少受些欺负。

老庄户比外来户地位要高一些,自是常理,这也怨不得这刀疤脸老兵有这般想法。

“这便是钟鸣鼎食之家啊!”赵广站在庄上空地的最高处,看着底下的庄户们拿着陶制食盆,自觉地排成两行,依次上前,从厨娘和阿梅的手里接过馒头和汤水,不禁感慨道,“兄长庄上,连庄户都能排出军阵之列,小弟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军阵个屁!这个还用军阵?”冯永不屑一顾地看了赵广一眼,说话都不能好好说,“哪个不排队哪个就没饭吃,你去你府上的庄子试试看,保管个个都像这般,哪有敢不听话的?”

吃午饭这种事情,其实管家一开始就坚决反对的。一日三食那是贵人才有的待遇,土里刨食的庄户能早晚吃上一口热饭那就是上辈子积了德的!但在冯永看来,工作效率才是排在第一位的,庄户们一干就是一天,早饭那顿,能顶一天?饿着肚子能干个毛的活?

拗不过冯永的坚持,管家最后退了一步,午食每人只给两个蒸馍,一碗热汤——说是热汤,其实也就是水煮开了,加几片菜叶子,再加点盐,水淡得根本尝不出咸味来。就这样,庄户们还人人感恩戴德,欢天喜地吃得欢实。

而管家则是心疼粮食心疼了好几天,直说再这样下去府里就要败了。冯永对这种恐吓完全免疫,他又不是没学过数学,府上的存粮怎么着也够撑到明年夏天了。这两年诸葛老妖只会让蜀中百姓休养生息,不可能会动兵,怕什么?明年都江堰就会发挥作用,粮食不可能短缺,不然诸葛老妖哪来的底气后年出兵平南中?

“对了赵叔,别忘了派人给庄后的那些人也送点吃的去。”

冯永看了看不远处嘴角正抽抽,满脸心疼的管家,实在是没忍心让他再看下,便对着管家说道。

管家走过来行了个礼,说道:“回主君,方才老仆就已经叫牛娃等人送过去了。”

“那如何使得?”冯永大吃一惊,“那些个老兵个个都是杀过人的,身上全是戾气,可别把人给吓坏了。”

管家神情有些奇怪地看了冯永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主君这话说的,这世道哪还有谁没见过死人的?死人都不怕,还怕几个杀过人的活人?便是那狗子,他家阿翁,阿姊,阿弟,皆是横死在他眼前,如今不一样是咱庄上的好娃子?听说还是他和他阿母孤儿寡母的把人埋下地去的。”管家说着说着,突然又感慨起来,“也就是遇到了主君这样的好人,看看!”说到这里,还用手指了指下边大口大口吃蒸馍的庄户,“干活都干成享福的了,就是有地的人家,也没这般吃法……”

说来说去,你还是心疼粮食呗!

蜀汉之庄稼汉最新章节

蜀汉之庄稼汉相关资讯

蜀汉之庄稼汉

作者:甲青
类型:职场 状态:连载编辑:南风北海 在读:14860人
  这里讲的是一个平凡的苦逼在乱世三国里苦苦挣扎,努力种田的故事。其部曲有一副将,名曰冯让,余一妻一子,其子名永,得知父殁,痛哭三日,情不能禁,奔山而入,人不能追,概不知所以终。冯妻丧夫失子,遂投河。时人皆叹之。。
  • ,要真&干了。

    被点到的农人倒是一点不怕,反而大声问:“主家放心,要真是干不完,就是今晚摸黑也把活给干了。要是这活提早干完了呢?”

    2023-08-06 05:18:56详情点赞(0)回复(0)
  • 卡住了&喉咙,

    或许是蛮头太干,或许是吃得太急,更可能的是被吓坏了,半大小子一下子被馒头卡住了喉咙,咳了几下,没咳出来,又咽不下去,当下直翻白眼,眼看就要喘不过气来。

    2023-08-06 08:35:49详情点赞(0)回复(0)
  • 老子身&你娘还

    卧槽!你一副老子身上有瘟疫的表情要绕路避开老子的表情是什么意思?我打不过你娘还打不过你?你过来,看我不打死你!

    2023-08-05 10:17:42详情点赞(0)回复(0)
  • &时为章

    公元223年,农历癸卯,时为章武三年,同时也是建兴元年。

    2023-08-05 06:57:28详情点赞(0)回复(0)
  • &兴。

    四月,季汉开国皇帝刘备于永安驾崩,谥为昭烈皇帝。同年太子刘禅登基,改元建兴。

    2023-08-05 12:39:48详情点赞(0)回复(0)
  • 面说说&个屁都

    刚开始他听到后心里膈应得慌,后来也就习惯了,别看那些话难听,可也就是只能在背后面说说,真到了他这个主家面前,那些佃户还是唯唯喏喏,连个屁都不敢放。

    2023-08-06 07:24:57详情点赞(0)回复(0)
  • ,情不&。时人

    其部曲有一副将,名曰冯让,余一妻一子,其子名永,得知父殁,痛哭三日,情不能禁,奔山而入,人不能追,概不知所以终。冯妻丧夫失子,遂投河。时人皆叹之。

    2023-08-06 07:55:49详情点赞(0)回复(0)
  • &在旁人

    妇人身材粗壮,声音犹如河东狮吼,虽然她自己觉得压低了声音,却想不到在旁人听来,仍是与平常人说话声音无异。

    2023-08-04 12:21:59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