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偷窥事件

落日溶金,云影在远天汇聚,闪射下去的日色变为了柱形,最后一抹光斑,就将要从这座小城上空流逝了,隐入在山脉的背后处。而坐标是城市东南角的这所中学角落,在自来水公司建筑板后面的程燃和俞晓,就正好撞上了一对热情似火的男女。“要说回去我们在这里偷看人而坐标是城市东南角的这所中学角落,在自来水公司建筑板后面的程燃和俞晓,就恰好撞上了一对热情似火的男女。。...

落日溶金,云影在远天汇集,透射下来的日色变成了柱形,最后一抹光斑,就即将从这座小城上空流逝,隐没在山脉的背后处。

而坐标是城市东南角的这所中学角落,在自来水公司建筑板后面的程燃和俞晓,就恰好撞上了一对热情似火的男女。

“话说回来我们在这里偷窥人家不好吧……”俞晓还不忘来这么一句。

程燃心忖你这幅样子有半点“不好”的觉悟吗?

“男的是……男的是……靠,谢飞白啊,一中老大兼校草。他爸据说是华谷集团这家国投公司的董事长……”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校园也自成一个江湖,这倒无所谓时代,无论是现在还是后世,似乎这种在学校里进行极具社会气息认老大的风气一直存在。

不过跳脱了这个阶段的程燃回过头来看学校里的这些事儿,还真有一种另类的趣味……嗯,一中老大啊。

华谷集团,这家公司他也知道,算是山海市首屈一指的国企了,投资了很多基础建设的设施,在福星酒店没有入驻之前,山海市最有名的酒店和广场,都有这家公司投资的股份背景,华谷集团以前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国企,后来似乎新的领导者能力不俗,连番大刀阔斧改革,生生让这家不振的国有投资公司节节攀高,成为了山海市有名的巨无霸。

程燃眯了眯眼,他似乎依稀记得某个重要的事情将在这家公司上发生,只是一时之间,他不太能确定。

“以前就听说了这谢飞白就是个花花公子,没想到真的人很烂,他上个月的女朋友不是七班的谢佳吗……”俞晓气鼓气胀,虽然是一副谴责的语气,但骨子里的那个羡慕嫉妒恨啊……那任由得谢飞白上下其手的女孩虽然不是什么女神,但换往常俞晓要是过去搭白,恐怕也得遭到人女孩一通白眼吧。结果这谢飞白简直就是手到擒来。

“谢飞白!你他吗敢抢我女朋友!”

一声爆喝伴随着一连串纷杂的脚步声,忽然传来。

程燃上前,通过孔洞看外面的情况。

看到的是七八个男生从那头冲了过来,谢飞白和那个叫沈梦的女孩分开,女孩慌乱整理自己的衣服,谢飞白人大约一米八几的个头,头发短飒,鼻子高挺,耳朵上打了个耳钉。

为首的是一个平头男子,看样子就是沈梦的男友了,身边有七个小伙伴,只是大概忌惮谢飞白,只是远远围了个圈子,并没有逼上来。

“是杜斌!”俞晓小声道,“六班的,也是个人物,据说对谢飞白封为一中老大很不服气……”

程燃哭笑不得,这是什么狗屁倒灶的事……关键是他和俞晓莫名其妙的夹在了两帮人中间,现在要是出去说我们只是路过麻烦你们让个道,会不会打岔了别人对峙的氛围?

那个叫杜斌的男子很壮,是校蓝球队的,两个眼珠子红着向谢飞白走过来,一只手颤抖着指着他,没去看沈梦,“不管女人的事,你抢我女人,我们男人之间来解决!”

都是血气方刚的年龄,这个杜斌也管不着什么一中老大不老大了,在这个年代似乎面对女人被抢这种问题,面子和内心的伤害简直就是双重打击。

那个沈梦挡在了谢飞白面前,“你要做什么冲我来……和他无关,杜斌!”她看着这边杜斌七个兄弟伙过来,不消说谢飞白也受不住。

然而这个时候她背上突然被推了一把,谢飞白将她推向了杜斌,“噢,那我还给你。”

沈梦失魂落魄的趔趄着向杜斌那边走了几步,回过头来,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那一副无所谓表情的谢飞白。

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连俞晓都忍不住攥拳,“真是混账啊……”

这刚刚才和人家女孩缠绵,这个年代小女生情窦初开,结果转眼间谢飞白就是一副挥之即来抛之即去的态度,再配合上他轻佻的表情,显然对沈梦表示他根本就不在乎她,直接把人家祸害了,让俞晓都忍不住想要冲出去打他一顿。

这边杜斌几人都是义愤填膺,而一脸的扭结和狰狞更是出现在杜斌的脸上,他直接向谢飞白冲了过来,“草拟吗,谢飞白老子打死你!”

程燃原本以为会看到韩剧那样高大帅气的主角打翻一片不良少年,毕竟这个场面的起头就是朝这个方面去的,但是事实证明这谢飞白大概也很想朝这方面去,但始终无法超越人体物理的极限,就算平时打架再厉害,人家这边可是有八个人!

刚开始还是有模有样,你来我往,谢飞白是且退且战,好几拳干净利落的打在几个冲上来的人脸上,但渐渐就被围了,各种拳脚乱七八糟落下来,谢飞白那身白衬衣也是到处都是脚印和与墙面摩擦出的黑痕。

人倒在地上,一群人围着他踹脚,而那杜斌看着旁边哭得厉害的沈梦,眼睛一红,抓起了地上一块砖头,啪拍在谢飞白头上,满脸是血。

眼看着沈梦哭得撕心裂肺,杜斌又去捡第二块。

程燃是全程目睹这一切,看到这个时候的惊险处,手在建筑板上猛地一摁,本来就是金属材料的建筑板发出一阵咯啦啦的变形声,杜斌那群人立即停手愣住,就连地上的谢飞白都朝这边看过来。

程燃知道这个时候再不出去,恐怕就要出事了。这些男孩血气方刚,没准真能动下杀手,程燃记得学生时期就见到过多次在KTV街道看到因为这些“恩怨情仇”被捅了或者被打死的事故。

他和俞晓先后从那背后走了出来。

沈梦也不哭了,这个时候是一脸羞恼的看着两个人。

杜斌几个人也满脸戾气,不过看当先的程燃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结合之前建筑金属板噼噼啪啪一阵响,还是把他们给震住了的。

双方就这么沉默的对视着,俞晓眼巴巴的从旁看着程燃,下一步计划是什么啊……

看着正爬起来的谢飞白,程燃猛地一只手臂挥出,指向众人的后方天空,“飞碟!快看有飞碟!”

这个时候就是要出其不意,务必打对方一个声东击西,然后才好一趟脱身。

然而程燃看到的是……面前的这群人没有一个人往他所指的方向望过去。

所有人满头的黑线。像是看一个傻子。

其中一个瘦高男开口,“就像是谁没看过周星驰一样……你是在搞笑吗?”

程燃那叫一个尴尬,这剧情怎么不按常理走啊!

那还等什么,跑啊!

程燃一把拉着谢飞白,只是给了俞晓一个眼神,前者就率先朝校门口处撒腿狂跑,跟NMG草原的野兔子一样。

打,是不好打的。别人这边八个人,程燃也没觉得暴力就能解决问题。现在只是不要让暴力升级,这种校内争风吃醋,类似杜斌这种,倒是真很容易弄出人命来。

杜斌这几个人本就是打红了眼的,以为对方出来也是谢飞白的帮手,大概也会和刚才谢飞白那样与他们硬拼,但谁知道这两个人非但没有刚才谢飞白的气质,简直可以说是毫无下线。就这么拖着谢飞白朝校门方向猛冲。

谢飞白被程燃一趟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拖跑出去一截后,手头上猛地一挥,将程燃抓着他的手给拂开了!

“跑锤子跑!”

程燃看着面前穿白衬衣的少年,心想今天怎么什么事都不按套路出牌……

面前这个二货脑子里装的什么……

谢飞白停下来,转过身,又朝追过来的杜斌几人迎去。

然后不消说了,谢飞白的那两个拳头风车般挥舞,但很快就倒在拳打脚踢之中。

杜斌那边还分出两个人打算来追程燃和俞晓,结果程燃俞晓到了校门口就停住了,远远的观望。追来的两人看程燃的神态,大概觉得自己也讨不了好,折转回去加入踢打谢飞白的阵营。

于是程燃和俞晓就全程做了两个观众。

不过大概也是因为他们两个瞅着,杜斌没敢再下狠手。

沈梦在从中拉扯,杜斌几个人打了十几分钟,似乎也最终发泄完了,这才被沈梦拉开,杜斌脱下被撕烂的T恤,又看着沈梦完全倒向自己这一边,指着地上的谢飞白骂了一通狠话,一群人这才意气风发的走出来,隔着十来米和程燃俞晓两人威胁式的对峙,他们其实也消耗了很大体力,两人刚才撒腿就跑毫无风范的印象还留在他们脑海里,觉得要打的话恐怕也一时追不上两人,于是也只能算了,走向大路。

过了片刻,那头的谢飞白才坐起来,满脸是血,休息了一会,手撑在地上起身,捡起自己的外套,擦了擦面颊的血迹,浑身脏污,来到两人面前,沉静的盯着他们,这幅样子居然有点酷。

面前可是一中老大啊!俞晓连忙比划着解释,“我们本来就在那里办板报,谁知道你们后面过来的……刚才喊你你怎么不跑……”

“杜斌?”出乎意料的,谢飞白突然笑了,这幅样子看上去就像是神经病,但让俞晓不寒而栗,“我会打回来,他会很惨……”

“我晓得你,你叫程燃。”他道,“你小心点!”

居然还威胁刚才打算救他的人……俞晓看着谢飞白的背影,简直一副像是看神经病的表情,对程燃道,“你说他图什么?”

“大概是……”程燃想了想,“皮子痒了吧。”

谢飞白那种玩世不恭和怼天怼地对空气的模样,只是表象。

他眼底的自暴自弃和哀伤,又怎么瞒得过两世为人的程燃。

每个阶段,都有人生的烦恼和一些坎,大部分都只能自渡。有时候,家长太过强势,也未必是什么好事……对于少年谢飞白之烦恼,程燃爱莫能助。

=====

=====

推荐两本书,一是“会说话的肘子”的《大王饶命》,很贱很好笑。由此可见作者也是个逗……

二是“当年离歌”的科幻类作品《机破星河》,这本书我写《星河贵族》的时候就推荐过,机甲和打斗设定比我出彩多了。科幻类作品不易,这本书也不容易。

最后就是,感觉你们投票的兴致不高啊……非要我猛虎落地式跑过来抱大腿才给票吗?:)

重燃最新章节

重燃相关资讯

类型:仙侠 状态:完本编辑:诗人的血液 在读:6477人
  程燃复活在这个很陌生又很陌生的世界……程程皆燃。一群:971276028二群:769607127三群:692354208一颗不明物体以极快的速度且精确制导得命中他的额头,发出“啵!”一声和皮肉连着内里的骨骼碰撞后清脆的响声,弹向一旁。。
  • &约状态

    因为起点合同流程还没走完,所以显示还是未签约状态,有朋友提及了打赏的问题,心意领了,大家就先收藏,安静看书吧:)

    2022-11-24 11:38:49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