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老和尚说

少林镇山绝技百千年的威名,昨日却有一人孤身仗剑破了十八罗汉大阵,大雄宝殿前所有僧人统统面色惨然,那几个之后就受了伤的和尚,这时但是不像袈裟老僧一般闭息晕厥过去的,却也差不了多少了。这时,一声佛号传来,众多僧人神色皆略有动,方云汉顺着声音看去,此时,一声佛号传来,众多僧人神色皆有所动,方云汉顺着声音看去,一个身材干瘦的老和尚缓步从大雄宝殿右侧转出。。...

少林镇山绝技千百年的威名,今日却有一人孤身仗剑破了十八罗汉大阵,大雄宝殿前所有僧人全都面色惨然,那几个之前就受了伤的和尚,此时虽然不像袈裟老僧一般闭气昏厥过去,却也差不了多少了。

此时,一声佛号传来,众多僧人神色皆有所动,方云汉顺着声音看去,一个身材干瘦的老和尚缓步从大雄宝殿右侧转出。

人群中呼喊“方丈”的声音,错错杂杂。

显然这就是少林方丈了。

方云汉手一抬,七尺之外的剑鞘被他一股盘旋的内力隔空吸来,他收剑入鞘,道:“方丈大师,终于肯出来见我了?”

“阿弥陀佛。”少林方丈手上一串念珠轻轻拨动,气定神闲,似乎全然不因方云汉闯寺而动怒,只道,“施主入少林以来,手下并无一人重伤折损,确有莫大诚意,贫僧岂敢再避而不见?”

广场上其他年轻武僧经方丈点醒,这才发现,那十八罗汉大阵的布阵者,虽然翻倒在地,身上不过只有一两处浅浅的血迹洇湿,也不在要害部位,并未伤及根本,却不知道为什么还是躺在地上不爬起来。

只有方云汉知道,他刚才挥剑击倒这些人的时候,剑气已经钳制了几个胸腹之间的穴位,不影响四肢动作,但是却会使人胸闷气短,头晕不止,一时间难以站立。

如果方才少林还要反悔阻拦他,那这十八个人也不足以成为障碍了。

方云汉看了一下被扶起来的那十八人,说道:“方丈既然感受到了我的诚意,想必是愿意为我解惑了。”

“铜眉,你们带众弟子离远一些。”少林方丈向着铜眉他们吩咐了两句,转身走向大雄宝殿,“请施主跟贫僧来吧。”

这大雄宝殿是少林佛事活动的中心场所,在少林的众多建筑之中,可以算得最为雄壮。殿内供奉着释迦牟尼、阿弥陀佛、药师佛的神像,屏墙后面悬塑观音像,两侧有十八罗汉像侍立。

三大神像前方开阔,摆着几个蒲团,少林方丈进来之后,直接就在最前方一个蒲团上坐下,面朝神像,静默不语。

方云汉跟进来之后,回头看看,铜眉他们已经遵守方丈的命令,组织那些少林弟子分批离开广场,远离了大雄宝殿。

似乎是感觉到身后的广场上已经没人了,少林方丈开口道:“贫僧听铜眉转述,施主是想问少林数十年来,有谁可能练成一指禅功?”

方云汉点头道:“不错。”

他已见到了方丈,索性说的更清楚一些,道:“京城最近发生了一些大事,雷大将军在新婚之夜突然发狂,杀死齐王之女,引发朝堂上一场大的动荡,不久之后自也会波及民间,牵涉万千黎民生计。这件事情里颇多蹊跷,我们发现雷大将军可能是中毒,而下毒暗害他的人,也许就是那个修成了一指禅功的高手。”

“如今京城风波不止,雷大将军,可能还不是他最终的目标。”

听完了这段话,少林方丈头颅略微垂下一些,袈裟竟然有些细微的颤抖,落在方云汉眼中,令他一阵惊奇。

虽然早就猜到那个幕后阴谋者可能跟少林关系匪浅,但也没想到,只是一个消息就会对少林方丈有这么大的影响。

他这到底是痛心、戒惧,还是正在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

方云汉没有打扰他,足足等了一刻钟,才听少林方丈徐徐吐出一口气,身子又略微挺直了一些,说道:“少林,三十年前确实有这么一个人,选修了一指禅功,半个月就登堂入室,如果是他的话,如今应该已将这门绝艺练到了直追达摩祖师的程度了吧。”

方云汉连忙问道:“这人是谁?”

“这人的身份,说来话长。”少林方丈停顿了一下,转而说道,“方施主,你功力精湛,可否仔细查看如今这大雄宝殿四周百步以内,还有没有少林僧人?”

方云汉道:“没有。离得最近的铜眉,也在一百三十步以外。”

少林方丈默默点头,然后讲了个故事。

五十年前,因为宫廷中的一些阴私,一个出自武林世家的妃子,不得不设法把自己的孩子秘密送到少林寺,请少林上一代方丈收他为徒,并对他的身世保密。

那个孩子,就成为了这位现任方丈的师兄。

少林的上代方丈对这位皇子一视同仁,没有格外优待,却也不曾苛求,就像是对待其他任何一个少林弟子一样,按部就班的教他诵读佛经,习练武艺。

谁料到,这个皇子武功上的天资绝佳,十几岁的时候已经得到了选修少林绝技的资格,他不但选了最难练的一指禅功,还在两三年以内练到小成。

那个时候江湖上有“龙虎狮象豹”五个兄弟,号称五恶兽,独霸一方,横行无忌。

可有一次,他们路过少室山,居然被仍然年少的皇子击败。

这位皇子早听说了五兽恶名,当即动了杀心。

其实,少林的武僧,若要行走江湖,难免要开杀戒,在这方面管的并不严格。但上代方丈看他年纪轻轻,一直养在佛寺里,有没有真正遇过江湖险恶,却出手如此狠辣,不免心惊。

于是,上代方丈拦住了他,对他施以教诲,不久之后,五恶兽就剃度,成了少林的和尚,在“龙虎狮象豹”前面,都加了一个无字。

这五个人仍有桀骜之气,偏偏对那位皇子心服,也把江湖习气带到寺中,跟他称兄道弟,经常带他偷跑下山。

后来,宫中局势安定,那位皇子的生母复得宠爱,也不知道是怎么糊弄当时那个皇帝的,居然要把这个已经长大成人的皇子接回去。

本来这也没什么,少林的上一代方丈对外宣称,他这个爱徒忽染恶疾,病重去世,悄悄让他回京城去。可等到这位皇子回去的时候,他的父母已经相继离世,他的兄长成了新的皇帝。

几个月后,这个已经被封为王爷的皇子回了少林一趟。

那一夜发生了很多事情,现任方丈就是在那一夜知道了他师兄的身世。

藏经阁也是在那一夜起了大火,已经被誉为少林五罗汉之一的无龙身亡,其他四人从少林绝迹。

上一代方丈翌日圆寂。

少林方丈对那一夜的事情语焉不详,方云汉听到这里,却不由得捏了捏自己的鼻梁,腹诽道:陆小凤世界想要造反的王爷也太多了吧,原著里面,一两年的功夫,就有两对王爷父子准备造反,现在又来一个。

他已经想到少林方丈口中那个皇子是谁了。

“你说的那个师兄,是不是齐王?”

少林方丈点头:“正是。”

方云汉看着眼前这个老和尚干瘦的背影,皱眉说道:“据我所知,无论江湖还是朝堂,好像都以为齐王不会武功,既然他跟少林上一代方丈圆寂有关,你又为什么还要为他保守这么多年的秘密?”

少林方丈淡淡道:“这么多年,齐王在京城只是个闲散王爷,老僧又为什么要到处宣扬此事?”

方云汉眉头紧锁,还是觉得不对。现在基本可以肯定,齐王就是那个幕后黑手,他隐藏自身武功,为了某件大事,连自己的女儿都能牺牲,怎么会容忍少林方丈这么大一个破绽存在于世上。

少林方丈面朝着佛像,双目无神,忽然觉得眼角一暗。

那蓝袍的少年人来到他身边,仰望着殿中的三尊佛像,道:“方丈,你信佛吗?”

问少林方丈信不信佛,如果传到江湖中,绝对会被耻笑几十年。

但少林方丈只是安然答道:“自然信的。”

方云汉低头看他,道:“那如果,有一个人正在策划着天大的阴谋,实行的过程中,会有许许多多的无辜之人流血,让忠良之辈蒙冤不白,而另一个人,掌握着可以制约这个恶人的手段,却见死不救,这个人,能往西天极乐吗?”

少林方丈寿眉耸动,呼吸急促了少许,低声说道:“此人死后,恐堕三恶道。”

方云汉不说话了。

他静静的,居高临下的看着少林方丈,双目之中没有任何情绪,身上的气势逐渐高涨,强盛而平和,似乎与殿中的这三尊佛像连为一体。

少林方丈感受到了压抑的氛围。

这老和尚的武功本来不弱,但他从一年前,也已逐渐察觉到了夜叉门及那位昔日师兄的动作,以至于一年以来,寝食难安,精神早已衰弱不少,若不是还有内力支撑,恐怕早就形销骨立。

有时候他夜间醒来,看到门外树影婆娑,都会误以为是夜叉前来索命,甚至会产生一点解脱的感觉。

种种因素导致他在这种气势的压迫之下,表现恐怕还不如铜眉。

老和尚的额头已经有汗水渗出,他不能继续低头了,因为怀疑自己的脖子可能会永远抬不起来。

于是,他一抬头,陡然见到那人眸绽金光,感受到身周旋绕暖风,如有神佛垂询。

“如~何~制~之~”

“信。”

少林方丈脱口而出。

他一个字吐出来,立刻从那种恍惚之中回过神来。

方云汉眸中金光收敛,不紧不慢的问道:“什么信?”

少林方丈苦笑一声,他既然吐露了线索,如果不肯拿出来的话,也不知道这人会对少林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是当年,师兄的母亲跟师父来往的书信,以及皇室的龙纹玉佩信物,还有师父自己暗中调查到的,当年师兄被送到少林来的原因,据说其中涉及天家丑事。”

一发是说了,索性全都说出来。少林方丈起身转到大雄宝殿后面,从观音塑像下按动机关,取出了暗格中的一个木匣,回头对方云汉说道,“东西就在这里面。”

“师兄不敢动我,就是因为如果我突兀身亡,这些东西都会被散布出去。但是,那一夜,我也在他和师父的共同见证之下,立下重誓,如果师兄没有要杀我,而我将这些散布,死后会打落无间地狱,永不超生。”

少林方丈递出木盒,垂首道,“阿弥陀佛。”

方云汉接过木匣,打开之后翻看了两下,啧啧道:“方丈,你既然信佛,那就应该也想点别的,比如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少年人笑着拍拍老和尚的肩膀,“你要相信,今天帮我做了这桩大好事,就是掉到了无间地狱里,也会有无量浮屠把你拱上来的。”

万界武侠扮演者最新章节

万界武侠扮演者相关资讯

万界武侠扮演者

作者:温茶米酒
类型:灵异 状态:连载编辑:花前月下 在读:24384人
  一双铁手对日月,武学禅宗验绝学。东京喧嚣浮华冠天下,凌霜盛名篡龙颜,秦时明月照沧海,千秋风云试万劫…… 古怪深藏此方世界,乘风闯过他方武林。一次次带着不都属于那片江湖的武功,名扬四海天下。且待诸多英雄扮相走一遭,洗净面谱,才获知——原本我即是豪杰!PS:副本不只有作者介绍这些,部分副本背景会有魔改。桃花夭夭,红杏绽蕊,暖阳疏影间,一座描绘水墨山川的屏风立在园内,屏风前面,放着一张黄花梨木的坐榻,上面铺着雪白厚实的绒被。。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