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再不飞

掩藏在花丛中的这个人,是一个小偷。他身上的衣服并也不是传统形式的黑色夜行服,不是一种逼近于地砖,逼近于屋瓦的颜色,也很像是弥漫于半夜中的叶片,很具有独特蒙蔽性。并且他的功夫很好,深藏在这里的时候,不但不能摒住自己的呼吸,减慢自己的心跳,更有甚者能让自己他身上的衣服并不是传统的黑色夜行服,而是一种接近于地砖,接近于屋瓦的颜色,也很像是笼罩于深夜中的叶片,很具有迷惑性。。...

隐藏在花丛中的这个人,是一个小偷。

他身上的衣服并不是传统的黑色夜行服,而是一种接近于地砖,接近于屋瓦的颜色,也很像是笼罩于深夜中的叶片,很具有迷惑性。

而且他的功夫很好,潜藏在这里的时候,非但能够屏住自己的呼吸,减缓自己的心跳,甚至能够让自己的皮肤衣物,有一种与身边的枝叶相近的摇动频率,即使是耳力最好的人,通过听觉来判断的话,也只会把他当成这些花草枝叶的一部分。

这才是他能够不被刚才庭院中那些人发现的原因。

能够有这样的手段,他自然不会是一个普通人,实际上,他就是江湖中人称偷王之王的司空摘星。

这是一个把偷当成了艺术的人,他并不缺钱财,也不会为了窃取财物而去盗窃,他每一次出手,往往是受人的邀请或者与人打赌,去针对那些王侯府邸、高手后宅之类的“禁区”。

半个月前,司空摘星一时来了兴致,潜入江湖四大名医之一的叶星士家中,偷走了他新为一个富商研究出来的助兴药物,等到叶星士没能如期交上那压榨身体的药丸,信誉大跌,司空摘星又出现在他家中,把那瓶药还给了他。

于是,叶星士就不服气,跟他打了这个赌。

赌司空摘星能不能在京城最热闹的时候,潜入当今皇叔齐王府中,盗取一件齐王的日常用品。

司空摘星自然应约。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他在今天晚上这个最“热闹”的时候,潜入齐王府中,居然遇到了这样的一幅场景。

他吓得半死,却连一滴汗都不敢流出来。

直到庭院里那些黑衣人都走了之后,他还在花丛里面窝了足足有半个时辰。

这个时候,司空摘星已经不得不走,因为他的心脏没有办法再维持这么低缓的跳动,他开始需要较为明显的呼吸。

于是他提起了十二万分的小心,把周围百米之内检查扫视了至少有十遍,这才潜运功力,准备动身。

其实,司空摘星对自己的轻功一向很有自信,他认为就算是以轻功名满江湖的陆小凤,也未必就能够比他更轻灵、迅捷、巧妙,如果一开始就有上百米的距离间隔,他从不觉得有谁能够追得上自己。

之前之所以不动,一来是对齐王的身份感到太过惊讶,二来是,正因为江湖中有这种轻功的人很少,他怕他一逃之后就会被那些人发现身份,日后在江湖之中遭受莫名其妙的针对和追杀。

司空摘星的自信很有道理。

一个体重至少也在一百斤左右的成年男子,从完全身处于花丛中,到完全脱离了这片花丛,居然只有膝盖弯曲处的裤脚褶皱,碰到了一片叶子。

其他任何的枝、花、叶,都没有与他发生半点接触。

可是就在那一片叶子与他的衣服碰触,发出了跟一只蚂蚁爬行在树叶上也差不多的声音时。

至少在百米之外的那间屋子的门突然洞开。

一个人影就像是平移一样,上身不动,腿脚不抬,已拉扯着长长的残影,在骤然卷起的疾风之中飘过了门槛,越过了整个庭院,越过了长廊,来到了花丛之上,静静抬头。

从乌云之中洞射下来的半柱月光刚好落在这个人额头上,宛如虔诚佛子的一轮明光。

司空摘星像是一只受了惊的蜜蜂,在脚下这个人跨越了百米距离的时候,他也已经连翻了三个筋斗,在半空之中,滑出了四十多米的距离。

“贵客临门,何必急着走呢?”

额头被月光照耀的齐王,眉眼祥和,脚底踩在这一层花枝上微微一陷,一步跨出去,就已经把他和司空摘星之间的距离拉近了一半。

他凌空一步,身影高过了此处的房屋和廊檐,慢条斯理的探出一只手,屈指一弹。

此时他们二人之间的距离仍然在二十米左右,六丈有余。

江湖之中,最近几十年以来,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能以纯粹的指力打出这么远的距离。

三十年前威震天下的天禽老人,用隔空指力在三丈之外打裂了一个核桃,已经被江湖人传为奇能。

武林高手的躯体,在内力未竭之时,谁不比一个核桃坚硬得多?

可是,司空摘星犹如一只炸了毛的狸猫,身体在半空之中猛然蜷缩,然后又急速舒展,筋骨伴随内力弹动着,居然在半空中根本无法借力的情况下,硬生生扭转了自己的前进方向,横向移出去将近五米的距离。

他做出这一番动作的同时,不知道藏在身上哪里的一个小包裹被弹出来,形成了一种金蝉脱壳的效果。

那小包裹里面,就是司空摘星在齐王府中偷走的东西,有一个小香炉,两颗明珠,还有一块玉佩。

那个包裹刚刚离开司空摘星的身体,厚实的布匹就被撕裂开来。

齐王的指风,居然真的隔了这么远还有足够的杀伤力,犹如一把钢刀,斩开了包裹。

不,他的指力要比钢刀更可怕,因为那个小香炉被这一缕指风击中,任是金铁所铸,仍然无声无息的出现了一个凹坑。

司空摘星横空转折,本来已经是轻功的极致,已经不得不降落换气,但是他的脖子一缩,已经把身上一件衣服脱了下来,居然就踩着那一件轻飘飘的衣服,再度飞纵。

一件衣服在半空中无所凭依,能够提供多少力量?这司空摘星的轻功,跟飞行到底还有什么区别?

就连司空摘星自己也为他这一下子的应变感到得意。

他自认是神来之笔,身体已经越过了齐王府最外侧的围墙,不免有了那么一瞬间的松懈。

司空摘星来到了围墙之外,半空中的齐王,也来到了围墙下。

齐王面目仍然平和,刚才弹出了食指,如今弹出了中指。

中指弹在墙壁上。

墙壁的另一面,足尖点地想要再次飞起的司空摘星忽然喉头一突。

他的喉结像是要从内部冲破皮肤,突然往外凸起了将近一寸,而他后颈的对应部位则是凹陷下去。

他的颈椎被击断了,思维一瞬间就变得混乱起来,他感觉自己还在飞,可是他的身体在降落、在跌倒。

司空摘星面朝下,扑倒在围墙之外。

齐王在围墙内收回了手指,他的指力透过墙壁,刚猛无比的一击打杀了司空摘星,但墙壁上没有出现半点破损。

在他背后,那个被撕裂的小包裹之中的几样东西,这时才从半空中落下来,落入花丛中。

笑书生赶到。

齐王转身回去,只留下一句话。

“把尸体处理了。”

笑书生翻墙拿回了尸体,用化尸水把司空摘星变成一摊黄色的脓水,冲入了阴沟。

他还去把那个破了的小包裹捡了起来,连同司空摘星留下的衣服,两颗明珠一个玉佩,全部带走。

偷王之王最后留在世上的痕迹,就这么消失了,从头到尾,王府之中,没有其他人听到了任何一点异常的响动。

万界武侠扮演者最新章节

万界武侠扮演者相关资讯

万界武侠扮演者

作者:温茶米酒
类型:灵异 状态:连载编辑:花前月下 在读:24384人
  一双铁手对日月,武学禅宗验绝学。东京喧嚣浮华冠天下,凌霜盛名篡龙颜,秦时明月照沧海,千秋风云试万劫…… 古怪深藏此方世界,乘风闯过他方武林。一次次带着不都属于那片江湖的武功,名扬四海天下。且待诸多英雄扮相走一遭,洗净面谱,才获知——原本我即是豪杰!PS:副本不只有作者介绍这些,部分副本背景会有魔改。桃花夭夭,红杏绽蕊,暖阳疏影间,一座描绘水墨山川的屏风立在园内,屏风前面,放着一张黄花梨木的坐榻,上面铺着雪白厚实的绒被。。
  • &神仙志

    一身金丝云纹白袍的少年郎坐在此处,手捧一本神仙志怪的小说细细看着。

    2022-10-02 01:58:31详情点赞(0)回复(0)
  • 咫尺的&头望去

    阳光骤失,方云汉一下子就连近在咫尺的书本文字都看不清了,他抬头望去,只见原本艳阳高照的天穹,已经黑如墨石。

    2022-10-01 06:28:17详情点赞(0)回复(0)
  • 那种侯&算是一

    穿越成一个侯爷独子,而且还是天高皇帝远,乐享一方富贵的那种侯爷,应该可以算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

    2022-10-04 02:50:24详情点赞(0)回复(0)
  • 又穿越&什么其

    “这是又穿越了吗?还是被传送到什么其他地方了?或者缺失了一段记忆?”

    2022-10-04 04:04:58详情点赞(0)回复(0)
  • 人多活&赚了,

    人多活一世,已经是赚了,就算是痛到想要自残的病症,在熬过了一开始的几个月之后,也会逐渐习惯,没什么好怕的。

    2022-10-01 04:30:46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屏风&风前面

    桃花夭夭,红杏绽蕊,暖阳疏影间,一座描绘水墨山川的屏风立在园内,屏风前面,放着一张黄花梨木的坐榻,上面铺着雪白厚实的绒被。

    2022-10-01 04:44:03详情点赞(0)回复(0)
  • 以生死&那我、

    我是可以生死看淡,被这烂病折磨死。但要是有人想打死我,那我、也、要、打、死、你!

    2022-10-03 07:28:45详情点赞(0)回复(0)
  • 红色光&红色的

    红色光芒,初始如谷粒大小,可顷刻之间,就无声放大了数百倍,其大如斗,还裹着一层喧嚣无比的绯红焰光,仿佛天上多了一轮红色的、冰凉的太阳。

    2022-10-02 12:20:36详情点赞(0)回复(0)
  • 那汉子&跳出了

    那汉子猛然一跃,几乎像是一头从山上狂奔下来的猛虎,竟然跳出了将近十米的距离,手掌上带着如同铁叶大风扇的呼啸声,对着方云汉拍了下来。

    2022-10-04 06:41:4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