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流血长夜

东厂人马在各处要道据守的时候,刚离开了大将军府的神拳将军庞虎,正急急忙忙准备好入宫,晋见圣上,为雷震天动地辨白。却他马到中途,突然间街道侧面的一座茶棚底下,抛出几道黑影。这一条黑影看出来是一匹布,柔柔无言,但迈过了三四米的距离,抽在庞虎座下那匹骏马身然而他马到中途,忽然街道侧面的一座茶棚底下,抛出一道黑影。。...

东厂人马在各处要道扼守的时候,刚离开大将军府的神拳将军庞虎,正急匆匆准备入宫,面见圣上,为雷震天辩白。

然而他马到中途,忽然街道侧面的一座茶棚底下,抛出一道黑影。

这一条黑影看起来是一匹布,柔柔无声,但跨过了三四米的距离,抽在庞虎座下那匹骏马身上的时候,骏马骤然一声哀鸣,四蹄同时一屈,跌倒在地。

庞虎的功夫不弱,马匹摔倒,他却没有摔倒,顺势在空中翻了一圈,安然落地,已经摆出了一套身经百战的拳法架子,双目炯炯有神的盯着茶棚之中,语气惊疑,道:“流云铁袖!东厂什么时候还招揽了出身少林的高手?”

那匹摔倒的马,横躺在地,这才能够看清,它身体侧面已经直接凹陷下去,恐怕一侧的肋骨和内脏已全被粉碎,难怪死的如此干脆利落。

而将它击毙的那条黑影,当真只是一块布,是一条长长的衣袖,已经被收回茶棚之中。

庞虎的眼睛,能在战场千百把刀兵之中,认准一支迎面飞来的流矢,但他看不穿那个一身黑衣的人黑帽底下的面容。

他身体微微转动,调整着自身姿势,面朝那个黑衣人的刹那间,背后的墙壁轰然破碎,出现了一个一人大小的破洞,一对爪影连绵不绝的撕开空气,从中探出。

捕风,捉影,抚琴,鼓瑟,抱残,守缺。

庞虎惊悚回头出拳,双臂如同铁杵一般连续捣了出去,然而在那六式爪影的寸寸擒拿之下,从手腕到手肘,顷刻之间失去了所有知觉。

“少林龙爪~手~”

最后一个“手~”字吐出来的时候,庞虎的头颅已经离开了他的脖子。

到此时,一套龙爪手甚至还没有使完。

两个黑衣人急速离开,无头尸体被抛到小巷之中。

………………

大将军府之外的一座官员宅邸之中,几个将官正聚在一起,等着庞虎那边的消息。

他们本来想要一起进宫,但是因为都是将官,深夜同去,未免瓜田李下,惹人疑心,故而在此等候,也是要建立一个暂时的中枢,调动他们的人手,暗中搜寻大将军的下落。

他们本身皆具有一定纵马冲杀的能为,宅院外围也有一些得到信任的各大帮派好手在此顾守。

所以众人虽然焦急、忧虑,却并未有太多惊惧。

孰料,就在他们等待的过程中,窗外忽然有一阵风,竟然吹透了窗户,吹灭了屋里面的数盏灯火。

一霎那的黑暗之中,各帮派留在此地的护卫,几乎疑心自己见到了一条环绕此方屋舍的发光绸带。

那一道柔和柔顺的光华,一闪而过,没入窗户之中,再次掠出的时候,无论是将官还是护卫,已经没有一个活口。

黑衣人站在窗前,轻轻甩了一下手中那把在内力推动下发出微光的剑。

他从黑袍之中露出来的那一只手,苍白,纤长,有薄茧,指节处处分明,长剑之上,仅有的一点鲜血被甩落,整洁如新。

………………

“快,快备轿!”

兵部的杨大人府邸之中,头发花白的老者急急而行。

这位杨大人年纪不小了,之前在参加婚宴之后,提前离席,到入夜时分已经睡下,突然听到了大将军府传来的消息,连忙起身要入宫。

几个仆从和一个老管家扶着他,匆匆忙忙的走向院门。

那老管家额头上垂落汗珠,用袖子擦了一下,抬头的时候,惊讶万分的看到,夜幕之下,远处的屋顶上,有一个像是大跳蚤一样的东西,一跳一跳的,飞速靠近了杨府。

那东西每一次跳跃,好像都能跨过两三座屋舍,离得近了才隐约看出,似乎具有人形。

“那是什么?!”

老管家惊叫起来。

像是大跳蚤一样的人,轻飘飘的落在了这个院子里面,不过是一两个呼吸之后,就再度跃起,远远地离开了这里。

院子里的几个人,脖子已经全部被击断。

………………

夜色更深了,就像是一重重黑色的轻纱堆叠在京城上空,遮蔽了所有的光明,更隐约的让人透不过气了,风也低落了,雾气随之凝滞。

齐王府中,齐王之女的尸体已经被收殓到了一口名贵的棺木之中,换了一身衣服,身上擦洗处理过了,苍白的死人面孔被高明的手法化上了精致的妆容,看起来一如生时。

齐王手掌按着棺材边缘,默默的凝视着自己女儿的尸体,已经有很久了。

整座王府都很安静,所有的仆从都被驱赶回去,不许靠近这里。

东厂的人几乎在每一个高官王爵府邸之中都安插着一些探子,齐王府中当然也有,但是,今天齐王的悲伤将他们全部赶走,注定没有人能知道这里到底会发生什么。

扶棺的王爷,眼神之中有着真实的悲切,又好像有着更多令人看不分明的东西,那也是令人不敢看清的东西。

他好像比白天的时候显的更加苍老,头发和胡须也凌乱了,但是他的手很稳,站得更稳,就像是那些孤零零的山神庙里面,历经多少年风吹也不倒的神像。

齐王已全心沉浸在悲伤之中,他是不是不知道京城今夜会发生多么大的变故,他是不是不知道其他地方有多少鲜血抛洒出来,从温热变得冰凉。

他是不是也不知道,已经有许多人影投射在他的门窗上。

有人来到了齐王府中,来到了这间屋子外面。

直到从各处汇集过来的人影,几乎站满了门外这座庭院之时,笑书生从屋内的屏风后面绕出来。

他手上握着一卷新的铁片书简,似乎与之前偷袭雷震天的那一件别无二致,也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少件这样的武器。

笑书生还有心情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他对齐王之女的死似乎毫不在意,只是他推开门之后,呼吸微变,盯着庭院中的那些黑衣人,尤其是站在最前面的那五个,右边鼻子连接到嘴唇的一块肌肉抽动了一下,像是发现了目标,急等着撕咬一番的野狼。

但是他没有动手,只是晃晃悠悠的绕到了庭院侧面的长廊之中,回头看着那扇被他打开的门。

庭院里站满了黑衣人,默然,无声,共同关注着那扇门。

齐王从门里走出来。

他一出来,整个庭院里的人,除了笑书生和最前列那五个以外,全部都半跪在地。

黑色衣袍之下露出了一片片微小的纹章标记。

那些纹章大概都只有蚕豆大小,但是每一个人身上都有,圆眼无眉,獠牙外翻,闻佛说法,依旧食人,正是夜叉面目。

齐王袖手,踏出房间的一刻,他的人,仿佛已经与这片使人感到压抑的夜色,融为一体,众人看他的目光,并非在看一个人,而如同看着一尊鬼神。

齐王,竟然就是他们的主上,竟然就是夜叉门主。

食人恶鬼,护法之神——大夜叉!

他扫视众人,眼中的一切情绪都被夜色覆盖,浅声道:“如何?”

最前列的五个黑衣人中有人开口。

“名单上的,一个不剩,已经全部斩除。”

这五个人站成一排,相互之间的距离并不算小,可是,却让人分不出来,这个声音到底是从哪一个人那边发出来的。

所谓名单,自然是他们今夜去杀的人,那可以说是雷震天一系中,位于京城之中的七成官吏。

只杀七成,并不是因为只来得及杀这么多,而是因为剩下的还有用。

齐王听到这个意料之中的答案,却神色微默。

有风在他身边缭绕,吹起了他凌乱的头发,发丝向后。

他是不是到这一刻,又有了一种想要看见他女儿的冲动?故而以这发丝代替他去回顾?

他苦心经营数十年,夜叉门的势力遍布大江南北,纵然是洛阳一局被破,也不过折损数十分之一的力量,只是三个主事者的身亡有些可惜。

在江湖之中,在朝堂之上,都有人悄然的成了夜叉门的一员。

如果再有十年的话,他根本不需要闹出这么大的风波,神鬼难测之间就能铲除朝中所有的阻碍,让皇帝名正言顺的禅位。

既是九五天子,也会是江湖至尊。

可是他等不了了,他毕竟是人,他已经没有多少年的岁月,在各式女子身上努力多年仍膝下无子,还不能有人承接他这一段足踏紫禁的大业。

他还要为自己成功之后的大展宏图,留下至少十余年的时间。

夜叉门主,只得在这一局中,就葬送了仅有的女儿的性命。

但……他已不会后悔。

齐王的声音依旧安然:“既然如此,你们且散去,执行下一步吧。”

数十名黑衣人,皆施展出江湖上绝顶的身法,一个个悄无声息的离开。

齐王看着这些人离开,似乎能感受到他们心中澎湃的情绪。

这么多年以来,夜叉门主的行事一直十分隐匿,他本来没有必要直接召见这数十人。

但是他这一件大事已经成功了一半,即将到了最紧要的关头,之前又经历了洛阳事败,他需要用这样的行事手段,用自己的真实身份来给他们更大的信心,去更有力的执行下一步。

况且这数十人,本来都是夜叉门中,在江湖一方最重要的成员,也早该对他的身份有些许揣测。

“你就让他们这么走了。”笑书生开口,语气中好像有点遗憾,“你不准备把那方云汉、陆小凤也铲除了吗?”

齐王淡淡说道:“他们既然过了洛阳之局,倒不妨再发挥一些作用。”

在齐王看来,方云汉等人,或许武力可赞、智力可勉,毕竟根基浅薄,皆非一方之主,影响不了大势走向,反而在接下来的计划中,颇有些可利用的地方。

无需提前为了处理他们,而冒着暴露更多实力的风险。

齐王说完,就转身回了那间屋子,笑书生也跟了进去。

庭院中再一次空无一人。

或许只有逐渐从乌云之中展露出来的月光能够知道,距离这处庭院约有百米的地方,花丛之中,隐藏着一个穿着深色衣服的蒙面人。

万界武侠扮演者最新章节

万界武侠扮演者相关资讯

万界武侠扮演者

作者:温茶米酒
类型:灵异 状态:连载编辑:花前月下 在读:24384人
  一双铁手对日月,武学禅宗验绝学。东京喧嚣浮华冠天下,凌霜盛名篡龙颜,秦时明月照沧海,千秋风云试万劫…… 古怪深藏此方世界,乘风闯过他方武林。一次次带着不都属于那片江湖的武功,名扬四海天下。且待诸多英雄扮相走一遭,洗净面谱,才获知——原本我即是豪杰!PS:副本不只有作者介绍这些,部分副本背景会有魔改。桃花夭夭,红杏绽蕊,暖阳疏影间,一座描绘水墨山川的屏风立在园内,屏风前面,放着一张黄花梨木的坐榻,上面铺着雪白厚实的绒被。。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