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是红唇欲绝

片刻之后,大将军府了被封锁,但是,锦衣卫精锐部队去各处搜素雷震天动地。雷府三将早已趁隙带着狼将的尸体不知道所踪。应邀参加来参与其中婚宴的人陆续离开了了将军府。“方大侠,你昨日算暗着与曹忠贤为敌了。”将军府外,乔上舟对方云汉地说,“他此时急着干掉大将军,因为才受邀来参与婚宴的人相继离开了将军府。。...

片刻之后,大将军府已经被封锁,不过,东厂精锐去各处搜索雷震天。雷府三将早就趁隙带着狼将的尸体不知所踪。

受邀来参与婚宴的人相继离开了将军府。

“方大侠,你今日算是明着与曹忠贤为敌了。”

将军府外,乔上舟对方云汉说道,“他此时急着对付大将军,所以才对你略作避让,但只要事情稍有落定,或者你仍然光明正大参与这件事情,他绝对会不择手段的对付你。”

“多谢提醒。”方云汉点头,说道,“你们之后有什么打算吗?”

乔上舟声音压低,道:“我们会先暗中保护各地偏向于雷大将军的那些实权官吏,也会设法寻找将军的踪迹,如果雷大将军能够成功离开京城的话,想必能给他不少助力,也许能把他治好。”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京城可以说是东厂的大本营。七大派九大帮势力虽然不小,却不能也不敢在此地与东厂争雄,也只能在其他地方做些支持。

方云汉皱眉,目光看着匆匆离开的各大帮派掌门人,道:“你们似乎,对于雷震天突然发狂这件事情,都不感到多么惊奇?”

乔上舟微微摇头,解释道:“其实这跟雷大将军所练的武功有关……”

雷震天练的是鬼斧神功,这门武功虽然是武林绝学,但有一个极大的弊病。越是苦练,杀气越深,练的时间超过三年,就时刻有杀气入脑的风险,在各家帮派的记录之中,至少前后有十名武学奇才不信这点,最后却都落得一个疯癫的下场。

可这门武功雷震天练了不止三十年了,还没有变成杀人狂魔,已大出所有人意料。有人猜测,他在沙场征伐之中找到了杀气与清明的平衡,却始终无人敢真正确定。

所以,他今天突然发狂,倒反而让人觉得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大将军既然能够支撑三十多年,想必还有挽回的机会,只不过这场乱子,无论如何,都不会这么轻易过去了。”

乔上舟叹了口气,抱拳道别。

方云汉目送他离开,在回到所住客栈的路上,与陆小凤和薛冰汇合。

“花满楼呢?”

“他去联络花家在京城附近的各家店铺,帮着留心雷大将军的踪迹。”陆小凤说道,“他短时间内应当不会回来了。如果有消息的话,花家的人会直接通知我们。”

江南花家本来就与雷大将军关系密切,可以说是大将军这一系的重要财力支撑,现在出了这场大案,花家恐怕也要受到不小的影响,花满楼要速速回报家中,早做打算。

方云汉默默点头,几人在街上走了一段,可以发现整个京城的氛围都变得紧张起来,除了锦衣卫和东厂的人之外,甚至还有一些士卒被调动,扼守内外要道,也有不少身着官服的人行色匆匆,不知在为什么事情奔走。

今日,已经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今天安静得有些异常的薛冰忽然道:“为什么要让花家的人通知你们?大将军府的这件事情,本来与我们并没有太大的干系。”

她脸上有着显而易见的忧虑神色,却只是看着前方的道路,没有看向侧面任何一个人。

陆小凤伸出一根手指抹了抹自己的胡须,道:“大抵是因为,我本来就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吧,即使这些事往往伴随着莫大的麻烦。”

方云汉则正气凛然道:“雷大将军本来也是正道栋梁,不能不清不楚的就此倒台。侠义之事,我自义不容辞。”

“呵!”

他说完这段话,却又克制不住的笑了一声,“我本来是想要这样回答的,可惜我实在不是那种天生的大侠。”

薛冰扭头看他,好奇道:“那你是为了什么?”

方云汉的笑容渐渐收敛,悠然道:“我大概只是想找刺激吧。能够跟雷震天、曹忠贤这些人同处一局,能够遇到这个突然就危机四伏的京城,对我来说,本身就是很快乐的事情。”

“何况……”

方云汉脸上已完全没了笑容,肃然、沉静,薛冰看着他的脸,却还是觉得他在笑,只听他道,“我更好奇,若那搅风搅雨的幕后黑手,粉墨登台时,突然被一把天上掉下来的剑戳死,就像是忠心耿耿的狼将莫名的被他家将军劈死一样突兀。到时候,那些人脸上会是什么表情呢?”

陆小凤慨然道:“方兄,其实你确实是天生的侠客。”

“你要是这么想的话,倒也不错,以后要多多帮我宣扬侠名啊。”

方云汉不以为意。他说的确实是真话。留在京城,或许是有那么一点为狼将报仇、找出真凶的心思,但那比重微乎其微,即使再跟其他对于东厂,对幕后黑手的义愤之心加起来。大概也只能占到十成中的一成。

其余有六成,是为了更快的推动武侠人物模板的能力进度。今日这一场大婚中,历经变故之后,燕南天的人物模板,进度已经提升到75%。

最后三成,才是纯然期待、享受这种危机四伏、强敌在侧,不知何时就有天罗地网,十面埋伏攻来的惊险快感。

薛冰不说话了,她亦步亦趋,踩着方云汉的影子,一起向客栈去。前面的两个男人都没有注意她的动作,因为他们聊到了更重要的事情。

“要管这件闲事也要有切入点。”方云汉对陆小凤说道,“你是最先闯入洞房的人,笑书生偷袭雷震天的时候,你又在齐王之女的尸体旁边,有足够的时间检查,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陆小凤苦恼的摇头:“洞房中没有发现什么,齐王之女的尸体,也未曾看出什么异常,我把我检查所得,全部跟花满楼讲过,以他的医术,亦未能提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他们两个对话之间,都默认了雷震天今日发狂,并不是因为武功的原因。

道理也很简单,雷震天的鬼斧神功,三十多年以来都没有出岔子,为什么偏偏在今天出了岔子?且当时将军府中众多高手、名医皆在,敬酒的时候也没有看出他有任何异常。仅这一点过于巧合,就绝对值得怀疑。

人的心神受到影响,除了生活中遭受莫大的打击之外,最大的可能就是中了毒。

雷震天的情况,明显更偏向于后者。

而以雷震天的武功智谋,将军府的戒备之森严,想给他下毒也绝不是件简单的事情,最大的可能就是利用今日婚宴,“新娘”这个无法检查、也不会被戒备的漏洞。

“其实说到异常,我倒是记得一点。”

薛冰再次开口,引起前方两人注意。

方云汉回头停步,道:“是什么?”

薛冰仰起脸来,葱白玉指点着自己的嘴唇,道:“我刚进那间院落的时候,所看见的齐王之女的尸体。嘴唇是一种特别好看的颜色,非常艳丽,红润如玉,甚至好像会发光。”

陆小凤闻言,仔细回忆。但是他一个大男人,就算在男人中算是比较纤和精致的那种,也没有第一时间注意女子唇色的习惯。

而且当时那已经是一具尸体,身上有巨大的伤口,血液恐怕淌满了全身,任凭陆小凤如何回想,也想不起来当时她的嘴唇是什么样子的。

方云汉已经问道:“会不会是沾了血?”

“不会。”薛冰很肯定这一点。

若是寻常女子,虽然在意妆容,但如果乍然见了一具开膛破肚的尸体,也不会如此冷静,偏偏薛冰本身也是江湖儿女,而作为神针薛家大小姐,对于各种色彩也格外的敏感。

薛冰说道:“那种艳丽的颜色,绝不是血液能够制造出来的,而且,我记得,大概过了十几息,我回头再看的时候,那种颜色已经暗淡下去了。”

陆小凤垂眸不动,猛然想到什么,双手一拍:“难道是子午芙蓉?”

方云汉道:“子午芙蓉又是什么?”

“我也只是偶然在一本古籍上看到过,据说是一种海外奇毒。”陆小凤说道,“这种毒药的时效只有几个时辰,据说是由某位贵妇人,调配出来,自己吞服之后,在床笫之间令自己的丈夫发狂,顺理成章的害死了丈夫,窃夺了家产。”

薛冰秀眉蹙起,道:“你怎么总能看到这种东西?”

陆小凤却不曾在意她的嫌弃,只道:“但是,这种毒药对于女子本身是没有害处的,而且过了时间之后,毒素甚至不会在血液之中残留,就算是验尸,也没办法把握证据了。”

“但是能给齐王之女下毒的人也少之又少。”方云汉说道。

“大将军是得到皇上赐婚的,所以有宫中的人来帮忙置办婚宴,新娘那边,也有宫里的太监、侍女帮着伺候。”陆小凤说到这里,已不必再说下去了。

皇宫里的太监、侍女,几乎全都有可能是曹忠贤的人。

“真是曹忠贤?”

方云汉心中还是有一点没有原因的犹疑。

他们说话之间,已经回到了客栈。

天色彻底暗了下来,客栈里点上了灯,伙计正到门外面来把灯笼挂上,见他们三人回来,连忙招呼。

陆小凤吐出一口浊气,道:“也罢,无论真相如何,现在都不是处理的好时机。先休息吧。”

他打了个响指,走进客栈。“小二,准备热水,我们要洗澡。”

万界武侠扮演者最新章节

万界武侠扮演者相关资讯

万界武侠扮演者

作者:温茶米酒
类型:灵异 状态:连载编辑:花前月下 在读:24384人
  一双铁手对日月,武学禅宗验绝学。东京喧嚣浮华冠天下,凌霜盛名篡龙颜,秦时明月照沧海,千秋风云试万劫…… 古怪深藏此方世界,乘风闯过他方武林。一次次带着不都属于那片江湖的武功,名扬四海天下。且待诸多英雄扮相走一遭,洗净面谱,才获知——原本我即是豪杰!PS:副本不只有作者介绍这些,部分副本背景会有魔改。桃花夭夭,红杏绽蕊,暖阳疏影间,一座描绘水墨山川的屏风立在园内,屏风前面,放着一张黄花梨木的坐榻,上面铺着雪白厚实的绒被。。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