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余音杳然

雷震天动地和曹忠贤12-0了这片院子,院落中的众人却像是都也没至此罢休的意思。锦衣卫大档头贾富贵就要叫喊手下一起直接攻击的时候,这院子里突然间响了了另一种兵器惊啸的声音。同于上次雷震天动地的斧头旋转的,鬼哭狼嚎也似的幽幽之声。这几道剑啸,更像是铜锣钟声,金钹对东厂大档头贾富贵又要呼喊手下一同攻击的时候,这院子里忽然响起了另一种兵器惊啸的声音。。...

雷震天和曹忠贤打出了这片院子,院落中的众人却好像都没有就此罢手的意思。

东厂大档头贾富贵又要呼喊手下一同攻击的时候,这院子里忽然响起了另一种兵器惊啸的声音。

不同于刚才雷震天的斧头旋转,鬼哭狼嚎也似的幽幽之声。

这一道剑啸,更像是铜锣敲响,金钹对碰,一股暖风随着锐利响亮,清澈明快的声音,把整个院子里的寒气扫荡一空。

贾富贵和曹飞等人听到这个声音,只觉如芒在背,不由自主的转身戒备,就见一道惊鸿蓝影横空而去,从刚才雷震天他们打出来的墙壁缺口之中霎时穿过。

那蓝衣翻飞的人影好像手中提剑,又好似本身就是一柄无俦利剑,七尺锋芒飞渡贯击。

众人眼看着另一片院落之中的剑光黑气,在相互交错碰撞最为猛烈的一团区域,被这道蓝影撞的分崩离析。

一剑挥斩,战团两分。

乌青斧头、九尺长剑,都被那重如泰山的铁剑一击震退。

方云汉这突如其来的一剑,算是有几分类似于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占了些便宜,但能够一气拆分激斗之中的雷震天和曹忠贤,已证明他的实力,绝对近于甚或可以等同于二者中的任意一人。

曹忠贤见此,脸上也更增凝重之色,只是没等他想到如何针对这个强硬插手的江湖人,就听到鬼哭之声暴涨。

黑气森森,鬼哭神嚎,乌青色的斧头在雷震天的掌心里飞速旋转,如同一个圆形铁盘,在夕阳光辉的反照之下,犹如寒铁铸就,看不出半分虚实,找不到刃口何在。

方云汉出剑之后,本是侧身面朝曹忠贤,忽觉脑后一寒,鬼哭号叫的声音如同两股阴魂妖风,疯狂的挤压着他的耳膜,甚至要敲响他的脑壳,发绳被劲风切断,乱发狂舞。

雷震天这一斧,竟然是对着方云汉后脑劈过去。

变生肘腋之间。

谁都料想不到的危急情况下,方云汉的头颅猛的向前一低,手中长剑回转,贴着脊背,向上急刺。

剑尖在那把斧头快要劈到方云汉后脑的前一瞬间,点在了乌黑圆盘的边缘。

飞速旋转的斧头就像是被一根人腰粗细的大铁柱子击中,反崩回去。

但方云汉用这个别扭的姿势出剑,也被震得虎口一麻,长剑在后腰处脱手,剑柄向下,噗的一声砸入石砖之中。

方云汉头也不回,上半身甚至仍然保持着倾斜向前的姿态,左手已经不假思索地向后挥出。

他听声辩位,这一拳打的宛如银瓶乍破水浆迸,九曲清溪现奇峰,恰好击向背后的雷震天心口处。

雷震天右手刚接回自己的斧头,也被震的动作微滞,他眼珠乱转,似乎又陷入癫狂的状态,刚才以为驱散了的那股影响神智的东西,又卷土重来。

但是他的鬼斧神功本来就有些特异之处,杀气越重,越是癫狂的状态下,反而本能越是敏锐,胸口在千钧一发之际向后微微一陷,左手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从左上方扫至自己心口前方,格住了这一拳。

方云汉拳力尽吐,本拟这一击至少打的雷震天闭过气去,雷震天却只是身子一晃,飞一般疾退七步,就卸开了这股力道。

这俩人的突袭反击,只在弹指之间,许多人根本未曾看清他们两个之间发生了什么,而曹忠贤虽然也未曾预料到这样的变化,却已经及时做出应变。

九尺断肠剑,好像完全脱离了钢铁长剑的限制,在他手中全然变成了一道柔韧而凌厉的淬炼光芒,所向披靡,破风而至。

使得方云汉腰部以上的整个正面躯体都处于这道寒芒的笼罩范围内。

方云汉的身体仍然在向前倾斜,本来是避无可避,然而他双臂张开,提气一振,蓝袍鼓荡,就像是一只冲天而起的飞鹤,脚后跟更是用一股巧妙的劲力踢出,在身体拔升的同时,把剑柄没入地下的铁剑勾了出来。

铁剑的速度,比方云汉身体更快,在半空中,从他背后超过了他的高度,在剑柄已经超过头顶一段距离时,刚好被方云汉向上挥出的右手握紧。

他的身体上升之势本来已经竭尽,即将坠落,却因为抓住了向上急射的铁剑,使得整个人多了一小段滞空时间,得以轻松自若的调整姿态,俯瞰下方,一剑直劈。

曹忠贤的剑光,贴近地面一晃,逆卷向上,跟方云汉居高临下的一剑针锋相对。

两处剑尖一抵,一圈几乎肉眼可见的细微波浪以这一点为中心,在空气中荡开。

半空无处借力的方云汉倒翻出去,曹忠贤的双手微微一抖,两脚踩着一个又一个向外的圆弧,在这种别扭的后退姿势之中,把余力化尽。

重新陷入癫狂的雷震天,仰望着刚才双剑交击的半空一点,似在失神,陡然一声狂吼,口中吐出鲜血,周身杀气四射,把那一身红色喜服彻底摧毁,只剩了一件将军内甲。

此时,在他背上,十几根铁片刺穿了内甲,没入数寸。

十米之外的笑书生还保持着一个投掷的动作,眼中也有极为惊异的神采。

区区一件将军内甲,怎么可能挡的住他足以洞金穿石的书简一掷?

那是雷震天在癫狂失神的状态下,全然不清醒的神智仍然使内力灌注周身,使得血肉防御一瞬间更甚于金铁,这才避免了被那些铁片射穿内脏、透体而过的结局。

这一份功力何等可怖,笑书生似也有些不能相信,自己偷袭一个疯癫了的雷大将军居然还杀不了他。

“杀~杀~”

“谁敢杀我?!”

雷震天重伤之下,眼睛里都好像滴出了两行血泪,再吼一声,乌黑的斧头在内力催动之下凌空旋转,脱手之后,居然不是笔直的射出去,而是先绕着他的身体晃了一圏,才暴射出来。

扭曲的黑气几乎化作了实质的浓烟,随着斧头飞射出去的轨迹而散布于院落之中。

杀意满盈于整座将军府厅,所有旁观者心中皆为之骇然,每个人都觉得那斧头是对着自己杀过来,绝望惊悚之中一个个步伐都失了章法,退让不及。

许多平时凶狠残暴的东厂番子,被吓得失声惨叫,跌倒在地。

不过那斧子根本没有针对他们。

这片院落本来是宴请那些朝廷高官的地方,所放置的家具全部都是出自洛阳名匠老张家的整套紫檀木桌椅,价值不菲,寻常人使的佩刀斩在上面,亦最多留下一条浅痕。

此时飞斧扫过,绕着整个院子飞了一圈,所有的桌椅全部被摧毁,无数破碎的木块四散爆射,打在墙上都能留下许多浅坑,打在一些躲闪不及的人体,更是瞬间一片淤青,破皮流血,前后仆倒,场面一片狼藉。

落在墙头上的方云汉一剑扫清了朝他这边射过来的木块,却也被杀气干扰了视线和感知。

等到“呜呜呜呜~”的鬼哭夺命之声逐渐低落,雷震天已经不见了踪影。

这个院子里已经没有一件立着的家具,到了满地的人影中,也只有曹忠贤一个人还站在平地上。

他手里的九尺断肠剑嗡嗡作响,定定的对着墙头上的方云汉看了一眼,披风一甩,纵身离开。

“东厂听令,立刻飞马调动各部,在城中各处要道设下关卡。查封大将军府,绝不可走脱了雷震天!”

万界武侠扮演者最新章节

万界武侠扮演者相关资讯

万界武侠扮演者

作者:温茶米酒
类型:灵异 状态:连载编辑:花前月下 在读:24384人
  一双铁手对日月,武学禅宗验绝学。东京喧嚣浮华冠天下,凌霜盛名篡龙颜,秦时明月照沧海,千秋风云试万劫…… 古怪深藏此方世界,乘风闯过他方武林。一次次带着不都属于那片江湖的武功,名扬四海天下。且待诸多英雄扮相走一遭,洗净面谱,才获知——原本我即是豪杰!PS:副本不只有作者介绍这些,部分副本背景会有魔改。桃花夭夭,红杏绽蕊,暖阳疏影间,一座描绘水墨山川的屏风立在园内,屏风前面,放着一张黄花梨木的坐榻,上面铺着雪白厚实的绒被。。
  • ,竟然&着如同

    那汉子猛然一跃,几乎像是一头从山上狂奔下来的猛虎,竟然跳出了将近十米的距离,手掌上带着如同铁叶大风扇的呼啸声,对着方云汉拍了下来。

    2022-10-02 04:43:29详情点赞(0)回复(0)
  • 定刚才&明白,

    书本坠地,方云汉呆愣愣的拍了拍耳朵,想要确定刚才是不是幻听,还没等他想个明白,眼前就被一片白光塞满。

    2022-10-03 11:55:04详情点赞(0)回复(0)
  • 些铜锣&片。

    这样的天象,对于大齐的百姓来说,是一种万分惊恐的不祥预兆,不少人已经仿着从前天狗食日的习俗,把一些铜锣拿出来大肆敲打着,街道上,甚至长罗侯府之中,都乱糟糟一片。

    2022-10-01 02:27:34详情点赞(0)回复(0)
  • 所未闻&的变化

    为什么会有这种怪异的感觉?好像十分笃定,将有什么新奇刺激、闻所未闻的变化要发生了。

    2022-10-01 09:42:48详情点赞(0)回复(0)
  • 那一片&层翻卷

    那一片纯粹的黑色,甚至使得九天之上的云雾都变得沉重起来,似乎也被凝固了,看不出一点云层翻卷的痕迹。

    2022-10-03 12:08:07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