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起一场杀伐莫名

雷府三将同声高喊。“不可以!”“曹忠贤,事情还也没查很清楚,你怎么敢妄下论调?”前去报名参加婚宴的朝廷大臣之中,毕竟有不少都是更亲近雷震天动地这一系的,此时也争相出声相帮。“督公,此事那就牵涉到齐王和雷大将军,我指出但是立马逐级上报宫中,请圣上决断。”“我们“不可!”。...

雷府三将齐声高呼。

“不可!”

“曹忠贤,事情还没有查清楚,你怎么敢妄下论调?”

前来参加婚宴的朝廷大臣之中,当然有不少都是亲近雷震天这一系的,此时也纷纷出言相帮。

“督公,此事既然牵扯到齐王和雷大将军,我认为还是立刻上报宫中,请圣上定夺。”

“我们立刻入宫……”

“还不动手!”曹忠贤一声朗喝,气若洪钟,竟然是直接无视了这些大臣的意见,甚至饱含深厚内力的目光一扫之下,那些文官已经有些抵受不住,纷纷退开。

东厂的人自然只听曹忠贤的话,立刻将人马分为两股,一股向外,不许将军服中的其他人靠近。

另一股朝着雷震天一拥而上,还有人飞快地翻出将军府,策马去调动东厂更多力量来援。

而那些以二王二盗为首的邪派高手,为表忠心,更是冲锋在前。

所谓二王二盗,指的是百胜刀王,关天奇,大头鬼王,司空斗。

号称“六亲不认”的独行大盗独孤美。男女不忌的“万里踏花”粉燕子。

百胜刀王的大刀长达五尺有余,重三十七斤,可是这把刀在对着雷震天挥舞出去的时候,刚劈到一半,就被两根手指夹住了。

那两根手指对比这把大刀,简直像是快要被砖头砸死的两条蚯蚓。

可关天奇这把大刀碰上了那两根手指之后,居然死活进退不得。

江湖中能有这样的指力,还能是谁?

关天奇又惊又怒,破口大骂:“陆小凤,你胆敢跟朝廷作对?”

“什么跟朝廷作对?”

陆小凤一脸无辜,手指旋转,竟然把那把百炼大刀直接折断,道,“我只是想起来,去年我家邻居表姑家的二郎,好像就是死在你手里,我特地来为他报仇。难道关老爷子,你居然已经成了朝廷命官吗?”

关天奇脸色一僵。

他们这些投靠东厂的人,平时可以仗势欺人,但认真说起来,他们并没有正经的官职在身,陆小凤这话还真叫他无法反驳,更关键的是,他首次发现,陆小凤的功力真的远在他之上,看见那两根手指折断他的刀之后,他心中已经有了怯意、退意,居然生出不敢上前的念头。

这时候,东厂的人手已经跟雷大将军麾下的人交起手来。

这里是大将军府,即使府中的人没能全部赶来,在可用的人数方面也不比东厂的人手少了。

但是在武功上,雷府三将等人,难以抵敌东厂的两个档头,一个掌刑千户及其他邪派高手。

那些江湖正派的人本来正在犹豫,不知如何是好,一见了陆小凤的动作,当场眼前一亮。

于是,木道人、乔上舟率先出手,找上了那些邪派高手。

他们当然不会用陆小凤那个鬼扯的理由,江湖正道铲除邪派之人,总是能有更正大光明的口号。

只不过,像他们这样敢于出手的人毕竟还是少数,更多的人一见到这里的情况,立刻选择明哲保身,已经速速退去。

东厂与反东厂的人,一时维持在均势。

陆小凤倒是很快解决了对手,可他想要有下一步动作的时候,白衣如飞羽的笑书生疾射而来。

十几根铁片和天山冰蚕丝编织而成的书简展开,如同一把别样的长方形利刃,可卷可斩,出手就是杀招。

陆小凤前后左右,上下四面,都被书简的黑色残影笼罩,锐风四散,竟然被逼得暂时无瑕开口。

鼎沸的争斗声中,曹忠贤锐眼如针,把今天这些敢于出手的人全都狠狠地扫视一遍,却并不多做停留,还是把全副心神放在那个好似已癫狂了的雷震天身上。

曹忠贤右手往身后一扬,两个小太监已经捧着一把长剑高高举起,把剑柄送到曹忠贤的手中。

这把剑实在太长,才要两个人四只手一起奉着。剑身剑柄连起来,长度接近九尺。

事实上,这把剑从二十年前初露峥嵘的时候,江湖中人就已经为它起了个名字,正是——九尺断肠剑。

呛啷~~~

曹忠贤移步向前,手上拔剑出鞘,这把剑的剑身比他整个人还长出不少,却仅有两指宽,用了二十年,剑刃无缺无损,一挥舞起来,就好像一条冷电从这老太监手里无声绽放。

他眼睛里只有那个矗立不动的雷震天,全然不顾二人之间还间隔着几个活人,这一剑发出,剑气光寒,生生把拦在二人之间的几个人肢体撕裂。

这辣手无情的一条剑光,映在雷震天眼睛里,怪诞的表情骤然一收,他面上神色也不知是否已经反应过来,但手中那把乌黑的斧头已经悍然脱手。

呜呜呜呜呜!!!

鬼哭神嚎般的声音,霎时间冲击着整个院落中所有人的耳膜。

但凡身处将军府范围内的人,都听到了这个声音,仿佛数十管洞箫一起倾力吹响。

众人只看到一团乌光从雷震天手里飞了出去,根本已看不清斧头的形状。

“鬼斧神功!”曹忠贤鼻翼耸动,左手探出,乍然抓住九尺断肠剑的中段。

这把宝剑原来只有靠近剑刃的一尺范围开刃,其他地方的剑身都是可以直接抓握的。

曹忠贤双手持剑,宛如持拿一把柔韧无比的长枪,剑尖张牙舞爪的幻化出十几道光影,铿锵不绝的撞入了乌光之中。

九尺长剑弯出了一个巨大的弧度,乌青色的斧头弹射回去,雷震天手一抬,恰好握住。

斧头从面前缓缓沉下,雷震天狂态依旧,眼神却有了焦点,仿佛神志已经逐渐被唤醒,冷声道:“曹忠贤,是不是你?”

曹忠贤手里长剑一抖,发黄的眉毛也跟着一抖,哼笑道:“不管是不是,既然我在这里,结果就不会有什么不同。”

他持剑迫近,靴子踩在地上无声无息,背后的暗色披风却鼓动不休,显然是内力已经逐渐提聚到顶点,到了不得不发,不吐不快的程度,“你难道还抱有幻想吗?”

雷震天看着他步步靠近,握着斧子的手掌一紧,青筋毕露,内力流转之下,眼神越来越清醒,那种影响他的东西逐渐被驱散,或者已经自然衰退,但与此同时,他杀气却是越来越重。

“说的是,结果已经没什么不同了,只有杀!”

今日,无论前因后果,雷震天已必然要杀出一条路,才能算生路。

“杀!”

这红衣大将军再呼一声,手里的斧头还没有旋转,那呜呜鬼哭之声再起。

曹忠贤童子功精纯,五十年如一日,也要在踏步之间逐渐运起。

只因武功到了他们这样的地步,内力太过浑厚,如果骤然运功,反而可能会对自己的身体造成极大的伤害,使得经脉不堪重负。

但是雷震天呼喊一声,杀气四溢,功力已经攀升绝顶。

他的杀气从心里迸发,内力从经脉中喷吐,杀气内息却相辅相成,甚至隐约在身体周围形成了一道道扭曲如烟的黑气。

曹忠贤脸上皱纹全消,所有走向苍老的神态都被内力填平,脸上几乎有一种莹莹如玉的光泽,吟喝道:“今日大势在我,却看你这颗破军将星,杀神大将军,还有几分扭转乾坤之力!”

他这一段话说得很快,一息能说十个字,每吐出一个字,已经刺出三剑。

几十上百剑连成一线,剑气如长虹,如匹练。

院子里的那些人,有的在他身体两侧,有的甚至在他身后七八步之遥,竟然也感觉到剑势凌厉,不由自主的退散开来。

陆小凤和笑书生在曹忠贤右侧约五米之外,目睹这一剑的时候,他们两个就像是相看两厌已有百年的两条影子,倏忽之间分离两散。

地面上已经有细碎的裂纹,蔓延到他们两个刚才所站的地方。

整个院子里的人,在这一刻不约而同的退向墙壁、墙角。

本来就在角落里的方云汉只觉一股带着金铁气味的寒风扫过,受此一激,霍然转身欲起,奄奄一息的狼将却突然扣住了他的手腕。

此时的狼将,本来应该连捏死一只蚂蚁的力气都没有了,这一抓,偏好像铜铁浇筑一样牢固。

狼将面甲被取下,可脸上沾满血污,还是难以看清面容,只有眼中露出祈求的光芒,清晰可见。

“方大侠……求你……帮、将军……”

方云汉看着他的伤口,迟疑了一下。总觉得像是这种重伤的状态下,一旦答应了这个人的要求,这句话就会变成遗言了。

只因为这一刹那的迟疑,禁锢在方云汉手腕上的力道已经迅速的衰弱。

方云汉连忙反握住他的手:“我不会让雷震天就这么不清不楚的死。”

没有一点回应。

花满楼叹了口气,伸手摸了一下,合上了狼将的眼皮:“他伤势太重……”

也不知是在听到回答之后死的,还是没有听到。

方云汉双眉一沉,身后传来一声巨响。

乃是雷震天和曹忠贤在须臾之间打出了这间院子,砍碎了半面墙壁,冲入另一片院落中去了。

雷震天和曹忠贤这一动手,之前各方捉对厮杀造成的一切混乱,就被压了下去,就被抛在身后。

原本在外面纠缠的东厂另一股人马和将军府中赶来的众人,顿时被这二人惊退。

他们两个的战斗,其他人根本无法介入,周围再怎么混乱,对他们两个来说也像是根本不存在一样。

黑气斧声,剑光白练,错杂相斩,爆鸣声声叠加。

万界武侠扮演者最新章节

万界武侠扮演者相关资讯

万界武侠扮演者

作者:温茶米酒
类型:灵异 状态:连载编辑:花前月下 在读:24384人
  一双铁手对日月,武学禅宗验绝学。东京喧嚣浮华冠天下,凌霜盛名篡龙颜,秦时明月照沧海,千秋风云试万劫…… 古怪深藏此方世界,乘风闯过他方武林。一次次带着不都属于那片江湖的武功,名扬四海天下。且待诸多英雄扮相走一遭,洗净面谱,才获知——原本我即是豪杰!PS:副本不只有作者介绍这些,部分副本背景会有魔改。桃花夭夭,红杏绽蕊,暖阳疏影间,一座描绘水墨山川的屏风立在园内,屏风前面,放着一张黄花梨木的坐榻,上面铺着雪白厚实的绒被。。
  • &甚至使

    那一片纯粹的黑色,甚至使得九天之上的云雾都变得沉重起来,似乎也被凝固了,看不出一点云层翻卷的痕迹。

    2022-09-27 08:28:41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变化&要发生

    为什么会有这种怪异的感觉?好像十分笃定,将有什么新奇刺激、闻所未闻的变化要发生了。

    2022-09-26 07:48:40详情点赞(0)回复(0)
  • 猛然一&山上狂

    那汉子猛然一跃,几乎像是一头从山上狂奔下来的猛虎,竟然跳出了将近十米的距离,手掌上带着如同铁叶大风扇的呼啸声,对着方云汉拍了下来。

    2022-09-27 02:59:33详情点赞(0)回复(0)
  • 白袍的&少年郎

    一身金丝云纹白袍的少年郎坐在此处,手捧一本神仙志怪的小说细细看着。

    2022-09-29 03:52:48详情点赞(0)回复(0)
  • 比清晰&响起。

    就在这远远近近的嘈杂声响之中,一个无比清晰的声音在方云汉耳边响起。

    2022-09-27 09:39:25详情点赞(0)回复(0)
  • 天的时&黑中,

    就在天南海北,不知多少人仰首望天的时候,那一片沉黑中,突现一点红芒。

    2022-09-27 10:01:41详情点赞(0)回复(0)
  • 露出忍&耐的神

    这少年郎显然是个锦衣玉食的,可是身形却有些消瘦,面色苍白,唇色淡到几乎不见一点红晕,看着书本故事的时候,还时不时的用一只手捂着胸腹之间,眉宇之间露出忍耐的神色。

    2022-09-26 06:31:56详情点赞(0)回复(0)
  • 内,屏&风前面

    桃花夭夭,红杏绽蕊,暖阳疏影间,一座描绘水墨山川的屏风立在园内,屏风前面,放着一张黄花梨木的坐榻,上面铺着雪白厚实的绒被。

    2022-09-29 05:35:23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