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四月初七

方云汉问道:“我听说雷大将军本来一直镇守边关,七年前,才开始常居京城一带,他的义子怎么会死在海外?”这是他跟狼将同行数日,听来的一些事情。“这件事,其实关系到数年前一场轰动武...

方云汉问道:“我听说雷大将军本来一直镇守边关,七年前,才开始常居京城一带,他的义子怎么会死在海外?”

这是他跟狼将同行数日,听来的一些事情。

“这件事,其实关系到数年前一场轰动武林,震动朝堂的大案。”

说到这件事情,陆小凤也顾不上心中那几分微妙黯然的情绪,刚一开口,面上已经有几许神往之色。

“数年前,东厂的人发现,太平王世子暗中招兵买马,私藏甲胄,又结党营私,意图谋反。顺着这条线往下一查,却发现这位世子居然还是江湖中一个神秘组织的成员。”

“那个组织,就叫做隐形人。其以杀手为主业,组织的成员或许有名,或许无名,但绝对都是顶尖高手,就像是影子一样笼罩在世间。东厂的人手段百出,从太平王世子身边的人口中查得,从多年前开始累计到那时,大明各地至少已经有上百起大劫案、无头凶案,与这个组织有关,牵扯到的金银财宝,累计已至数万万两白银的价值。”

方云汉神色微动,他记得原著之中提过这个组织,且也是极少数的,没有因为陆小凤牵扯其中而彻底覆灭的组织,底蕴深不可测,总部好像就在某个海外小岛上。

果然,陆小凤接下来就说到。

“东厂查出这个组织的总部位于海外某一小岛,那时,但凡知情者,皆为这组织之庞大严密而胆战心惊,甚至上动天听,使得皇帝亲自下旨,令大将军府与东厂通力合作,铲除这一毒瘤。”

陆小凤双目熠熠生辉,他当初身在江南,加上东厂和将军府为求全胜,行事隐秘而迅猛,如今绝大多数江湖上的知情者,也是事后才得知这件大事的始末。

“那可能是数十年以来,雷大将军和曹忠贤唯一一次真正的合作。这两位位高权重的朝堂巨擘,每人只带了数十精锐,就乘船突袭那海外小岛,甘犯奇险,完全不顾所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的守则,胆略谋划,令所有人出乎意料。”

花满楼此时也开口谈及此事,语气之中带有几分唏嘘,道:“听说那隐形人组织的首领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甚至能够观测天象,预知数日之内的海中暗流走向,又能预测降雨之期,将落雨的时间精准到一刻之内。他的武功已深不可测,手下皆是百年难逢的高手,人杰。”

“雷大将军事后,也为如此大才不思正道,而扼腕叹息。认为那首领武功可能已略胜于西方魔教教主玉罗刹,于人事、气象、授徒的学问更远在那玉罗刹之上。”

陆小凤畅饮一杯,扬眉道:“可是任凭那首领功力滔滔,智识天纵,东厂和大将军府顶尖精锐齐出,三日三夜之后,那海岛之上也已无一个活口。九尺断肠剑和鬼斧神功合力之下,隐形人之主,也终授首。”

方云汉听的酣畅,直接把酒倒在碗里,痛饮几口,道:“雷将军的义子也就是死在那一战之中?”

“何止是将军义子。”陆小凤微微摇头,“大将军府原来还有三大总管,连同将军义子,笼络各方人脉,处事面面俱到,文采武略,都远在如今雷府四将之上,却全死在那海岛上了。以至于这几年来,雷大将军一方的势力,已经不得不收缩,在东厂面前渐显颓势。”

陆小凤话中有一句未尽之意,雷大将军这一次愿意接受皇族姻缘,未必没有这方面的影响。

方云汉问道:“东厂的损失如何?”

陆小凤道:“东厂三档头身亡,至今还没能找到合适的人替补。曹忠贤麾下以二十多年笼络到的邪派高手几乎全部丧生,不过相比雷大将军一方,东厂的损失根本不值一提。”

毕竟只要曹忠贤权势不倒,江湖之中,趋炎附势、甘当走狗的大有人在,虽然大多功力无法与从前那一批相提并论,但也影响不到大局。

其实,雷府四将都没有死,三大总管和将军义子却全都死了,其中蹊跷显而易见。早有人怀疑,将军府与东厂在那一役的伤亡,未必全是由隐形人组织造成,只不过双方都闭口不提,也没人能追问。

几人说到这里,楼下传来一阵脚步声。

只见一队锦衣卫入门,领头的一个气宇轩昂,身着红袍,除了腰间佩刀之外,手上还提了一个铁爪。

这铁爪,由三根一尺长的利刃组成,爪根有可以抓握的铁环,刃口隐隐泛青,恐怕是淬有剧毒。

方云汉本以为这人看见堂中躺着的金不换,会上来质询,没想到他只往二楼看了一眼,就指挥身后的人把金不换带走,转头离开,毫不停留。

方云汉大感惊奇。

陆小凤看出他脸上讶异之色,主动说道:“这人是东厂的掌刑千户曹飞,跟我打过多次交道,知道奈何不得我,所以一般都不与我纠缠。”

一个人说出对手不愿跟自己纠缠,本来是一件值得高兴、自傲的事情。陆小凤说这句话的时候,却有一种非同一般的郑重。

因为曹飞本质上是一个极为狠辣、寡言的人。此人不跟他纠缠,并不是怕了他,而只是不愿意浪费一分一毫的精力,连一句话都不愿意多说。

在这一次次事件之中退让积攒的精力、敌意,恐怕都会积聚起来,在出乎意料的时机给予陆小凤致命一击。

为防方云汉对此人轻视大意,陆小凤想了想,道:“这曹飞心思深沉,胆大心细,你既然招惹了他,以后一定要小心一些。太平王世子的事情,就是被他最先查出端倪。”

“哦,怎么说?”方云汉道。

“数年前,本是太平王大寿。齐王久居京城,与天子最为亲厚,也想去拜会自己这位老兄弟,天子就特派了掌刑千户随行保护。”

陆小凤说清来龙去脉,“结果曹飞进入太平王府之后,仅是见了太平王世子四面,就起了疑心,寿宴之后,暗中蛰伏,换了十几个身份,用了三个月的时间,连续九十天都没能看出一点实据,却仍不放弃,在第九十一天,成功捕获了太平王世子的一个同伙。这才有了那场影响深远的海岛大战。”

“只因为一点疑心,就敢冒着延迟复命、革职查办的风险,蛰伏九十一天?”

方云汉抓起酒壶,把碗里的酒水给倒满,一口气喝了下去,似笑非笑道,“这天下真是人才辈出,各方具备才干的人就如韭菜似的,只可惜他们总不能站到一起去,非要相互斩断大好性命。”

他放下碗,碗口边沿的一点水珠一分为二,一半缓缓滑落到碗底,另一半在外侧滑落,沾湿了桌面。

花满楼轻轻摇扇的动作,微微一顿,一直侧目凝视着方云汉的薛冰,也突然有一种微妙的感觉。

一滴酒水的破裂,好像勾起了一道澄澈无比的杀意,却不知从何而起,目标是谁。

杀气一闪而逝,恍如错觉。

方云汉笑意自然,已经侧身呼道:“小二,把你们这里的招牌菜,各上一份。”

他终于舍了大碗,改用酒杯,举杯道:“来,距离婚宴还有好几天,咱们不谈这些人了。今天有缘相聚,先畅快喝上一顿。”

………………

大将军府,在京城郊野,是当朝天子刚登基的时候,亲自下令为雷震天所建造,占地数百亩,九曲廊桥,荷塘水阁,假山长渠,富丽厅堂,应有尽有。

只不过雷震天,本身不好奢华,平时府上的佣人仆役,数量甚至不足以将这么大的将军府完全照料过来,在三大总管全部身亡之后,平时有人活动的地方只占了将军府中一小半的区域。

然而这次皇帝赐婚,将军府中自然要早早的操办,多出了不少人手,其中甚至还有部分来自宫中,日日夜夜,总有些喧嚷热闹,各处都挂起了大红灯笼。

雷震天站在自己平时办事的书房前,听狼将讲述此行所得的一些消息。

其实,早在狼将第一次遇到方云汉的那天晚上,他就已经通过将军府的情报渠道把此行见闻逐渐汇报,此时复述一遍,却是为了说的更清楚详细一些。

“你是说,方云汉年纪轻轻,胆略武功已经远在江湖中那些成名人物之上。”

雷震天极有耐心,等狼将全部讲完,才发出这个问题,其实也不算疑问,他语气之中全无疑惑之意,更像是平常听到一件有趣的事情,下意识的复读一遍。

“正是。”狼将在大将军面前,总是不自觉地有些拘谨,就算是如今将军府中到处喜气洋洋,他也没有半点放松,十分严肃的说道,“以我看来,他的实力远胜于乔上舟,但是数日同行,始终窥不出根底。只是隐约觉得……他就算跟大将军交手,恐怕也不会轻易落于下风。”

狼将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犹豫了一下,但真的出口时,已经斩钉截铁。

雷震天听到这句话,脸上反而多了一抹欣悦之色。

“不错。”

他失去三大总管之后,这几年来与曹忠贤对抗,已经隐约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江湖正道之中,出现越多越高深的人物,他只会越高兴。

况且,“武功能与他相争”这个评价,已经勾起他一点本能的好奇。

“狼将,婚宴之后,你且着意挽留,我要与之长谈。”

光阴流转,白驹过隙,眨眼,已至四月初七。

万界武侠扮演者最新章节

万界武侠扮演者相关资讯

万界武侠扮演者

作者:温茶米酒
类型:灵异 状态:连载编辑:花前月下 在读:24384人
  一双铁手对日月,武学禅宗验绝学。东京喧嚣浮华冠天下,凌霜盛名篡龙颜,秦时明月照沧海,千秋风云试万劫…… 古怪深藏此方世界,乘风闯过他方武林。一次次带着不都属于那片江湖的武功,名扬四海天下。且待诸多英雄扮相走一遭,洗净面谱,才获知——原本我即是豪杰!PS:副本不只有作者介绍这些,部分副本背景会有魔改。桃花夭夭,红杏绽蕊,暖阳疏影间,一座描绘水墨山川的屏风立在园内,屏风前面,放着一张黄花梨木的坐榻,上面铺着雪白厚实的绒被。。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