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神剑惊鸿一转眼

陆小莲喊出这一声的时候,高楼上俯览四面争伐的方云汉也已一次出手。实际上他腾身掠出高楼的一刹那,还得比陆小莲的喊声更早了一些。他在半空之中,左手将那一把连鞘长剑轻旋,负在身后,剑柄从右侧腰间探出约有五寸,他右手抽剑。这一把剑拔刀的时候,无声无息,偏其实他纵身掠出高楼的一瞬间,还要比陆小凤的喊声更早了一些。。...

陆小凤喊出这一声的时候,高楼上俯瞰四面争伐的方云汉也已出手。

其实他纵身掠出高楼的一瞬间,还要比陆小凤的喊声更早了一些。

他在半空之中,左手将那一把连鞘长剑轻旋,负在身后,剑柄从右侧腰间探出约有五寸,他右手抽剑。

这一把剑出鞘的时候,无声无息,偏偏如同一条照亮八方,惊寒双目的虹光闪逝,霎时夺去了下方战场中数百人的心神。

生死之争,却为之失声。

那一把劣质的铁剑,无论是陆小凤还是乔上舟,都已经见过很多次,崔白龙等人更是亲自见证过这把剑的威力。

但是,他们还是完全没有想到,这一次方云汉拔剑的时候,居然仍能够让他们惊讶,惊叹,震撼,如初见鬼斧神工,劈山千仞,中流砥柱,破浪万年。

只不过他们心中有暇赞叹感慨,直面这一剑的人,却绝对只有眼看着无形的死亡化作一只恶兽朝他扑噬而来的惊恐。

方云汉这一剑,并不是斩向医五七,而是刺向了混战人群之中一个毫不起眼的葛衣汉子。

这个人不高不矮,不胖不瘦,不俊不丑,四肢五官,穿着打扮,都没有任何一点特征,而且他手中没有兵器,只是默然移步不定,即使是在混战之中也总有人会把他忽略。

可是,当他面对方云汉这一剑的时候,忽然被“吹”了起来。

就像是一片柳絮,被剑风所激,相隔还有四五米的距离,就从地上飘起。

但是他飘起来之后又绝不像一片柳絮了,因为他的速度变得奇快,在半空之中似乎做了一个转折,竟然就像是刚从弓弦上迸射出来的弩箭,笔直的射向高台。

几个原本在他身边不远处的人,只觉得眼角一花,就突兀的少了一道身影。

视线竟然有些跟不上他的身法。

众人这才发觉,此人的轻功,恐怕已不在陆小凤之下。

而且他不但轻功绝佳,暗器也用的极好,甚至有些让人惊悚,因为他飞身闪避的同时,双臂往后一场,竟打出了“满天星子”。

荧光寒芒霎时之间仿佛密布于长空,无声的飞针,带着足以让人感受千刀万剐般痛苦的恐怖锐光。

在场的许多人只是因为看到了这一幕,就好像被上万只蚂蚁爬遍了全身,一瞬间涌起的害怕甚至激起了呕吐的欲望。

方云汉面对这样密集到有些恶心的飞针又要如何面对?

他手中那把无声散发出微光的长剑,骤然发出鹤唳般的啸声,而剑身挥舞出去的速度,比这尖锐清亮的啸声更快。

剑啸传入众人耳中的时候,方云汉手中那把剑抖了个剑花,剑气圈揽入手,满空飞针就好像是散开的银丝拂尘,陡然又被收成一束,归于一处。

雄浑的内力把那些飞针全部粘连在长剑之上,而剑身的微微抖动,就让那些银针全部绕着长剑旋转起来。

千百条细碎银光在三尺剑上翻跃腾挪,令人目眩神迷,而后方云汉将这长剑一甩,剑身上的银色光芒一扫而空,穿风而去。

葛衣汉子已经快要掠上高台,他的手已经可以触及那座高台的边缘。

可他耳朵里忽然响起了一阵细雨飘落的声音。

仿佛有芭蕉叶在轻风细雨之中摇摆着,然后被一颗颗雨点穿透,击断了脉络,磨断了根茎,漏尽了芭蕉汁液,使那叶片千疮百孔,委顿在地。

等这一阵细密的声音飘过去之后,这个人也已如愿的踏上了高台,然后他一低头,就在高台的地板上看见了密密麻麻的针尾。

银针扎满了他身前三尺之地,很多倾斜的针尾上还带着一点点红晕。

‘原来千针穿身是这样的滋味。’

葛衣汉子脑海里面冒出了这个念头,然后就在极致的痛苦到来之前,失去了意识。

他的尸体向前扑倒,又被那些银针扎了一遍,血水好像是从他身上每个毛孔里面溢散出来,一转眼就流了满地。

到了这时,一些知情者还有什么想不明白的?这个人虽然身量、打扮已经完全不同,却分明就是当时去刺杀医五七的,赤足黑发绿裙牡丹使者。

那被医五七打死的,想必只是他早就准备好的一个替死鬼。

真身,丧命于此时。

他们的脑海里面念头还在纷乱着,刚才一剑夺目、反杀牡丹使者的方云汉已经掠过了整片杀场,登上高台。

医五七目睹这惊变,心中完全丧失了正面交锋的念头。

他虽然几十年来一直没有放下武功上的勤学苦练,但是神医的身份,却注定了他很少与人生死搏杀。

如果是医五七的气势能够压过敌人时,这一点经验的缺失还不要紧,可当方云汉纵剑而来,无俦威势已经压的全场无声,他哪里还提得起“必能战而胜之”的勇敢自信?

他甚至连自己能够只身逃走的信心都没有,就只剩下一个选择。

唰!

双手穿梭而出,留下一道残影。医五七出手攻向近在咫尺的陆小凤。

只有拿下这个身中剧毒,无力反抗的陆小凤当人质,才有那么一点生离此地的可能。

只可惜他又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

方云汉落在高台上的刹那,右手提着的那把剑往下一探,剑尖刺入牡丹使者身旁的血泊之中,染上一抹嫣红,振剑斩出。

嗤!

空中一声轻响。

医五七两眼暴突出来,双手扣在陆小凤身上的时候,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力道,变得更像是抚摸,最多就是打了一记耳光的程度。

陆小凤瞪大了眼睛,眼看着方才那一滴血珠从医五七右边太阳穴射入,从左边太阳穴穿出。

不等医五七倒下,方云汉又已经离开了高台,闯入了高台侧面的棚子里面,那个号称天下第一铸剑师的鬼幽,正在里面大杀四方。

鬼幽看见方云汉闯入,大喝一声:“来的好。”

他手中的两仪神剑,交错而击,如同两条小小的蛟龙在空中分合嬉戏,所过之处,无论金铁还是空气,都被一切两半。

“你这也叫神剑?”

方云汉凛冽一问,手中铁剑直刺。

鬼幽见状大喜,暗忖这一把劣质铁剑,就算灌注再多内力,也绝对挡不住他两仪神剑的锋芒,到时候斩断剑刃,长驱直入,立杀此大敌。

然而,等他手中两道剑刃交错之际,那直刺而来的铁剑忽然一收,这一收就了无痕迹,似乎凭空消失,令鬼幽双剑斩了个空。

而在鬼幽双手扫过了预定交锋的位置,劲力略衰,两把剑刃交叉在身前的一刻,那把铁剑又突如其来的塞满了鬼幽的视野,急速扩大。

叮!

铁剑点在了两仪神剑交叉的那一处。

剑气洞射,鬼幽脖子后面炸出了一蓬血雾,喉咙里发出漏风的声音,双眼盯着手中神剑上的那个小洞,嗬嗬数声,眼角抽动,终是死不瞑目的倒了下去。

棚子里面的各帮派高手,看着那人风一般闯入风一般离去,一个照面就杀了刚才神剑在手猖獗无比的铸剑师。

方云汉已拎着鬼幽的尸体回到高台。

台下有些人从方云汉掠出高楼的一瞬间睁着眼睛,到这时候才眨了一下,便听台上一声大喝。

“三大罪魁祸首已然伏诛,尔等还不弃剑投降!!”

这一声大喝声传数里,高台上浮土震动,方云汉拄剑环视八方,见众人错愕呆愣,肃然再喝。

“还不弃剑投降!!”

尘埃荡开,靠近高台的一排人,受不住这股声浪,纷纷向后踉跄倒退。

当啷!

有第一人后退时失落了手中长刀之后,数十上百的刀剑坠地之声当即不绝于耳。

台下将近三百人,少说有一小半扔掉了手里的刀剑,甚至包括几个正派子弟。

少数死硬者也被反应过来的人用刀剑架在了脖子上。

两声喝问,此处大局已定。

嘎~

高台上那座屏风,刚才被乔上舟他们两人撞了,此时又被高声劲风一吹,底部折断,往后倒了下去。

屏风一去,天日昭昭,正在方云汉身后大放光明。

台下众人仰头,台上蓝衣持剑者,衣衫猎猎作响,沐于光中……

收剑,入鞘。

万界武侠扮演者最新章节

万界武侠扮演者相关资讯

万界武侠扮演者

作者:温茶米酒
类型:灵异 状态:连载编辑:花前月下 在读:24384人
  一双铁手对日月,武学禅宗验绝学。东京喧嚣浮华冠天下,凌霜盛名篡龙颜,秦时明月照沧海,千秋风云试万劫…… 古怪深藏此方世界,乘风闯过他方武林。一次次带着不都属于那片江湖的武功,名扬四海天下。且待诸多英雄扮相走一遭,洗净面谱,才获知——原本我即是豪杰!PS:副本不只有作者介绍这些,部分副本背景会有魔改。桃花夭夭,红杏绽蕊,暖阳疏影间,一座描绘水墨山川的屏风立在园内,屏风前面,放着一张黄花梨木的坐榻,上面铺着雪白厚实的绒被。。
  • 重起来&。

    那一片纯粹的黑色,甚至使得九天之上的云雾都变得沉重起来,似乎也被凝固了,看不出一点云层翻卷的痕迹。

    2022-10-01 11:13:37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可&红晕,

    这少年郎显然是个锦衣玉食的,可是身形却有些消瘦,面色苍白,唇色淡到几乎不见一点红晕,看着书本故事的时候,还时不时的用一只手捂着胸腹之间,眉宇之间露出忍耐的神色。

    2022-10-02 10:00:53详情点赞(0)回复(0)
  • ,也无&活过弱

    此症,患病原因不明,也无方可救,且根据古籍记载,凡是患此病症的,没一个人活过弱冠之年。

    2022-10-04 05:37:29详情点赞(0)回复(0)
  • 对于大&,甚至

    这样的天象,对于大齐的百姓来说,是一种万分惊恐的不祥预兆,不少人已经仿着从前天狗食日的习俗,把一些铜锣拿出来大肆敲打着,街道上,甚至长罗侯府之中,都乱糟糟一片。

    2022-10-01 02:01:24详情点赞(0)回复(0)
  • &方云汉

    方云汉扑通一下半跪在地,岩石迸出了几条裂纹,拳头通红如血。

    2022-10-01 08:56:11详情点赞(0)回复(0)
  • 仰首望&。

    就在天南海北,不知多少人仰首望天的时候,那一片沉黑中,突现一点红芒。

    2022-10-03 09:58:46详情点赞(0)回复(0)
  • 思绪,&后传来

    方云汉忍着胸口乱糟糟的痛感,试图理清思绪,忽然身后传来一声怒吼。

    2022-10-04 02:02:2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