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杀手锏(4500)

光阴如织,弹指间已至二月十五。本来可以用来给那些三四流帮派问题矛盾的擂台,在这几天里又通过了一次加固和扩建。但是这里现在的显然了不算擂台了,不是昨天会议武林大会的地点,是要由各大帮派最终决定出新任的武林盟主,并举办新任武林盟主一职大典的地方。这座高原本用来给那些二三流帮派解决矛盾的擂台,在这几天里又进行了一次加固和扩建。。...

光阴如梭,弹指已至三月十五。

原本用来给那些二三流帮派解决矛盾的擂台,在这几天里又进行了一次加固和扩建。

不过这里现在显然已经不算是擂台了,而是今天召开武林大会的地点,是要由各大帮派决定出新任的武林盟主,并举行新任武林盟主接任大典的地方。

这座高台的竖起了一面大屏风,上面雕刻着龙虎相争风起云涌的图景,四周的云雾翻腾之间隐约勾勒出刀枪剑戟的模样,但是中间拱卫一轮暖黄色的大日,把整座图景之中的刀兵相争之意全部消弭。

正是暗合了今日选出新任盟主之后,依旧能够调停八方风雨,安抚正道各方纠纷的意思。

在这屏风前面放着一张太师椅,太师椅前方则是香案,香案上供着一枚象征武林盟主身份的令牌。

本来这太师椅是为乔上舟准备的,令牌也是应该有乔上舟亲自交给新任的武林盟主,可是他已经“身亡”,所以令牌直接供在香案上,太师椅则是一个空位。

两边的棚子里面,坐着那十几个一流帮派的掌门人,及一些江湖上的散人名宿。

寅时,日出的时候,就已经有上千人集结在这一条大街之上,高台之下。

医五七也在左侧的棚子之中坐着,手掌轻轻摩挲着座椅的扶手上雕刻出来的麒麟瑞兽图文,面上不动声色说道:“我看时候差不多了。”

他这话一说出来,旁边的华山掌门突然就哼笑一声,道:“是差不多了。”

医五七早知道这个华山掌门心中多有不满,但是他命门还拿捏在自己手中,也不以为意,只道:“那就开始吧。”

说到这里,棚子里就走出一人,此人是个身宽体胖的中年男子,衣着华丽,但是轻功极妙,从这两边的棚子到高台之上,各有十步,他只轻轻一垫脚,非但跨过了十步距离,还直接落在了高台前沿,身体正对着高台下的众多武林人士。

这人是掌握着长江水寨的水上飞,长江上的水运,至少有三成的利益往来牵扯在他手中,可谓日进斗金,也是之前众人商量出来,今日主持这场大会的人选。

水上飞是做惯了生意的,寥寥几句话就阐明了关窍,直入正题。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只是江湖之中多刀兵,野心暗谋之人层出不穷,纵然咱们各方正道奋起而击,也总有些应对不暇。况且血气方刚者,有时纠纷起来,也不能单以正邪而论,空耗了义士鲜血。”

“前些年,各家帮派已经意识到,各自为战,实不可取,共同推举出一位武林盟主,调解纠纷,统协各方,镇压邪道。那就是乔老盟主。”

水上飞对着高台上的那张空椅子拱手致意,台下的众人也自肃然。他又道:“乔老盟主多年来,为了武林正道中的事情呕心沥血,功勋累累,今春之时,深觉年事已高,力不从心,就准备选出一位更加年富力强的高手侠士接任。这也才有了咱们今日这场大会。”

“虽然不久前,有奸人暗害了与会中的数位掌门,但是大事不可废弛,想来如果他们能够见到今日武林大会如期召开,将奸人绳之以法,九泉之下也能含笑了。”

水上飞说到这里,略作停顿,等台下的人议论一阵,再接着开口。他那有些发福的脸上含着温和的笑容,却极其隐蔽的以一丝冷笑的眼神从医五七那边扫过。

医五七没有察觉到。他只以为接下来就应该要说到新任武林盟主的事情,看着高台前方那些议论间频频向这里打量的江湖人士,耳中捕捉到一些宣传必然是神医接任的话语。

他心里油然而生一种睥睨自雄的豪情。

‘不错,到了今时今日,这盟主之位,舍我其谁?’

想到日后武林盟主的地位之尊,名望之高,以医五七隐忍三十多年的性子,也不由得涌起了一股志得意满的心情,扣住扶手的手掌用力了一些,才掩饰住了笑意。

眼看着台下的那些人又要涌起一股支持医五七的声潮来,忽然人群后方传出来一阵骚动。

那人群如同秋日的麦田,被一艘无形的大船分开,让出一条路来。

数十个披麻戴孝的汉子,护着中间一口棺材,穿过人群,朝着高台这里来了。

这群人走在最前面的两个,正是崔白龙和乔小山。

一般来说,人死七天下葬。

乔上舟死了到今天已经不止七日,他的儿子和徒弟居然没有让他入土为安,反而抬着棺材来了这里。

众人一时间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倒是把刚才那股对新任武林盟主的讨论全抛在脑后了。

同样在场的鬼幽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医五七也皱起眉头来,给台上的水上飞使了好几个眼色,水上飞都不为所动,他索性自己出了棚子,来到台上,朗声道:“乔贤侄,今日虽然是武林大会,但是乔老英雄已然仙逝,你怎么好惊动他身后之灵,抬棺来此?”

乔小山冷眼不答。

崔白龙纵步上了高台,先向高台周边众人抱拳行礼,说道:“诸位,我们今日抬棺而来,不为别的,只是想问一问,今日大会召开,是不是已经将之前阴谋作乱,害了各家掌门的奸人全部缉拿,告慰受害者在天之灵?”

“原来是为了这桩事情。”医五七暗中松了口气,道,“那下毒的牡丹使者,已经丧命在老夫掌下,害了乔老英雄的奸贼陆小凤,虽然还没有绳之以法,但是,今日选出新任武林盟主之后,必然倾江湖正道之力,要他上天无路,下地无门,惶惶不可终日,死无葬身之地!”

医五七上前两步,来到了高台边缘,面对着武林群雄,慨然道:“我医五七可以在此立誓,哪怕终其一生,必定要擒杀陆小凤……”

“谁说是陆小凤?”崔白龙打断了医五七的话,目光灼灼的盯着他,一手怒指,“我说的是你!”

医五七瞳孔猛地一缩,群雄哗然。

各派掌门皆自冷笑。

鬼幽眼中惊震,一手悄然搭上了医五七坐位旁边的剑匣。

“下毒暗害各派掌门,意图谋害家师,嫁祸陆大侠。”

崔白龙声震八方,喝道,“这一桩桩一件件,不都是你这个卑鄙无耻,沽名钓誉的神医所为吗?!”

医五七脸色沉了下来,道:“崔贤侄,武林盟主并不是师徒传承,乔老英雄仙去之后,没有人选你做盟主,你也不能如此诬赖于我。你有何证据,敢在此胡言乱语?”

他也不愧是个老谋深算的,三言两语之间,又把台下众人的心思牵动,当下就真有人以为崔白龙是眼红诬陷他。

崔白龙大笑:“你以为我没有证据?各派掌门皆可作证。”

医五七眼神阴鸷万分的回看,他不信这些人真的都敢豁出性命。

可是此时各派掌门纷纷起身。

“不错,我们都能作证,就是你暗中下毒,又用有时限的解药缓解毒力,想要来威胁我们。”

其实他们还没有搞清楚到底是谁下毒的,但是没关系,反正什么黑锅先往医五七头上扣了再说。

水上飞更在台上大呼道:“诸位,此人竟然妄图将天下英雄玩弄于鼓掌之间,若不是方大侠和乔盟主四处奔走揭破他的真面目,恐怕我们还被他蒙在鼓里,此人今日不死,岂不人神共愤?”

“乔盟主?!!!”

水上飞这句话又在台下掀起了轩然大波,就连医五七也有些怔住。

只见空中一条人影越过了高台上的那扇屏风,恰好落在太师椅上,一身蜀锦长袍,紫脸膛,长方面孔,不怒自威。

不是乔上舟,还能是何人?

今天这场大会刚一开始就连番反转。乔上舟这一现身,台下群情汹涌,立现乱象。

与高台相隔五十步以外的侧面一座高楼上,方云汉倚栏而立,居高临下,审视着下方的人群,他看到其中有一人,在混乱人群中穿行如鱼,竟然没有任何被磕碰的现象,目光顿是一凝。

“乔上舟,你没死?”医五七看着那些掌门愤恨的面孔,心知局面已经无法挽回,嗤笑一声,“就因为他没死,你们就敢背叛我。你们可知道,三个月后没有解药,你们会死的有多凄惨?”

“哈哈哈哈!”

乔上舟仰天大笑,“医五七,你又知不知道,方大侠掌握罕世奇术,早就已经用无声之声,把各大掌门骨骼之中的毒源逼发出来了?还要多谢你的解药,如果不是你的药暂时压制了毒性,以无声之声逼毒的过程,恐怕还不会这般轻易。”

“什么?!”医五七听到他的毒药被破解的消息,仿佛比之前这种种反转更令他痛苦,脸上登时有些扭曲,“我不信!谁能解我的毒,你出来。”

他猛然转头看着台下那个棺材,“乔上舟没死,棺材里是谁?”

“那当然是我了。”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从棺材里面传出来。

一条身影破棺而出,落在高台上,飘逸如同烟云,脸上一时间仿佛有四条眉毛,眉飞色舞。

“陆小凤?”医五七看见陆小凤,脸上的扭曲却又渐渐平复,甚至勾起了一点笑意,“从一开始躺在棺材里的就是你?”

“不错,你笑什……”

陆小凤话没说完,就已经知道对方为什么笑了,因为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心口忽然一阵抽痛。

站在陆小凤身边的崔白龙更是发出惊呼,他发现这位陆大侠脸上突然绿了。

没错,就是那种字面意义上的发绿,绿得像是一只毛毛虫。

陆小凤也意想不到,颤声道:“你居然给死人下毒?”

崔白龙也变了脸色,连忙一掌按在陆小凤背上,助他镇压毒力。

“我怕他死的不干净,不过为了防止尸体变化太明显,我用的还是慢性毒,你如果不是刚才破棺的时候用了内力,估计不会这么快毒发。”

医五七扫视四方,长叹一声,“你们本来如果认了我这个武林盟主,日后说不得……哼,今日既然已经闹到这种田地,那就是自寻死路了。”

华山掌门拔剑喝道:“还跟他废话什么,动手!”

华山掌门说的最后两个字居然是叠音。

只因在那一刻,医五七也大喝一声。

“动手!”

台下的武林群雄之中,突然就有上百人持刀剑冲向两边的棚子。

两边棚子里面各大门派的随从里,也有人陡然拔剑刺向身边的师长。

许多人措手不及,当场被杀。

血水泼洒出来的时候,高台下的人群又比之前乱了不止十倍。

台下的人数虽然众多,但是真出了乱子的时候,能够及时反应过来、又有坚定立场的,也只有这些大帮派掌门的嫡系,合共百余人罢了。

两边人数相差不多,各大帮派这边又是遭了突袭,一时之间竟然没人能冲上台去了。

高台周遭,三百多人开始争斗起来,其余人等则一哄而散,退往更远的地方。

只在眨眼间,场中就已经多了十几具尸体,数百人刀剑碰撞、吐气呼喝的声音,好似将这一片街区一下子拉入了战场。

呛!!!

鬼幽取出了两仪神剑,那一把剑沿剑脊在他手中分为两半,如同两把狭长的刀。

这两把刀在他旋身飞舞的时候,四向泼洒出一道道刀光。

别说是寻常的帮派弟子,就算是那些掌门手中灌注了十成功力的名贵刀剑在这两把刀面前居然也毫无抵御之力,如同被砍瓜切菜一般扫过。

断肢断剑断刀乱飞,华山派那个独眼长老闪避不及,竟然一个照面就被砍掉了右臂。

棚子里顿时被杀出了一条血路。

少数几个冲出来的帮派掌门想要上高台去先杀医五七,却突然被一道道飞针阻住,他们极目四望,竟然找不到飞针从何而来,只能狼狈闪躲。

高台上,乔上舟、水上飞悍然出手。

医五七双手如同拈花一般扫出,即将跟对方两人交手的一刹那,捏起的十指又骤然分散开来,分合不定,如同一颗开枝散叶的大树在风中摇摆。

掌影翻飞,四五招之间,两条人影就先后倒飞出去,撞在了那座高达三米多的大屏风上。

乔上舟重伤未愈,但是水上飞可是十足完好的状态,绝对可以在江湖中跻身一流行列,居然都没能在医五七手上撑过十招。

医五七正要追杀过去,正在努力压制剧毒的陆小凤突然开口。

“你杂糅百家,但是武功根底却是少林的大慈大悲千叶手,我看就算是少林四大神僧之一的铁肩大师,在这门绝学上的造诣也比不上你。”

医五七停下脚步,转身看向陆小凤,只见他满脸真诚的赞叹,“凭你这样的武功,居然还只是少林的一个俗家弟子,你隐藏太深了。”

医五七不置可否,脸皮抽动了一下,诧异道:“你是真不怕死吗,这个时候还敢开口?”

“我当然怕死。”陆小凤满脸苦涩,“我比谁都怕死,因为我一向觉得,我比大多数人都要热爱生命。所以,我只好使出杀手锏了。”

“你还有杀手锏?”医五七的脸色也凝重起来。

江湖上任何一个敢轻视陆小凤的人,坟头草恐怕都有一丈高了。

即使他现在身中剧毒,这杀手锏也必定会是惊艳绝伦的秘招,由不得医五七不慎重。

陆小凤口抿了一下,似在提气,一个前无古人的绝招即将发出,千钧一发的场面将被打破。

他动了!

他先动的是嘴。

医五七立马闪躲,他疑心对方是用嘴发出的绝招,像这样的例子,在江湖中并不少见。

可他躲了个空,因为陆小凤嘴里吐出来的只是声音罢了。

一声大叫。

“方兄,快帮忙啊!”

万界武侠扮演者最新章节

万界武侠扮演者相关资讯

万界武侠扮演者

作者:温茶米酒
类型:灵异 状态:连载编辑:花前月下 在读:24384人
  一双铁手对日月,武学禅宗验绝学。东京喧嚣浮华冠天下,凌霜盛名篡龙颜,秦时明月照沧海,千秋风云试万劫…… 古怪深藏此方世界,乘风闯过他方武林。一次次带着不都属于那片江湖的武功,名扬四海天下。且待诸多英雄扮相走一遭,洗净面谱,才获知——原本我即是豪杰!PS:副本不只有作者介绍这些,部分副本背景会有魔改。桃花夭夭,红杏绽蕊,暖阳疏影间,一座描绘水墨山川的屏风立在园内,屏风前面,放着一张黄花梨木的坐榻,上面铺着雪白厚实的绒被。。
  • 一身金&白袍的

    一身金丝云纹白袍的少年郎坐在此处,手捧一本神仙志怪的小说细细看着。

    2022-10-03 08:59:41详情点赞(0)回复(0)
  • 突然,&乎有烟

    突然,天光大暗,一阵怪风席卷长空,隐约间似乎有烟雾刹那间远扬万里,飘荡于天下山川。

    2022-10-03 04:27:45详情点赞(0)回复(0)
  • ,只见&黑如墨

    阳光骤失,方云汉一下子就连近在咫尺的书本文字都看不清了,他抬头望去,只见原本艳阳高照的天穹,已经黑如墨石。

    2022-10-02 01:55:30详情点赞(0)回复(0)
  • 延请各&得了血

    长罗侯延请各方名医诊断之后,确定这是得了血枯症之后的症状。

    2022-10-02 08:28:17详情点赞(0)回复(0)
  • 普通的&释的,

    这种景象,显然不是普通的雷雨将至,阴云聚集可以解释的,方云汉抬着头的时候,甚至突然有些担心那看起来就像变成了一整块黑色玻璃的天空,会不会突然掉下来。

    2022-10-03 05:51:46详情点赞(0)回复(0)
  • 狗食日&糟糟一

    这样的天象,对于大齐的百姓来说,是一种万分惊恐的不祥预兆,不少人已经仿着从前天狗食日的习俗,把一些铜锣拿出来大肆敲打着,街道上,甚至长罗侯府之中,都乱糟糟一片。

    2022-10-02 11:41:59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