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药屋

竹林昏黄,雨疏风骤。十几条人影连续翻出来了竹篱笆,有的踩着篱笆尖端,跃起出剑。一道道剑光闪动,华山派长老左眼血流不只,痛呼大叫:“小心飞针!”普普通通人突然瞎了一只眼后,剧痛自却然是无须多说的,身体的达到平衡也会受很大的影响,却伤的当然是华山长十几条人影接连翻出了竹篱笆,有的踩着篱笆尖端,飞身出剑。。...

竹林昏暗,雨疏风骤。

十几条人影接连翻出了竹篱笆,有的踩着篱笆尖端,飞身出剑。

一道道剑光闪烁,华山派长老左眼血流不止,痛呼大喊:“小心飞针!”

普通人突然瞎了一只眼之后,剧痛自然是不必多说的,身体的平衡也会受到很大的影响,然而受伤的毕竟是华山长老。

他瞎了一只眼之后,手中长剑居然还能够运使的严密如梳,细密的雨点都有不少被他长剑扫开。

然而那个足不沾地的绿衣女子根本没有在对他发动攻击,手中血红色的雨伞轻轻旋转,纤而有力的足趾在苏罗绮的尸体上点了一下,脚尖就像是午夜梦回时勾着被褥弓起,身体骤然弹升。

就这么轻轻的一点,她居然平地拔升了数尺,然后一口气掠过了二十几步的距离,从竹篱笆上空飘了过去。

瞎了一只眼的华山长老明白过来了。

刚才这个女人,想必也是用这种高明的轻功,在竹林之中,以脚尖点触着一根根竹子靠近根部的竹节借力,滑翔而行,才能够营造出一种鬼魅漂浮于低空般的感觉,而双足不染一点污泥。

十几个各大帮派的高手,一个个刀剑斩击,迅猛的破空声在雨水之中交织,也不乏有能够及时反应过来,回身截击的人。

数人刀剑齐挥合围,纵身追击。

绿裙女子身在半空,身体忽然一旋,那一条裙子好像一朵怒放的莲花,长裙下摆旋转起了一片圆满。

上有红伞回旋,下有绿裙撑张。

追击过去的几个人,也分不清是上方还是下方,忽然迸射出来的几道寒星,只是一闪而逝,头脸就全中了飞针。

小小一根飞针,刺破咽喉,穿透气管,或者从眉心钉入一半,都能立时夺走人的性命。

这几个人纵然已经得到华山长老的提示,还是没有防住这飞针突刺,追击出去的身体还未落地,已经失去了呼吸。

撑伞的女人在那几个将要落地的尸体上踏了两脚,尸体加速坠落,而她的身体也猛然加速。

雨伞在风中略微倾斜,绝妙的角度,没有增加身体前行的阻力,反而让她的滑翔更加灵便,直接跃过了整片菜地、药田,来到了那一间灯火最明亮的主屋前。

这屋子前面的走廊还有台阶,都是用竹子做成,雨水从竹缝中落下,只留下浸骨的凉意。

女人一只秀白的脚踩在竹阶上,只有前半段脚掌踩实了,脚踝的部位极富韧性的往下一沉,再次弹身向前,已经到了几层竹阶的最上方。

这个时候,刚才聚拢过去进行拦阻的人还全部都在西侧竹篱笆外面,根本来不及再做纠缠。

可是就在女人的身体靠近屋门的一刹那,几道冷电般的光芒从屋内洞射出来,一瞬间就把整扇竹门撕裂开来。

那是两刀一剑。

原来这屋子里一直还埋伏着三个高手,他们对医五七贴身保护,之前外面的动静再大,也没有让他们提前离开,这个时候终于发挥了效果。

他们三个人的武功比华山派那位长老还要高出一筹。

纵然这个女人的身体像一片柳叶似的,突然就倒着飞了出去,她遮挡着额头的黑发还是被刀风割断了一缕,绿色长裙的前襟也被两条剑气斩出了一处交叉的裂口,雪白的肤质在破损的长裙之下若隐若现。

“牡丹使者,拿命来!”

“妖女受死。”

“杀!!”

三大高手破门而出,闯入雨中,雨点砸在他们三个人的手背和脸上,都被这一股猛烈地前冲力量给震散,雨珠四溅。

牡丹使者手中血红色的雨伞扭转,二十几根细如牛毛的飞针就从雨伞的边沿迸射出去。

叮叮当当,一阵金铁交击的乱响,三大高手的刀剑交错,居然把这二十几根飞针全部拦截下来,有的射入泥土之中,有的折射到屋子门前的柱子上。

这竹屋门前本来挂着一盏灯笼,也被一根飞针刚好射过了灯芯,当即熄灭。

因为这灯笼的熄灭,竹屋门前的光线突然就暗了三分。

光亮程度的变化之间,众人的眼睛刚适应过来,就听到三声惨呼。

刚才还威风凛凛、乘胜追击的三大高手,全都摔倒在地,抱着腿脚惨叫。

他们的膝盖、脚踝上,隐约还能看到颤动的针尾。

竟然在刚才那一刹那,三人同时中招,飞针钉入骨骼,立刻失去了行动能力。

这三大高手刚才虽然是在屋子里面,但是也观察着屋子外面对战的情况。

在他们心中已经摸索出来,这个女人的暗器,要么是从那边有些异常的血红雨伞中发射出来,要么就是她绿裙素手所发。

可是谁能想到,这女人那一双不着寸缕的赤足,居然也能够发射飞针。

针从何来?如何发射?

这问题的答案不重要了,因为事实已在眼前。

这一刻,没有谁再能阻挡这个疑似牡丹使者的人,去杀死神医医五七。夺走为各大帮派掌门人解毒的唯一希望。

绿衣女人的双足终于在雨水流淌的泥地里踩了一下,持伞复归,穿过了已经没有任何遮挡的那一道门。

那些负责守卫的高手正拼命一般往这里奔来,可离这三间屋子最近的一个,也至少还有二十几步的距离。

方云汉此时还在百步之外的林中眺望此处。

黑发齐眉的女人已经闯入屋中。

屋子里面传出了几声呼喝。

屋子前面那一盏熄灭了的灯笼摇晃着坠落地面,从台阶上滚到泥地里,冒出了几缕青烟。

一条人影从屋子里面飞出来,把个灯笼压扁了。

负责守卫的那些高手全部都愣在了原地。

一把破破烂烂的血红色雨伞从屋子里面翻滚着飞出来,遮在了那道人影身上。

屋里走出一个人,黑绳束发成髻,没用簪子,身材不高不矮,胡须不长不短,两颊稍瘦,浓眉大眼。

正是神医,医五七。

神医在此,被打出来的是谁?

独眼的华山长老走在最前面,手中的青钢长剑一扫,把那破烂的血红雨伞打开,露出一张七窍流血的死人脸。

齐眉黑发已散乱,颇具魅惑感的五官上多了一个鲜红色的手掌印,把美貌全部破坏,但是五官依然清晰。

正是刚才摧枯拉朽,闯过了所有人的防卫,杀入屋里的牡丹使者。

在场众人猛然醒悟。

天下第一神医医五七,医治普通人的话只收对应数额的银钱,可是医治江湖中人的话,一般都是要求对方教给他一招独门的招法。

而且据说这位神医曾经还是少林寺的俗家弟子。

他本来就武功不俗的。

只不过之前因为各大帮派掌门受难,甚至包括武林盟主的死,让人下意识的觉得,医五七的武功不可能高过这些人,自然也不可能独自扛过死劫。

现在看来,也许这位神医的武功更胜于已故的武林盟主乔上舟。

在场的人霎时间激动莫名。

他们见证了这一场大阴谋之中的真凶被打杀,似乎也将要见证一位大英雄威名更上一层楼。

当医五七目光随意地扫过那个凶煞非常的牡丹使者,急忙下了台阶,不顾雨水帮那三大高手拔针止血,又对着旁边众人面露和煦微笑的说出那句话的时候。

所有人都为这位神医、这位大侠发出了欢呼。

他说:“幸不辱命,解药我已经研制出来了。”

这个时候,就算是这雨水再大十倍,也绝对无法浇灭这些人对于医五七的热情、感激,乃至于敬爱如师的心绪。

百步之外的林子里面,方云汉披蓑衣,戴斗笠,仿佛与整个竹林融为一体,那竹篱笆围着的一块地里面,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他的存在。

大约两刻钟之后,那二十名来自各大帮会的高手,拱卫着医五七,带着他研制的解药,还有那牡丹使者的尸体,往洛阳城中去了。

医五七的住所,应该已经一个人都没有。

方云汉这才动身,跨过篱笆,进了屋子。

他一进门就看到这屋子里一片狼藉,不少瓶瓶罐罐都被打破,还有许多飞针凌乱的钉在柜子、桌子上。

地上有很多湿漉漉的脚印,还有很多污泥,那是刚才众人涌入这个房间的时候留下的痕迹。

方云汉在这间屋子里走了两遍,仔细的观察过后,推开了通往旁边那间屋子的门。

这间屋子里比较干燥,也比较狭小,放满了各式各样的药材,一进来,就有一股很浓的草药味道。

刚才发生在另一个屋子里面的战斗,显然没有波及到这边。

方云汉看着那一堆凌乱的草药,忽然笑了起来。

………………

半个时辰之后,方云汉回到了洛阳城中,来到了曲塞酒馆附近。

虽然天色很暗,但这时候其实正是早上,各式的早点铺子,都已经拿出了自家的招牌手艺,香气扑鼻,方云汉顺路买了两袋鲜肉包子,到了酒坊旁边,分了一袋给一个靠在墙角里躲雨的老乞丐。

这老乞丐脸色苍白,骨头架子倒是大,看着却没几两肉,像是重病,外面罩着一身麻布衣服,里面穿的什么看不太清楚。

他狼吞虎咽地看着鲜肉包子,连连对着方云汉躬身,似乎在感谢好心人,但是方云汉耳边传来了另一个很低微的老者声音。

“你有进展了?”

方云汉咬着包子,没有回答,而是问了一个问题。

“一个神医,会把已经晒干处理好的药材,不进行任何分类,胡乱堆在一起吗?”

万界武侠扮演者最新章节

万界武侠扮演者相关资讯

万界武侠扮演者

作者:温茶米酒
类型:灵异 状态:连载编辑:花前月下 在读:24384人
  一双铁手对日月,武学禅宗验绝学。东京喧嚣浮华冠天下,凌霜盛名篡龙颜,秦时明月照沧海,千秋风云试万劫…… 古怪深藏此方世界,乘风闯过他方武林。一次次带着不都属于那片江湖的武功,名扬四海天下。且待诸多英雄扮相走一遭,洗净面谱,才获知——原本我即是豪杰!PS:副本不只有作者介绍这些,部分副本背景会有魔改。桃花夭夭,红杏绽蕊,暖阳疏影间,一座描绘水墨山川的屏风立在园内,屏风前面,放着一张黄花梨木的坐榻,上面铺着雪白厚实的绒被。。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