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合作暗号

二月初六这晚上,洛阳城中突然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一直到陆小莲从万香楼中逃跑的三刻钟后,天色终于等到了暗了下去,夜幕降临到。洛阳城外五里,西郊树林中,方云汉站在这片林子里最低的一棵树树梢之上。不论是铁手但是燕南天的武功,其中都无侧重点于轻功的部分,也也可以说直到陆小凤从万香楼中逃走的三刻钟后,天色终于已经暗了下来,夜幕降临。。...

三月初五这一天,洛阳城中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直到陆小凤从万香楼中逃走的三刻钟后,天色终于已经暗了下来,夜幕降临。

洛阳城外五里,西郊树林中,方云汉站在这片林子里最高的一棵树树梢之上。

无论是铁手还是燕南天的武功,其中都无侧重于轻功的部分,也可以说他们两个都不擅长轻功。

但那是跟真正轻功绝顶的人相比,实际上,一个人只要内力够深,稍微练习一下,轻功也绝不会多差。

所以,方云汉站在这个连三岁小孩都挂不住的树梢上,也能站的很稳当,很舒适。

他多等了两刻钟之后,才见到了赴约的人。

白色外袍,浅紫色内衫,果然是陆小凤的打扮,但来的人并不是陆小凤。

陆小凤的头发没有那么多白发夹杂其中,陆小凤也绝没有那么长的胡子。

但是方云汉在看到那个人的时候,还是立刻就动身下去了,因为来的居然是——乔上舟!

“你是真的乔上舟?”方云汉眼中露出好奇的光芒,“这是怎么回事?”

“老夫自然是真的。”

乔上舟喘了口气,手掌捂着心口,道,“事情是这样的……”

原来,乔上舟在回到自己房间,被那个牡丹使者袭击的时候,得到了一张纸条。

纸条上威胁乔上舟用自己的命来陷害陆小凤。

方云汉道:“他怎么威胁你?”

“那纸条上还附了一串念珠。”乔上舟脸色深沉的说道,“那是我三年前亲手制作,赠给家中老母的东西。家母十分喜爱,从不离身。”

“原来是用至亲的性命威胁。”方云汉点头表示理解,道,“但是你显然没有全然按照他的要求来做。”

“是。”乔上舟点点头,脸上带笑,有几分得意的神色,道,“那人以为我和陆小凤只是点头之交,并不彼此深知,无法互相信任。他又怎么知道,陆小凤十岁的时候,我就与其相识了。”

陆小凤的武功师承、背景来历确实是一个谜团,他小时候就跟乔上舟有过交集,恐怕真的是举世之间,也没有几人知道的事情。

不过现在不是探究陆小凤背景的时候。

“所以你们两个商量好了,你假死,表面上顺从阴谋者的意愿,让陆小凤成为凶手。可这样的局面,你就成了暗中的力量,也随时可以跳出来帮陆小凤平反。”

方云汉竖起一根手指,“但我还有一点不解,你穿着陆小凤的衣服,是因为他跑回去装尸体了?”

“那里自然需要有一具尸体,才会显得‘正常’。”乔上舟承认了。

方云汉微讶:“他把众人引走,脱身之后又早于那些人潜入万香楼,那么一点时间,居然就跟你调换了衣服鞋子,还完成了易容?”

乔上舟感叹道:“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也不知道他居然还会易容缩骨之法。”

方云汉又道:“既然你已经假死,为什么不是直接由你躺在棺材里,让陆小凤自己去调查?”

“因为送信的人要求我必须伪装成死在陆小凤手上的样子。所以我是真的以指力伤了心脉,然后才龟息假死,这样才能瞒过当时赶到现场检查我尸体的人。”

乔上舟无奈的指着自己胸口,喘着气,一个一流高手,此时真的如一个普通病重老人,呼吸短促,道,“我受的伤不轻,龟息假死之法延续不了多长时间,也年纪大了,挨不了多久的饿。只有他去替换我,才能不让暗中的阴谋者起疑,方便我们行事。”

正是因为乔上舟自己受了重伤,无法单独行动,自家心腹又没有那个让他放心的武力,乔上舟才会听从陆小凤的建议,来请方云汉相助。

方云汉道:“那万一,他们再次检查尸体的伤势,没受伤的陆小凤不就暴露了?”

陆小凤自然不能也去自伤心脉,他现在孤身一人,如果也自伤心脉,出了什么差错的话,恐怕毫无反抗之力,稀里糊涂就死了。

乔上舟迟疑了一下,缓缓说道:“我毕竟还是武林盟主,死因又这么明显,躺在棺材里之后,日夜会有人守着,应当不会遭受第二次检查的。”

方云汉想了想,只好点头。

其实,世事无绝对,乔上舟和陆小凤他们这个计划,是仓促布置出来,很多地方都只能靠着模糊的判断去赌一赌,实在不算周密。

但是江湖上的事情,当风险不大于三成的时候,就至少有九成九的人乐意去搏一搏了。

方云汉在林间走了几步,道:“你说的话从头到尾确实都很合逻辑,但是有一点。”

他扭头看乔上舟,“纸条是陆小凤给我的,如今陆小凤却不在,我如何能确信你们已经合作。”

“既然来请方大侠相助,自然已有准备。”乔上舟正色道,“他说,我只要跟你讲一句话,你就会相信。”

“哦?”方云汉微笑。应当是说纸条上的话吧。

乔上舟伸手指着那把毛竹剑鞘的劣质铁剑,眼里没有半分含糊,道:“此乃天下第一神剑。”

方云汉一怔,随即笑道:“哈哈,有眼光。那走吧。”

乔上舟追上几步:“去何处?”

方云汉道:“你不先回去看看你的母亲吗?”

“我死了,自然会有人回去通知家中老母,也就能帮我探一探家母的安危。”乔上舟面带苦色,“只是想不到一把年纪了,这回还要让老母受骗担忧。”

“可你还是受着伤,找一个地方疗伤吧,你现在最重要的还是保护好自己。”方云汉边走边说,“你有去处吗?”

乔上舟略一思忖,道:“那我就住到城北的曲塞酒坊去吧,那附近总是有一些醉鬼、乞丐,我易容之后,混在其中,绝对不会引人注意。”

也不可能有人在那种地方寻找武林盟主的影子。这个去处确实出奇,所以安全。

“好,等事情有了进展,我会去找你。”方云汉道,“你跟那个牡丹使者照过面,他当时是什么打扮?”

乔上舟简短地说道:“绿色长裙,赤足,打着一把红伞,是个女人,不过此人号称千面,下一次再现可能就不是这个装扮,甚至不是这个性别。”

“嗯。”

两人这时候已经快出了树林,乔上舟要准备去找一条小路,先给自己易容,然后返回洛阳城,他在林子里面多逗留了片刻,目送方云汉。

方云汉负手行于林间,月光在树林枝叶之间被裁割的稀缺,疏疏落落的光影照在他身上,蓝色的布袍好像变得更加轻盈,背影清隽,渐渐走远。

等到已经看不见方云汉了,乔上舟霍然醒觉,从今夜见面以来,话题的主导权,居然一直都在这个少年郎手中。

“难怪……”乔上舟轻声呢喃,“陆小凤啊,你这一个朋友要是有一天也……”

这个即将卸任的武林盟主,也许是心脉伤势确实太重,在夜风之中,竟然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他紧了紧衣服,只好庆幸,现在这人还坦然行于正道之上。

万界武侠扮演者最新章节

万界武侠扮演者相关资讯

万界武侠扮演者

作者:温茶米酒
类型:灵异 状态:连载编辑:花前月下 在读:24384人
  一双铁手对日月,武学禅宗验绝学。东京喧嚣浮华冠天下,凌霜盛名篡龙颜,秦时明月照沧海,千秋风云试万劫…… 古怪深藏此方世界,乘风闯过他方武林。一次次带着不都属于那片江湖的武功,名扬四海天下。且待诸多英雄扮相走一遭,洗净面谱,才获知——原本我即是豪杰!PS:副本不只有作者介绍这些,部分副本背景会有魔改。桃花夭夭,红杏绽蕊,暖阳疏影间,一座描绘水墨山川的屏风立在园内,屏风前面,放着一张黄花梨木的坐榻,上面铺着雪白厚实的绒被。。
  • 见一点&看着书

    这少年郎显然是个锦衣玉食的,可是身形却有些消瘦,面色苍白,唇色淡到几乎不见一点红晕,看着书本故事的时候,还时不时的用一只手捂着胸腹之间,眉宇之间露出忍耐的神色。

    2022-10-03 06:00:01详情点赞(0)回复(0)
  • 米的距&方云汉

    那汉子猛然一跃,几乎像是一头从山上狂奔下来的猛虎,竟然跳出了将近十米的距离,手掌上带着如同铁叶大风扇的呼啸声,对着方云汉拍了下来。

    2022-10-02 02:34:39详情点赞(0)回复(0)
  • 后,确&状。

    长罗侯延请各方名医诊断之后,确定这是得了血枯症之后的症状。

    2022-10-01 11:42:45详情点赞(0)回复(0)
  • 不欲生&血。

    今生的方云汉,在十二岁的时候突患重病,动辄五内如焚,痛不欲生,有时还会呕血。

    2022-10-03 04:52:51详情点赞(0)回复(0)
  • ‘我靠&就被打

    ‘我靠,我这是刚激活了金手指,就要死了吗,还是这么不明不白的就被打死了?!’

    2022-10-04 07:14:49详情点赞(0)回复(0)
  • 甚至使&之上的

    那一片纯粹的黑色,甚至使得九天之上的云雾都变得沉重起来,似乎也被凝固了,看不出一点云层翻卷的痕迹。

    2022-10-02 05:04:1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