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陆小凤畏罪逃逸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了陆小莲。这里门窗紧闭,乔上舟和陆小莲都是不世出顶尖高手,也不可能会有人在这短短时间里闯进,杀了他们其中一个,悄悄而退。那就仅有一个可能会。陆小莲现在的脸上的神情很难二字来。的话非要说的话,大约是有人某一天早晨喝凉水塞了牙,吃这里门窗紧闭,乔上舟和陆小凤都是当世顶尖高手,也不可能有人在这短短时间里闯入,杀了他们其中一个,悄然而退。。...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了陆小凤。

这里门窗紧闭,乔上舟和陆小凤都是当世顶尖高手,也不可能有人在这短短时间里闯入,杀了他们其中一个,悄然而退。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

陆小凤现在脸上的神情很难形容。

如果非要说的话,大概就是有人某天早上喝凉水塞了牙,吃豆腐卡了喉咙,出门看大夫,半路被一盆狗血从头浇到腿的感觉。

他深深地叹了口气,“如果我说,乔盟主的死和我毫无关系,还有人能相信吗?”

崔白龙已经怒极,犹能自持,冷然道:“那你说,这是怎……”

他话没有说完,陆小凤忽然动了。

方才各派高手虽然都已经进屋检查乔上舟尸体,但后续还有许多弟子赶来,此时都在门外廊道之中。

陆小凤一动,他们是最先反应过来的。

最靠近门口的三个弟子同时抽剑斩击。

铿!!

三把精钢长剑斩在一处,剑刃的对撞迸出了几点火星,可见这一下斩击的迅猛。

可是三剑齐出,还是没有拦住陆小凤。

他一个大男人,此时却好像真的变作了一只翩翩蝴蝶,渺小、灵巧,在门口到走廊里十几名各派弟子身边、头顶穿过,身法轻灵高妙的难以言表,无人能挡他一步、滞他一息。

然而他这一逃,却无疑坐实了凶手的名头。

崔白龙抄起一根铁棒,怒吼着冲出门外,其余人全部追去。

方云汉落在最后,略微低头扫了一眼掌心里的纸条。

那是刚才陆小凤从他身边飞过的时候,借着双方衣袖遮挡其余人视线,塞到他手里的东西。

纸条很小,上面的字更小如蚊虫。

——三刻钟后,城外五里,西郊树林。

方云汉掌心一缩,把纸条压成了粉末,跟着追了出去。

而陆小凤此时已经冲出了万香楼,他没有与沿途任何一个试图拦阻他的人交手,只凭着幻影蝴蝶飞鸿踏雪一般的轻功,到了天井中,双足在那水池花卉、四周楼檐上点了几下,就上了屋顶。

在一座座屋顶上腾挪跃动,一路向城外去。

万香楼的众人之中,此时还能追上的只有八人,可他们在半空中踩着一家家屋脊追了大约有百丈的时候,陆小凤也已经跟他们拉开了数十丈的距离,身形往下一落,衣袍忽闪间就消失在了层层叠叠的楼檐中。

八人追到那处,其中几人落下街面,四方扫视,却怎么也看不出来陆小凤是走了哪条路。

方云汉站在屋脊上,见陆小凤已经脱身,就准备离开,不过他刚转身,恒山派的林燕就扬声说道:“姓方的,你想去哪里?”

其余几人的注意力被吸引过来,巴山剑派顾清风也连忙道:“方少侠,陆小凤此人道貌岸然,包藏祸心,你如果此时独行,也许就遭了他的毒手,不如先随我们回万香楼吧。”

说话的时候,他们七个已经各自提兵刃,往这边方云汉落脚的屋脊逼近。

这七个人之中,顾清风和林燕的心情此时最为微妙,他们两家的掌门最早身亡,之所以还留在此处,正是要追拿真凶,以报血仇。

乔上舟被陆小凤所杀,这件事情又给了他们更多的联想。

须知那牡丹使者轻功高绝,来历神秘,陆小凤岂不也正是轻功高绝,不知师承。就算二者并非一人,必然也有深切联系,而这次陆小凤现身洛阳,身边又有一个来历神秘的方云汉。

他们怎能不疑?

崔白龙也开口,道:“方少侠,你且跟我们回去,只要你清清白白,我以师门声誉作保,绝对不会冤枉误伤,事后也会亲自向你赔罪。”

这崔白龙师父新丧,一条凛然大汉,眼眶已有些泛红,但几番言谈表现,却还能保持冷静,着实不易。倒也不愧是武林盟主的首徒。

只是此时方云汉还有急事,如何留得,他只好笑叹一声。

“呵,江湖中人终究是刀剑说话,若要拦我,你们就来试试吧。”

那一把毛竹剑鞘的劣质长剑,竖在屋脊之上,轻触瓦片,方云汉手扶剑柄,五指似松似紧,说出这以一敌七的狂言后,仍是一派悠然自若。

“好,我来领教!”林燕最先出手。

其实这七人,能够追到此处,武功显见不俗,他们各自在江湖上也早闯出了一番名头,如果真是生死搏杀的话,自家的掌门也未必就能压他们一手。

更关键的是,这七人全未中毒,此时心中又全都怀有仇恨雪耻之念,正是状态最佳,出手最凌厉的时候。

林燕一出手,用的就是恒山派三十年来,只有她一个人练成的“一剑七杀”绝式。

这一招,是在起手一剑之间,挑断敌人四肢大筋,刺腰,穿胸,断喉,端的是很辣无比,而且一剑中的七种攻势,全无先后顺序,颠倒错乱,随意排列,都可以施展完整,防不胜防。

她出剑的时候,方云汉也出剑了。

那一把劣质铁剑抽出剑鞘的声音本来绝不好听,此时却真如一声风萧,一道玉笛。

方云汉一剑在手,身上忽然涌现出一股强烈到无法逼视的自信。

疾冲而来的林燕,竟然好像有一种正对强光的感觉,不由自主的眯了下眼睛。

那劣质的铁剑已经从空中挥过一道轨迹。

这一剑,犹如在海市蜃楼中迸发的一道闪电,犹如在烈日方升时露珠反照的一道光华。

林燕面对这一剑,根本不知道要如何抵挡,一剑七杀施展完了之后,居然全部落空,那劣质的铁剑已经点到了她胸腹之间。

她浑身如遭雷殛,长剑脱手,倒退摔落到另一片屋顶上去。

方云汉一剑将林燕打飞之后,头也不回,铁剑一转,从他自己右侧肩膀上方向后穿刺。

这一剑,剑如流星。

顾清风从后而来,他的巴山剑派七七四十九式回风舞柳剑法,功力已经提足,却竟然连第一招都没来得及发出来,就感觉到铁剑剑尖抵在他眉心的那种激痛。

他一时骇极,手脚霎时僵硬,一动也不能动。

只是,方云汉的剑尖用流星飞射之速触及到顾清风眉间皮肤之后,又骤然凝定,未曾穿脑而过,只是极轻极缓的递进了一分。

顾清风慌乱后退,脚下踩空,摔落街面。

这个时候,崔白龙等三个以内功见长,年岁也较大一些的人,同样跃上了这座屋顶。

他们各持铁棒,大刀,阔剑,同时出手,屋顶上至少有上百片青瓦,被这三人的气劲掀起,夹杂在三股攻势之间,好似横空暴雨,避无可避。

方云汉手上铁剑一振,吐气横眉,剑身从右侧肩膀后方划过一个巨大的弧度,从身前斩过。

剑气如狂风,上百片青瓦凭空爆碎,碎片倒卷,崔白龙他们三个连忙抬手抵挡,却觉得手上一轻。

那铁棒、大刀、阔剑,都是价值百两白银的上品兵刃,其中崔白龙的那根铁棒前端更是镔铁打造,此时居然被方云汉隔空一剑,全部削断。

这一剑之威甚至还不止于此。

另外两个高手本来在街面上离得较远,在崔白龙他们出手的时候,这两人也将将跃上屋顶,被这剑气余波扫过,心中满是一种沛莫能当的惊震,居然又从屋顶边缘跌落下去。

唰!

到了此时此刻,那没有手扶,立在屋顶上的空剑鞘还没有来得及倾斜,方云汉收剑,铁剑刚好竖直入鞘。

他手扶连鞘长剑,立于屋脊,脚下一步也没有挪动。

这幅场景跟动手之前惊人的相似。

方云汉扫了崔白龙他们一眼,纵身离开。

林燕在另一片屋顶上挣扎起身,手掌抚在胸腹之间,传来的触感让她一愣,不敢置信的低头看去。

她刚才分明是中剑,而且是被那种速度、那种力量的剑尖直接刺中,可是现在仔细查看,身上的衣服甚至都没有被刺破,也没有血迹,更像是被大木锤砸了一下,浑身酸麻,伤势却不重。

手拿了把断刀的威武中年犹疑道:“我们还追不追?”

崔白龙注视着手中铁棒被削断的地方,沉默着摇了摇头,目光转向其他人,发现他们七人刚才都在须臾之间被击退,可是没有一个身上是受了剑伤的。

只能说,对方对于手中剑刃的掌控,已经到了随心所欲,轻重自若的程度。

“此人内力之深,气势之盛,实在是我生平仅见,如果他也与陆小凤密谋,要杀我们,根本不必这么多波折。”

崔白龙满是不甘的叹了口气,铁棒虚挥一下,终究还是把刚才最真实的感受说了出来。

“他若剑不留情,之前万香楼中,早已万事皆休。”

“先回去罢!”

万界武侠扮演者最新章节

万界武侠扮演者相关资讯

万界武侠扮演者

作者:温茶米酒
类型:灵异 状态:连载编辑:花前月下 在读:24384人
  一双铁手对日月,武学禅宗验绝学。东京喧嚣浮华冠天下,凌霜盛名篡龙颜,秦时明月照沧海,千秋风云试万劫…… 古怪深藏此方世界,乘风闯过他方武林。一次次带着不都属于那片江湖的武功,名扬四海天下。且待诸多英雄扮相走一遭,洗净面谱,才获知——原本我即是豪杰!PS:副本不只有作者介绍这些,部分副本背景会有魔改。桃花夭夭,红杏绽蕊,暖阳疏影间,一座描绘水墨山川的屏风立在园内,屏风前面,放着一张黄花梨木的坐榻,上面铺着雪白厚实的绒被。。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