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人骨禁区

一批人手押送着医四三从万香楼离开了之后,昨日的事情好不容易告一段落。方云汉和陆小莲索性也在这里各自找了一间客房安歇。陆小莲躺在床上,沉思这些人中毒死亡的事情。他躺在去思考的时候,也不忘要来了万香楼的百花酿,时而疯狂倒上满满的一杯,放到自己胸膛上,要喝的时候陆小凤躺在床上,思索这些人中毒的事情。。...

一批人手护送着医五七从万香楼离开之后,今日的事情总算告一段落。方云汉和陆小凤干脆也在这里各自找了一间客房歇息。

陆小凤躺在床上,思索这些人中毒的事情。

他躺着思考的时候,也不忘要来了万香楼的百花酿,时而倒上满满的一杯,放在自己胸膛上,要喝的时候,口一吸,满杯的酒就全都进了嘴,无一滴遗漏。他还叫了两盘百花糕,让人送一盘到隔壁方云汉的房间。

方云汉收了糕点,独坐桌边,一边咀嚼一边钻研燕南天的三门武功。

这几日来,他也见了不少在这个世界有相当身份的人物,加上自身对于燕南天武学的研习,总共积累了百分之二十的进度,体内多出的那一股嫁衣神功的内力已然不弱了。

嫁衣神功既然可以称作神功,自然也有独到之处。这门武功第一次练习的时候,内力在经脉之中运行,会造成极大的痛苦,练的越深,痛苦越甚,直到无法忍受。

能忍着痛苦把这门武功练到有所成就,肯定是有一定毅力的人,就算最后实在无法忍受,也一定不甘心把多年苦修化为乌有,往往会选择至亲之人,灌顶传功。

说来也怪,如果把功力传给别人,得到传功的人却不会感受任何痛苦,且对这功力如臂使指,可一跃而成江湖上的顶尖高手。

辛苦练功数十年的人则最后落得一场空,正应了“为他人做嫁衣裳”的暗喻。

其实,这门武功,另有一套没有记载于秘籍中的正确练法,是要在把功力练到六七层的时候,自行废去,重头再练。

嫁衣内力经此一挫,损失三分锐气,却变得更加醇厚,就不会再造成痛苦,而且自行废功,并非将内力传给别人,则散失的内力从经脉萦留血肉之间,根基犹存,数月时间就可以追平从前几十年的苦修。

不过,方云汉得到的嫁衣神功功力,并没有给自身造成痛苦,想必是直接得到了重修之后的内力,倒也省的麻烦。

而且,原本霸道不可与其他功法并存的嫁衣内力,此时与一以贯之神功的内力相处融洽,方云汉探究数日,感觉这嫁衣神功恐怕还被武侠人物模板做了些未知修改。

内功和拳法,方云汉都已经有了一些根底,他此时主要研究的还是那一套《神剑诀》。

剑诀奥妙,使他渐渐入迷。

忽然,外间传来一声嘶吼,接着就是桌椅爆碎的声响,夹杂着刀剑破空声的呼喊。

方云汉立即出门查看,陆小凤也已出来,他们身在二楼,恰好能俯瞰整个大堂。

堂中十几个的掌门又倒了一个,另外则有一人拍碎了身下的椅子,状若癫狂,正在跟其他几个门派的人交手。

“是十二连环坞的总瓢把子,鹰眼老七。”陆小凤翻过栏杆,像一只收起了双翼俯冲的飞鸟,落入堂中。

十二连环坞势力庞大,分布黑白两道,成员身份复杂,但有几条铁一般的原则。

不伤天害理,不趁人于危,不欺老弱妇孺,不损贫病孤寡。

不管他们的成员到底能不能都做到这几点,他们能喊出这样的原则,并且还没有被其他大帮派找出破了规矩的痕迹,那已经是很不错的江湖组织了。

他们的总瓢把子鹰眼老七也是陆小凤的朋友。

可惜,陆小凤下去的时候还是晚了,鹰眼老七已经杀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女人,是十二连环坞的得力干将,也是老七的如夫人,萧红珠。

他扭断了这个女人的脖子之后,癫狂的神态之中,好像突然有了一瞬的清醒。

“这是……这、这……”

鹰眼老七扫视堂中,盯着那具从他手上滑落的尸体,惨笑一声,反手拍碎了自己的天灵盖。

陆小凤这个时候已经近在咫尺,但他看到那红珠云鬓在自己丈夫手中散落于地,也有一刹那的黯然,就未能阻止。

十二连环坞的另一干将程中,手足颤抖着后退了几步,仿佛无法接受眼前的事,跌坐在地。

压在众人心头的阴云,好不容易因为医五七的判断有了一点消散的痕迹,又死了两大帮派的首脑,霎时间阴霾满布胸中。

已有些要令人透不过气了。

一刻钟之后,陆小凤才再次上楼。

方云汉问道:“他们两个是怎么回事,那毒还有副作用?”

“不是。”陆小凤伏在了二楼的栏杆上,轻如燕雀的身子好似也沉重了许多,道,“是因为老七和巴山剑派掌门,他们两个想要尝试用内力逼出骨骼中的毒素。”

这几天相处,陆小凤已经知道自己这个新朋友江湖常识缺乏到什么程度,缓了口气之后,又解释了一番。

原来,在这个武林之中,有一个共识,就是自身内力运转时,不可以渗入骨骼内。

因为历代先人的经验已经说明,人的骨骼虽然坚硬,骨髓却异常的柔弱,比内脏比血管还要柔弱太多。但是骨髓又很重要。

每代总有一些前辈高人,尝试在现有的武学体系中另辟蹊径,其中就有不少人盯上了骨头,可是他们的内力转出经脉,在骨骼内部运行的时候,只要有那么微不足道的一丝差错,就会导致骨髓受损,大多数这么做的人都在七日之后,血废而亡。

而且人体脊椎附近还有很多重要经络,内力渗入骨骼的时候必然经过脊髓,稍有不慎,就会造成瘫痪、疯癫、暴毙或者留下终身顽疾。

鹰眼老七和巴山剑派掌门,是觉得可能坚持不到医五七制出解药,所以抱着万一的侥幸心理尝试了一下,于是……一死一疯。

鹰眼老七会自杀,一是因为错手杀了萧红珠,二是武林中有太多前车之鉴,让他知道自己的清醒维持不了多久。他宁可死,也不愿意有一个疯癫的后半生。

“人的骨头~”方云汉也趴在栏杆上,撑着下巴,渐渐陷入沉思。

嘭!

突然,楼下又有异动。

陆小凤这回行动更加迅速,简直像是一阵会拐弯的风,骤然间就翻过了栏杆落到一层去了。

方云汉叹了口气:“怎么今天事这么多呀?”

他虽然叹气,动作也半点不慢,与陆小凤前后脚到了刚才传出异响的地方。

那是乔上舟的房间。

还好,乔上舟站在房间里,看起来没伤没死也没疯,只是脸色有些异常。

方云汉看到乔上舟手中有一张纸条,但是下一眼,那张纸条已经成了随风而散的碎屑。

除了他们两个,其他各派的人也已经赶来,纷纷关切。

“乔盟主,怎么了?”

“无事。”乔上舟的脸色已经恢复如常,道,“刚才有人在窗外偷袭我,与我过了一招,见未能得手,立即逃了,他轻功绝佳,我追不上。”

乔上舟摊开手掌,掌心里有一个红点。

看起来是被什么尖锐的东西刺中,也有可能是被人用迅猛的指力击中。

靠近窗户的那块墙壁上,出现了一个掌印,看那个手掌的大小,应该是乔上舟刚才发力击打所致。

这位乔盟主的武功也非同一般,方云汉光是看这一个掌印就能揣度出来,乔上舟的手上功夫,要比刚才那个鹰眼老七强的多。

“那人可能还在窥伺,各位要小心,回去护着各位掌门吧。”乔上舟说着,看向陆小凤,眼神有一种明显的变化,像是鹰隼盯上了一条毒蛇,缓缓说道,“陆大侠请留步,我想与你单独谈谈。”

方云汉眼神微闪。从之前相处来看,以这位盟主和陆小凤的交情,请他商量事情,不该是这种语气神态吧。

陆小凤显然也有察觉,却干脆利落地点头答应了。

方云汉和其他各派的人也就退了出去。

陆小凤进门的时候,顺便关上了门。

有一部分人回去看顾那些掌门了,不过也有几人本来就是负责守着乔上舟的,就往门两边走了几步站定。

方云汉在这条廊道中多站了一会儿,他总觉得,待会儿搞不好又要发生什么事了。

房间里,乔上舟走到窗边,把窗子关上。

他顾及外面的人都是武林高手,耳聪目明,说话的时候,故意把声音压到比蚊呐还低,甚至用上了几分传音入密的技巧,保证只有陆小凤一个人可以听清,道:“刚才那个人,其实是用飞针给我射来了一张纸条。”

陆小凤走进了两步,也用同样的技巧回话,道:“飞针,果然是牡丹使者吗?”

他们两个这样说话确实有效,就算是站在廊道里的方云汉,也根本听不到房间里发生的对话。

只是,接下来,从房间里传出的一声惨叫,却惊动了所有的人。

方云汉第一个踹开了门。

陆小凤站在房中,背对着房门。

乔上舟委顿在椅子上,面朝门口,嘴角溢出了一条触目惊心的血红。

“师父!”乔上舟的大弟子崔白龙从方云汉身边冲过。

恒山派林燕、巴山剑派顾清风等人随即赶到,众人一同检视乔上舟的伤势,脸上神色尽皆惨变。

崔白龙钢牙紧咬,脸色扭曲。

“师父是被人以绝强指力击毁心脉。”

他一只手抚平了乔上舟死死瞪圆的眼睛,脸上的仇恨和悲怒已几乎化为实质。

“当场,命绝!”

万界武侠扮演者最新章节

万界武侠扮演者相关资讯

万界武侠扮演者

作者:温茶米酒
类型:灵异 状态:连载编辑:花前月下 在读:24384人
  一双铁手对日月,武学禅宗验绝学。东京喧嚣浮华冠天下,凌霜盛名篡龙颜,秦时明月照沧海,千秋风云试万劫…… 古怪深藏此方世界,乘风闯过他方武林。一次次带着不都属于那片江湖的武功,名扬四海天下。且待诸多英雄扮相走一遭,洗净面谱,才获知——原本我即是豪杰!PS:副本不只有作者介绍这些,部分副本背景会有魔改。桃花夭夭,红杏绽蕊,暖阳疏影间,一座描绘水墨山川的屏风立在园内,屏风前面,放着一张黄花梨木的坐榻,上面铺着雪白厚实的绒被。。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