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传授

剪一片白云补衲;邀半轮明月看经。这一幅挂在山间客房的对联,以及使用十七块木片制作而成,两块木片上写一个字,两根红绳串起,挂在房门两边,数年以来未曾更换过,也也没什么较为明显的改变。但是天气在这段时间——了变了,入了夏时,每日都是烈日炎炎,山间的虫听虫叫,日这一幅挂在山间客房的对联,使用十四块木片制成,一块木片上写一个字,两根红绳串起,挂在房门两边,数年以来不曾更换,也没有什么明显的改变。。...

剪一片白云补衲;邀半轮明月看经。

这一幅挂在山间客房的对联,使用十四块木片制成,一块木片上写一个字,两根红绳串起,挂在房门两边,数年以来不曾更换,也没有什么明显的改变。

可是天气在这段时间已经变了,入了夏时,每天都是烈日炎炎,山间的虫鸣鸟叫,日日夜夜,没有彻底安静的时候。

寺庙里的和尚们,在这种天气里,纵然是换上了单衣,也没有什么剪白云、邀明月的闲情,稍微有些劳作,就汗出如雨。

而在这种让人觉得在炙烤皮肤的阳光底下,岳天恩已经站了半个时辰,身上一点汗也没有。

他不只是干站着,而是双手拿着一根铁链,从捆绑、收拢腹部开始,双手用力将铁链勒紧,然后又靠呼吸发力,用腹部的肌肉把铁链一点点挣开。

先是腹部,再是胸部,然后到了颈部。

人的脖子是要害,被绳索勒住之后,在窒息和颈骨折断之前,其实最先出现的问题就是迷走神经受到压迫,这会导致人对自己的躯体失去控制,手根本就抬不起来,也无力挣扎。

所以上吊的人,如果不是被别人救的话,往往根本没有反悔的余地。

然而对于岳天恩来说,这并不是什么致命的威胁。

一般人颈部的十八块肌肉纤细,承载头部的正常活动就已经是不小的负担,而岳天恩的颈部肌肉,却锻炼的如同铁板一圈,当他让肌肉发力的时候,看似正常的脖子立刻鼓起,逐渐粗大到几乎可以跟脑袋等同,同时肩部、后颈肌肉耸起,拱卫脖子,乍一看上去,头和两肩直连,脖子就好像消失了一样。

即使是铁链的环绕收束,也无法真正压制这样的肌肉,去伤害到这等肌肉保护之下的脆弱神经。

相反,这跟拇指粗细的铁链,在岳海王双手的拉力和脖颈的肌肉膨胀对抗之中,逐渐有了承担不住的趋势,铁链的每一节都开始拉伸变形。

最后,彻底的崩断!

叮~

铁链断开的声音传出去,公孙仪人姐弟两个只抬头看了一眼,就各自去忙自己的事了。

这种事情,他们从小到大已经不知道见了多少回,是岳天恩时以为常的锻炼,大概就跟普通人早上起来之后做几个扩胸运动一样,只不过发病之后,这项运动被搁置下来,到今天才重新开始。

“外公,这才半个月,你已经好了很多呀。”公孙仪人端着已经过滤完的药走过来。

“确实。”岳天恩把崩断的铁链扔到旁边一个瓦罐里面,道,“这种叫做内力的劲力,确实神奇,不过他这个内力,在不去调用的时候,单纯肢体的力量居然就跟普通人差不多,想来这股劲力并非来自血肉筋骨,莫非是从内脏之中……”

公孙仪人把药碗往前一送,说道:“外公,先把药喝了吧。”

岳天恩回过神来,端起药碗一口干了,咂咂嘴,说道:“这药的效力比那小子的疗伤方法差远了。”

“但是他也说了,双管齐下,效果更好。”公孙仪人接过空碗,道,“还有,灵妙大师研究的替换方子好像成了,下午就可以试试新药了。”

“嗯。”岳天恩点头,“我去看看那小子。”

方云汉和紫云住的地方,离这边的客房院落隔着一座矮山,岳天恩直接从院落中跳上峭壁,翻山过去。

刚到了山顶,他就看到那边正在练功的场景。

方云汉在那片院子正中间站桩。

他双足微蹲,腰背挺直,目光放远,双手如同抱着一根无形的柱子,食指自然伸张,两只手掌的中指指尖相抵,又像是在做拱手礼。

站桩,是大齐一切拳法武术的根基,不过方云汉站的这个桩还有些不同。

他站在那里,双手手腕,双脚脚踝,两腿膝盖,腰部,颈部,各有一根麻绳捆着。

八条麻绳,每一条长度都超过五米,麻绳的另一端由八名护卫分别把持,八个人围绕着方云汉站成了一个圆圈。

这是岳天恩教给方云汉的锻炼方式。绳子锁链这种东西,是最适合用来进行对抗性练习的,亦是对于肢体训练见效最快的方式。

甩绳可以练手臂、拉绳可以练肩背、悬绳可以练头颈、坠物之绳可以练脊椎、四向之绳可以练腰马、缠绕之绳可以练呼吸。

而这种需要八个人陪同的练法,可以练平衡、肌肉、呼吸、耐力、大筋,效果极为全面。

岳天恩往这边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负责方云汉左手手腕的那个护卫猛地一拉绳索。

方云汉的左手手腕顿时被向外拉开,约有一寸,骤然定住。

那护卫拼尽全力,整个身体都开始向后倾斜,却没有办法让他的手腕再有分毫动作。

那只手,好像被浇筑固定的铁块,不,这只手虽然不向外移,却在逐渐的回归原位。

那护卫的努力如同螳臂挡车,倾斜的身体、奋力蹬地的脚尖在地上磨出了一道微凹的痕迹,却还是没能阻止方云汉的左手一点点归位。

其他七人见了这一幕,互相对视点头,同时发力。

顿时,方云汉的两手被向外拉,脚踝受到向后拉扯的力量,而膝盖却受到向前拉扯的力量,腰部和颈部同时对着正后方猛拽。

空气变得更加燥热,虫鸣的声音,声声入耳,八个护卫的脸庞相继涨得通红,而这一次,方云汉甚至干脆连那一寸的动摇也没有了。

其稳如泰山,不动秋毫。

方云汉含胸拔背,虚灵顶劲,除了额头一点点渗出的细腻汗珠,和脖子上有些显眼的浅红色勒痕,甚至没有人能看出他在与八个人的力量对抗。

“啧。”岳天恩不自觉的拍了下手。

方云汉的进步实在是太大了。

因为在接受训练的时候,方云汉要得到最大的躯体锻炼效果,不会用内力来跟别人的力量对抗,单凭自身的肢体力量甚至还不如那些护卫,第一天的时候,他随便被哪个护卫扯一下,都会踉跄移步,失去平衡。

可等到第五天的时候,他的体能已经全面超越了这些护卫。

到今日,不过是接受这种训练的第十五天,他的体能已经不逊于一个真正的武术家,就是可以光凭体力,空手对空手的情况下,以一敌百的那种人。

岳天恩看了半刻钟,那八个尽职尽责的护卫先松懈了力道,坚持不下去了。

方云汉脖子上的紧绷感消失,轻咳了一声,姿势不动,但身上的气势忽然一变。

炽日光芒照耀之下,可以看到,一些靠近了方云汉身体的尘埃,忽然被他体内涌出的一股“风”吹散,脖子上的勒痕眨眼间变得更加浅淡,几不可见。

这就是方云汉进步这么大的主因。

岳天恩制定的这种训练计划其实是非常严苛的。

除了脖子较为宽松之外,其他地方的绳索光是捆好了,都差不多会勒进肉里,寻常人别说在这种情况下锻炼,只要一条腿被这么捆着,血脉不通,过上超过两刻钟的话,捆绑部位以下的肢体就会发紫、失去触感、坏死,就非得截肢了。

所以初学者,即使是天赋再好,也最多一天只能训练一刻钟。然后在这一天接下来的时间里面,全部用来涂抹各种药酒、拔火罐、修养。

然而方云汉拥有极深的内力,他每一次在肢体损伤大到无法继续训练的时候,只要运功疗伤,片刻之间就能恢复如初。

所以,他第一天参加这种训练时,断断续续的训练时间就积累到了四个时辰,之后更是提升到了六个时辰。

量变累加而成质变,他的训练效果,一天就抵得上常人一年的苦功。

十五天,不逊于十五年的苦练。

“好了,这种训练对你来说没什么用了。”

岳天恩走上前去,挥挥手,让那些护卫把绳子全部解开带走。

方云汉徐徐吐出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衣服上被绳子勒出来的褶皱。

他看起来还是那个四肢修长的少年郎,可实际上,经过十五天的时间,衣服遮掩之下,原本偏瘦弱的身体,已经有了极其明显的肌肉线条。

看到训练结束,旁边看守着一个炉子的紫云,立刻从炉火护着的砂锅里捞出几块肉来,用碗盛着,送给方云汉。

这十五天的功夫里,方云汉又随手打死了好些跑到他这里来的变异生物,大多是小东西,不过也有一头小牛。

算是收到公孙仪人要拿变异恶虎制药的启发,方云汉把这些变异生物收集起来,让灵妙大师检查过有无毒性之后,就请他开了几张药膳的方子。

虽然灵妙大师懂得这种药膳的制法,但是他本人不沾荤腥,也不让和尚们负责这种东西的烹煮,所以这些工作就交给紫云了。

方云汉体能提升这么快,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吃的足够滋补。

岳天恩早上也是吃的类似的东西,等他吃完,才说道:“想不到我的病还没治好,肚子里的墨水倒要被你掏空了。对于筋、肉的锻炼,你已经有所成就,以后无非就是加重分量,坚持不懈罢了。招式的话,你自己有。那接下来能教你的,大概也只剩这个了。”

老人对着周围的护卫和紫云说道:“你们都离远些,接下来的东西你们学不会,听也不能听。”

方云汉对紫云点点头,众人很快离开。

“听好了。”岳天恩深吸了一口气,却在说出这三个字之后闭上了嘴,一动不动。

方云汉初时有些疑惑,继而瞳孔一缩,手背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他听到了一种声音,宛似龙吟虎啸醒狮吼,似有若无,引的好像骨头里都生出一种轻痒。

“哼!”

岳天恩鼻腔喷气,吹的胡须飞扬,发出一个短促的音。

已经退到三十多米开外的众人突然觉得两耳一闷,愕然相顾。

他们这才隐约明白,所谓的不能听,不是说要保密,而是字面意义上的——不、能、听!

方云汉脸色凝重起来,仔细的感受着这种声音,甚至为了捕捉到最细微的感受而闭上了双眼。

看他闭眼,岳天恩幅度极小的点头,突然张口。

“哈!”

咔!嘭!

炉火上的砂锅凭空炸裂,汤汁把炉火浇灭,一股呛人的味道一下子弥漫了整个院落。

浓浓白烟,袅袅升起。

万界武侠扮演者最新章节

万界武侠扮演者相关资讯

万界武侠扮演者

作者:温茶米酒
类型:灵异 状态:连载编辑:花前月下 在读:24384人
  一双铁手对日月,武学禅宗验绝学。东京喧嚣浮华冠天下,凌霜盛名篡龙颜,秦时明月照沧海,千秋风云试万劫…… 古怪深藏此方世界,乘风闯过他方武林。一次次带着不都属于那片江湖的武功,名扬四海天下。且待诸多英雄扮相走一遭,洗净面谱,才获知——原本我即是豪杰!PS:副本不只有作者介绍这些,部分副本背景会有魔改。桃花夭夭,红杏绽蕊,暖阳疏影间,一座描绘水墨山川的屏风立在园内,屏风前面,放着一张黄花梨木的坐榻,上面铺着雪白厚实的绒被。。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