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托马夺命

古云飞练的功夫叫作四象金刀飞鱼掌,四象指的是脚下的步伐,飞鱼指的是身法的自然灵动变化,而金刀,指的是一双肉掌。这种功夫练到大成后,一双肉掌就像是两把金铁大刀,更有甚者要比是寻常的大刀更为可怕的。四象金刀飞鱼掌的初代祖师,曾与人赌,不需要双脚,只靠这种功夫练到大成之后,一双肉掌就像是两把金铁大刀,甚至要比寻常的大刀更加可怕。。...

古云飞练的功夫叫做九宫金刀飞鱼掌,九宫指的是脚下的步伐,飞鱼指的是身法的灵动变化,而金刀,指的就是一双肉掌。

这种功夫练到大成之后,一双肉掌就像是两把金铁大刀,甚至要比寻常的大刀更加可怕。

九宫金刀飞鱼掌的初代祖师,曾经与人打赌,不用双脚,只靠着双手按在光滑的铁壁之上,双手四次轮换,共八次手掌和铁壁的接触,就爬升了三丈有余,十多米的高度。

这是大齐武人中的一段传说,被称之为“凌空八掌”,手指都不弯曲,是光靠着控制手掌心和光滑铁壁之间微不足道的吸附力、摩擦力,就能支撑整个身体的重量,甚至继续向上,简直是一般人梦里都想不到的技巧。

而当这种对于掌心力量极致细微的控制技巧,用在跟对手交战的时候,那一双手掌,就像是布满了钢钉的两块铁板。

一掌摸过去,看起来轻柔,却连石头都要被刮掉厚厚的一层,如果打中了人体,立刻就能让人大出血,不治而亡。

但方云汉只在避让了三步之后,就立刻动手反击。

四条手臂残影交错之间,只听到一个极其惨烈的声音响起。

就好像有两头疯牛迎面对撞,头骨破碎,鲜血迸飞。

方云汉退了一步,古云飞则突然朝着院墙一角窜去,脚底下一踮,直接翻过了院墙。

院墙外面似乎是备好了马的,立刻就有马嘶声响起。

方云汉跟着跃上墙头,过程中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

在那个大明宣德世界之中,无论是密宗大手印的毒力,还是玄冥神掌的阴寒内力,都没有能够在对掌的过程之中,真正压过方云汉的内力,伤到他的双手。

可是刚才那几招对拼,却有一股力量穿透了方云汉的内力,令他的手掌皮下血肉传来一种痛感,好像被许多根细针扎了一样。

更关键的是,方云汉能够感觉出来,那并不是内力。

那是一股完全由肢体、肌肉发挥出来的物理打击,却因为高明的技巧,带上了一种渗透的效果。

“纯粹的肢体力量,居然也能够做到这种事情吗?”

方云汉的这句自言自语在夜风之中拉长,他已经开始在一个个屋顶上飞奔起来,每一次只要脚尖在墙头或瓦片上轻点一下,整个身体就能像是羽箭一样,飞射出去很长一段距离。

甚至有时连续越过数间房屋的屋顶,都不必落脚借力。

他如同夜空之下一只羽翼修长的飞鸟,穿过层层月光与寒风,悄然无声的飞掠。

长罗侯府中,被墙壁倒塌的声音惊醒的众人纷纷起身,点了登陆出来查看。

紫云看着那两道人影远去,在四周匆忙接近的脚步声中慢慢蹲了下来,脸上好像还有点恐惧的残留,嘴唇微微颤了一下,细碎洁白的牙齿咬紧,默默地盯着地面上那只死去的红眼雀。

宵禁的鼓点已经敲响。

大街上空旷无人,古云飞乘马狂奔,他的右手现在形状极其凄惨,仿佛是一个破布娃娃,被扯碎了又随便拼凑起来的样子。

血肉皮膜怪异的扭曲,衣袖粉碎,白森森的骨头茬子裸露在空气中。

这样的伤势,已经不是只通过对于肌肉的控制,就能够止血的情况了,必须要赶快包扎上药。

血液在策马飞奔的过程中,不断有星星点点的鲜红痕迹,洒落在长街和周围的房屋门墙上。

古云飞一只手从马背上挂着的布包之中取出了伤药和绷带,就这么在这颠簸的马背上给自己上药。

他现在已经脱离了“响心呼吸”的状态,极度的疲劳,但是在马背上坐的四平八稳、上身不晃这种高难度的事情,仍然可以轻易办到。

冲过了长罗侯府外这条长街之后,古云飞已经包扎完毕,双脚用力一夹,这匹骏马顿时再度加速。

现在这个时间,骑马走不了城门的方向,所以直走向西梁河的渡口。

通向渡口的那条道路上,马匹的速度越来越快,这马本来是枣红色的,鬃毛的颜色还要更深一些,可是随着这一路奔驰,鬃毛变得像火一样红,整匹马身上的红色好像都变得鲜艳了一些。

这也是最近一个月内才出现的异象,每当这匹马变成这种鲜艳红色的状态,狂奔的速度可以提升三成左右。

临近渡口的地方,本来有官府的人巡查,听到远处马蹄声轰轰如同闷雷,早就已经提刀戒备,要看看是谁敢深夜犯禁。

可是这些巡查的人根本没能看见那匹马,只看到了一团火光从远方而来,贴着地面狂飙而过。

高速物体带动的一阵狂风,吹的几个巡查的人眼皮子发疼,其中一个用手揉着眼睛说道:“刚才那是一匹马?怎么会这么快?”

“马背上有没有人啊?”

“我反正没看见,我也没看清马头,马身都分别在哪儿。”

“管他有没有人,反正咱们拦不住。”

几人交谈了几句之后,就心照不宣准备把这件事情隐瞒下来了。

那个最早发话的人却又惊叫了一声。

他旁边的人捂着耳朵,没好气的说道,“你又怎么了?”

那人抬手指着月亮,咽了口唾沫说道:“我好像看见一条影子从月亮上飞过去了。”

这些人还在疑神疑鬼的时候,古云飞和他那匹马已经报了数里之外,接近了渡口。

古云飞两耳中,除了呼呼的风声之外,已经有了水声传来。

可是,眼看着一条浅河横在眼前,渡口停泊的几艘船,都可以直接纵马跃上之时,风声水声中多了一道异响。

一袭长袍狂舞,骤然斜刺里飞来,落在离渡口水岸不足一尺,离奔腾骏马不足三尺的地方。

古云飞吃了一惊,随即杀性大发。

这么短的距离,以他一人一马之势,难道还不能把这长罗侯府的人撞入水中吗?

难道还不能把他撞死吗?

马上骑手发狠,这变异骏马见了方云汉,眼睛里同样多了几道显眼的腥红。

三尺之地,全速一跃。

那人马合一,几乎要有一种化龙跨水而去的无回大势。

恐怕足足有上万斤的力道迎面轰来。

方云汉两脚微分,双手一推,一对眸子里,忽然有一点金光亮起。

恍然间,有一层半透明的“气”,浑厚坚固如铜墙铁壁,从方云汉双手之间膨胀,推移。

就在即将碰撞的那迅雷不及掩耳一刹那间,方云汉眼中金光明灭,突如其来的腰身一伏,气墙出现了一个倾斜的角度。

一伏一顶。

携带万斤巨力飞纵而来的骏马仿佛遇上了一道光滑无比的斜坡,陡然被顶的高了一尺,接着急剧的转向。

方云汉一手顶着马腹,一手拉着古云飞的脚踝,把这一人一马在头顶上转了大半个圆弧,鬓发怒张,低吼一声,借用他们自身飞速冲刺的力量,只将角度略微偏转,就砸向岸边。

轰!!!!

一人一马,几近于破碎,渡口旁边的岸上多了一个五尺见方的大坑,还有一半的躯体砸在水中,砸出了一道高达七八尺的水柱,浪头扩散开来,渡口这边停泊的几艘船随着水波微微起伏。

水面上的月光也随着波浪晕染开。

方云汉眼前,武侠人物模板自动跳出。

启动新一次穿越的进度:25%……28%……37%……

万界武侠扮演者最新章节

万界武侠扮演者相关资讯

万界武侠扮演者

作者:温茶米酒
类型:灵异 状态:连载编辑:花前月下 在读:24384人
  一双铁手对日月,武学禅宗验绝学。东京喧嚣浮华冠天下,凌霜盛名篡龙颜,秦时明月照沧海,千秋风云试万劫…… 古怪深藏此方世界,乘风闯过他方武林。一次次带着不都属于那片江湖的武功,名扬四海天下。且待诸多英雄扮相走一遭,洗净面谱,才获知——原本我即是豪杰!PS:副本不只有作者介绍这些,部分副本背景会有魔改。桃花夭夭,红杏绽蕊,暖阳疏影间,一座描绘水墨山川的屏风立在园内,屏风前面,放着一张黄花梨木的坐榻,上面铺着雪白厚实的绒被。。
  • ,什么&,流星

    老实说,在他前世生活的那个时代,什么百年一遇,千年一遇的天象,流星雨、日环食都早见了个遍,发达的天文观测器械,仿佛把宇宙中最瑰丽的一角呈现在人类的眼前。

    2022-10-02 12:22:23详情点赞(0)回复(0)
  • 古朴房&坏,变

    古木参天,郁郁葱葱,一片隐藏在林间的古朴房屋,被人为破坏,变得残破不堪。

    2022-10-02 08:26:45详情点赞(0)回复(0)
  • &定这是

    长罗侯延请各方名医诊断之后,确定这是得了血枯症之后的症状。

    2022-10-03 04:51:05详情点赞(0)回复(0)
  • 普通的&方云汉

    这种景象,显然不是普通的雷雨将至,阴云聚集可以解释的,方云汉抬着头的时候,甚至突然有些担心那看起来就像变成了一整块黑色玻璃的天空,会不会突然掉下来。

    2022-10-01 12:25:25详情点赞(0)回复(0)
  • &这样的

    怀抱着这样的念头,方云汉五脏六腑之间,忽然生出了一种蓬勃、膨胀、爆发的感觉,好像有一股灼热的气流在他的血管中轰鸣着涌入了拳头。

    2022-10-03 06:36:44详情点赞(0)回复(0)
  • &捧一本

    一身金丝云纹白袍的少年郎坐在此处,手捧一本神仙志怪的小说细细看着。

    2022-10-03 01:51:07详情点赞(0)回复(0)
  • ,在十&血。

    今生的方云汉,在十二岁的时候突患重病,动辄五内如焚,痛不欲生,有时还会呕血。

    2022-10-03 05:23:0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