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绝地,决斗

悬崖绝壁,确实是极其非常危险,但要说真的能光滑细腻犹如镜面的话,但是不太可能会的。岩石的形成,总有缝隙和凹凸愤懑的地方,就算有青苔的覆盖,常人难以在上面借势,对于练成了九阴神爪,五指也可以轻意刺入石头之中的范长安来说,却也不是什么难事。他往悬崖之下落岩石的构成,总有缝隙和凹凸不平的地方,就算是有青苔的覆盖,常人无法在上面借力,对于练成了九阴神爪,五指可以轻易刺入石头之中的范长安来说,却不是什么难事。。...

悬崖绝壁,确实是极度危险,但要说真的能够光滑如同镜面的话,还是不太可能的。

岩石的构成,总有缝隙和凹凸不平的地方,就算是有青苔的覆盖,常人无法在上面借力,对于练成了九阴神爪,五指可以轻易刺入石头之中的范长安来说,却不是什么难事。

他往悬崖之下落去的时候,立刻双手掏出,十指深深扎入岩石之中,止住了下坠之势。

同时顺着刚才那一腿的出腿方向、发力方向,范长安推断出方云汉现在的位置,锦衣之下的双腿也猛然击出。

他出腿的动作很奇特,双腿都好像是柔韧的长鞭,拉长到了极点之后才抽打出去,落在方云汉眼中,就是侧面仿佛有两条蟒蛇扫开云雾,扑噬而来。

方云汉此时是双手插入身后岩石,背贴着峭壁,面朝悬崖之外的样子,目光穿透云雾,看得分明,双腿先后踢出,截击范长安的鞭腿。

四条腿如同长枪、铁鞭,在半空之中碰撞截击,曲直较力,那对击的声音从悬崖之上传递出去,就好像是几把蒙着牛皮的铁锤在互相敲打。

方云汉过了几招之后,扣着岩石的双手松开了一只,往侧面出拳击打。

范长安连忙双爪轮换,如同猿猴爬行,向旁边挪开了一段距离。拳头砸在他刚才所处的位置,岩石上崩裂出了一个浅坑。

两人就在这峭壁之上追逐交战,时而横向挪移,时而身体翻转向下或向上,很快距离悬崖边缘的垂直高度已经超过了十米,而且距离他们两个最开始落下来的地方,也已经偏移了将近二十米。

这样的战斗持续了不到半刻钟,范长安就发现自己攀爬山壁的动作远不如对方灵活多变,往往只能处于被动防守的姿态。

攀岩不但需要体力,也是需要智慧和经验的运动,攀爬在峭壁上的时候,要精准的判断出每一个落脚点和缝隙之间的距离,设计出成熟的路线才能够实行。还要有足够的眼力,去判断那缝隙是否可以承载身体的重量。

方云汉选择峭壁为战场,正是因为他有这方面的经验,而范长安没有。

所以纵然范长安的双手可以直接刺入岩石,却也比不上对方把手刺入原有的缝隙更方便。

且有的时候,范长安还会因为落爪的那块岩石出现松脱的迹象,不得不中止攻击的招式,迅速调换位置。

事实上,就因为这种事情,范长安已经有两次被破开了格挡招式,左边大腿外侧,右手手肘的位置都被方击汉的脚尖戳伤。

嗤!

范长安又误中了一块即将脱落的岩石,他这次却没有迅速调换位置,而是拼着岩石彻底崩落的危险,用力往下一扯,整个身体斜着挪移出去三米多的距离,双爪齐出,再次固定身形。

这位日月神教教主的锦袍,已经在峭壁上的战斗之中,被岩石刮蹭的破破烂烂,他双脚腾空一碰,居然直接把自己一双靴子袜子也给震碎,双足裸露出来。

九阴真经的内力周行于奇经八脉,非独双手可以运使,范长安此时把一双赤足往山壁的岩石上一落,十个脚趾头,也如铜钩铁凿,深深的陷入岩石之中,扣住了山壁。

方云汉此时正在峭壁上双臂轮换,往这边追来,忽然望见雾气中那蹲伏着的人影,竟把腰直了起来。

范长安松开了双手,脚踩着峭壁,背对高空,面朝深谷,站直了!

所谓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就是形容人心神紧绷,极端戒惧谨慎的状态,更何况,这里是真正的断崖峭壁,青苔满布。

方云汉选在这里作战,已经是大胆到了极点,范长安居然敢在这里站直了起来,只凭十根脚趾的那点接触面挺立,只可谓胆大包天了。

他此时垂直于峭壁,平行于地面,犹如视大地重力如无物,双目注视着深不可测的崖下雾海,后背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又被他用内力强行压下,镇静道:“方云汉,你可知我这一生,有三件得意之事?”

方云汉停止了向他那边转移的攀爬动作,静了一静:“愿闻其详。”

范长安说道:“这第一件事,是我遇到了我夫人,如花美眷,天赐良缘,实在欢欣。第二件事,是我游走各方,折服各地人杰,能让他们聚在我麾下共谋大事,实在快意。第三件事是我十五岁得见九阴真经,十余年练至大成,自出江湖以来,无有抗手。”

“可你出现了。你年不及弱冠,却折我法王,损我右使,一身武功堪称当世绝顶,内力甚至隐约在我之上,实在令我嫉恨。”

嘴上说着嫉恨,范长安的声音依旧平静。

方云汉说道:“其实我只是运气好。”

“运气又如何?我能遇我夫人,得到九阴真经,运气不也胜过千千万万的人。哪怕你这一身武功都是天上掉下来的,你与我这一战之中展露的胆识,你出岳阳城那一路之上展现的豪情狂气,难道也是路边捡的?”范长安嗤笑道,“还是说你不敢受我这份嫉妒?”

“我只是说实话罢了。”方云汉也将双脚往岩石上一砸,靴子开裂,他脚趾扣地,同样在这峭壁之上立了起来。

这一站起来,悬崖间的风吹到他身上的面积陡然扩大,云雾的湿气似乎也更加沁骨挠心,真是前所未有的感觉。

方云汉眼角余光往幽深不可测的谷底瞥了一眼,嘴唇略微颤抖着吐了口气,一口气吐尽,四肢、五官,已经再没有一丝的颤抖。

“至于你的嫉恨……死人的嫉恨,算得了什么。”

“哈哈哈哈,看来是我废话太多了。”范长安扬声大笑,“你死后,我会用白玉为墓碑,用心头血为你刻名。”

他戟指方云汉,“不是要纪念你,而是要纪念过往两件得意之事,复归我身。”

“还是废话!”

悬崖绝壁,两条挺立如松的人影不约而同的迈步飞奔。虽然这样的行动方式危险的足可把一个胆小的人活活吓死,但不可否认,至少在短时间之内,他们的灵活迅捷,要比刚才的攀爬胜出十倍百倍。

两人提足了一口真气,在绝壁之上驰骋。

一个翻身探爪,筋骨抖擞,衣衫褴褛,犹如西方掌金德的秋神白虎杀气千条,嘶声驾云,要降下绝杀。

一个大气磅礴,内力如火,眸子里两点金灯不灭,身体两侧云雾翻卷,在身后拉伸开来,如同两片巨大的羽翼,要凌空夺命。

两条身影在绝壁之上碰撞,分不清在一次交错之间过了多少招,伤了多少处。

终至那一口真气将竭尽,身在云中将落。

血洒白雾中,崩裂的峭壁岩石滚滚而落,连绵不绝,那声音传到谷底的时候,犹如一场好大的雪崩。

万界武侠扮演者最新章节

万界武侠扮演者相关资讯

万界武侠扮演者

作者:温茶米酒
类型:灵异 状态:连载编辑:花前月下 在读:24384人
  一双铁手对日月,武学禅宗验绝学。东京喧嚣浮华冠天下,凌霜盛名篡龙颜,秦时明月照沧海,千秋风云试万劫…… 古怪深藏此方世界,乘风闯过他方武林。一次次带着不都属于那片江湖的武功,名扬四海天下。且待诸多英雄扮相走一遭,洗净面谱,才获知——原本我即是豪杰!PS:副本不只有作者介绍这些,部分副本背景会有魔改。桃花夭夭,红杏绽蕊,暖阳疏影间,一座描绘水墨山川的屏风立在园内,屏风前面,放着一张黄花梨木的坐榻,上面铺着雪白厚实的绒被。。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