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生死一线,闯

日头高起,山林之间都被照的一清二楚,绿的更绿,红的更红,悬崖之下的云雾却是不见阳光不散的,被山间的风吹卷着,在贴合悬崖边缘的地方翻弄。一步步退后的方云汉体会到身后那股湿潮的时候,就明白了不能够再退。但是他不想退,范长安这个时候却定要他退了。本来一步步后退的方云汉感受到身后那股潮湿的时候,就知道已经不能再退。。...

日头高起,山林之间都被照的一清二楚,绿的更绿,红的更红,悬崖之下的云雾却是终年不散的,被山间的风吹卷着,在贴近悬崖边缘的地方翻动。

一步步后退的方云汉感受到身后那股潮湿的时候,就知道已经不能再退。

可是他不想退,范长安这个时候却定要他退了。

原本混合了移魂大法的九阴神爪还不够,范长安在方云汉距离悬崖边缘仅余区区五步的时候,骤然一振双袖,身体如同陀螺一般旋转起来。

那一身狂舞锦衣,竟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分为九,仿佛九个穿着相同衣袍的人影螺旋而至。

这一下,四周的气流极致暴乱,相互碰撞,方云汉不但眼睛无法分辨谁真谁假,连耳力,也已在乱流之中失效。

范长安还没有真正攻击过来,那九条身影共同构筑出来的一道狂风,就好像一面无形的墙壁,对着方云汉平推而至。

螺旋九影,罡气随身,天风过处,无处可逃。

九阴真经之中,近战挪移身法的绝巅妙用,罡气罩体,螺旋之间也可绞杀对手,攻防一体,几可夺尽武林之中三教九流,一切轻功身法的风采。

悬崖之间翻搅的云雾,被这崖上忽然而起的一阵激流狂风,吹出了一道笔直的空缺。

方云汉脸皮被吹的抖动不休,两脚虚浮,几乎都要离地,周围的小石子、断草叶、甚至连远处飞溅过来的血珠,也被这九影之风卷入,犹如即将吞没孤舟的乱雨狂浪。

形形色色,纷纷扰扰,从方云汉身边飞掠而去,落入悬崖云雾之中。

方云汉额头上的汗珠,刚一从毛孔中渗出来就被吹干,耳朵和腋下都被吹的冰凉,虽然仍在不停地挥拳攻击,却好像打中了一根根旋转的铁柱,所有的力量都划到了别处,根本无法阻止对方的靠近。

他感觉自己身前身后,好像分成了两片天地,身前是铺天盖地的杀伐,粉身碎骨的狂流,喧嚣无边,无一寸容身之地,身后则是清静空无,了却万事的寂然。

这两片天地,只差了一步,只差了一击。

九条身影已经聚拢到了他触手可及的地方,可是双拳打过去,无论是劈打、横扫还是直击,都始终打不到确切的物体,只能被劲风拉扯着双臂,更加破坏重心平衡。

方云汉的左脚不由自主的又往后退了一步,这一脚踩出去,脚后跟已经踩到了空处。

九道螺旋的身影,恰在此刻,同时探爪。

方云汉的重心向后移,左脚踩着的那一小块石头开始松动,嘎嘣的声响通过身体的传递,把危险的境况最直接的反应到大脑之中。

还退?

进也是死,退也是死。

天下少年如雄鹰猛虎,只有迎击风雨而亡,哪有藏于尘埃腐朽。

方云汉心中一股不能不发的意气急冲,主气之督脉陡然一震,生死之间的抉择令心脏狂跳,血液加速,主血之任脉,与之呼应。

任督既通,八脉俱通,四肢百骸无不劲力通透,方云汉眼中精神汇聚,仿佛栖息了两盏小小的灯火,将欲向后倾倒的身体,奋力向前一冲,左手虚按胸口,右臂以最大的幅度挥击出去。

这一拳,仿佛汇聚了方云汉全身的质量,铸就最沉重锐利的拳锋,作长空一刺,乾坤一掷!

螺旋九影形成的空气乱流,在这一拳贯穿之后瞬间溃散,变成无害的疾风。

就好像几十根布条,形成了最错综复杂的绳结,却被正中红心的一击直接击断,绳结自解。

连带着裹在狂风之中的其他八条身影也迅速淡化,消失。

那只拳头正中范长安的九阴神爪,范长安只觉得这次交手,对方传递过来的内力,如同精炼过的钢杵,几乎要捣散他的经脉,身体飘退出去十几步方止。

拳、爪碰撞产生的一圈气浪,在悬崖的云雾衬托之下显出了更清晰的轨迹,如同水面的半片波纹荡开。

方云汉这一拳击出之后,身体也要向后倒退,他却立刻翻转躯体,用旋转化消惯性,头下脚上,双手刺入地面,抵消了一大半的惯性势能之后,双手臂弯一弹,身体再次翻转,双足落地。

他眼中如同灯火的那一点微弱光芒,在再次抬头的时候,显得格外刺眼。

那就是他一以贯之的信念。

他的信念是什么?

生死上走一遍,想通了之后,也很简单。

不是今生知道身患绝症之后,六年病痛折磨,想要安天顺命,死于府中的那份屈从。

而是前世,在那个似乎已经有些遥远的前世之时,在技术高速发展的时代成长起来,小时就能看远天图景,长大了更能倚仗工具之便利,走过山河大地,上天入海,怀古咏今的探索之志。

或许到了三十岁之后,这份探索之志,会多出对家的眷恋和向往,会有一部分斗志转变,化作追求安稳美好生活的奋斗。

但他前世没活到三十岁。

他今生才十八。

那回顾一生事,就一言以蔽之——闯!

哼笑一声,方云汉甩掉了手上的血珠污泥,绷紧手臂肌肉,令伤口不再出血,对着范长安招招手。

“喂,再来!”

范长安眼尾挑起。他能够感觉到这个少年身上发生了什么巨大的变化。

说实话,这种变化很不武学。

范长安也算是见多识广,他练的本来就是九阴真经这种高深武功,手底下那些高手,有一大半是被他打败折服的,至于那些死在他手上的,更多了去了。

所以他深知,各家各派的武功,无论是内力还是招式都需要成年累月的磨练,从来没听说过脑子里一顿悟,突然就功力大升的事情。

但是比起常识,范长安更加相信自己的感觉。

如果说对面这个少年本来只是一头可以戏弄的大象,那现在,这只大象就插上了翅膀。还想杀他,必是一个绝大的挑战。

于是,范长安调整着呼吸,压下了可能干扰他发挥的怒火,让杀意更坚定,思维更清晰。

方云汉看着对方身上鼓荡的衣物伏下来,一招再出的时候,忽然笑着张开双臂,往后倒了下去。

这一翻身,直接就落下了悬崖,云雾渺渺,不见了踪影。

飞扑而来的范长安,亦完全料想不到对方这一应变,好在他此时排除了怒火干扰,出招暗合道家宗旨,必有三分余地,轻易就停在了悬崖边缘,未曾一同摔落。

只是前冲惯性,仍然让范长安上半身往悬崖外晃了一下。

就在这稍纵即逝的一霎,悬崖之下的云雾中,一腿向天,勾上崖来,一蹬一扫,就让范长安身体失衡,猝不及防的也对着悬崖下跌落。

万界武侠扮演者最新章节

万界武侠扮演者相关资讯

万界武侠扮演者

作者:温茶米酒
类型:灵异 状态:连载编辑:花前月下 在读:24384人
  一双铁手对日月,武学禅宗验绝学。东京喧嚣浮华冠天下,凌霜盛名篡龙颜,秦时明月照沧海,千秋风云试万劫…… 古怪深藏此方世界,乘风闯过他方武林。一次次带着不都属于那片江湖的武功,名扬四海天下。且待诸多英雄扮相走一遭,洗净面谱,才获知——原本我即是豪杰!PS:副本不只有作者介绍这些,部分副本背景会有魔改。桃花夭夭,红杏绽蕊,暖阳疏影间,一座描绘水墨山川的屏风立在园内,屏风前面,放着一张黄花梨木的坐榻,上面铺着雪白厚实的绒被。。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