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悬崖乱象,九阴太素(下)

事情到现在已经很明显了,断王孙才是那个隐藏的神教法王。白云深之所以身上受的伤最少,是因为当时他正在跟断王孙、鲁狂澜一起对付公孙长泽,突然被断王孙反手一击,连受伤的机会都...

事情到现在已经很明显了,断王孙才是那个隐藏的神教法王。

白云深之所以身上受的伤最少,是因为当时他正在跟断王孙、鲁狂澜一起对付公孙长泽,突然被断王孙反手一击,连受伤的机会都没有,就彻底被封住穴位,沦为阶下囚了。

而之所以在解开白云深哑穴的时候,其他穴位自动被冲破,也是断王孙早就设计好的。

只是让所有人都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那一刻方云汉也会出手。

身后一指,胸前一拳,感受着两股刚猛内力冲散自身内力,莫太冲魂飞天外,目眦欲裂,紧盯着身前的方云汉。

到底是为什么?被这一拳夺了性命,他便是死了,也不瞑目。

就在这时,莫太冲感觉到从躯体前方传来的那股刚猛拳力,忽然一散。

从一点扩散到整个躯干。

原本这一拳打在身上,应当会把一个人像捅破窗户纸一样,打一个对穿。而现在这一拳,却似乎是在打一片浮木,只把这中拳的东西整个打飘出去,而不损及半分。

断王孙一指点中了莫太冲背后死穴,正暗忖得手,陡然一股刚力从莫太冲背上传递出来,眼前这个穿的花花绿绿的衡山弟子,居然整个双脚离地,“呼”的倒飞过来。

那背部如同一块被飞速掷来的大石头,不但抵消了他的指力,更要把他撞翻。

“找死!”

断王孙低喝,双手手指一起点出,指间颤抖着,指影翻飞,似乎把莫太冲背部、颈部、后脑的众多要穴、死穴,全部笼罩在这一片劲气之下。

莫太冲身不由己,往后飞出的时候,眼睛只瞥见方云汉打在他心口的那只拳头迅速五指张开,往上一抄,揪住了他的衣襟,又把倒飞的他拉得身体前倾过去,接着背后有十几道火辣辣的气劲扫过,脑后生风,差点就打中了几个不死也癫的颅脑要穴,登时一阵后怕。

虽然逃过死厄,可刚才莫太冲的身体毕竟是做了一瞬两者内力相争的战场,腑脏受损,刚一站稳,嘴里就一口鲜血淌出。

四周的各派弟子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因为大多举盾,也挡着了阳光,环境昏暗,他们看不清刚才发生了什么细微处的争斗,只见到方云汉和断王孙同时向莫太冲出手,打的莫太冲吐血。

附近的几个衡山弟子立刻挥剑斩来,有三把剑刺向断王孙,倒有四把剑斩向方云汉。

同时风清扬也展开身法从人群中穿梭而来,一剑挥出,冷风已经扫到了方云汉咽喉。

方云汉脸色不变,半步不退,双手把莫太冲按得坐地,丝毫不管四周利刃,一拳就对着断王孙打去。

叮叮当当!

一片金铁交鸣,风清扬的剑从方云汉颈侧擦过,恰到好处的格开了斩向方云汉的那四把利刃。

方云汉早就看清了那把剑不会碰到他的脖子,然而断王孙可没有朋友来进行这么精妙的配合,他一人闪过了周围刺过来的三把利剑,迎面就看到那一拳如同山顶滚石坠落一般,凶险万分的直击面门。

断王孙一阳指力点出,试图截击方云汉右手小臂穴位,只是他出指的速度跟不上方云汉出拳的速度。

两条人影一合即分,断王孙嘴里呕血,身体失衡倒退,周围又有看懂形势的大派弟子仗剑杀来。

突然,方云汉耳朵一动,捕捉到了背后不远处一个锁链异动的声音,身子一偏,一条肉眼难见的铁链从他身体旁边扫过,砸落在地。

众人的视线当即转移,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在之前的查看之中,内外伤都算得上是严重的崆峒派副掌门鲁狂澜暴起。

捆在他手臂上的铁链一下子被震断开来,除了一条铁链攻击方云汉之外,其他还有几条断裂的铁链打在身边的人身上。

泰山、衡山、恒山三派的掌门离得近,被那铁链击中了口鼻要害,当场毙命。

守在青云道长身边的郭鹤年挥掌打落了一根铁链,听到背后的青云道长呢喃:“怎么会?”

鲁狂澜这一下突如其来的反叛,就连跟他一起被擒的这些人也完全没有料到。

日月神教目前尚未更改承自明教的制度,有四大法王,也有光明左右使。

铁菩提位列光明左右使之中,还有一人从未出现,却正是这鲁狂澜。

而就在众人失措之际,鲁狂澜双手握拳,犹如一双被系在了风车上的铁锤,双拳抡开,刹那之间,周围十几个人就给他打飞出去。

这些人都是各派弟子之中的精英,受到袭击自然也下意识的作出应对,但不管是试图躲闪或者格挡,甚至拔剑相对的,只要被鲁狂澜的拳头碰着了一下,当场浑身一震,七窍流血。

等到他们身子飞出去的时候,已经是一具具尸体了。

这正是崆峒派的七伤拳。

这套拳法,顾名思义,七情所感,内力所伤,伤而动念,所出必破。

此拳以损心、裂肺、断肝肠、藏离、精失、意惚恍、魄飞扬为七伤。

江湖传闻,练这拳的,若欲伤人,必先伤己,然而,那只是练功步骤出了问题,若是先练有深厚内力,再练这套拳法,则只伤人不伤己,反而对于五脏六腑有一番独特的锻炼效果。

江湖大派名宿,诸如法空禅师,青云道长等人,大多认为鲁狂澜也是属于内力不足强练七伤之人,犹如崆峒派历代长老,却怎料得,这套拳法在他手上分明已经登峰造极,直追开创此功的那位崆峒派祖师。

他打飞周遭十余人之后,七伤拳劲力返还,居然把体内淤积的伤势也一并击散,将七伤拳自损内脏的弊端,变成了一种高明的疗伤手段。

伤势一减,鲁狂澜气势更加凶狂,一路冲向这个盾牌阵列的外围,路上遇到的弟子,乃至于各派长老,没一个能撑过他一个照面的。

如法空禅师等人,虽然穴道都已解开,但是被重手法封穴数日,气血不畅,此时根本都不能动武,竟然没人来得及拦他。

眼看着已经有超过三十人倒毙,四百多人的盾牌阵列最外围,终究被打出了一个缺口。

处于盾牌阵列内圈的众人,已经能够清晰的看到日月神教追击过来的人手。

这个时候,日月神教弓箭手羽箭告罄,不复方才箭羽满天之势,各大门派的弟子索性扔了不称手的盾牌,各自提刀持剑,弃了已经出现缺口的圆形队列,各自按照门派划分靠拢起来,准备迎敌。

鲁狂澜一路冲出,眼看着即将跟日月神教的队伍会和,身后传来一股恶风。

他回头一看,见郭鹤年飞扑而来,大嵩阳神掌运足了内力,双手化做铁青,隐约有一种在太阳底下暴晒了一天的铁块质感。

鲁狂澜回了一拳。

崆峒派传承两百多年的七伤拳对上了草创未就的大嵩阳神掌,只在拳掌一触之际,郭鹤年立现败相。

七伤拳力入体,郭鹤年只觉得自己五脏六腑仿佛被一只无形大手攥在掌心里,狠狠地捏紧,难过得想要吐血,可那血腥味儿又直往眼睛鼻腔里涌。他咧嘴一笑:“真是厉害,你能打我,那打他试试!”

一道黑影从郭鹤年身边飞速擦过。

快到耳朵都不及反应的精铁摩擦声中,郭鹤年背上那把嵩山派的阔剑已然出鞘,被握在了方云汉手中。

鲁狂澜神色一凝,双手拳法变动的时候,已经按照江湖经验,预算出了二十多种施展阔剑或干脆以剑带刀的招式。

无论这方云汉是哪门哪派的,只要他这一剑斩出来,鲁狂澜就有信心两招之内反守为攻。

“呸!”郭鹤年忽然对着鲁狂澜吐了一大口带血的唾沫星子。

同时,方云汉右手握拳,左手提剑,两只手往中间一砸。

只听到哐当一声,简直好比两辆铁滑车相碰。

嵩山派那一把百炼精钢的阔剑,被他一对肉掌生生拍成了十七八块碎片。

寒光闪闪的剑刃碎片迸溅之速,更胜于强弓劲弩。

十几块钢铁碎片混着郭鹤年那一口血沫,喷了鲁狂澜一脸。

两块碎片还刚好夺走了鲁狂澜的眼睛。

“啊——”

双眼被毁的惨叫只发出了半截,鲁狂澜的脖子就被方云汉一拳打得凹陷下去,整个身体变做了滚地葫芦,刚好落在了飞奔而来的范长安脚下。

八百人和四百人的大混战也在这一刻发生了正面的碰撞,不知几十处血洒青草犹热,不知几百处刀剑对砍出了火星。

方云汉一手把郭鹤年拎起来,扔到了后面法空禅师他们那个受保护的圈子里,一起撤向官道上的马群。

人物模板能力进度:……85%……89%……

风清扬和断王孙斗在一处,杨聘婷被七个中年武当道士迎上,铁菩提举手投足间打杀近十人之后,被玉龙子阻挡。

公孙长泽和七大长老等人也被各大门派中年一辈的高手拦住。

局势一时难分上下,范长安止步,低头看见了鲁狂澜的尸体,十指一绷。

那一对利爪绷紧成形的一刻,十片指甲连带着指头里面的筋膜、骨骼,竟然好像拉扯出了近似于铜片被拨动的声响。

这奇异的嗡鸣余韵未散,空气之中又扬起了十条如同竹哨的尖锐声响。

范长安面色愈白,双眉浓黑,五绺长须如同墨痕垂落,一晃身,直接出现在十步之外,那十根指头划开空气的声音叠加在一起,犹如鬼啸。

恍然一个勾魂夺魄的地狱鬼王来了人间。

万界武侠扮演者最新章节

万界武侠扮演者相关资讯

万界武侠扮演者

作者:温茶米酒
类型:灵异 状态:连载编辑:花前月下 在读:24384人
  一双铁手对日月,武学禅宗验绝学。东京喧嚣浮华冠天下,凌霜盛名篡龙颜,秦时明月照沧海,千秋风云试万劫…… 古怪深藏此方世界,乘风闯过他方武林。一次次带着不都属于那片江湖的武功,名扬四海天下。且待诸多英雄扮相走一遭,洗净面谱,才获知——原本我即是豪杰!PS:副本不只有作者介绍这些,部分副本背景会有魔改。桃花夭夭,红杏绽蕊,暖阳疏影间,一座描绘水墨山川的屏风立在园内,屏风前面,放着一张黄花梨木的坐榻,上面铺着雪白厚实的绒被。。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