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向往的江湖

惨嚎声传向酒楼中的时候,杨聘婷双剑连同,很合身而起,在这第二层酒楼的天花板上轻踏了一脚,身子就犹如夏日的夜晚轻雷暴雨即将来临的一只孤鸿,惊空振翅,于间不容许发之际,摆脱了令狐冲他们四人的缠斗。一身白衣掠出酒楼的时候,长剑在第二层外檐上还挑走了几个瓦片。风一身白衣掠出酒楼的时候,长剑在第二层外檐上还挑走了几个瓦片。。...

惨叫声传到酒楼中的时候,杨聘婷双剑一并,合身而起,在这第二层酒楼的天花板上轻踏了一脚,身子就如同夏夜轻雷暴雨将至的一只孤鸿,惊空展翅,于间不容发之际,脱离了风清扬他们四人的缠斗。

一身白衣掠出酒楼的时候,长剑在第二层外檐上还挑走了几个瓦片。

风清扬等人本来也各自运功追出,不料,那杨聘婷居然不走街道,不走屋脊,在空中飘出十米有余,即将下坠之际,长剑上挑着的瓦片抖落了一片,秀足在那瓦片之上一踩。

啪!

瓦片坠地,白衣倩影却竟然借着那一点点的踏足力道再度升空。

她在中途重复三次这样的动作,三张瓦片为代价,以一种直线般的飞掠,从酒楼之上,从最短的路径抵达细雨桥下。

风清扬等人相顾失声。

一块飞在半空中的瓦片,能够借取几分力道?就算是一只燕子、一只麻雀,怕也没有办法从这种瓦片上蹬足再腾空吧?

这个女人刚才的剑法已经是让他们大开眼界,但毕竟还在认知之中,而此时的轻功,却着实到了一种惊世骇俗的程度。

其实这并不奇怪。

杨聘婷出自古墓派,门派武功可以上溯至南宋年间,当时武林中声势最大的全真教,有一门金雁功,号称练到大成之后,可以不借助任何外力,凌空踏出三十七步,可是除了创派祖师王重阳,估计再没有第二个大成的。

而古墓派的轻功若欲成就,需要在半空中赤手空拳捕捉八十一只乱飞的麻雀,这规矩之下,古墓派却是每一代都有人实实在在练成绝顶轻功。

方云汉之前毅然入水,利用水下不同于地面上的压力,把自己内力更加深厚的优势发挥出来,跟日月神教的两大法王游斗,抓住机会重伤黑法王,又以控制背部骨骼的奇招撕掉了慕容红玉的一条手臂,可后心中了一掌,终究还是受了些伤。

当那白影穿水而过,一手搭救了慕容红玉,一手剑气凌厉而来,正在往水面落下的方云汉,也只来得及鼓劲打出一招劈空掌。

掌力剑气抵消,杨聘婷在水面踮足点了数下,就踏浪度水,翻身上岸。

“黑法王,撤。”

杨聘婷语罢,已然带着慕容红玉远走,黑法王一手按着浣衣石阶,也要纵身上岸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泼天的水声。

半身落在河水中的方云汉,双手搅动河水,一波又一波的水浪混杂着他的掌力,如同数百斤的大铁锤,接连不断的打在刚刚转身的黑法王身上。

此时的方云汉浑身湿透,肩膀和头上却冒出丝丝缕缕的烟雾,那是被内力蒸腾的水分。

他那一双眼睛,几似狮子攀咬而来。

那白衣女人轻功卓绝,追之莫及,可你黑法王本就是我必杀的目标。

你还想逃不成?!

嘭嘭嘭嘭嘭嘭嘭!!!

白浪涛涛,淹没了黑法王,甚至把浣衣石阶都打碎了一大块。

浪花之中多了一抹红色的时候,方云汉趟水而至,一手拎起了奄奄一息的黑法王,上岸之后,重重一踏,跳上枫叶街一侧的屋脊,一路向北,狂奔而去。

风清扬等人此时赶到,不明所以,也都追了上去。

方云汉这一路来到了枫叶街的尽头,一手发力,五指几乎陷入城墙,几个轻松的起落,就带着黑法王一起来到了城墙上方。

城墙上的官兵离这里都挺远,而且按照那一套规矩,武林人士的争斗,大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他们本来也畏惧这个一路打来,飞身攀登更胜于鹰隼猿猴的高手,索性离的更远了一点。

方云汉拎着黑法王几步来到了城墙的边缘,把黑法王提到面前,略微低头,对视。

“下去之后,替我向传功长老问候。”

黑法王这个时候嘴角不断吐出血沫,却还是声音低弱的回了几个字。

“教、教主会为我……”

方云汉听的清楚,不置可否的一笑,把黑法王向外一抛。

黑法王身子腾空的一刹那,看着城墙的高度离自己越来越远,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人体的本能使他在飞速逼近死亡的一刻,还是露出了惊恐的神色,那苍白如同尸体的手,徒劳的往高处伸去,却无可攀附。

肉体触及地面的刹那,死亡袭来。

方云汉说了今日城中不杀生,他就将黑法王掷死于城外。

只是那一蓬残酷血花散开时,少年并未低头,仰首望天。

后方有衣袂飘飞的声音传来,风清扬他们几个上了城墙之后,渐渐止步。

郭鹤年想说什么,被莫太冲拦住。

这一份大战即将落幕的静谧,似乎不该被轻率的破坏。

早晨,太阳升起不久的时候入城,如今,日头已逐渐偏西。

方云汉看了一眼太阳,闭上眼睛,眼前还是被阳光照的一片橘红。

当日若非风马牛救赵大鹏的时候也将他救走,他必然死于黑法王之手。

方云汉为了丐帮的事奔走,其实动机不纯,风马牛当日救他是不是完全出自善念,也已不可考证,但是这份恩情,他今日也算偿还了。

那日,北城门上传来一声长啸。

啸声连绵,气脉悠长,几乎足足过了半刻钟的时间才止息。

枫叶街、银杏大街上所有武林中人都听到了这道声音。

无论是刚才出手被击败,还是从头到尾就没敢动作的人,都明白这一道长啸的意思。

‘尔等手段尽出,我已从南至北。’

这一局,果然只是游戏,果然是他胜利。

王飞虎神色复杂地把腰间金刀抽出,看着刀光反照的那一张老脸,半晌之后,转头看着自己几位老友。

都是相似的神情。

雄心壮志,傲气怒火全被打灭了。

大半生的名气威风,今天全做了踏脚石了。

简直心如死灰。

可,良久良久之后,又好像在灰烬中看到了一点新的光辉。

那是或多或少的,最初始,最纯粹的,对于武的向往。

王飞虎仔仔细细地,抚摸着自己手中这把两三年没有辛苦操练过的宝刀,脸上复杂的神情里渐渐浮现出一种带着三分坚毅、几许向往的目光。

这一城的人,此时又不知几人在逐渐偏向西方的日头之下,感受到了那种炽烈,涌现了与王飞虎或多或少相近的情绪。

半生威风喂了狗。

可看那几大高手如惊鸿过境,长空不留只影,心中却有烙印。

我辈武人,纵没有金银,威望,人脉,只凭武功,也可以强大、洒脱如斯!

谁不向往?

万界武侠扮演者最新章节

万界武侠扮演者相关资讯

万界武侠扮演者

作者:温茶米酒
类型:灵异 状态:连载编辑:花前月下 在读:24384人
  一双铁手对日月,武学禅宗验绝学。东京喧嚣浮华冠天下,凌霜盛名篡龙颜,秦时明月照沧海,千秋风云试万劫…… 古怪深藏此方世界,乘风闯过他方武林。一次次带着不都属于那片江湖的武功,名扬四海天下。且待诸多英雄扮相走一遭,洗净面谱,才获知——原本我即是豪杰!PS:副本不只有作者介绍这些,部分副本背景会有魔改。桃花夭夭,红杏绽蕊,暖阳疏影间,一座描绘水墨山川的屏风立在园内,屏风前面,放着一张黄花梨木的坐榻,上面铺着雪白厚实的绒被。。
  • 痛到想&么好怕

    人多活一世,已经是赚了,就算是痛到想要自残的病症,在熬过了一开始的几个月之后,也会逐渐习惯,没什么好怕的。

    2022-10-02 06:05:23详情点赞(0)回复(0)
  • &白光塞

    书本坠地,方云汉呆愣愣的拍了拍耳朵,想要确定刚才是不是幻听,还没等他想个明白,眼前就被一片白光塞满。

    2022-10-02 11:54:04详情点赞(0)回复(0)
  • 十分笃&新奇刺

    为什么会有这种怪异的感觉?好像十分笃定,将有什么新奇刺激、闻所未闻的变化要发生了。

    2022-10-02 11:17:21详情点赞(0)回复(0)
  • 之中,&间似乎

    万事万物都裹在冰凉的红光之中,方云汉眼角余光一瞥,恍惚间似乎看到园中花朵淌下了红色的液滴。

    2022-10-04 04:39:49详情点赞(0)回复(0)
  • 比清晰&的声音

    就在这远远近近的嘈杂声响之中,一个无比清晰的声音在方云汉耳边响起。

    2022-10-04 03:24:20详情点赞(0)回复(0)
  • 了数百&着一层

    红色光芒,初始如谷粒大小,可顷刻之间,就无声放大了数百倍,其大如斗,还裹着一层喧嚣无比的绯红焰光,仿佛天上多了一轮红色的、冰凉的太阳。

    2022-10-03 01:29:20详情点赞(0)回复(0)
  • &丝云纹

    一身金丝云纹白袍的少年郎坐在此处,手捧一本神仙志怪的小说细细看着。

    2022-10-01 05:54:09详情点赞(0)回复(0)
  • 墨,俄&”

    后世,《玄道》卷一有载:“齐,安远十二年春,白昼天昏如墨,俄顷,大星坠于西,时人以为异,自此,天下怪谈频发。”

    2022-10-01 04:02:15详情点赞(0)回复(0)
  • 面色苍&宇之间

    这少年郎显然是个锦衣玉食的,可是身形却有些消瘦,面色苍白,唇色淡到几乎不见一点红晕,看着书本故事的时候,还时不时的用一只手捂着胸腹之间,眉宇之间露出忍耐的神色。

    2022-10-01 11:48:21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