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寂语长街

南城门楼上,一个手腕上系着金色丝绸的男人,跟攻城的官兵并肩立于立于。在看见城外突然发生了一场暂短而惊心动魄的战斗之后,这个男人立马拿碳条在丝绸之上写了几句话,丝绸绑在一支箭上,然后,他搭箭搭箭,一箭在空中划过五十米不足,精确的落在了城内一栋酒楼的三在看到城外发生了一场短暂而惊心动魄的战斗之后,这个男人立刻拿碳条在丝绸之上写了几句话,丝绸绑在一支箭上,接着,他弯弓搭箭,一箭在空中划过六十米有余,精准的落在了城内一栋酒楼的三楼栏杆上。。...

南城门楼上,一个手腕上系着金色丝绸的男人,跟守城的官兵并肩而立。

在看到城外发生了一场短暂而惊心动魄的战斗之后,这个男人立刻拿碳条在丝绸之上写了几句话,丝绸绑在一支箭上,接着,他弯弓搭箭,一箭在空中划过六十米有余,精准的落在了城内一栋酒楼的三楼栏杆上。

一个早就在这里等候的汉子,立刻拔箭,解下丝绸,使轻功飞檐走壁,在几个酒楼商铺之上奔行数息,就来到一座院落中,将丝绸递给了坐在院落主位之上的一个威严老者。

这老人正是金刀门门主,王飞虎。

金刀门也已经有八十年历史,在这座城中经营出了盘根错节的关系,黑白两道无不要对王飞虎敬重几分。

然而此时坐在这院落之中的其他三人,每一个都是一方掌门,身份地位绝不在王飞虎之下。

他们四人,已经可以代表从这座城池起,向西北、东北等数座城池府县的江湖势力之宗魁。

王飞虎看了一眼丝绸之后,先叹息一声:“果然还是来了。”

坐在西侧的一个马脸汉子振奋道:“终于来了,我们该要出手。”

东边的一个独眼老者见王飞虎一脸难色,劝道:“所谓瓜田李下,大家都要在这座城中出手,等那人死了,无论是不是王兄得手,你都有嫌疑,还不如当真做他一票。”

“此话中肯。”南边一个中年文士道,“根据我门下弟子粗略探知,这段时间抵达这座城中的帮会势力,已经有二十三家,另,有五十年以上历史的成门宗派,也计得一十九家,绿林黑道上成名的高手,不亚于四十人入城,这一场乱子在所难免。”

“王老兄与其不闻不问,落得一个烂摊子和重大嫌疑。何如我们联手火中取粟,共探宝藏?到时候改头换面,再造一片基业又有何难?”

三人轮番劝说,王飞虎重重点头:“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几天时间,早已经听各位老弟兄剖析分明,不必忧心我临时变卦。还是好好论一论,接下来咱们要如何行事。”

王飞虎把丝绸铺在桌子上,道,“那方云汉既然选了这条路,众人早知此城是必经之处,他也肯定晓得城中危机四伏,不外乎两种做法。一是利用换装易容等手法,潜藏行迹,蒙混过关。可他在城外直接与人交手,此点可以排除。”

“第二条路子就是快。”

王飞虎手掌在桌子上一拍,“倚马飞奔,从南城门到北城门,用最快的速度突破重重阻碍。只要速度快,时间就短,他所真正需要交手击退的人数也就更少。这是一条险路,也是一条生路。”

“从南城门到北城门,先直走银杏大街,到了悦来客栈门前左转,过细雨桥,入枫叶街,然后一路向北即可出城。”独眼汉子道,“细雨桥前后、悦来客栈上下,是最好的埋伏地点,可是其他人也知道,那边埋伏的人已经不少,咱们插不进去。”

王飞虎点了点桌面上本就铺着的地图,道:“所以咱们赌一把,赌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能得到丐帮信赖,必定手上有两把刷子,能闯过前面的重重伏杀,冲过细雨桥。”

“咱们的人手,全设在枫叶街中段。”

事不宜迟,既然已经说定了要动手的地方,王飞虎这四个人,连带着周围的几个亲信就一起要动身前往设伏地点,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又有那个单使轻功的门徒带丝绸来报信。

王飞虎看了丝绸上的文字,愣在当场,其他三人连忙问道:“怎么了?”

“他不曾选一,也不选二。”王飞虎脸上是显而易见的一点茫然,“那方云汉快马破了南城门口的三场伏击之后,进了城,却就近找了一家客栈把马拴住,正信步走在银杏大街上。”

“这……”

其他三人也面面相觑。

这个方云汉虽然之前在江湖上没什么名气,但是既然能够得到丐帮信赖,来做这件事情,又能一路平安到此,怎么都不该是个无脑无能之辈。

可这件事,做的着实太蠢了。

入城缓步而行,真是以为自己武功盖世吗?就是再高的武功,仍然是血肉之躯,有数百人,甚至还都是江湖中有些许名堂的高手,这般前仆后继厮杀,怕是最后也要被乱刀砍成肉酱。

“难不成~”王飞虎沉吟道,“难道他想要挑动事端,先让城中的各方势力乱斗一场,减轻他后面路上的压力?又或者是……”

这老头忽然像是发现了什么大秘密,双手一拍,“着啊!咱们只不过是靠着图形认人,怎么就没想过这个进城的方云汉,也许是用旁人易容代替的呢?这个假货在这里拖延时间,不惜赴死,而真正带着藏宝图的那个小子,则混水摸鱼。”

独眼汉子皱眉说道:“咱们在这里空自推论,于事何益?这样吧,你们两位还是按照我们先前的计划,到埋伏地点去等着,我和王老哥到银杏大街边上去看一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众人纷纷点头,兵分两路。

而等到独眼老者和王飞虎到了银杏大街,寻了之前运送情报那人定的位置,探出身子,从栏杆俯瞰下去的时候,好像突然就感受到了一股异常的压抑,兜头盖脸的压在了心上脸上。

此时时辰尚早,原本经常在银杏大街两边摆摊的那些商贩还都没有出门,可是整条街两侧已经聚拢了很多的人。

这些人服饰不一,大多穿着粗布的衣服,可是手腕底下、腰间颈后鼓囊囊的地方,以及偶尔透露出来的暗哑光泽,却可以轻易的把他们跟普通百姓区分开来。

更有不少人,明着提刀负剑。

这些人或者独身所在,或者三五成群,更有的数十人聚成一堆,互相戒备的同时,又都关注着街上走来的那人。

长街三百八十步,黑压压一片人,寂静无声如雪地。连两边酒楼客栈中一些不知发生何事的嘈杂客人,都给压的无声了。

半城悄然,只有那素净黑衣、银丝抹额的俊朗少年,在群狼环伺之中,施施然踏着长街正中,一路直行。

万界武侠扮演者最新章节

万界武侠扮演者相关资讯

万界武侠扮演者

作者:温茶米酒
类型:灵异 状态:连载编辑:花前月下 在读:24384人
  一双铁手对日月,武学禅宗验绝学。东京喧嚣浮华冠天下,凌霜盛名篡龙颜,秦时明月照沧海,千秋风云试万劫…… 古怪深藏此方世界,乘风闯过他方武林。一次次带着不都属于那片江湖的武功,名扬四海天下。且待诸多英雄扮相走一遭,洗净面谱,才获知——原本我即是豪杰!PS:副本不只有作者介绍这些,部分副本背景会有魔改。桃花夭夭,红杏绽蕊,暖阳疏影间,一座描绘水墨山川的屏风立在园内,屏风前面,放着一张黄花梨木的坐榻,上面铺着雪白厚实的绒被。。
  • 患重病&焚,痛

    今生的方云汉,在十二岁的时候突患重病,动辄五内如焚,痛不欲生,有时还会呕血。

    2022-10-02 09:27:46详情点赞(0)回复(0)
  • 是个锦&手捂着

    这少年郎显然是个锦衣玉食的,可是身形却有些消瘦,面色苍白,唇色淡到几乎不见一点红晕,看着书本故事的时候,还时不时的用一只手捂着胸腹之间,眉宇之间露出忍耐的神色。

    2022-10-01 09:28:53详情点赞(0)回复(0)
  • 古木参&不堪。

    古木参天,郁郁葱葱,一片隐藏在林间的古朴房屋,被人为破坏,变得残破不堪。

    2022-10-03 03:32:24详情点赞(0)回复(0)
  • 就在天&仰首望

    就在天南海北,不知多少人仰首望天的时候,那一片沉黑中,突现一点红芒。

    2022-10-01 12:16:05详情点赞(0)回复(0)
  • 星坠于&”

    后世,《玄道》卷一有载:“齐,安远十二年春,白昼天昏如墨,俄顷,大星坠于西,时人以为异,自此,天下怪谈频发。”

    2022-10-01 06:10:00详情点赞(0)回复(0)
  • 生出了&拳头。

    怀抱着这样的念头,方云汉五脏六腑之间,忽然生出了一种蓬勃、膨胀、爆发的感觉,好像有一股灼热的气流在他的血管中轰鸣着涌入了拳头。

    2022-10-02 06:19:41详情点赞(0)回复(0)
  • 重起来&看不出

    那一片纯粹的黑色,甚至使得九天之上的云雾都变得沉重起来,似乎也被凝固了,看不出一点云层翻卷的痕迹。

    2022-10-01 08:49:50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