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十面埋伏

那一丛鲜花不仅开得极艳,方云汉顺手拔起一朵来,就连花的根须都是完好无损,深栽于土中的。这个戏法究竟是如何能做到,真的是让人想不明白,但是,当众再次询问,追根究底的话,未免太乏味,方云汉最后但是是把那一包卤肉给了莫太冲,就微闭短暂休息。在方云汉前生的历史上这个戏法到底是如何做到,实在是让人想不通,不过,当面询问,追根究底的话,未免无趣,方云汉最后不过是把那一包卤肉给了莫太冲,就闭目休息。。...

那一丛鲜花不但开得极艳,方云汉随手拔起一朵来,就连花的根须都是完好无损,深栽于土中的。

这个戏法到底是如何做到,实在是让人想不通,不过,当面询问,追根究底的话,未免无趣,方云汉最后不过是把那一包卤肉给了莫太冲,就闭目休息。

在方云汉前世的历史上,自汉朝以来,都严禁私杀耕牛,最多是等其自然死亡,可以一尝,但这个世界大有不同,小牛的肉也能光明正大的吆喝买卖,就是贵了一些。

莫太冲道谢之后,细细的吃肉,也不再搭话,小山丘上只剩下火堆树枝燃烧的声响,火光渐渐弱下。

但是等到了凌晨,方云汉起身离开的时候,莫太冲也骑了驴,同路而行。

因为天色还暗着,方云汉也没有直接打马急奔,如此,大约走了半个时辰以后,回头一看,那毛驴还是不紧不慢的跟着,他索性笑道:“既然同路,也是有缘,不如靠近些,也好聊聊天。”

“那感情好。”莫太冲果然就催着毛驴急行了几步,笑道,“其实这些日子,我也听说了不少有趣的事情,正想要有人一起聊聊。”

方云汉在马上侧首:“什么趣事?”

“这头一桩,就是跟丐帮有关,丐帮你知道吧,天下第一大帮。”

莫太冲搓搓手,“听说他们帮中不知从哪里得了个藏宝图,结果遭了神秘人暗害,帮主长老不幸西去,新任帮主在武林各大门派前去吊唁的时候,明说要把藏宝图献给朝廷。结果没过多久,又听说丐帮另外找人单独带着藏宝图上路。”

“哦,这事情趣味在何处?”方云汉问道。

“灵堂上光明正大说出这件事,大义的名分,刚好可以让各大门派加入护送的队伍之中。他们也要趁这个机会,钓出对当今武林极有威胁的神秘人。”

莫太冲拍手道,“灵堂上听到这个消息的门派,没有四十,也有三十,可是当他们看到那支护宝队伍之中,加入了少林武当五岳派等,自然熄了心思。趣味在于这个孤身上路的人。”

方云汉接口道:“那些中小门派,不敢招惹明面上的护送队伍,却也不会放过这个孤身上路的。”

“是啊,想必这个人前路之上必然是困难重重,十面埋伏。”莫太冲一双眼睛熠熠生辉,与方云汉对视,道出最后一句,“十死无生也。”

方云汉淡然道:“十死无生,若是不死,又当如何?”

莫太冲连连拍掌,笑着说道:“如果真的能有这样的发展,那却是比我以为的趣味,更趣味得多了。”

他遥想那时光景,道,“那样的话,想必会有风动八方,名噪一时。当今江湖之中,更多一段传奇。”

方云汉轻笑一声,催马提速。

莫太冲抬头看他背影,催促着毛驴追上去一些,喊道:“喂,方兄,能不能透露一下你到底何来如此自信?莫非你其实是个青春长驻的老前辈?”

方云汉马鞭一挥,道:“一下子揭露谜底,怎么比得上让你自己猜测更有趣呢?”

“哼,我也不用乱猜太多,反正前面那座城中就是金刀门的地盘,他们必定在城内或城外设伏杀你,到时我只需拭目以待。”

莫太冲纵然催着毛驴急行,终究追不上骏马的速度,气的他弹了弹毛驴的耳朵,“早知道下山的时候就选匹马了。”

却不想想,往日学着民间传说里张果老骑驴,悠然自得,也是他自己的选择。

“哈哈哈哈,莫太冲,你是赶不上这一场热闹了。”

一阵张狂大笑传来,莫太冲扭头一看,一个褐色劲装的大汉拍马而去,背后背着一把宽约一掌的阔剑。

“嵩山派的人。”莫太冲摸了摸毛驴的耳朵,暗忖:恐怕绝不止我们这两派,更多的,也许早已经在那城中等着了。

丐帮虽然近些年来的声势不如两宋年间了,也显得有些鱼龙混杂,但自大明立朝以来,数代力图振作,终究是仍然扛着天下第一大帮的名号,在君山总舵附近,很少有其他门派兴起。

就好像猛兽会为自己圈定地盘一样,在君山总舵、乃至岳阳城这附近三百余里的界限之内,可谓是丐帮势力最雄之处,其他门派偶尔往来无妨,真正想要在此长期发展,形同争利挑衅。

即使是如今高层死了大半的丐帮,对于全部弟子都未必可以超过两百的中小型门派来说,仍然是庞然大物,万不可轻起事端。

而眼前的这座城池,却是已经处于那隐形的界限之外了,相信也是各方觊觎方云汉的势力,此次伏击的首选之地。

“方兄啊,希望你撑的长一点,可别真就让我错过了这一场热闹。”

莫太冲从干瘪瘪的袖子里摸出一颗新鲜的青菜,折了树枝,用绳子把青菜吊在驴头前面,哼着小调往前。

远处乌青的城墙,已经在逐渐散去的早间雾气中露出了清晰的轮廓。

这个时候,纵马飞驰的方云汉,跟莫太冲之间,已经拉开了超过八里的距离。

靠近了城门时,两侧的树木已经稀疏到几乎看不见,但是,道旁的野草还是茂盛生长,不乏有长到半人多高的地带。

眼看着一人一马距离城门只剩下百步左右,突然地上尘土飞散,一条两指粗细的麻绳从土间弹出、绷直,横在前路。

千钧一发之际,方云汉手一抖,半空中,一团饼屑炸散开来,麻绳崩断,弹入两边的草丛中。

他竟然用一块柔软的面饼,击断了两指粗的浸油麻绳。

不过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伏击者根本未曾看清,还以为方云汉是用了飞刀暗器。

绊马索无功,两旁的草丛之中猛然冲出四条身影。

两人高高跃起,手持长矛刺向方云汉,另有两人贴地翻滚,手中一把单刀,分别从左右两侧砍向马腿。

方云汉从马背上一跃而起,双臂大张,往两边拍落,两个跳得高的彪形大汉手中长矛折断,交错跌落。

方云汉人在半空,右手抓着一根断矛向下一扫,右边翻滚而来的汉子只觉得刀口好像撞上了一块万斤铁石,顿时虎口开裂,单刀被断矛挑去。

长刀在矛尖绕了一圈,从马肚子底下穿过,刀柄撞在左边翻滚而来的汉子身上。

一声惨呼。

半空人影落下,马蹄如鼓点,又变的沉重几分。

四个大汉横七竖八躺在路上,一人一马,绝尘而去。

万界武侠扮演者最新章节

万界武侠扮演者相关资讯

万界武侠扮演者

作者:温茶米酒
类型:灵异 状态:连载编辑:花前月下 在读:24384人
  一双铁手对日月,武学禅宗验绝学。东京喧嚣浮华冠天下,凌霜盛名篡龙颜,秦时明月照沧海,千秋风云试万劫…… 古怪深藏此方世界,乘风闯过他方武林。一次次带着不都属于那片江湖的武功,名扬四海天下。且待诸多英雄扮相走一遭,洗净面谱,才获知——原本我即是豪杰!PS:副本不只有作者介绍这些,部分副本背景会有魔改。桃花夭夭,红杏绽蕊,暖阳疏影间,一座描绘水墨山川的屏风立在园内,屏风前面,放着一张黄花梨木的坐榻,上面铺着雪白厚实的绒被。。
  • 天昏如&西,时

    后世,《玄道》卷一有载:“齐,安远十二年春,白昼天昏如墨,俄顷,大星坠于西,时人以为异,自此,天下怪谈频发。”

    2022-10-03 09:41:00详情点赞(0)回复(0)
  • 传送到&他地方

    “这是又穿越了吗?还是被传送到什么其他地方了?或者缺失了一段记忆?”

    2022-10-03 03:18:48详情点赞(0)回复(0)
  • 山上狂&拍了下

    那汉子猛然一跃,几乎像是一头从山上狂奔下来的猛虎,竟然跳出了将近十米的距离,手掌上带着如同铁叶大风扇的呼啸声,对着方云汉拍了下来。

    2022-10-02 08:58:10详情点赞(0)回复(0)
  • ,且根&此病症

    此症,患病原因不明,也无方可救,且根据古籍记载,凡是患此病症的,没一个人活过弱冠之年。

    2022-10-03 12:48:48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坐榻&,上面

    桃花夭夭,红杏绽蕊,暖阳疏影间,一座描绘水墨山川的屏风立在园内,屏风前面,放着一张黄花梨木的坐榻,上面铺着雪白厚实的绒被。

    2022-10-02 08:32:18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