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来戏百花

半夜时分,明月上悬挂枝头。方云汉一路南下,到了日暮,准备好寻个地方安歇,却意外发现左近皆无人烟,只得找了一个林木不如果茂盛的小山丘逗留。他把马匹放到草地上吃草,自己费了好大功夫,才从那稀落的小树林中找来一些枯枝,想办法直接点燃。幸好一身内功正常运转后,只要你方云汉一路北上,到了日暮,准备寻个地方歇息,却发现左近皆无人烟,只好找了一个林木不那么茂密的小山丘停留。。...

深夜时分,明月悬挂枝头。

方云汉一路北上,到了日暮,准备寻个地方歇息,却发现左近皆无人烟,只好找了一个林木不那么茂密的小山丘停留。

他把马匹放在草地上吃草,自己费了好大功夫,才从那稀疏的小树林中找来一些枯枝,设法点燃。

好在一身内功运转之后,只要抓些落叶在手中,一搓就能生火,也免去了钻木取火的麻烦。

火光升腾起来之后,方云汉坐在青草地上,拿着干粮烙饼,时不时的撕扯一小块塞进嘴里,大脑却一直在思索着关于内功的事情。

方云汉身上所得的这种怪异病症,目前用内力也只是能够压制痛苦,却不能根除,而根据他对于一以贯之神功的解读,这门神功如果练好了,应该是可以让血枯症不药而愈的。

一以贯之神功的核心是破关。

人的一生之中总是会有许多关卡。修行内功,就要想着拓宽经脉,刺激穴位,这些是关。练习招式,就要想着延伸筋骨,磨砺皮肤,这也是关。

人的职业生涯也有重重关卡,譬如捕快。每一个案件就是一个难关,要破案才能破关。

要先看到关卡所在,意识到自己已经入关,深陷关中,探清关卡,成竹在胸,方可着手破之。等所遇关卡皆破,才可算是从始到终,一以贯之。

从这一套思路来说,像是身患绝症这种跟躯体紧密相关的难事,也属于神功内力可破之关,只不过是奇关、险关、绝关,要在循法练功之时,又别出机杼去度过。

问题就出在这个别出机杼上了。

武侠人物模板提供的力量,只是不断的帮助方云汉提升内力上限,或许也使他更容易学会各种招式。

但不管学习难度被人物模板降低了多少,事关具体的内力运使之法,方云汉总是要自己去学过、练过才行。

想要治好这绝症,还是要自己努力探索,甚至有所创新。

因而,自意识到光靠人物模板无法彻底治愈绝症,方云汉这一路上,都没有放过任何一点空闲时间,尽用于思索,反复自主练习一以贯之神功的心法。

而且跟金头陀分开后这几天,他虽然没有遇到什么江湖中人,能力进度却自动推进,大概是他之前做的事情逐渐被更多江湖人所知,尤其是刚跟金头陀分开大约半个时辰的时候,进度条一下子蹦了百分之六。

积攒到此时共计49%的能力进度,使得方云汉在自行探索的时候,觉得自己大脑思维又灵敏许多。不少关于经脉穴位的知识,明明从前未曾学过,却一看秘籍记载的名词就能够理解其中含义,举一反三。

“嗯?”

方云汉从沉思中回神,把最后一块碎饼捏在掌心里,踢了一根枯柴到火堆之中,头也不回的说道,“朋友,更深露重,要来一起烤火吗?”

“那就多谢啦。”

远处,一个穿着花花绿绿衣裳的青年,牵着小毛驴走出了树林,笑着拍了拍毛驴,然后松开绳索,走近过来。

他看见方云汉包袱里的油纸包,眼前一亮,道:“你那油纸包里面是卤牛肉吗?卤过的牛肉,纵然冷了,只要用树条穿过,在火上过一遍,焦香咸香,油汁四溢,就是一等一的吃食了。”

方云汉回头看了一眼,那毛驴背上挂着一只不知什么动物的爪子,血腥气浓得很,道:“我以为你只是借这堆火,自己烤些东西来吃。”

“哎呀,别提了,干粮路上早便被毛驴嚼了,我昨天本来打了一只野狼,试过烧烤,结果那味道。”青年脸上露出一种不忍卒睹的表情,“那腥味儿,绝对不是正常人能吃的下去的。”

方云汉好奇道:“这样,那只爪子怎么不扔呢?”

青年阴恻恻的笑着:“我家山上有几个朋友,就是他们跟我说,荒野里边儿随便打点什么野物,撒上盐烤一烤,就很美味,我准备把那爪子风干了,带回去给他们品味一下。”

“别提他们了。”青年人一拍手,道,“对了,我叫莫太冲,是个变戏法的,这样吧,我给你免费变场戏法,你给我点儿吃的,也不一定要牛肉,来个烙饼就行。”

莫太冲期待的看着方云汉,见他点头,立刻习惯性的吆喝了一声。

“好嘞,瞧好了您。”

戏法儿的基本手彩活有四套,指的是道具要求不高、偏于依赖双手的技巧。

分别是“丹、剑、豆、环”。丹,是吞铁蛋;剑,是吃宝剑;

豆,是仙人摘豆,两个碗把七颗胶豆扣在一起,来回变幻,任谁都猜不准碗下数量,是个考眼力的游戏;

环,是指九连环,将铅丝制成九个铁圈,在手上摆弄,可变成某种日常物品的线条轮廓,如马车、官帽、花篮、灯笼等物。

只是看起来孑然一身的莫太冲,最先表演的却不是这四种。

他空手朝着火堆上一招,一撮火苗就被他捏在手中,方云汉嗅到一种极浅极淡的酒味,却也不说破,只是继续看着。

莫太冲手上着火,笑呵呵的双手搓了搓,当空一抹,一把细剑忽然出现在他手中,从剑尖到剑柄都燃着火光,在这青草地上一扫,一片草叶被斩开,露出下面黑沃的土壤。

细剑往旁边一插,莫太冲袖子里抖出一块红布,盖在了土壤之上,做了个神秘的笑容,一揭开,只见地面混杂着草根的土壤之间,多了一大片的花朵图案,红艳艳的,如同朱砂描绘,看着极为喜人。

莫太冲道:“如何?”

方云汉但笑不语。

这人哪里是变戏法,分明是在展示剑法。

他用那把剑在斩开青草的同时,内力震动剑尖,以常人难以察觉的速度于地面上刻下了这些花朵图案,红布的另一面,肯定是先刷过朱砂,与平整地面上的剑痕一接触,朱砂就被剑痕吸附,形成了这红艳艳的百花图。

所以,见方云汉不看百花图,转而去看那把剑,莫太冲就叹了口气。

“原来你是高手,那我刚才动的手脚,岂不是都被你看穿了。”莫太冲唉声叹气,拔起那把剑来收到䄂中,忽然又一笑,略一躬身做出指引的动作,“我变完了,请看。”

方云汉微愕,顺着莫太冲的指引看去。

原本只有一张朱砂图的黑土上,已经看不到半点土壤痕迹,只有争奇斗艳的上百丛鲜花迎风招展。

这林间方圆十余里,都不该有如此鲜艳花朵的。

可香气绵绵若存,随风而来。之前被斩断的草叶,还有一些夹杂在花瓣之间,露水绿汁,娇嫩欲滴,又提醒着方云汉,这一份鲜活美丽的生机,绝非作假。

月下风来,小山丘上满花香。

曾走过繁华前世的少年亦不由心旌摇曳,脱口而出。

“好!”

万界武侠扮演者最新章节

万界武侠扮演者相关资讯

万界武侠扮演者

作者:温茶米酒
类型:灵异 状态:连载编辑:花前月下 在读:24384人
  一双铁手对日月,武学禅宗验绝学。东京喧嚣浮华冠天下,凌霜盛名篡龙颜,秦时明月照沧海,千秋风云试万劫…… 古怪深藏此方世界,乘风闯过他方武林。一次次带着不都属于那片江湖的武功,名扬四海天下。且待诸多英雄扮相走一遭,洗净面谱,才获知——原本我即是豪杰!PS:副本不只有作者介绍这些,部分副本背景会有魔改。桃花夭夭,红杏绽蕊,暖阳疏影间,一座描绘水墨山川的屏风立在园内,屏风前面,放着一张黄花梨木的坐榻,上面铺着雪白厚实的绒被。。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