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此路从中折(下)

峨嵋以太极拳剑、内功绵长遐迩天下,但是作为现今世上能与少林位列的武林泰斗,峨嵋派中自然而然不可能会仅有区区两三门绝技。这鹰爪绝户手,是在武林中声名不彰的一门精深武学,极少有人明白青云道长练得最好是的一门功夫,竟然是这刚猛已至凶厉的爪法。范长安面对自己这虎爪绝户手,就是在武林中声名不彰的一门高深武学,很少有人知道青云道长练得最好的一门功夫,居然是这刚猛已至凶厉的爪法。。...

武当以太极拳剑、内功绵长名闻天下,不过作为当今世上能与少林并列的武林泰斗,武当派中自然不可能只有区区两三门绝技。

这虎爪绝户手,就是在武林中声名不彰的一门高深武学,很少有人知道青云道长练得最好的一门功夫,居然是这刚猛已至凶厉的爪法。

范长安面对青云道长这一扑,也无暇擒拿赵大鹏,只好左手改扣为推,把赵大鹏推出七尺之外,以一股潜劲震得他半身麻痹,片刻内难以复起。

这时候,虎爪绝户手带起的一阵劲风已经扑到面门,范长安抬手欲接,青云道长的双手却忽然一抖,仿佛一根青竹竿头抖出半个圆弧,迅捷无伦的从面门转向腰部。

虎爪绝户手之所以有绝户二字,传说就是因为其中有二代祖师俞莲舟所创招式,太过狠辣,三丰祖师特意加上这两个字,用来警示后辈,此招出手动辄断子绝孙,抓拿腰眼,掏肾杀人,不可妄用。

青云道长从前未曾对活人用过此招,但却曾经一招之下把一个榆木所做的木人,在肾脏部位掏出一个大洞,坚硬如石的刷漆木人,在他五指之下,就像是一堆酥脆烧饼,碎屑零落。

范长安也不敢当真用身体来承受这一抓,他鼻腔之中哼气提身,整个身子仿佛忽然之间化作一缕青烟,一道魅影,当空一扭,突然就消失在青云道长视野之中,令他双手抓了个空。

青云道长眼观六路,双眼余光,却同时在左右两边看到黑影闪身向后,根本分辨不出对方是向左还是向右。

轻功身法到了这样的程度,简直如同民间传说中的鬼魅分身。

无法分辨左右,青云道长索性向后发招,他使了一个铁板桥,上半身向后弯曲,左手拍了一下从左边腰侧斜探出的剑鞘,右手顺势抽剑横扫,不分左右,将整个后方都笼罩在一片扇面一样的剑光弧度之中。

上半身的长度加上一臂一剑,从青云道长立身之处往后,整整六尺半径的扇形,都在他可以随意攻击的范围内,剑风所向,可以伤害到的范围更是暴增数倍。

范长安移步的速度再快,也比不上青云道长仅需这一个弯腰拔剑动作所用的时间之短,他必然逃不出这片区域。

可谁知青云道长刚一后仰,范长安的声音又在他正前方响起,仿佛那人从未改变位置。

“虎爪绝户手曾可逼平九阴白骨爪,不过那走偏门捷径的爪法,能比得上我精炼纯一,道门正宗的九阴摧坚神爪吗?”

青云道长听到第一个字的时候,就知道不好,双腿如同弯弓发力,整个身体几欲平行于地,笔直弹射出去。

可是范长安如影随形,寸步不落,一只如同白玉般的手掌探出袍袖,弯成利爪,对着青云道长胸口击落。

青云道长仰面朝天,挥剑斩去,左手捏爪在胸前抵挡,同时双脚后跟砸向地面,意图寻找地面支点。

范长安也是双手齐出,左手迎上长剑,右爪与青云道长左手相触,十根手指交错一绞,青云道长闷哼一声,左手五指全部骨节脱臼,同时右手长剑一轻,剑刃已经被范长安直接捏断,只剩下一个剑柄在手。

胸口巨力按下,青云道长双脚虽然已经再度触及地面,却还是抵受不住,背部砸在黄土大道之上,喉头一阵腥甜,而范长安身体顺势前倾,那只白玉般的利爪已经刺破了道袍的前襟,破肤切肉。

堂堂青云道长,享誉武林数十载,结果两招即败,将要被抓出心脏,何其骇人听闻?

其实这也是因为青云道长从未见过如此奇诡的轻功,应变失措,如果他一开始就剑爪齐出,稳扎稳打,不去轻易选择会使身体失去平衡的招式,至少也要到数十招后,才分上下。

可惜,悔之晚矣!

青云道长闭上眼睛,却感觉那只已经刺入心口的利爪忽然抽走。

鲜血迸射,但心脏却是保住,青云道长猛然睁眼,封穴止血,翻身而起,眉宇间闪过一丝痛楚,抬头看去,只见二十步以外,范长安如同一面被投射出去的黑色大旗,切入了铁菩提和法空禅师的战场。

铁菩提此时口鼻溢血,身上斗篷被割出十几道裂口,隐见血色,双手虎口也好像被什么利刃斩破,血流不止。

如果不是范长安突如其来,横插一手,下一道伤口就会斩开铁菩提的脖子,把那一颗大好头颅从脖腔上带走。

范长安在电光火石之间跟法空禅师拆解数招,一声闷响,两条人影乍然分开。

铁菩提运功再上,被范长安一臂横袖遮在身前,示意退下。

“少林现存圆、慧、法、相、庄、方六个辈分的门人,圆字辈仅有一位百岁高僧,慧字辈三位也都是老朽隐居的僧人,法空禅师与如今少林方丈同辈,更被赞誉为少林四十年来佛法武功第一。”

范长安甩袖道,“只是谁能想到,所谓佛法第一,居然这么大的杀性?!”

这锦袍儒雅的神教教主,脸上首现惊异之色。

法空禅师左手抚上右手腕间的一串念珠,道:“佛法是佛之法,学佛法的却是人,若不先把人做好,何谈佛与法?”

右手腕上的一串念珠被他解开活结,首尾分离,四十八颗念珠垂落向地,形成一条直线。

法空禅师闭口垂眸,仿佛注意力都集中到了他掌间垂下的那一串念珠上。

范长安却明显感受到一股强烈的视线锁定,他双眉一轩,飘逸舞动的衣袍长发却缓缓沉静下来,大袖垂落,长袍下摆渐低,触及路面尘埃。

神教教主从现身见面以来,侃侃而谈,似乎格外喜欢战中讲些过往典故,然而此时面对法空禅师,又自然转入了呼吸若无,养精蓄锐的状态,收放有度,几乎令人察觉不出转折何在。

实在是一身武功言谈都已经到了浑然圆融的境界。

可他看着法空禅师掌间垂下的那一串念珠,面上神情,袖底双手也渐渐紧绷。

那四十八颗念珠紧密相连,风吹不动,如同一根黑沉沉的短棍,又像一道悬在禅师掌下的伤囗。

一条半空中的、漆黑的伤口。

远处各大门派掌门、弟子与日月神教教众的厮杀好像逐渐远去,就连身后不远处,铁菩提和青云道长两个伤者相搏的声响,也好像侵入不了范长安和法空禅师所在的这一片地方。

他们两个共同营造的气场,犹如将彼此之间化作道场清净地,连两者之间的尘埃都悬浮在云中月光之下,粒粒清晰。

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中,有一门燃木刀法,据传练成之后,能在一根干木旁快劈九九八十一刀,刀刃不损木材丝毫,刀上发出的热力却可将木材点燃生火,故得此名。

然而,法空禅师的燃木刀法更与前辈不同,他二十岁的时候,就已经把这路刀法练到大成,弃了铁刀,改用木棒,三十岁的时候,又改用手中一串檀木念珠练刀,四十岁的时候,打造了四十八颗寒铁念珠,用金线铜丝揉成细绳穿过。

曾经有江洋大盗入少林窃取玉佛,月夜之中,窥见法空禅师用此寒铁念珠练刀,竟然看的痴迷惊颤,幡然悔悟,在少林寺外长跪三天,剃度入寺。

自此,法空盛名出扬于少林之外。

只不过江湖传说总是有太多夸大,范长安只相信自己的情报,从铁菩提口中了解到的那些过往曾见、从教众探子那边传来的实迹。

以至于今日一见,范长安方才惊醒。

之前实在是对这位法空禅师低估太多。他四十岁名扬天下,如今则已经六十。

这份功力,这份气势,这份杀性,比青云道长不知高出几筹。

恐怕就是那位传说中背了七把利剑坐关,七年未出的武当掌门,也差相仿佛。

感官中极其漫长,实则还未足七个呼吸的短暂对峙之后。

法空禅师提着的那串念珠刀动了。

一挥生风,焦热的刀气切开月光尘埃。

范长安振衣长啸,其声洞彻林中,九阴真经之中记载的鬼域阴风吼,好比铁针贯耳,残人五官。

只是夹杂在这阴寒长啸之中的,却是两个再清楚不过的字眼。

“动手。”

万界武侠扮演者最新章节

万界武侠扮演者相关资讯

万界武侠扮演者

作者:温茶米酒
类型:灵异 状态:连载编辑:花前月下 在读:24384人
  一双铁手对日月,武学禅宗验绝学。东京喧嚣浮华冠天下,凌霜盛名篡龙颜,秦时明月照沧海,千秋风云试万劫…… 古怪深藏此方世界,乘风闯过他方武林。一次次带着不都属于那片江湖的武功,名扬四海天下。且待诸多英雄扮相走一遭,洗净面谱,才获知——原本我即是豪杰!PS:副本不只有作者介绍这些,部分副本背景会有魔改。桃花夭夭,红杏绽蕊,暖阳疏影间,一座描绘水墨山川的屏风立在园内,屏风前面,放着一张黄花梨木的坐榻,上面铺着雪白厚实的绒被。。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