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传功之死

“你很好。”黑袍人死了三个同伴,此时却像是一点也不在乎,只道,“你们丐帮舵主后来先中了三笑逍遥散,十招后就毒发不幸身亡,我原本还在只可惜,没办法看一看我的玄冥神掌与伏虎十八掌究竟孰高孰低。你又给了我这个机会。”“你欲解此问,倒不如自己求死去罢!”风马牛不相及乱黑袍人死了三个同伴,此时却好像毫不在意,只道,“你们丐帮帮主当时先中了三笑逍遥散,十招之后就毒发身亡,我本来还在可惜,没法看看我的玄冥神掌与降龙十八掌到底孰高孰低。你又给了我这个机会。”。...

“你很好。”

黑袍人死了三个同伴,此时却好像毫不在意,只道,“你们丐帮帮主当时先中了三笑逍遥散,十招之后就毒发身亡,我本来还在可惜,没法看看我的玄冥神掌与降龙十八掌到底孰高孰低。你又给了我这个机会。”

“你欲解此问,不如自己寻死去罢!”风马牛乱发舞动,身周强劲的气流一波接着一波,跟黑衣人比拼的手掌骤然分开。

风影错乱,两人在电光火石之间就比拼了三招精妙绝伦的掌法,连环三次掌力对拼,仿佛平地上炸开了三个大爆竹。

地面厚厚的灰尘,如同大石坠落水面之后激起的波澜,朝着破庙之外扩散,地面石砖整洁如新,触手冰凉,甚至这两人双脚周边覆盖了一层薄薄的白霜。

第三次对掌的时候,黑衣人忽然冷喝一声,脚下迈步向前。

两个人四只手掌死死的黏在一起,四条臂膀也都是伸的笔直,风马牛直接被他推着在地上滑行向后,石砖都被鞋底压出了一道略微凹陷的痕迹。

咚!咚!

风马牛老脸上一阵潮红,后背撞上了香炉,香炉也被他撞开,接着背部又撞上了庙里的神像。

一座重逾千斤的神像,被这一撞,竟然幅度明显的晃动了一下,表面斑驳的彩塑又剥落了许多。

神像的底座传出难听的嘎吱声,整座神像开始倾斜,风马牛退无可退,一双臂膀渐渐弯曲。

黑衣人脸上冷肃如铁,双手玄冥神掌,能把活人冻结如冰,可他心里此时却有一股火热。

降龙十八掌号称天下第一外家掌力,有时直接被称作天下第一掌,若是玄冥神掌今日能把这降龙掌最后的习练者打杀……

“呔!”

风马牛舌绽春雷,满头花白长发根根竖起,双手平推。

黑衣人只觉对方体内竟然连续有三重刚猛气劲攻打出来,犹如惊涛拍岸,好比玄铁重锤砸入厚结冰面。

风马牛怒声不止,一路把黑衣人反推,撞碎了门框和半面墙壁,石砖零落之间,两人冲出破庙。

一片树叶刚好飘落到两人身边,还没真的触及他们的身体,就突然粉碎。

庙里的方云汉和赵大鹏,只听到外面又传来一声巨大,甚至似乎该说是“隆重”的碰撞声,还有雨点一样的爆裂声。

巨响之后,风马牛疾行扑入庙中,一手拎一个,对着岳阳城的方向狂奔而去。

破庙之外,黑衣人脸色青得犹如恶鬼,僵硬的站立不动,背后一棵常人一抱粗细的大树倒在地上。

树身折断的地方,有大概两尺高的树干彻底碎成了木花,洒落在黑衣人背后方圆八九米的地面上,木花铺成扇面的形状。

足足一刻钟之后,黑衣人脸上的青色才逐渐退去,吐出了一口带有血腥味的气息。

八个衣着不一的男女相继从林中聚拢过来,见到破庙之中的三具尸体,纷纷色变。

一个手拿板斧的汉子惊道:“那丐帮老儿居然能杀了三位散人?”

“另外有人相助。”黑袍人又把手掌拢到袖子里面,见他们动身欲追,道,“不用追了,他先行一刻,此时应该已经赶回丐帮,不久前我收到消息,少林和武当的人也已经到了,再追无益。”

背着一对刀剑的中年男子皱眉道:“黑法王,此次行动以你为首,五散人,十大长老尽数出动。之前在君山岛上就折了三个长老,一个散人,如今又接连有三个散人倒毙于此,我们却还没有拿到藏宝图,这样如何向教主交代?”

“少林,武当都已经掺和进来,接下来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本来就要向教主请示。我自然会一力承担,你们不必多想。”

黑衣人声音冷淡,转头看着那三具尸体,却还是略微沉默了一下,又道,“先为他们送行吧。”

这里一共九人,把三具尸体拖到一起,围成一圈,手上做出如同火焰腾飞的手势,齐声颂道。

“焚我残躯,熊熊圣火。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为善除恶,唯光明故。喜乐悲愁,皆归尘土。”

“怜我世人,忧患实多!”

………………

破庙距离岳阳城约有十里,风马牛手上带着两个人,一路奔行不止,速度几乎快于奔马,一直冲到了岳阳城中丐帮分舵所在,才停了下来。

岳阳分舵的弟子都去处理君山岛上的事情,此时这里空无一人。

风马牛进了大堂之后,手上一松,两人落地。

他们两个此时都恢复了些力气,连忙翻身,转头看去,一副惊人的场面映入眼帘。

风马牛整张脸红如烈火,简直比画像里的关二爷更胜三分,脸上的皱纹在这种肤色映衬之下,都好像消失不见,着实威武万分。

然而此时这张脸上,一颗颗豆大的汗珠从每一个部位渗透出来,满头乱发之间,甚至有肉眼可见的白烟袅袅升起,如同一锅沸水。

这老者身上的衣服,竟然在眨眼之间被汗水浸透,水滴不断砸落地面。

降龙十八掌,可说是外家武学中的巅峰绝诣,练到大成之后,当真是无坚不摧、无固不破。虽招数有限,但每一招均具绝大威力。

北宋年间,丐帮帮主乔峰以此邀斗天下英雄,极少有人能挡得他三招两式,气盖当世,群豪束手。

当时共有“降龙廿八掌”,后经乔峰及他义弟虚竹子删繁就简,取精用宏,改为降龙十八掌,掌力更厚。

这掌法传到南宋年间的洪七公手上,在华山绝顶,与王重阳、黄药师等当代宗师论剑时施展出来,王重阳等人尽皆称道。

可惜,这套天下阳刚之至的掌法,有时对习练者自身也极为危险。如果招式不纯,劲力不熟,运转这套掌法的时候,就很有可能被内力反伤经脉,严重的会落到半身麻痹、乃至瘫痪的下场。

风马牛从君山总舵逃出重围,奔逃一夜,本来就伤势极重,强使降龙十八掌打杀花冬梅,逼退黑袍人,心脉已断,是油尽灯枯,回天无力了。

方云汉虽然不知道这其中缘由,但也看出来风马牛此时的状态绝对不正常,大概就是回光返照,下一秒就会暴毙的模样。

赵大鹏颤巍巍的站起来:“长老,你……”

风马牛喉结耸动了一下,厉声道:“住口,看好,接下来我的动作,你若有一下漏了,我打断你的双腿。”

他一巴掌把赵大鹏按到地上,也不管方云汉就在一边,转身开始演练。

把一套掌法练过一遍之后,风马牛怒目看向赵大鹏:“记住了吗?”

赵大鹏心中已有预感,双手微颤,却大声应道:“记住了!”

前后不过是十五个动作,就算是四肢都有需要注意的地方,此时赵大鹏全神贯注之下也能记得清清楚楚。

风马牛头颅忽的垂了一下,仿佛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才能再有力气把头颅扬起,道:“你跟了帮主十年,也听他指导过那些口诀吧,这些动作只是辅助,劲力才是精髓,只要你配合那些口诀反复练习,总能体会到劲力变化。可惜只有十五掌。”

赵大鹏满目感激,不料面前这老人乍一翻手扣住了他的头颅,五指如刀,压得他头骨生疼。

“丐帮弟子赵大鹏,我且问你,你可愿恪守侠义之道,一生不为外物所动,不堕丐帮声名,接掌帮主之位,死而后已?”

方云汉在一边看得分明,风马牛的身体已经开始颤抖,几乎就要站立不住,但是扣着赵大鹏脑袋的那只手稳固如岩。

方云汉毫不怀疑,只要赵大鹏有一丝的犹豫被老人察觉到,他的头颅,立刻就要在那一只手掌之下碎成一团摔烂的西瓜。

但赵大鹏岂有半点迟疑。

“我,赵大鹏在此立誓。毕生为丐帮奔走,杀尽此班仇敌,不乱侠义,不堕威名,若有一点不能,愿,碎尸万段,永不超生!”

他话一说完,头上禁锢忽然松了,刚才还神威凛然的老者一下摔倒在他面前。

赵大鹏虎目含泪,连忙将他扶起。

风马牛一双眼睛似乎望着大堂外面街道上人来人往,逐渐热闹起来,堂前院落,青草黄泥麻雀,从未有一刻如此鲜活清晰,又不可挽回的暗淡下去。

老眼昏黑,自知已经没有任何知觉的老人听到他自己的声音,断断续续,仿佛从很远的地方飘出来。

“藏宝图……藏宝图,少林武当也未必扛得住……但是不能毁了,没人信……你要送去、送去京城,交给杨士奇大人,为我丐帮……”

声音越来越低,风马牛觉得好像连舌头也感觉不到了。

他不知为什么,心里突然觉得有些好笑。

方云汉看着那老人渐渐没了声息,看着赵大鹏咬牙垂泪,也不由得发出一声叹息。

旭日已升,城中陆续有鸡鸣。

“丐帮!”

那句苍老枯朽的尸体忽然站了起来,两个年轻人大吃一惊。

风马牛竟还未死,一股不可予夺的热情从这个老人的身体上昂扬着,像是太阳跳上了天空。

“丐帮!”

老人又带着笑容走出了大堂,走向青草,走向门外,他好像去赴一场迟到的约定,声音欣悦高昂。

“我~丐~帮~”

声转高处又更高,戛然而止。

风马牛一步跨出了门槛,面朝朝阳,不再动了。

赵大鹏跌坐泪眼,低下头颅。方云汉快步向前,伸手探了一下鼻息。

风马牛的躯体轻如立柴,被他这一触,倒在他怀中,仍带笑容。

鸡鸣之声渐盛,此伏彼起,旭日光芒逐渐浓烈,天下大白。

方云汉怔然,眼中映照红日,一手阖上风马牛双目。

老者死于朝阳时。

这就是江湖吗?

倒也……不负。

万界武侠扮演者最新章节

万界武侠扮演者相关资讯

万界武侠扮演者

作者:温茶米酒
类型:灵异 状态:连载编辑:花前月下 在读:24384人
  一双铁手对日月,武学禅宗验绝学。东京喧嚣浮华冠天下,凌霜盛名篡龙颜,秦时明月照沧海,千秋风云试万劫…… 古怪深藏此方世界,乘风闯过他方武林。一次次带着不都属于那片江湖的武功,名扬四海天下。且待诸多英雄扮相走一遭,洗净面谱,才获知——原本我即是豪杰!PS:副本不只有作者介绍这些,部分副本背景会有魔改。桃花夭夭,红杏绽蕊,暖阳疏影间,一座描绘水墨山川的屏风立在园内,屏风前面,放着一张黄花梨木的坐榻,上面铺着雪白厚实的绒被。。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