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翼始皇

作者:十二翼始皇
类型:仙侠 状态:连载中编辑:情话微凉 在读:10325人
  一个神秘的的种族令万族流口水,他们注定一生覆亡。再次穿越复活一个混血儿身体中,看他如何站顶巅峰,称霸异界,如何登仙座,神秘的身份孤儿但是豪门。男儿多豪情,柔情更似海,青梅竹马,红颜知己……剑化身(提剑放声高歌男儿本色)化身狼人(狼性十足)。我要为‘皇’,要在夕阳的余晖下,一个矫健的身影从远方不断的放大,在落日的衬托下,这道身影透着一种神秘,多了一股沧桑。距离不断的拉近,这是一个少年,踏着坚定的步伐,从远方而来。只见他喘息如牛,汗水湿透了他的衣服,如果仔细观察你会发现他身体的每一寸肌肉都在颤动,尽管如此,他那一双眼睛仍然闪着光彩,透着一股坚毅。他那俊秀的脸庞满是冷酷,给人一种千年寒冰的味道,千年未曾变过一般。脚下的千米高峰已经被他征服了无数次,不断的...

始皇十二金人  


十二翼始皇最新章节



十二翼始皇精彩情节

  “李哥,听说和咱们每天一起上课的王欣大系花对你有意思,你干嘛不去追她呢?你要是出马肯定能追到手。”说话的这个家伙叫张超,是李白的铁哥们。李白坐在床上笔走游龙的打着字,头也不抬淡淡的回道:“那样的花瓶我可养不起,我可是听说她的绯闻满天飞。”张超玩味的说:“我就不信你不动心,她那身材可是超一流的,皮肤嫩的都能捏出水来。”脸上表情猥琐无比。李白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不在在这个无聊话题上纠缠。张超看李白这样也默契的跳开这个话题。“对了李哥,一会我们忙完一起出去逛逛吧?整天在宿舍里都快发霉了。”李白眨了几下眼睛道:“好啊,我也几天没出去了,干完这个兼职也出去走走。”张超脸上又添了几分笑容,用商量的口气道:“李哥你说我们去那里转好呢?清河公园?不行,那里已经转了几百遍了,去哪里好呢?”这家伙自问自答的情景李白已经见怪不怪了,这种时候通常都是保持沉默,等这家伙最终敲板。张超忽然大声兴奋道:“对了,我们去‘暴富街’撞古缘去,就去哪里。”李白抬头皱眉疑惑道:“暴富街??”这个城市有名的地方十之八九李白都去过,就算一些高级场所没去但是基本上都有耳闻,唯独这什么暴富街没听过。张超忽然哇哇大叫“你,你竟然不知道暴富街,你真是太……”一脸你落伍了的样子鄙视我。李白也不说话等他说下文“我今天得好好给你上上课,暴富街又叫做古缘街,以撞财缘而闻名周边数十个城市,网上描述更是神秘色彩十足,引无数人前往。我给你讲讲它的名史,1866年一个落魄文人在古缘街买了一个玉如意,竟然是唐朝文物卖到近百万的高价,一夜暴富;1994年一位失业青年在古缘街淘到一把匕首,经专业人员鉴定出自大宋,卖价30万,这青年就是现在富贵榜上鼎鼎大名的范文天;现在聊的最火的暴富男听说了吧?他就是在古缘街撞的财运,一夜暴富,身价好几百万,真是羡煞人也!”这家伙从口沫横飞到现在的咬牙切齿,正在懊恼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咋没砸着自己呢。李白一脸无奈,这‘暴富街’之名应该是无聊人士最近起的,古缘街他也早有耳闻,只不过没去过。

  在夕阳的余晖下,一个矫健的身影从远方不断的放大,在落日的衬托下,这道身影透着一种神秘,多了一股沧桑。距离不断的拉近,这是一个少年,踏着坚定的步伐,从远方而来。只见他喘息如牛,汗水湿透了他的衣服,如果仔细观察你会发现他身体的每一寸肌肉都在颤动,尽管如此,他那一双眼睛仍然闪着光彩,透着一股坚毅。他那俊秀的脸庞满是冷酷,给人一种千年寒冰的味道,千年未曾变过一般。脚下的千米高峰已经被他征服了无数次,不断的征服这座高山已经为他这三年来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了。

  张超随手接过瓶水,一仰脖咕咚咕咚的猛灌一通,一瓶水下了一半多,拍着胸膛笑道:“你别说还真有点渴了。”李白翻了一个白眼。戏谑说:“再不走,财缘都被抢光了。”说完不等张超说话就快走进入了古缘街。

  老道又打坐一会,脸色恢复红润,笑道:“臭小子还不赶紧去寻你的财运,不然就跑了。”张超一听急说:“我的财运那?我的贵人呢?”老道故作神秘的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张超四顾“那呢?那呢?”,老道看着李白一脸微笑,张超看到老道这样,再不明白还不第找个豆腐撞死。张超猛地冲上去抱住了李白道:“哈哈,我就知道李哥不凡,李哥你快指点指点我,告诉我那个是我的财运?”李白一脸苦相,在大街上被一个大男人抱着不放,让谁也受不了,这会周围传来异样的眼光,还有人指指点点。李白都呐闷了,刚才老道那么大的动静都没人往这看,怎么现在周围这么敏感,一定是这个无良道长搞的鬼。李白一脸难受的往外推,嘴里还说道:“你个混蛋,放开我,这个臭道士骗你的你怎么能信。”张超死抱着不松手说:“我不管,你不告诉我我就不松手。”李白郁闷至极,老道在那幸灾乐祸,周围已经有人开始拿手机拍照了,这一世清白马上就要葬送在张超手里了,李白知道要是不说点什么张超这家伙肯定是铁了心不松手,可是李白真不知道什么财缘在哪,李白被逼急了,随手一指说道:“前方一百步,你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了。”李白只感觉身上一轻,人已经跑出去了。李白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一脸劫后余生的感觉。这时老道走到我身边,,严肃的说:“小伙子,你手中的球我送给你,你欠我一个人情可好?”李白皱眉,老道连忙又说:“当然,还与不还,你说了算。”李白对这个青铜球已经下定决心志在必得。李白说:“前辈,只要前辈以后提出的要求在我承受范围内,我愿意效劳。”老道喜笑颜开连声道:“好,好,好!”老道笑完以后又道:“小伙子,我很看好你,在透漏一个天机给你,一会自己独自离开,千万不要和张超那小子一起离开,不然你会害死他的。”李白脸色大变正要讯问,只见老道嘴角流血,李白赶紧上去扶住老道,不敢再问。老道虚弱的说:“我没事,养养就好了,你走吧,……一路走好。”语气中有着别样的含义。李白也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重重的点了一下头,转身就走。李白快速的钻出人群,手里死死的抓着那个青铜球,可以看的出他有多紧张。李白刚走出古缘街就听见身后有人喘着粗气喊道:“李哥,你等等我,别跑,你是不是生气了?我向你道歉。”马上就要跑到我身前,就在这时,路边的一根路灯柱子忽然倾倒向我们,若是砸下我们都会受伤或身死,张超根本没看见,李白猛冲上去一把把张超推到,自己一侧身,柱子砸在了李白胳膊上,李白惨叫一声,胳膊应声而断,鲜血淋漓。张超爬起来赶紧跑去,李白咬着牙大喊道:“你别别过来,不……不然我和你绝交。”李白还记得老道的话,心里想着绝不能让张超跟着,不然会害死他的。李白咬着牙忍痛,挣扎起来,就往广阔的地方跑,李白感觉牙快被咬破了,可是太疼了,他把手中染满血的东西塞到嘴里以防咬碎牙,挣扎这向前跑,他跑到一做高楼下,忽然一片阴影把李白笼罩,李白抬头呆了。一声巨响,连惨叫都没叫出来,世界在这一刻仿佛都静了下来。张超追了过来,看到这一幕,“李哥……”一声嘶吼痛哭着扑了上去,“李哥我错了,我错了,你不要死……”,老道从远处走了过来,把在崩溃边缘的张超打晕,老道望着死去的李白开口道:“死劫怎能逃过,唉,祸兮,福兮,祸福相依,不知是祸还是福?或许是一种福吧。唉”长长的一声叹息,老道抱起张超冲天而去。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古缘街’真是名副其实,一进入这个街道就感觉到了古风袭人,若不是大部分人穿着现代服装我还真以为来到了古代。这里可真是好不热闹,东西五花八门,人更是杂乱。每个人一个小摊,席地而坐或坐个小凳子,叫卖声不断。张超以前来过,没少受过骗,‘所谓受骗多了也就成了精’,张超虽然还没成精,但是已经被骗出经验了。李白跟着张超在人群中穿梭,时不时的拿起小摊上的东西给李白讲解一下,张超玩的不宜乐乎,不断拿起物件把玩观察,想在这古玩街上找出宝贝,那真是海中找针啊。这就是‘撞缘’由来的一部分原因吧。李白比较喜欢小物价,爱好玉石一类,所以在小摊位转悠。正在他们玩的兴趣大起时,忽然听见吵闹声,寻声望去,只见前面不远出围了好多人,李白不喜欢围观,但是张超爱热闹,硬拉着他挤了进去。一个长着丹凤眼的中年大妈正在呵斥一个猥琐老头道士。李白听着周围的议论声也了解了一个大概,好像是哪个大妈想抱孙子了,求到这个无良道长这里,道长给她开了一个仙方,让这个大妈吃了不少苦头,最后孙子还没抱成,所以就跑来揭这个无良道士的老底来了。所以就有了眼前这一幕。无良道长也不和她吵,只在那讪讪笑着,也不在以周围人的指指点点。张超忽然叫道:“是这个拽老头,我上几次来给他钱让他给我看面相,他死活都不给我看,忽悠我说性情不明,心性难测,不给看。这回不拽了,老底都被揭了,哈哈。”张超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张超笑了一会又附耳郑重的对李白说“不过,这个老头还是有真本事的,不过不显拙,好骗人,十次有九次是骗人的。”那个大妈好像骂累了,气也消了大半,冷哼一声转身就走,众人一看没热闹可看也就都散了,那老道忽然对这没走远的大妈喊道:“大妹子,听老道一句话,‘寸心可代抬头目,面露恶相不可有’。”也不理大妈有没有听道,讪讪一笑,就席地一坐,继续叫卖起来,刚才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张超幸灾乐祸的走了过去说:“哈哈,老头,这回被揭穿了不,看你还骗人。”老道抬头一看笑骂道:“臭小子是你啊,你咋又来了,我都说了不给你看相的。”张超嘲笑道:“哼,你给我看我也不叫你,切。”李白也走了过来也不搭讪,在无良道士卖的玉石中挑挑拣拣,张超一看马上说道:“李哥,那些都是假的,你可别上当,都是山上装的石头加工的。”

  老道一看急了骂道:“臭小子,滚一边去坏我生意。”老道应该是知道有张超这家伙在,肯定坑不到我所以也不招待我。老道忽然话语一转道:“臭小子,你不是想让我给你看相嘛?你要是求我我今天就给你看上一看。”张超一脸吃惊道:“你不是死活不给我看嘛,今天怎么了?”老道一脸高深的道:“你品行不定,属阴牛(牛年特定时间),而且性子跳脱,善恶难定,古往今来凡此一类恶者为多,被我道之人列为不可接触。”张超马上问:“那你今天怎么有给我看相?”老道笑着道:“你这为朋友属猪,而且是双阳所生,你们本犯冲,却能称兄道弟,可见你为恶难也。”“为什么难?”老道唱起高调说:“天机不可泄露。”惹得张超想骂人。张超不快道:“那你还不快给我看?”老道不语,一脸坏笑,像是在说‘你快求我,不求我我就不给你看。’张超现在不是想骂人,而是想打人。刚才才说了绝不让他看,可马上还要求他,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张超调查过这个道士不着调但是有真本事。张超一咬牙道:“仙长爷爷,我求求你给我看看吧。”张超一脸憋的通红,咬牙切齿,好像仇深似海似的。老道哈哈大笑,得意至极。老道笑完忽然一脸高深,用手乱笔画一通,嘴里还嚷嚷着开天眼一类的话,然后对着张超细看了一番,老道越看越迷茫,到最后嘴里还说“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那里出错了?这两种面相怎么可能同时出现?”,张超看到着急的要死,忙叫道:“老头你道说啊?咋样?”老头这才被惊醒,然后严肃的说道:“你面相很奇特,我从没见过,我从你面上看到你今天贵人相助,财运当头,”,张超听见老道前半句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听到后面才松了一口气,笑斥

  古缘街,原名古玩街,原本是古玩爱好者买卖古玩的地方,后来有人一夜暴富,这里出了名所以这里面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了,什么道士、和尚、小贩、商人……,职业更是繁多,连卖狗皮膏药的都有,这里的东西更是五花八门,有句话形容这里卖的东西“只有你想不到的东西,绝对没有你找不到的东西”,当然前提是你花时间去找。

  李白到了这个摊位就像找了魔一样,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小摊上翻找着,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感觉,老道和张超的对话一点也没听到,直到找到这个古铜球,拿到手的时候有一股暖流冲进李白的身体,这股暖流仿佛直达李白灵魂一般,舒服无比。所以李白毫不犹豫的出口想买下来,也就有了这一幕。

  老道一脸郑重,眼里闪过一道亮光,盯着李白猛看一气,只见李白黑气遮面,眉心如墨,老道忽然抓住李白的手,手心黑丝缠绕,老道不死心的又看李白的胸膛,黑气染胸。老道双眼无神绝望无比,一脸凡人见鬼了的样子,无意识的呢喃道:“这不可能,怎么是一个将死之人,不会的,不会的……”。也不怪老道这样失态,这可是关系到老道能不能成仙的大事。老道身上死气弥漫,修道者最大的灾难莫过于心死。张超喊道:“老头你怎么了?”一声把老道惊醒,老道心知坏了立马盘腿而坐,大约两刻钟,老道才醒来。老道苦笑着说:“臭小子,幸亏你及时把我叫醒,不然我一身道行全废。你们两个小子帮我个忙,我要开坛算上一卦,你们不可让人打扰我,到时候我为你指点贵人。”老道说完不等我们回答,就拿出九个古老的龟壳,龟壳上纹路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老道手不断的捏着法印,手法飞快,九个龟壳不断变换着位置。张超看一会就眼疼的要死,再也不敢看了。不知过了多久,老道一口逆血喷出,忽然哈哈大笑,嘴里道:“我明白了,明白了。”张超担心的道:“老头,你没事吧,要不我们赶紧去医院?”“没事没事,不要紧”老道尽管脸色苍白但是还哈哈的笑着。

  李白,对他就叫李白,和唐朝诗仙同名。可惜,他没有诗仙太白的才华横溢、豪情浪漫,却发扬了一代诗仙的多愁善感。经常为生活而忧愁,为世间冷暖而感慨。李白,一座三流大学中的一员,来自农村,家庭一般。他身材健壮,还有点帅气,按理说将会很受女孩喜欢,可惜他有那么一点自卑,再加上嘴巴不够甜,这两点就是他摆脱单身命运的最大障碍。他也有梦想,在这座城市中没家世,没金钱,有梦也只有一点点努力了。那些五光十彩的生活,不属于草根一族。

  很快,一上午在吵吵闹闹中过去了,上午饭还没吃几口就被张超拉着去古缘街。古缘街也不算远,只不过倒车有点麻烦,再加上双休日的,所以去的人有点多,路上有点堵车,最后我们经过两个小时的乏味做车,最后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李哥,你放心兄弟我要是撞上了百万财缘,一定分你一半。李哥你说我们到时候拿着那么多钱干什么呢?对,我们要先去唱歌好好疯上一把,还要叫几个妞陪我们,然后后再去……”脸上一副你懂的意思,“最后我们兄弟两个在用这钱合开一个公司,一起做老板好好经营将来要超过富贵榜范文天,我听说范文天有一个女儿特漂亮,到时候我要把她娶到手。”李白一脸无奈的表情,这家伙开口三句不离女人,我也是醉了。从出发到目的地张超这家伙的精神一直都处在亢奋状态,非要说借李白的运气撞百万财运。李白买了两瓶水,一脸无奈的表情,一种感动掩藏在眼睛的深处,不过李白还是装作玩味的说:“超子啊,你歇歇吧,你已经俩小时没住嘴了。”说着随手把一瓶水递了过去。李白心里清楚财运这种事撞在自己头上几率太小了,几乎为零。不过李白还是很感动,因为他了解张超,张超很讲义气重感情。李白不知道的是张超想象的美梦在未来都一一实现了,只不过是李白已不在了。

  道:“臭老头,你想吓死我,人吓人会死人的。”张超拍着胸口一脸后怕的到。老道正想说下文,忽然李白道:“这个东西多少钱?我要了。”老道话被打断一脸不快的扭过头去,眼睛看到李白拿的东西脸都变了,这是一个青铜球,连老道都看不懂,老道请过很多高人都没看懂,后来有一个前辈高僧坐化前给老道说:“这个奇物我也看不懂,不过我算到它关系到你成仙,你去为它寻个有缘人吧。”老道来这的目的就是这个。

  用,所以叫它暖“暖石”。少年艰难的爬上暖石,成大字形躺在上面,眯着眼睛,似乎下一就睡过去,一脸的疲惫,少年脸孔倾斜,看向夕阳,更像看向远方。“九年了,看样是回不去了,唉”一脸的孤寂。手微微的抬起,从脖子上摘下一个东西,那是一个古铜色的圆球,不知是什么材料做的,更像是浑然天成,核桃大小,上面有九个小孔,圆球上爬满了神秘的纹痕,将九个小孔勾连成一体,让整个圆球显得古老而神秘。少年把圆球拿到眼前,眼睛的深处藏着一点期盼,道:“菩提子,当初是你救了我吗?是你把我带到这个地方来的吗?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去?”这样的问话已经不知有多少次了,尽管知道这是无用功,可是还是存在一点期待。久久无回音,“唉”长长的一声叹息,再次看向远方。眼中满是温柔,嘴唇微微颤动“爸,妈,我我想你们了,你们还好吗?弟弟你不要在气爸妈了,在家要听话……弟弟你一定要代替我好好孝敬爸爸妈妈。”不知何时泪水溢满了双颊。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断肠人,泪断肠!

  老道不知,在他开坛算卦的时候,李白手握青铜球,把老道整个过程看了个清清楚楚,老道一共捏了法印二千三百三十个,龟壳变换九千六百三十次,牢牢的印在了脑子里。

  张超还在那爽歪歪幻想,嘴里还叽咕着,李白真不想打击他,可是这家伙叽歪了没完,李白就坏笑道:“你去古缘街几次了?”张超听见这,整个脸都跨了,他去古缘街没有八九次也得有七八次,到头来什么宝贝都没淘着,到时破烂没少买。“李哥,不带这么打击人的。”张超挎着脸道。李白笑道:“想去就干完手里的活,说不定今天你就是下一个暴富男。”张超变脸比翻书都快,抖擞精神郑重的道:“好,为成为下一个暴富男,进攻。”这家伙装模作样的做起他那份兼职来。搞得李白哭笑不得。

  没错,这个少年是一位穿越者,他是穿越洪流中的一员,赶上了潮流,成为了穿越着。这一切还要从古缘街说起。上一世他的名字叫李白……

  再一次征服,登上顶峰的一刹那,身体仿佛被掏空了一般,几乎是瘫坐在地上,他挣扎着爬上那块熟悉的暖石。说来也奇怪,这块青岩石常年保持着恒定的温度,如人的体温一般,若它不是一块石头,我还真怀疑它是有生命的呢,而且它具有神奇的作用,能缓解疲劳,凝聚月光的作

  • 是一位&穿越者

      没错,这个少年是一位穿越者,他是穿越洪流中的一员,赶上了潮流,成为了穿越着。这一切还要从古缘街说起。上一世他的名字叫李白……

    2021-03-06 02:51:21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