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兵王风流史

作者:佚名
类型:言情 状态:已完结编辑:翩若惊鸿 在读:22765人
  ...


一代兵王风流史最新章节



一代兵王风流史精彩情节

《一代兵王风流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这里提供一代兵王风流史唐枫陆瑶小说。一代兵王风流史小说精彩节选:我又自己从家里借钱,才重新把这个酒吧开起来。怎么,现在看我生意红火了,又想来跟我合伙做?门都没有!”色姐完全不在乎的说道。

“你现在做什么工作呢?”色姐问道。唐枫说道:“在县公安局里面,当个编外司机。今天刚上班,但是我估计,也干不长了。”“怎么了,惹事了?”色姐问道。“算是吧,哎,不想提了,挺郁闷的,不然的话,我也不会大早晨的来这里找酒喝。”唐枫说道。“还好今天早晨我一眼就认出你来了。”“所以,我得谢谢你!”说着,唐枫拿起酒来敬色姐。色姐这天也喝了不少酒,虽然她是海量,但是,这个唐枫比她还要能喝,自己已经有点微醉了,不过,唐枫敬酒,她也必须得喝。色姐一扬脖把一杯啤酒喝的一干二净,然后摆摆手,说道:“哎呦,我不行了,不能再喝了,头都晕了。”“好,那就不喝了。”唐枫倒是不灌别人。“对了,你要是在公安局干不下去的话,来姐这里帮忙吧。姐这里庙虽小,但是,大家在一起做事很开心!你要是能来呢,姐身边也好有个能解闷的人,看着你,我就好像看到了我弟弟!”色姐说话的时候,眼神已经开始迷离了。唐枫没有当即答应,他肯定是要考虑考虑的。毕竟自己现在结婚成家了,虽然跟老婆肖菲儿的关系不冷不热的,但毕竟有这层关系在,有了这个家,自己也就不再是一个人了,要有个男人的担当和责任感。再说了,要是让自己的父母知道自己离开公安局,来到酒吧这种地方工作的话,那肯定得气死俩老人家。这时候,门外面进来几个大块头,都是清一色的秃头大汉,穿着半宿的黑色衬衫,胳膊上面的纹身都是花里胡哨的,一看这帮人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带头的那个青皮进门之后,抓过一个服务员问了句什么,然后服务员朝着唐枫他们这边一指,这帮人就朝着唐枫这边走了过来。一共有那么七八个人,都是虎背熊腰,从面相上去看也都是凶神恶煞,好像是黑道电视剧里面讨债的债主一样。这几个人混混沌沌的走到色姐面前,在桌子旁边站住了脚,带头那个满脸横肉的青皮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色姐,好像是见到了自己八辈子仇人一样。“我说阿色,欠我们六哥的钱什么时候还?”青皮吊儿郎当的问道。“欠钱?那钱是你们六哥欠我的,我只是拿回自己应该拿的那份钱而已!当初说好了,合伙做生意的,后来生意赔了,这小子卷走了所有的钱。我又自己从家里借钱,才重新把这个酒吧开起来。怎么,现在看我生意红火了,又想来跟我合伙做?门都没有!”色姐完全不在乎的说道。“阿色,你要搞清楚,我们不是来找你合伙做生意的,我们是来给六哥收钱的。你们之间的事情怎么样,我们管不着,我们只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乖乖的把你私吞的那十万块钱交出来。我们保证不闹事,拿了钱我们就走人,你要是不给的话,别怪我们不客气!我们城北七鹰的名号,你也不是不知道,整个广阳县,有一个算一个的,跟我们对着干的,没什么好下场!何况,你还是一个女人,我们收拾女人的办法,可多得是!我们不但能让你这破酒吧开不成,还能彻底毁了你这个人,你信不信!”带头的青皮嚣张的说道。说完这番话,旁边的唐枫突然笑了,倒不是因为这个人的表情有多好笑,而是因为他们起的这个名字也太俗气,俗气的太有意思了。这都什么年代了,还什么城北七鹰,丫的怎么不叫城北七侠,或者叫个什么七鹰下城北之类的。“你他妈的笑什么笑,这有你事儿吗,没你事儿就滚蛋!”这七鹰之中的头鹰朝着唐枫骂道。唐枫酒意正浓,酒精能够激发身体里的那股热血。他正要站起来,阿色看唐枫脸色不对,赶紧说道:“唐枫,这没你什么事情,你先走吧,这里的事情,我自己就能解决。”“你确定你能解决?”唐枫问道。“这种人我见多了,都是一帮地痞无赖,没事的,你先走吧!有机会咱们再聊。”阿色镇定自若的说道。“那好,你自己多小心!”说着,唐枫把杯子里的最后一口酒灌进嘴里,用手抹了一把嘴头子,然后站起身。城北七鹰正好站在唐枫这边,把路都堵上了。“让开!”唐枫不咸不淡的说道,眼神麻木,好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肢体一样。几个人稍微挪动了脚步,给唐枫让出了空间,唐枫从人缝之中走了出去。碍事儿的人一走,这七鹰就更加猖狂了,把色姐包围的更紧,头鹰说道:“阿色,我们不想为难你,赶紧去拿钱!拿了钱,我们就走!”十万块钱,对色姐来说不是什么大数目,但是也绝非小数目。如果是她朋友需要,也许她会义不容辞的拿出来。但是这几个地痞流氓来替那个什么六哥来要钱,她坚决不会给!给了他们这一次,他们一定还会有下次!这个社会上就是有这样的一群无赖,专门欺负老实人,你越是老实,越是容易妥协的话,他越会不断的欺负你,榨干了你!那个六哥是道上的人,在广阳县城里面也是名声大振的一号角色,名声虽然响亮,但是都是臭名声,在江湖上的口碑实在不怎么样。经常就干一些偷鸡摸狗的勾当,时不时的还会去学校里面手保护费欺负那些手无寸铁的学生党。六哥这样的耍儿,在江湖上是吃不开的,再混也就是个地痞流氓那个级别的。“要钱没有,有本事你们就闹!”色姐很直白的说道,对眼前这几个人的威逼完全没有丝毫的惧怕。“阿色,你别给脸不要脸!我们一趟一趟的跑了好几次了,没有耐心了,今天是最后期限!”头狼说道。“什么狗屁最后期限,你们这帮人打劫还他妈的有期限一说?好,就算是最后期限又怎么样,老娘我就是不给!有种的就把我这里砸了!我在我自己的地盘儿,难道还怕你们这帮地痞无赖啊!”色姐凶狠的说着,一种女中豪杰的劲头从她看似柔弱的身体里面迸发出来……

要说一点不害怕那是假的,刑警队的大队长在县城里面是呼风唤雨求他办事的人络绎不绝,可以装满几个火车皮。逢年过节的时候,家里收到的礼品更是可以堆成一座小山。一个刑警队大队长在这个小县城公安街的影响力,和县公安局局长都能够相提并论。但是,此刻这个刑警大队的大队长面对着董长龙的手指点着自己说话的这个态度,完全没有一点脾气。要是普通人,估计他早就动粗了。而眼前这个董长龙虽然已经五十多岁,论单打独斗的战斗力的话,他肯定不会成为刑警队大队长的对手,但是,他身后那帮虎视眈眈的小弟们实在是让人觉得恐怖。真要是打起来的话,他们刑警支队的这几个虾兵蟹将,还真不一定是人家董长龙手底下这帮人的对手。腾龙集团虽然已经没有了往日的辉煌,先后被不少县城的本土企业所超越,但是,腾龙集团的影响力,尤其是他们董事长董长龙的在整个广阳县城,甚至说是整个廊平市来说,都依然占有自己的一席之地。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腾龙集团虽然在走下坡路,但是他们的每年给县政府缴纳的税款依然是不小的一笔数目,正因为如此,他们每年都是县里面,甚至是市里面重点支持的企业。也正是因为他们一直都是重点企业,所以,在官场上面有不少自己的脉络,和太多的高官都保持着非常紧密的联系,所以,无论从江湖争斗还是从官场地位来分析,这个小小的刑警队队长,根本就不是董长龙的对手。在广阳县城里面,董长龙一句话,就连县委书记也得多掂量掂量。“好,这种烂摊子,我们警局正不想参与呢,自己闯下的祸,自己解决去吧!”刑警队大队长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然后收起了自己的手枪,一挥手,喊道:“兄弟们,收队!”在好总目奎奎之下,堂堂刑警队大队长被人数落一顿,就这样灰头土脸的走了,确实有点丢面子,就算自己的对手是董长龙,他也不能这么丢面子啊!刑警队大队长扭头看到了唐枫,指着他,说道:“这人不是这里的人,刚才还袭击警察,把他抓起来,带回去审讯!”唐枫再一次被好几个警察控制住,他们反手拧着唐枫的胳膊,准备把唐枫押上警车,总不能出警一趟,什么人都没有抓到就被人一顿臭骂灰头土脸的回去吧,这样在写报告的时候也不好交代啊,抓一个无足轻重的唐枫,那他来开刀,也算是给他们刑警队找回点面子!“不行,不能带他走,他是我的人!”董明艳喊道。但是董长龙是个老江湖,他知道,刑警队不会善罢甘休,他们抓走这个男青年,等于是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你要是连这么一个无足轻重的外人都不让人家带走的话,那这等于公开跟刑警队做对了,所谓富不与官斗,你在有势力,在有地位,在面对官场人物的时候,也得见好就收,不能把人家往死路上面逼。董长龙把自己的女儿拉回来,然后跟警察说道:“其他人你们爱带走谁带走谁,我会积极配合。”说完,叫自己手下的人强行把自己的女儿带走。然后,有条不紊的反吩咐下面的人,准备开始酒吧的恢复工作,而重要的是,找到那些在酒吧闹事的人!董长龙要让道上的人知道,这个阿色就是他董长龙的女儿,以后谁要是敢动她一根头发,他就一定会剁掉那个人的一条大腿!说到做到!唐枫倒是没有反抗,再一次被拷上了手铐,被警察推进了警车里面。红蓝光疯狂的闪烁着,警笛嚣张的咆哮着,这样招摇过市好像要向市民们炫耀他们的丰功伟绩。警察是保一方平安的,但是,有太多的地方因为有警察的存在而再也平安不起来。造成这个职业扭曲的状态,其实就是这个个行业里面一些个别的领导者。一个好领导,可以带出一群好兵,一个腐朽无能贪赃枉法的领导,必将带不出什么真正能够为人民服务的好兵来。这次唐枫没有被带到县公安局,而是直接去了县城的看守所。进去之后,唐枫的手机和手表都被没收,拿出手机的时候,上面还有几个未接来电,其中有三个是妻子肖菲儿打来的,还有一个是自己的母亲打来的电话。没有接电话的机会,更没有回拨电话的机会,手机手表以及裤腰带都被装进一个档案袋儿里面,唐枫拎着自己裤子,被推进了看守所的牢房。自己在一个单间里面,看着旁边号子里面那些疯狂的犯人们朝他起哄,叫嚣,唐枫觉得这地方特别肮脏,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一个堂堂的国家特工局的终极特工,龙组特战队的彪悍特种兵,竟然会沦落到这里面,他真后悔回家,真后悔离开国家特工局。离开龙组特战部队,一切的辉煌都已经不复存在,随之而来的,是这个社会的腐朽和黑暗,铺天盖地的砸向他!自从回来之后,各种悲剧一样的事情不断的在自己的身边发生,这一切都让唐枫有点喘不过气来,此刻,他在牢房里面,竟然萌发出一种死亡的念头,越是安静,这样的念头就越来越强烈。唐枫害怕自己会不会得了抑郁症,他想忘记这些,但是,现实的残酷和冷漠,已经让唐枫失去了,以前年轻时候的那股热血。如果你改变不了这个世界,那你就必须像他妥协。在中南海的时候,唐枫经常接触的是那些国家首脑,所以他也一直是高高在上,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者,但是此刻,他变成了平凡老百姓,作为一个一个老百姓,只有被世界改变的份,大丈夫能屈能伸,该低头的时候,就要低头。什么宁可玉碎不能瓦全,都他妈的是扯淡呢,只要你还活着,就必须八面玲珑。唐枫也意识到,如果在像现在这样继续生活的话,性子直,爱冲动,自己是很难在这个社会上立足的,他必须改变自己,让自己去适应这个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