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型:短篇 状态:连载编辑:朱颜瘦 在读:22576人
  你有爱过一个人,爱到骨子里为她不顾一切,选择放弃所有的吗? 你明白怨恨会让人变为什么样吗?丧失自我但是面目全非? 世人慌慌张张,在乱世中寻一丝太平无事,去寻求一条生路。 有人为了钱权不顾一切,背信弃义,枉顾人伦。 也有人舍去所有的,摈弃红尘,孤身一人,却也只但是是为了一个情字而已。先是高价请了城里有名的戏班子来府里唱戏,几日不见我提起兴趣,以为是我腻味了,于是又换一个戏班子。到后来,一日换上一个,一日换上一出戏,大把大把的撒着钱,搞得整个长平城沸沸扬扬。。...

言容白芷小说  言容笑貌  言容边啸养成小说  言容成语  言容边啸养成  言容边啸小说  言容边啸  言容  


言容最新章节



言容相关资讯

言容精彩情节

“嗯。”他复拿起书卷,轻声回答。

“而我说父母双亡,多半是真的,因为生我者父母双亲,他们于我不仅有生育之恩,也有教导之恩,既恩重如山,用上一辈子都报答不完,那父母双亡的话,岂是随便能说的?”

我觉得再聊下去,两个人都很尴尬。于是抱起那兰花,对他道:“这盆蕙兰,我要了,谢谢。”

想我这病到现在才算好个彻底,也不知除了失忆,会不会留下什么别的后遗来。

我突然很委屈,说不上为什么,又问他:“没有别的原因了?”

我也笑回他:“若我是齐国人,远来姜国寻药,就可能说明我本家境贫寒,没有下人可使,只能自己来。从齐国到姜国,远离父母,不能侍奉,视为不孝。

“在异国他乡,对外宣称尚健在的父母双亡,而且我既久未归,未有一人曾来寻过我,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家中除父母外没有其他任何人了,而是他们根本不知道我去了哪里。无论如何,都是不仁不义。

她一个人滔滔不绝地说了很多,我突然打断她,笑着问她:“你家世子寸步不离的守着我的时候,你是不是寸步不离的守着你家世子呢?”

是我后退了一步,这不是心理反应,这是身体本能。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何时后退一步的,不留痕迹的避开了他的手。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缓缓放下手,换上常见的笑,道:“对不起,是我唐突了。”

其实我并不知道元常为何要待我这样好,这场病叫我在床上躺了有一年,病好后不再记得从前的一点儿事了,怎么都想不起来。元常也给我找了许多大夫,连宫里的御医都请来了,又遍请天下名医,都说我是因病所致。

而面上也是一笑,说无妨,又问他:“你如何知晓我以前的记忆很痛苦。”

她还很夸张的说,她看见她家世子眼角含泪,不知是高兴我说的话,还是高兴我兴许要醒了。

我又急着问他:“那你可知我一人在凤山做什么?”

元常笑问我:“也许你也是为了保护他们呢?”

太医无奈给我甩了这么几句话:“姑娘您躺着是当然不知道,世子刚带您回来的时候,您是九死一生啊。世子用最珍贵的老参给你吊着命,便请天下名医郎中。最后可是我们二十几个太医综合了几百张药方,一点点给您解的毒。世子不让我们告诉姑娘,是怕姑娘知道后感伤,姑娘您就体谅体谅世子苦心,不要再问了!”

长平城内这阵风总算停了,可元常又掀起了另一阵——他寻了长平城内最好的说书人,轮番来给我说书。

在我清醒的前几天,拉着他的手说糊话,好长一大堆,她只听见一句,什么“有你陪在我身边就够了”。

他认真了,我也认真了,回他:“那时候只有我一个人在凤山吗?”

他抬起头,似笑非笑的问我:“不然呢?”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