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型:历史 状态:连载编辑:对酒眉 在读:3712人
  风雨交加,雷电交闪,自小到大我最怕的也不是雷声,也也不是常常找我大麻烦的魏王,是人心,是不敢揣度的人心。我从来不没有考虑过有朝一日飞升仙界九五,皆是被人心逼得,一路走来的这些年,仿若都未曾突然发生过,我特别记得我那些曾的名字,夜煌义,夜重渊,司九诚,顾北邵,云暮极,纪炎月,罗卜,赵之耀……可悲可叹世人只知他们皆是王侯英杰,枭雄翘楚,又屡次斤斤计较那些平凡普通琐事,让功绩成就沦落史书编写出,适逢有人赞成重编他国国策,还原真实真正的历史,还原真实那段岁月荣光,我后来就在想,倘若重新来过一次,大家活成自己想的样子,结局也许不像了。只只可惜历史从来不都是由日头正盛,只是鸡也不敢叫,狗只是远远看着,我被人揪着耳朵拉出王府,当街示众。。...

问及四海小说  


问及四海最新章节



问及四海相关资讯

问及四海精彩情节

我不淡定了,手里的饭也不香了,做到一半控制好火候,我便跑了出去。

还好这人还有呼吸,我抽他几下脸巴子,这才把鱼水吐出来。

“呃……要!”

但可惜的是,太子不是他来当,而是贵妃的儿子来当,也就是长子,按道理来说,宗法至上,嫡妻生之子才可谓列正统,但巧的是皇帝的母亲,也就是皇太后跟贵妃那可是娘家人。

真是傻瓜一个,水里除了鱼和水还有什么?

我学着二伯那一套揪着他的耳朵,厉声问他:“小心落水!没看到旁边那个石牌吗?”

“二伯,你先喝口水吧……”

废话,小哥们喝几口就捞出了冰,正要质问我们,忽听到有人高声大喊:“从太子处那借来的!”

我个子很矮,他能揪着我的耳朵,我只能扯他的衣角,怪我年纪太小不懂事,惹了他喽。

好惨哪我……摸了摸口袋还剩下一两个硬币。

日复一日,岁岁年年,京城夏季多雷雨,每次打雷总会劈到他家的瓦顶上,这时他面子总会挂不出去,想是被世人瞧见他恶事做尽坏事做多,只好拿我当枪使,说我是个天煞孤星,把他家的风水精华都给吸走了,都是苦扯……天哪。

赔钱的赔钱,叹息的叹息,说出的嘴墨子一个劲飞,说是当年看走了眼。

“唉,他早跑了。”

日头正盛,只是鸡也不敢叫,狗只是远远看着,我被人揪着耳朵拉出王府,当街示众。

一个破败王府怎会在盛夏时节买来冰?冰乃贵族地室所有,唤人过来打造费一般手笔,被有些人瞧见了,恐有麻烦惹上事。

我觉得我有必要连夜收拾东西走人了。

里面有几碗绿豆糖水,还有一个小哥还没算上,只是我家里的碗好像不够,正当我想着,窗台正巧出现了一只碗。

小朋友不要多想。

其实京城丢了一个王府女,特别是像我这样父王出身,卑贱的一间破王府格格不入,失踪了也不会被人放在心上。

“二伯,你可否再忍耐两年?两年之后我跟母妃一定会走的。”

  • 是魏王&导致的

    别人说我好惨啊,我自己也觉得好惨呢,这已经是第无数次被拉了出来,拉我的还是魏王,这个满脸胡渣的中年大汉,其实不过年轻三十,只不过因为吃太多长生不老之药导致的脸残。

    2022-06-18 09:07:43详情点赞(0)回复(0)
  • ,失踪&放在心

    其实京城丢了一个王府女,特别是像我这样父王出身,卑贱的一间破王府格格不入,失踪了也不会被人放在心上。

    2022-06-21 02:23:07详情点赞(0)回复(0)
  • ,要不&年,我

    我除了众人的脸色还是一如既往的平淡,真是见惯不惯,要不是因为我在这里无奈多待两年,我早就跑路了。

    2022-06-20 12:56:42详情点赞(0)回复(0)
  • 来都是&脑壳痛

    名义上是我父王的二哥,应该叫他一声二伯,不过他给我叫的机会都没有,一直以来都是每一次我一出场的都是被他揪着个耳朵当街示众,各种难听的声音冲入我的脑壳痛啊,真的痛啊。

    2022-06-19 09:35:14详情点赞(0)回复(0)
  • 他能揪&扯他的

    我个子很矮,他能揪着我的耳朵,我只能扯他的衣角,怪我年纪太小不懂事,惹了他喽。

    2022-06-19 10:06:07详情点赞(0)回复(0)
  • “二伯&?两年

    “二伯,你可否再忍耐两年?两年之后我跟母妃一定会走的。”

    2022-06-20 10:40:26详情点赞(0)回复(0)
  • 盛,只&我被人

    日头正盛,只是鸡也不敢叫,狗只是远远看着,我被人揪着耳朵拉出王府,当街示众。

    2022-06-19 01:33:25详情点赞(0)回复(0)
  • 后他肚&好呢?

    魏王早把我们当成扫把星,恨不得我们一夜之间就人间蒸发,日想过后他肚子饿就会回去的,只要我在想着今天午饭吃什么好呢?田地里种的几块土豆,大叔们应该都帮我装好了吧?

    2022-06-21 08:12:49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